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贵州晚清才女周婉如

贵州晚清才女周婉如

作者:邹芝桦 阅读量:23 点赞:0

周婉如(1824—1864年),贵州毕节县(今毕节市)人,书画音律、诗词文章无一不佳,自称“纫湘女史”“吟秋山馆主人”,被史家赞誉为“不栉进士”“贵州才女”。

周婉如自幼聪颖过人,少时随父亲周凤冈赴四川绵州上任,十年寓居官署。其间受父亲的影响,她除了学习女红之外,对诗文尤为痴迷。小小年纪,便会以“农事纷纷日夜忙,问渠余有若干粮。阿婆笑指南山下,小麦青青大麦黄”等诗文经常与父亲的诗友们唱和。之后,她诗文中凸显的独特构思、才情意趣,深得众人赞叹,且在书画文章方面也是样样精进。这样,在当时的绵州,知府老爷家中出了个女才子的传闻便不胫而走。

带着花季年华的美好梦想,周婉如于道光二十二年(1842年),从四川绵州回到故乡毕节县,经父母作主,嫁给了大定府(今大方县)黄育德(号梅溪)为妻。黄育德为大定府翰林黄士观之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雅善诗文,被周婉如视为“白马王子”“如意郎君”。婚后的生活极其幸福,夫妻情痴意合、胶漆难分、恩爱愈深。白日忙过家事,夫妻便种花植竹,赏景作画,吟诗唱和。有诗为证:“三更秋夜月,千里共寒光。(纫)新菊横疏影,残樨映晚香。(梅)风高砧度急,云敛雁过凉。(纫)何处清箫弄,(梅)声声坠渺茫。”她对自己和丈夫用情爱构筑的家居小巢格外知足。为此她作诗:“幽居远尘嚣,寄趣每不浅。茂草绕庭阶,凉风散池馆。群动静乃息,身和云意懒。悠然逸兴多,吾庐亦足遣。”丈夫梅溪闲时喜爱垂钓。婉如时与闺中诗友切磋诗艺后,到旷野溪边寻夫时,看见群山碧野、溪水桃花间丈夫悠然垂钓的身影,总是忍不住柔情飞溅,且读其诗:“山光云影斗余晖,片片桃花送客归。行到渔翁垂钓处,浴鸥惊起带波飞。”

周婉如的这种甜蜜生活,如若不是丈夫当时不得不致力于功名,其实是可以延续一生的。但遗憾的是,当时有科举制度的大环境,与身为偏僻之地处,罕有的翰林家中的子孙后代,不参加科举求取功名,是不可思议的这样一个小环境。而周婉如自幼在功名场中成长,其心中深深地植下了要功成名就的心理助推力,尤如其诗所言:“幻成明月前生影,尽洗铅华粉黛羞。我欲乘槎兼破浪,五云天畔任遨游。”“洞云深巷为谁开,慷慨论交倒玉酩。肯让娥眉称进士,敢夸香茗属多才。”因此,无论丈夫梅溪是怎样地沉醉于温馨甜蜜的家庭生活,怎样的不悉心于功名,最终的结果仍然是,在父母的期望与妻子的厚望之中,背上行囊离乡远去,奔省城、赴京都,加入拼命赶考、拼命求取功名的浩浩荡荡队伍之中。由此,便因主观、客观、环境、因素的影响,造成了一代才女周婉如,婚后仅过上两年幸福生活、一生凄凉和让人悲叹的命运。

“君作天涯客,孤身谁与俦?晨昏当自重,花柳莫淹留。”“遇事宁三省,吟诗继八叉。买山曾有约,莫负旧烟霞。”“燕市交宜择,侯门刺莫投。著鞭须努力,珍重大刀头。”周婉如就这样,揣着与丈夫难离难舍,而又必离必舍的矛盾心情,将丈夫叮叮嘱嘱地送出了家门。当时,她万万料想不到,自己就这样在缠缠绵绵之中,把自己一生的情爱与幸福,送出了家门,送向了永不回还的远方,最后于无以数计的风雨之中,化成了自己无尽的眼泪与思念。最终,也因缘于此情此境,成就了她作为“吟秋山馆主人”与“贵州才女”的绝大部分诗词传世经典佳作。

