《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功勋卓著的天柱籍抗日将领吴绍周

功勋卓著的天柱籍抗日将领吴绍周

作者:秦秀强 阅读量:25 点赞:0
图注:吴绍周

据统计,抗日战争时期,贵州省共组建了11个师的正规军开赴抗日前线,同时还成立“镇独师管区”作为第七十四军和第八十五军等作战部队的兵源补充基地,数十万将士在抗日战场浴血奋战,英勇抗击日本侵略军。黔籍军人在烽火硝烟中冲锋陷阵,前仆后继,为捍卫祖国作出了重大的牺牲,涌现出了许许多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人物和事迹,吴绍周便是一位身经百战功勋卓著的黔籍抗日将领。

吴绍周(1902—1966年),苗族,贵州省天柱县瓮洞镇客寨村人,国民党军第十二兵团中将副司令兼第八十五军军长。1926年5月,他跟随国民革命军北伐左翼军前敌总指挥、第十军军长王天培将军北伐,王天培在杭州被害后,部队几经整编,1932年在武汉编入汤恩伯部,吴任二六七旅五十三团团长,由汤恩伯推荐保送至南京中央军校高等教育班第二期学习,结业后派往福建永安周志群师任参谋长。不久,因人离间,调任第十三军(军长汤恩伯)八十九师参谋长。

“七七”事变爆发后,吴绍周奉命到张家口与察哈尔省主席刘汝明接洽十三军经察赴南口抗战事宜,未果,经蒋介石亲自训令,部队始得过境接防。8月4日,吴绍周与王仲廉师长视察南口阵地,根据地形,他建议我军充分利用南口周围的高山深谷、重重关隘为依托,以缩小南北正面防御阵地,固守两翼高山作纵深防御,得到上峰的重视和采纳。当天战斗打响,我军伤亡惨重,将士们以血肉之躯抗击敌人,与冲上来的敌人数次肉搏,英勇杀敌,坚守阵地,决心与阵地共存亡。日军进攻七天七夜,我军将士同仇敌忾,如同南口阵地的一堵铜墙铁壁,决不后退半步。8月12日黄昏,南口阵地被敌人占领,全线动摇。傍晚,吴绍周到罗芳圭团坐镇指挥,命部队趁夜色袭击敌人,罗芳圭团长亲率两个连出击,炸毁敌战车六辆,毙伤敌三百余人,夺回了南口阵地。战至22日,我军伤亡殆尽,粮弹两缺,情势险恶万分。汤恩伯一边向南京告急,一边调整部署,任命吴绍周为二六五旅旅长,他临危不惧,组织部队重点强化居庸关、横岭城等要点。当夜,日寇大队人马从得胜口、青龙桥两面夹攻八十九师居庸关阵地,战斗异常惨烈,喊杀声冲天。日寇以猛烈炮火向南口轰击,发射炮弹万余发,吴绍周和官兵们沉着应战,旅部副官室自制十余颗气象灯,利用风向,于拂晓在阵地前沿施放,迷惑敌人。日寇见气象灯从空中掠过,疑为新式武器,俱昂首凝视,停止射击。吴绍周觑准战机,率预备队迅疾发起冲锋,一举粉碎了日寇板垣师团的进攻。血战至24日,奉命突围,日寇跟踪追击,吴部在漳河反击战中突破土肥原师团的围攻,撤出重围。官兵们经过20多天奋战,疲惫不堪,正欲待命休整,又奉紧急命令参加山西太谷、子洪口抗战,胜利完成阻击日军南下的任务。南口抗战,吴绍周因指挥果敢,战绩突出,获四等宝鼎勋章一枚。

1938年4月,吴绍周由二六七旅旅长调任一一○师副师长,在山东台儿庄、峄县和枣庄一带狙击日寇,参加了举世闻名的台儿庄战役。在争夺茨巴山高地战斗中,官兵们攘臂嗔目,冲入敌阵,一场血战,全歼顽敌。在战场上吴绍周屡建奇功,6月17日,被国民党中央军委授予三等云麾勋章,晋升少将师长。

1938年8月,日军攻占安庆,奇袭马当要塞,逆长江而上,占领湖口、九江,沿南浔铁路和鄱阳湖大举南犯。一一○师师长吴绍周临危受命兼任突击军第二师师长,率部挺进江西高安敌后,攻击日军侧背。十月,于瑞(昌)武(宁)战役中,配合友军取得万家岭大捷,歼灭敌一○六师团,击毙师团长松浦淳六郎。战斗期间,吴绍周所部围歼陈贤、小寨之敌,将贼兵杀得一个不留。一一○师六五六团(团长廖运周,时为中共地下党员)在小坳伏击日军,重创敌坦克20多辆,炸毁炸伤敌汽车和毙伤鬼子不计其数。

1939年11月中旬,参加邓县、枣阳、随县战役。1940年两次参加鄂北高城保卫战,当年12月,吴绍周一面坚守正面阵地,一面派部队占领敌后要道,钳制敌人,冒着风雪严寒率部击溃日寇第三师团主力,继而进攻长岭岗日寇坚固据点,激战五昼夜,夺取长岭岗,收复高城,回师新野休整。

