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国共雄师劲旅之贵州军人——记荔波籍人吴引忠的传奇军旅人生

国共雄师劲旅之贵州军人——记荔波籍人吴引忠的传奇军旅人生

作者:何羡坤 阅读量:18 点赞:0

吴引忠,男,布依族,1923年8月生于贵州省荔波县播尧镇地莪村上昔寨的一个农民家庭。1941年春至1947年6月在国军七十四军五十八师,曾任上士班长。在抗日战争期间的1941年至1945年,亲身参加了著名的上高会战、第二次长沙会战、常德会战、雪峰山战役。1947年6月在山东孟良崮战役后参加解放军,1949年7月在淮海战役中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先后参加豫东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上海战役。1950年11月赴朝鲜战场参加了围歼美军的长津湖之战;1951年参加了第五次战役,参与围歼韩国的两个师。在战斗中,他不怕牺牲,屡建战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军队中共立战功六次(四等功三次,三等功二次,二等功一次),1955年6月荣获国家授予的解放勋章。

吴引忠的军旅生涯分为两个阶段:前期是在国民党“王牌”军七十四军,该军是抗战中唯一可以一军之力打垮日军一个师团的国军主力军,被誉为“抗日铁军”“虎贲师”“御林军”。吴引忠所在的七十四军五十八师师长俞济时,是黄埔一期生,浙江奉化人,蒋介石外甥,该师是嫡系中的嫡系,武器装备最优最强。吴引忠1941年3月,能从贵州的新兵四团选派到王牌七十四军的五十八师一七二团一连去担任二等兵,后任上士班长,主要是因为此时的抗日战争,正面战场牺牲很大,需要源源不断地补充有志献身疆场、御敌为国的青年。吴引忠高小文化,具有一定的文化知识,胸怀忠勇为国的精神,他请缨赴国难,誓死痛杀倭寇。同时,吴引忠身材挺拔、器宇轩昂、军风整肃、战术优秀,就被破格选拔补充到远在千里之外的王牌七十四军。

吴引忠是新中国正处级离休老干部,由于历史的原因,他生前不愿或很少提及在国民党王牌军七十四军的事。2015年是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将举行系列纪念活动,所有为国家独立、民族解放在抗战中牺牲的烈士们,都值得纪念和崇敬。而幸存下来的抗战老兵,则是我们民族的瑰宝。

在吴引忠加入七十四军之前,七十四军曾参加过淞沪会战、南京保卫战、徐州会战、兰封会战、德安战役(又称万家岭战役)。在万家岭战役后,著名作家田汉以此战和亲率突击队偷袭张古山的三〇五团团长张灵甫为原型编写了话剧,田汉和著名作曲家任光曾还为七十四军创作了军歌,歌词为:

起来,弟兄们,是时候了,我们向日本强盗反攻。他,强占我们国土,残杀妇女儿童。我们保卫过京沪,大战过开封,南浔线,显精忠,张古山,血染红。我们是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人民的武力,抗日的先锋!…… 

1941年3月,七十四军参加上高会战,吴引忠此时已加入该军。上高位于江西锦江上游,俯瞰赣东平原。日军占领上高,既可相机拊长沙之背,又可得到进攻赣南的前进基地。日军采取分进合击战术,兵分三路,企图合围国军主力于高安、上高地区。但南北两路进攻均被击退,中路日军孤军深入,又遭到七十四军的顽强抵抗。3月22日,日军集中万余兵力在数十架飞机掩护下猛攻七十四军云头山、白茅山阵地。七十四军与日军反复争夺,先后7次与日军白刃肉搏,为友军赢得了集结的宝贵时间。因此中路日军不得不于3月24日黄昏在北路第二一五联队掩护下开始突围,但25日夜国军又将突围与增援之敌再次包围,终将其大部歼灭。在全线出击中,七十四军又作为先锋,乘胜追击,收复官桥,击毙日军第三十四师团师团长岩永少将。整个上高会战,日军第三十三师团遭到重创,第三十四师团及独立第二十混成旅团伤亡更是高达70%以上。此役,国军共毙伤日军1.5万,被何应钦誉为“开战以来最精彩之作战”。七十四军被第十九集团军司令罗卓英评价为“战斗力量坚强”。七十四军在战役中“拼死力拒,虽血肉横飞、伤亡惨重,仍不稍退,是日一日间敌我伤亡均在四千以上”,战功显赫,荣获国民政府第一号武功状和最高荣誉“飞虎旗”,被誉为“抗日铁军”。七十四军军长王耀武和第一五三旅旅长张灵甫表现优异,受到表彰。