周婉如的丈夫黄梅溪,离开家乡赴京赶考,是在清朝咸丰、同治年间,时值贵州各地苗族因不堪压迫与剥削,受广西太平军起义影响,频繁地与清军发生激烈冲突,最后导致形成了一场长达十余年,波及全省的各民族起义,全省绝大部分地区皆处于兵燹,满目疮痍,哀鸿遍野。周婉如与丈夫长期失去了联系,这使她既担忧又思念。夫家已家道中落,周婉如安稳的生活一落千丈。膝下有娇儿,为求得生存,为了与丈夫重逢团圆,婉如以柔弱的身躯,独自耕田种地,操持家务,同时给富户人家帮工做针线活,在无限的艰难之中苦度日月。终因繁重的体力劳动,艰难匮乏的物质条件,和极度的精神压力,她的身体状况更加每况愈下。这段时期她在诗中写道:“门柳萧萧报索居,营生无计只愁余。嫁衣尽曲贫难补,药饵为生病未除。节晚风欺霜后竹,天寒冰冻水边鱼。宝钗明镜重亲日,欲仿乘鸾愧不如。”结果是被病魔纠缠得不能生活自理,而被娘家兄弟接回暂住。

周婉如在回到毕节县海子街周家桥娘家居住的日子里,忧郁凄凉,情绪低落。偶与闺中诗友陈枕云和擅长诗画、晓通音律的外侄章永康、姨侄杨绂章等名人吟诗作画排解愁绪,其余时间大多都流逝在了对丈夫的无限思念之中。其间所作的诗词歌赋风格己变,从前时多写悠闲生活、畅快人生为主题,到后期以悲情为主调。然而,虽是凄凉低沉的基调,确也不乏内蓄纵横激越之志。她在诗文中那种自然而然地,将婉约与豪放的诗歌表现形式有机地融为一体,反衬出的清丽与大气,正好确切地形成了她的独特风格。因而被当时的文人们喻为当时贵州的李清照。其适时的代表作:有忆恋丈夫梅溪的“一枝幽艳浴冰裳,吟到罗浮梦亦香。想为诗人嫌太素,东君特地着红妆”。有占尽愁绪的“鬓影香丝淡欲流,月波凉写广寒秋。无端悔识相思字,合弁苍茫宋玉愁”。有尽诉孤独之境的“菱花独对晚妆残,宽褪罗衣不耐寒。逝水年华人易老,落花时节影常单。心随鸿羽书难寄,梦醒鲛绡泪未干。万缕愁思无奈甚,天边又见月团圆”。还有谴责兵燹之灾、忧国忧民的“地瘠何堪惨寇氛,兵符南下日纷纷。千家陇亩禾苗废,万骨郊原瓦砾焚。大野草衰蝴蝶杳,空山血冷杜鹃闻。登坛尚望来飞将,夕照黄昏压阵云”等等。由于此段时期周婉如所作的大量诗词佳作的感染和影响,毕节城内一些书香门第纷纷选送闺中女儿到她的家中学习诗文。在家人与诗友的支持下,周婉如在家办起了毕节首家以专授诗文绘画为主要内容的女私塾。周婉如悉心于育人授业,致力于检阅闺中锦绣诗词文章,使进入师门的弟子们无不受益匪浅。

同治三年(1864年),于多年的离索之中,周婉如终于等回了丈夫黄梅溪的来信,始知这些年丈夫出任广东藩库厅丞。百感交集的她,顾不得远隔万水千山,顾不得此去广东沿途兵乱,顾不得自己病体虚弱,即刻整装出发,前往广东与苦苦相思了二十载的丈夫欢聚团圆。然而,途中遭遇兵乱阻塞,险些丧命。无奈之下只得随撤退的清兵,避难于四川云阳亲戚家中。在此心急如焚的时日里,她的诗文更加透露出了凄怆与撕肝裂肺的愁怨。如:“频年兵燹扰边城,骨肉艰难忆死生。此度相逢怜远别,那堪依旧感离情。残妆草草依戎幕,羯鼓声声和柝更。怅望家山一洒泪,霏微雨雪又长征。”“兵戈散乱嗟何往,浩劫苍茫问所之?”“旌旗拥道全遮日,马足沾泥半掩尸……疮痍满眼增悲哽,到此仓皇命亦危。”“穷途我亦悲摇落,肠断空江月又圆。”更为凄惨的是,正当周婉如悲悲切切、愁病交加地寄居于妹夫云阳县令家中不到几日,便接到了其夫黄梅溪病死于广东的消息。于是,完全绝望与崩溃了的周婉如,在获知噩耗的次日悲痛而亡,年仅40岁。

周婉如一生诗词绘画创作中,因擅长书画,因而在诗词作品之中,大多数为题画诗。只可惜如今书画己失散殆尽,幸得她的后裔,沧海觅遗珠地收集,得186题共315首(阕)诗词,由毕节地区文化局、乌蒙诗社编为一册《吟秋山馆诗词钞》公开出版,这位具有较高成就的贵州女诗人的诗词得以传世。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