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邓恩铭:荔波走出来的中共创建人之一

邓恩铭:荔波走出来的中共创建人之一

作者:刘世杰 程新华 阅读量:20 点赞:0

背起行囊,沿着烂泥如膏的道路,一个荔波少年走出家门,走出养育他17年的喀斯特森林。他走进涌动的革命大潮中,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上,以20岁的青春成就了永恒的辉煌。在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中共“一大”的12名代表中,黔南的邓恩铭占据着党的“一大”几个“唯一”和“之最”:唯一来自西部偏远山区,唯一的少数民族(水族),唯一一个中学生,除了刘仁静年龄最小,唯一数次入狱数次越狱,牺牲时年龄最小的中共早期领导人。

2009年9月10日,全国“100位为新中国成立做出突出贡献的英雄模范人物和100位新中国成立以来感动中国人物”产生,贵州籍人物王若飞、邓恩铭、旷继勋、周逸群、李春燕5位当选。其中中共一大代表、革命烈士邓恩铭是荔波县人。邓恩铭是人民的楷模,荔波的骄傲。

邓恩铭,1901年出生于荔波县水甫。12岁随家搬入县城,进入荔波县模范两等小学堂读书。这是一座七年制新式小学校。在贵州留学日本回国的老师启蒙下,邓恩铭初步接触到一些民主思想。

1917年,邓恩铭投奔在山东为官的二叔,次年,考入济南省立第一中学。五四运动爆发后,邓恩铭带头讲演和组织抵制日货,被推举为山东学生自治会负责人,兼任出版部部长,并选为市学生代表去北大、南开等学校参观交流,就此结识了国内早期的共产主义思想传播者。此后,他与王尽美一起在济南建立了马克思学说研究会和共产主义小组。1921年7月,邓恩铭和王尽美赶赴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代表大会,这位来自西南边远山区年仅20岁的少数民族中学生,成为中国共产党创始人之一。

1921年7月23日至31日,在上海法租界贝勒路树德里3号,中国共产党召开了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大会的是国内各地共产主义小组推举的代表共12人,他们代表全国50多名党员。中共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会议期间,邓恩铭给与会代表留下活泼好问的深刻印象。

1922年7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南成路辅德里625号召开了中共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出席这次大会的代表有陈独秀、张国焘、王尽美、邓中夏、陈望道、项英等12人,代表党员195人。邓恩铭作为远东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的代表,参加了中共“二大”。

1927年4月,邓恩铭代表山东党组织参加在武汉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

出席中共“五大”的代表有:陈独秀、蔡和森、瞿秋白、毛泽东、任弼时、刘少奇、张国焘等80多人,代表着57900多名党员。共产国际代表罗易等出席了大会。

大会选举了新的中央委员会。当选的中央委员有:陈独秀、张国焘、蔡和森、周恩来、瞿秋白、刘少奇等29人。候补中央委员有:毛泽东、陈潭秋等11人。

大会结束,毛泽东邀请邓恩铭到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介绍山东工人运动。

1921年年底,中共与国民党30余人组成中国代表团,参加在莫斯科召开的远东各国共产党及民族革命团体第一次代表大会,邓恩铭作为山东代表参加了中国代表团出席会议。

会议是为了推动和促进远东各国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抵制和对抗帝国主义瓜分远东的华盛顿会议而召开的。中共领导人瞿秋白和王尽美、任弼时、罗亦农等人也参加了会议。列宁被推选为这次会议的名誉主席,但他因病未能出席大会。

会间,列宁接见了中国代表,询问了国共两党合作的可能性,对中国革命作出指示。邓恩铭随中国代表团参观列宁的办公室,无意中发现办公室的抽屉里有一块吃剩的黑面包。代表们非常惊讶,陪同人员解释说,因为工作繁忙,列宁经常没时间吃饭,就在办公室里吃点面包,有时一块面包没吃完,又有事外出,就将面包放在抽屉里,等回来再吃。听了这番介绍,邓恩铭非常感动,一位苏联党和国家的领袖竟然如此废寝忘食地工作,而且和普通工人、士兵一样,吃着定量的黑面包,过着艰苦的生活。回到住地,看到大会为代表团提供的优厚的生活待遇,邓恩铭等人深感不安,便向负责接待的苏俄同志提出,要求不再吃白面包,改吃黑面包。苏俄的同志不同意,说这是列宁同志的安排。代表团再三要求,终于吃上了和苏俄人民一样的黑面包,而将白面包送到了医院和幼儿园。

从莫斯科回国,邓恩铭带回一枚列宁纪念章,他的堂弟媳滕尧珍看见,觉得很漂亮,别在自己的胸前就逛街去了。邓恩铭发现后问她是否晓得纪念章上的人是谁,告诉她,如果被人看见是要杀头的。她这才知道,纪念章上的人原来是革命领袖列宁。

中共“二大”后,王尽美和邓恩铭受命回山东开展建党和工运工作,在中共济南独立组的基础上,建立了中共在山东的第一个支部——中共济南地方支部,王尽美任书记,成员有邓恩铭等9人。

1923年春,邓恩铭受党组织派遣来到青岛,以教学、办报作掩护进行革命活动,从事党、团组织的创建工作和工人运动。

当时的青岛已成为山东工人阶级最集中的工业城市。由于长期受帝国主义和反动势力的剥削压迫,青岛人民蕴藏着强烈的反抗精神。8月,青岛历史上的第一个党组织诞生了,邓恩铭任书记。11月18日,青岛历史上的第一个团组织——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青岛支部诞生,邓恩铭任书记。1924年7月,青岛党组织改称中共青岛独立组,邓恩铭任组长;1925年2月,根据中共“四大”修改的党章规定,中共青岛组改建为中共青岛支部,邓恩铭担任书记。1925年8月,根据党中央指示,邓恩铭离开青岛,代替不幸病逝的王尽美,担任中共山东地方执行委员会书记。