1941年9月,第二次长沙会战爆发,日军目标之一就是寻歼国军主力七十四军。战役开始后七十四军奉命开赴沙市街增援,结果被日军情报机关侦悉,日军立即提前发动攻击,集中两个师团夹击七十四军。七十四军猝不及防,与日军激战两日,五十七、五十八师伤亡过半,遭到了巨大损失。尽管此战七十四军失利,但在与日军遭遇之初,七十四军在华春山一线仍颇有斩获,并以凌厉攻势一度迫使日军第三师团后退,也显示了中国王牌军的威风。

在1943年11月的常德会战中,七十四军五十七师8000人坚守常德城16天,顽强抗击了日军陆、空、坦的协同攻击,在日军猛烈炮火攻击甚至释放毒气的情况下仍死战不退,日军不得不围三阙一,放七十四军一条生路,此时全师不足600人,只有师长余程万率180人突围。其余官兵自愿与常德共存亡,与突入城内的日军逐屋争夺,全部壮烈殉国。6天后余程万就随反击部队又杀回常德,收复常德。此役正逢美、中、英开罗首脑会议,罗斯福总统听取了蒋介石的战况介绍,特意将余师长的名字记在备忘录上。著名作家张恨水就是根据常德之战写出一部名叫《虎贲英雄》的小说。常德人民为纪念七十四军为国捐躯的牺牲将士,自发募捐,于1944年3月在市青年路东侧修建占地达30000平方米的阵亡将士墓地,作为永远的纪念。

1945年5月,在雪峰山战役中,七十四军再次显示出“抗日铁军”的雄风,给予日军以重创,获得两面“飞虎旗”。 

八年抗战中,七十四军几乎参加了所有正面战场上的重大战役,尤其是在德安、上高、常德三次战役中表现最为突出。七十四军以其英勇顽强的战斗意志,被誉为“抗日铁军”。

1945年8月,日本投降,七十四军被空运到南京参加受降仪式,并负责南京守备,因此被称为“御林军”。

七十四军于1946年整编为七十四师,师长张灵甫,吴引忠就在这支国军精锐部队中担任上士班长。1947年山东孟良崮战役打响,在包围与反包围的战役态势中,国军能征善战的悍将张灵甫,正逢解放军杰出的军事家粟裕,整编七十四师2万余人全部被歼。

国军七十四师被歼后,1947年6月,吴引忠弃暗投明,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成为华东野战军一纵炮团二营五连战士。在党组织的关心教育下,他的世界观得到根本转变,并于1949年在淮海战役中光荣加入中国共产党。这是吴引忠人生的第二个时期。

吴引忠紧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的滚滚铁流,南征北战,屡建战功。1947年6月底后,一纵出击鲁南,连克费县、峰县、枣庄,后转战鲁西南。9月下旬,进军豫皖苏边区,攻克尉氏、鄢陵、逍遥镇等城镇。10月,北上定陶地区休整。11月,参加陇海路破击战,破击砀山至黄口段铁路,歼国民党军一个旅。12月,挥师西向,解放永城、涡阳、亳县、柘城等地。12月底,一纵独立师改归晋冀鲁豫军区建制。1948年2月,在豫北濮阳进行新式整军运动,并抽调部分领导干部参加先遣一支队,准备进军江南。6月,参加豫东战役,先担任阻援,后加入突击集团,为全歼国民党军区寿年兵团作出了贡献。9月,参加济南战役,和兄弟部队一起在鲁西南地区严阵以待,担任阻击,保证了济南战役的胜利进行。同年冬,参加淮海战役,先在新沂窑湾全歼国民党军第六十三军1.3万人,继而参加阻援,保障兄弟部队围歼国民党军黄维兵团,后又参加围歼杜聿明集团的作战。1949年2月,根据中央军委关于统一全军编制及部队番号的命令,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改称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军,属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建制。4月,第二十军渡江南下,进占丹阳,截断宁沪铁路,后沿金坛、溧阳向广德追歼逃敌,一部参加郎(溪)广(德)围歼战。5月,参加上海战役,攻占平湖、金山卫,从龙华攻入上海市区。尔后,担任上海警卫任务。1950年2月,第三十军第八十九师调归该军建制。解放战争期间,第二十军参加了大小战役战斗100余次。