深入长岭岗的敌军,被困在山上,只剩下80多人,大雪纷飞,他们已经几天没吃东西,又饥又饿,弹尽粮绝,完全失去了战斗力。这时,吴绍周命警卫连冲上山头,将敌人全部消灭。

我军大获全胜,部队凯旋的当天夜里,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汤恩伯在高城驻地东北约四十米的一口地窖里发现一个刚生下来的婴儿,身上裹着一件花布破棉袄,上面盖些小米干草,因为当时正在打仗,产妇躲避日本鬼子去了,惊慌逃跑时连脐带都来不及剪。汤恩伯叫护士来把脐带剪了,命卫士把小孩抱送吴绍周师长收养,由于他和夫人张振民结婚七八年了一直没有生育,正缺个后人。吴绍周喜得贵子,欢天喜地,此子是收复高城捡得的,遂给小孩取名吴高城。

1941年夏,吴绍周转战于河南新野、舞阳、密县之间。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命令第三十一集团军主力由源潭向唐河县城进击。吴绍周奉命率部向白河转进途中,派出十几个侦察、警戒小分队深入敌之侧后翼,搜集敌情。有一天,侦察兵探知了敌人的渡河地点,吴绍周设下埋伏,乘日军夜间半渡时,突然发起攻击,时值汛期,河水暴涨,加之夜晚能见度较差,敌人胆战心惊,卷入急流之中,无法逃命,淹死无数。日军第二三三联队在白河几乎全军覆灭,联队长神崎哲次郎大佐被流弹击中,葬身河底。日军尸体被浸泡三四天之后,一具具在白河下游浮出河面,漂到岸边,挂在芦苇丛里,一个个面目狰狞可怖,肚子胀鼓鼓的,尸体高度腐化,沿河两岸数十里臭哄哄的,老百姓日夜打捞尸体挖坑掩埋,半月之久方才掩埋结束,因河水被敌尸污染而不能饮用,老百姓被迫到大老远的地方打井取水,许久不敢饮用河水。

同年冬天,吴绍周率部配合友军击退日军,收复中牟,攻克郑州和漯河,以军功升任八十五军副军长。1943年4月任军长,开赴郑州,兼任郑州河防守备司令,固守黄河。

1944年2月,日本华北方面军制定“一号作战纲要”,投入15万兵力向中国守军疯狂进攻。河南会战首先由驻守郑州邙山头的第八十五军打响,吴绍周将一一○师主力摆在包沙桥至邙山头之间,一部在荥阳作为预备队,预十师守邙山头、监围迄牛口峪,第二十三师控置在密县附近。敌我双方激战一昼夜,日军强渡黄河,占领邙山头、中牟阵地,攻占郑州北门,吴绍周刚撤出南门十几分钟,日军即攻进他的指挥部。吴部转战荥阳、登封、洛阳等地,继续给敌以重创。

1945年,日军决定对豫西、鄂西北的中国后方空军基地实施破坏,企图攻占伏牛山区,占领潼关,威逼西安。3月22日,日军兵分两路:一路由木村经宏中将指挥,从南召进犯南阳、西峡;另一路由第一一五师师团长杉浦中将为指挥官,直取老河口。

图注:吴绍周将军缴获的侵华日军地图

向西峡口方向进攻的日军,是坦克第三师团主力和第一一○师团主力与第八十七旅团。日军以坦克开道,步兵炮兵蜂拥跟进,沿着南阳至西安的豫陕公路突进。敌一一○师团占领内乡后,以6个步兵大队分左右两路向西峡口扑来,一路攻魁门关,夺取西平,一路绕过淅川以北,直取荆紫关,欲包抄围困西峡口。在西安开会的吴绍周军长得到敌情,连夜坐汽车赶回西坪前线,率部出伏牛山区,沿潭头、合峪、庙子一线以南向西峡口推进,迎击敌人。4月29日下午,吴绍周在西峡口召开军事会议,会上命令第二十三师师长黄子华带领该师主力在西峡口西南高地构筑工事,该师六十八团(团长张振坤)30日早晨之前沿公路向内乡推进,沿途阻击、袭扰日军;电令唐夔甫团长带三二九团从庙子抄小路占领老界岭,伏击来敌,配合主力消灭日寇;五十五师(师长李守正)在城西公路两侧以及城北险要山地构筑纵深防御工事。敌坦克第三师团的先头部队抵达西峡口镇南约一公里处,被第二十三师和暂编五十五师迎头痛击,死伤不计其数。被迫后退,等待援兵。30日上午,日军开始攻城,吴绍周命城西的八十五军野炮团从马头山、庞家营发炮轰击,日军死伤遍野,敌人攻击受挫。下午,敌人集中兵力和火力猛攻,经过一天一夜激战,攻破东门和北门。守军在黄子华师长的指挥下,沉着应战,逐屋逐墙巷战,抗击四天四夜,杀死杀伤大量敌军,然后从西门涉过淅水,退入城西及西北的既设阵地,西峡口沦陷。