1926年6月,邓恩铭再次秘密返回青岛,主持市委工作。1927年赴武汉出席党的“五大”。“五大”之后,他担任山东省委书记。1928年2月,他又被派到青岛担任青岛市委书记,住在甘肃路17号。这是邓恩铭最后一次在青岛工作。

在青岛,邓恩铭一直把主要精力放在工人运动上。1923年,邓恩铭仅用两个多月时间,就和王尽美把带有封建行会性质的圣诞会改造成青岛市第一个在共产党领导下具有工会性质的团体。1925年春天,在邓恩铭和党组织的领导下,青岛工人运动逐渐兴起,由自发到自觉,由经济斗争发展到政治斗争,工人运动出现了第一次高潮。

1925年2月,胶济铁路局上层发生内讧,邓恩铭利用这一时机,发动胶济铁路和四方机厂工人举行大罢工,斗争的锋芒直指帝国主义和北洋军阀。罢工历时9天,取得重大胜利。

1925年4月中旬到1925年7月,以青岛五大日商纱厂工人同盟大罢工为主,青岛工人运动达到了高潮。罢工的关键时刻,邓恩铭等夜以继日地工作,指挥斗争。5月9日,罢工取得初步胜利,工人和日商纱厂厂主达成9项复工协议。但是,由于日本厂商拒绝实施达成的协议,青岛纱厂第二次同盟大罢工开始。在日本帝国主义的威胁下,段祺瑞执政府急电山东军务督办张宗昌镇压罢工,制造了震惊中外的“青岛惨案”。

1925年5月30日,英国巡捕开枪射杀为顾正红事件游行示威的上海工人学生,制造了“五卅惨案”。青岛惨案与五卅惨案合称“青沪惨案”。“青沪惨案”发生后,在全国范围内立即爆发了声势浩大的反帝爱国运动,即“五卅运动”。

青沪惨案发生时,邓恩铭正在胶济铁路沿线巡视工会工作。得知消息后,即冒着生命危险,秘密潜回青岛,指导罢工斗争,广泛发动群众,揭露惨案真相,组织成立了沪青惨案后援会、青岛各界联合会,使青岛的反帝爱国斗争达到一个新的高潮。

1925年5月4日,在青岛的五大纱厂罢工斗争胜利前夕,反动当局在泰山路13号住处,拘捕了邓恩铭,这是邓恩铭第一次被捕,反动当局将他驱逐出境,勒令不得返回青岛。

在激烈的斗争中,白色恐怖笼罩岛城。1925年8月,邓恩铭再次被捕,在狱中,他患上了淋巴结核,创口鲜血淋漓,邓恩铭的二叔出面担保,将他保释出狱。

1928年7月,邓恩铭被调回省委,后在淄博矿区负责党的工作。12月,邓恩铭被叛徒出卖第三次被捕。在狱中,邓恩铭遭受了酷刑的摧残折磨,他的痼疾也在此时复发。他咬住牙关,在狱中领导了两次绝食斗争和两次越狱斗争。

邓恩铭发现和共产党党员关押在一起的,还有一批“土匪”。这些人大都是当时直鲁联军的军官,身强力壮。邓恩铭与其中一个叫李殿臣的商量越狱,立即得到支持。他们假借上厕所,趁狱警开锁之机打倒警察。这次越狱太仓促,李殿臣等冲出去时,关押在另三个囚室里的“犯人”没有来得及响应。邓恩铭也未能冲出去。

中共党员杨一辰因行走困难,跟不上李殿臣,混在街上行人之中,反而脱险。李殿臣等人后来也被追回。

邓恩铭并不灰心,又着手组织第二次越狱。这次的组织工作更为严密。他把党员分成三个小分队,把清洁厕所用的石灰装在一个个旧信封里,分发到各个囚室作为武器,又利用会见家属的机会,与狱外地下党取得联系,将钢锯条秘密带进监狱。

7月21日晚饭后,大部分的看守都回了家。第一分队首先冲出囚室,打倒了看守。第二、第三分队也立即行动。一包包石灰撒向狱卒。三个分队总共18人,一下子冲出大门,逃到了大街。这时,狱卒们才如梦初醒,持枪追捕。

邓恩铭第一个被抓回来。他患结核病,体质太差,行走不快。另10人也终因体力不支,路途又不熟,被看守追回。5位体力较好的和中共中央派往山东工作的何自声幸运逃脱。18人中,脱险6人。

这次越狱,看守所所长因为“渎职”枪毙。从此监狱加强了看守,越狱再没有希望。邓恩铭把一切都置之度外,心中坦然。在狱中,他一直用“黄伯云”之名。历经审讯,国民党都不知道他是共产党山东省委书记邓恩铭。直至1930年,一个新派来的审判官曾认识邓恩铭,他的身份因此暴露。邓恩铭自知余日无多,给母亲写下最后一封家书,留下一首绝命诗:

卅一年华转瞬间,壮志未酬奈何天。

不惜惟我身先死,后继频频慰九泉。  1931年清明节——4月5日清晨6时,在济南纬八路刑场,一阵刺耳的枪声响过之后,邓恩铭倒在鲜红的血泊之中,时年30岁。解放后,山东省政府多方查找,始终没有能够找到烈士遗骨。每逢清明,悼念邓恩铭的花圈就摆放在他的战友王尽美的墓旁。

1961年,同为中共“一大”代表的董必武在途经济南时写下一首题为《忆王尽美同志》的诗:

四十年前会上逢,南湖舟泛语从容。

济南名士知多少,君与恩铭不老松。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