吴引忠参加解放战争期间,1948年在豫东战役中荣立四等战功,1949年4月在渡江战役中荣立三等战功。1950年部队进行航海训练,为将来渡海解放台湾作战准备,吴引忠是云贵高原的“旱鸭子”,不习水性,但他顽强苦练,迅速学会了航海技能,荣立二等战功。

吴引忠所在的二十军属第三野战军第九兵团,原为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在解放战争中一直是粟裕手中的头号主力。1949年第九兵团原是作为解放台湾的主攻部队,一直在江浙沿海进行渡海登陆作战训练。因朝鲜战争局势急转直下,中央决定抗美援朝、保家卫国,二十军转而作为第一批入朝部队急赴东北。

1950年11月11日,吴引忠随着所在部队二十军在辑安(今集安)渡过鸭绿江,秘密进入朝鲜。志愿军司令部给九兵团的任务是:赶往东线长津湖地区,接替四十二军的防务,力争在运动中痛击长驱北犯的美第十军。其时朝鲜东部盖马高原最低气温已达零下40摄氏度。九兵团官兵因入朝紧急,未能装带备寒冬装,大部分人穿着薄薄的温带冬装,还有很多人穿着夏装。这使九兵团在接下来的作战中付出了巨大的牺牲,也成为了兵团高级指挥员们心中永远的痛。

当时阿尔蒙德指挥的美第十军进军很快,陆战一师和美七师一部冲在前面,几乎与志愿军九兵团同时对进。宋时轮因敌而动,部署九兵团二十军和二十七军沿下碣隅里至柳潭里、新兴里、古土里一带设下埋伏,静待美军入伏。九兵团的隐蔽伪装做得非常出色,美军竟毫无察觉。

11月27日,战斗打响。九兵团两个军迅猛出击,一举将美军前锋部队切成五段。张翼翔军长指挥二十军集中围攻美陆战一师,以五十八师进攻陆战一师师部所在的下碣隅里;五十九师占据柳潭里与下碣隅里之间的死鹰岭,阻击柳潭里的陆战五团和陆战七团突围;以六十师埋伏于下碣隅里和古土里之间的富盛里,掐死了陆战一师北进南逃的通道。

陆战一师是美军中战斗力最强的部队,拥有数百门各式火炮,弹药充足,并且有空军支援。二十军没有重炮,只有一些轻型火炮,因天冷,好多还打不响。战士们只好依靠轻武器和手榴弹来发动进攻。白天美国空军飞来进行狂轰滥炸,志愿军无法进攻,只好隐蔽。惨烈的血战每天夜里都在进行。志愿军战士反穿着与雪地一样颜色的白色棉衣,不停地扑向美军阵地,顽强地争夺各个制高点。美军则依仗充足的火力,向志愿军的进攻方向彻夜不停地进行饱和式轰击。在这场钢铁与血肉的搏斗中,二十军部队反复冲击,牺牲重大。尽管屡次突入美军阵地,但因后备兵力不足,又全被击退。由于武器的威力不足,给美军造成的伤亡也并不严重。双方大量的减员主要是由于过于寒冷的天气。

在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三股被围美军中,以柳潭里之敌最强,新兴里次之,下碣隅里最弱。九兵团指挥3个师围攻柳潭里,2个师围攻新兴里,1个师打下碣隅里,以强兵攻强敌,弱兵攻弱敌。因兵器火力的关系,哪处都不占很大优势,啃起来非常吃力。结果柳潭里和下碣隅里的陆战一师部队未被吃掉,志愿军反而付出了重大伤亡。新兴里美七师一个团级战斗群战斗力较弱,二十七军集中6个团和2个师的炮兵部队打了五天五夜才基本将其歼灭。而三个地域中,最关键的是下碣隅里,拿下此处,柳潭里和新兴里的美军自然就会成为瓮中之鳖。实战中只有二十军五十八师攻击下碣隅里,连续三次总攻都被打了回来,而美军也不断发动突围。在下碣隅里东南的1071高地上,一位志愿军连长杨根思在打到弹尽援绝后,怀抱炸药包扑入美军人群中,成为志愿军的第一位特级战斗英雄。

在优势地空火力的支援下,柳潭里美军开始突围,陆战一师也出动兵力拼死向北接应。二十军五十九师在死鹰岭的几个高地和西兴里、德洞山口等咽喉要路上顽强阻击,在漫天大雪中苦战了一个星期,饥疲冻饿,伤亡巨大,火力薄弱,堵不住美军的正面进攻,只能化整为零,层层阻击,反复进攻,死死纠缠,但终于还是没能挡住柳潭里美军的突围。美陆战一师将各部整合到下碣隅里,掩埋了战死者的尸体,将伤员用飞机运走,烧毁带不走的物资,向南突围。战力用尽的五十八师无力阻挡,只能尾随追击。再向南就是六十师的阻击地域。