日军突入城区,大肆烧杀抢掠,无数来不及转移的大学生、伤病员、商人、农民惨遭日军杀害。日军杀人的手段极其残忍,枪杀、刀杀、凌迟、烧死、吊死、放狗咬死、用热水烫死、灌死、烙死、饿死、淹死、活埋,无所不用其极。许多妇女被日本兵强奸、轮奸后杀死,被刺刀捅阴道、刺穿乳房;许多儿童被日本兵刺穿肚子,一刀一刀地被戳死或挑死。街道上尸体成堆,血流成河,血水将淅水染红,其状惨不忍睹。

日军占领了西峡镇,沿着狭窄的豫陕公路追击西撤之我军。李守正师长下令埋伏在公路两侧的官兵向敌人开火,封锁敌人的前进道路。约500米高的马头山,从山脚到山顶,布满了一层层的战壕和交通壕,轻重火力配置严密,易守难攻。日军组织了三次集团冲锋,都被我军击退,鬼子的尸体就像秋风扫落叶一样纷纷滚下高地。日军进攻两天两夜,毫无进展,被我军火力压制在山脚的开阔地抬不起头,积尸累累,血流成河。敌师团长木村经宏连连向司令官鹰森孝求援,鹰森孝急派一个联队,配合坦克、炮兵沿公路驰援,敌军企图迂回马头山之后,与正面之敌夹击我军。吴绍周见敌情紧急,立即命令一一○师师长廖运周率部在庞家营埋伏。敌人摆成一路长蛇阵刚进入我军阵地,我军突然开火,炮弹、手榴弹、火焰喷射器从四面八方飞向敌群,炸得敌军人仰马翻,溃不成军,炸毁炸伤敌坦克多辆,毙敌不计其数。根据敌情变化,八十五军主动撤出马头山,奉命到重阳店南北两侧构筑伏击阵地。5月15日,敌先头部队到达重阳店以西的隘道,即被八十五军战防炮袭击,又遭到我友军黄国书部阻击,不敢猛进。下午,埋伏在公路两侧的八十五军主力杀出,夜战至第二天早晨,日军遗尸300多,退至丁河,又被廖运周的一一○师截击。凌晨4点钟,公路南北两侧的中国军队同时发动反攻,顿时,山谷中炮声隆隆,喊杀声震天,廖运周师长在保安第二团的支持配合下,经一天半激战,夺取丁河店。接着奋勇歼灭丁河店东约8里的奎文关之敌数百名,击毁敌坦克数辆,攻占了奎文关,将西峡口至重阳店之敌,拦腰斩断,重阳店之敌顿成瓮中之鳖。

6月6日凌晨2点,中国军队第二十三师、第一七六师和裴昌会部共三个师,向重阳店之敌第一三九联队和坦克师团一部进行反攻,将其全歼。由于各路日军陆续增援,以主力向淅川城进攻,守军抗击10天,奉命撤出,淅川沦陷。

为巩固淅川、荆紫关中间的既设阵地和维护西坪、郧阳城的后方交通线,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统一指挥各部,以十数个师的优势兵力,对西峡口之敌形成包围态势。以八十五军控置于卧龙岗,主力支持鲍汝澧师作战,王仲廉指挥第九十七军赖汝雄部、廖运周师和王应尊师等精锐部队,向西峡口镇发起反攻。6月下旬,胡宗南派来苏联造的一个山炮连,并配属美国飞机一个中队,及对空联络台一部在八十五军前线担任空军联络,八十五军协同鲍汝澧师于7月中旬收复淅川城。日军向西峡口败退,一再增加兵力,死守西峡口重地,双方对战成胶着状态。中、美空军也频繁出动飞机,对日军进行轰炸扫射。直至8月中旬,八十五军一一○师在新编第一师的助攻下,攻破城墙,冲入城内,日军从房顶上竖起白布片缴械投降,峡谷之中激烈的枪炮声才停息下来。我军收复西峡口,肃清城内残敌,是役歼敌3000多人,俘敌500余人,缴获枪枝1000多条,战马800多匹,大炮20多门,粉碎了日军攻占关中的美梦。日军全线溃退,撤回洛阳、郑州。

八十五军在西峡口战役中缴获甚多,吴绍周军长从战利品中随手抽出缴获的两幅日军侵华地图交给警卫连连长刘耀斌保存。现在这两幅地图庋藏于贵州省天柱县博物馆陈列室,这是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中国的铁证。

9月22日,吴绍周奉命陪同中国第一战区司令长官胡宗南、第三十一集团军总司令王仲廉等参加在河南郑州举行的日本投降典礼,亲眼目睹日本投降代表鹰森孝(日本华北方面军第十二军军长)毕恭毕敬地向受降的中国首席代表胡宗南将军签字投降,然后退出投降席。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