六十师打得最苦。在进行下碣隅里攻防战的同时,六十师在野外设伏大战从古土里北援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这是一场野战,美军的优势火力大打折扣,因而被六十师重创。打了两天,总人数约1000人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只有400人到达目的地,200人折返回古土里,还有200人在战斗中伤亡或被俘。美军资料称“德赖斯代尔特遣队”922人阵亡、321人失踪,损失车辆75辆。六十师的这一战果是很大的,但还是让400余美军冲进了下碣隅里,大大加强了美军下碣隅里的防御。到陆战一师全体突围时,六十师已在野外坚守了一个多星期。因天气酷寒,弹尽援绝,各部减员严重,但为堵住美军,仍顽强战斗。很多志愿军战士冻得无法行动,甚至整个连队冻死在阵地上,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美军逃走。最后,陆战一师在优势火力的支援下,冲破层层阻击,终于逃出志愿军的包围圈。

在长津湖之战中,张翼翔的二十军在极端困难的情况下,奋勇作战,尽管没能全歼敌军,但重创了陆战一师,完成了东线作战的战略任务。同时,全军战斗伤亡8000余人,冻伤11000余人,付出了巨大牺牲。

长津湖之战后,九兵团足足休整了5个月。遂参加第五次战役,二十军在东线以极快的速度攻过了昭阳江,然后猛插五马峙,一举包围了韩三师和韩九师,成为志愿军各军中进攻最快的部队。二十军继续发起猛攻,韩军两个师完全溃散,战前23000余人的部队只剩下了2000余人。在回撤阶段,二十军各部节节阻击,迟滞了美军的凶猛北犯,为志愿军司令部调整部署赢得了宝贵时间。第五次战役后,二十军随九兵团担任东海岸守备任务。1952年10月,张翼翔率二十军班师回国。

在朝鲜战争中,二十军歼敌33500余人,击落击伤敌机160余架,缴获和击毁敌坦克、汽车780余辆及各种火炮500余门。二十军共牺牲6000余人。吴引忠作为志愿军九兵团二十军重炮连的排长,经历了该军入朝的各次战斗。

让我们翻开吴引忠的简历,看看他加入中国人民解放军后戎马倥偬、驰骋疆场的身影:1947年6月他是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炮团五连战士,1948年2月他是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二师重炮连战士,1949年1月他是华东野战军第一纵队二师重炮连副班长,1949年2月他是解放军二十军五十九师重炮连副班长,1950年2月他是解放军二十军五十九师重炮连副排长。1950年11月他入朝参战担任中国人民志愿军二十军五十九师重炮连副排长,1951年2月他担任志愿军二十军五十九师一七七团重炮连排长,1951年11月他担任志愿军二十军五十九师一七五团重炮连排长,1952年10月他担任解放军二十军五十九师一七五团重炮连排长,1953年3月他担任解放军二十军五十九师一七五团重炮连副连长、连长等职。在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中,他多次指挥和亲临作战,身上遍体鳞伤,经多方治疗大部分已愈好,但还有三块弹片未取出,在体内终生残留,上级认定他为三级残疾军人。

1956年吴引忠从军队转业,到河南省公安厅工作,后调洛阳市迎宾馆外事办,曾任白马寺公社武装部部长、洛阳市药材公司(国营企业)党组书记。1984年5月他正处级离休,1990年10月因病治疗无效,在洛阳市病逝,享年67岁。

吴引忠是一位身经百战的传奇军人,无论在国民党军队,还是在共产党军队,他所在的部队都堪称雄师劲旅,都是临危受命能打大仗硬仗的部队。吴引忠一生坎坷又辉煌,他加入国军王牌部队与日军浴血奋战五年,参加的几次重大战役名震中外。他参加中国共产党后,一直追随粟裕、宋时轮的猛虎之师参加战斗,亲历了三年解放战争和两年抗美援朝战争,为了国家独立、民族解放贡献了自己的青春热血。他曾说:“相比无数牺牲的战友,我侥幸从战场活着回来,党和政府给予我正处级离休干部待遇,我知足与幸福了。不要忘记抗日战场的英烈们,不要忘记解放全国和赴朝参战的英烈们!”笔者掩卷沉思,纵观其一生经历,认为他足可担得“国共雄师劲旅之杰出军人”的称号。


责任编辑: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