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革命志士乔运钧

革命志士乔运钧

作者:刘兴明 阅读量:21 点赞:0

1911年10月10日夜,震惊中外的武昌起义的枪声,划破寂静的长空,敲响了埋葬腐朽的大清王朝的丧钟。在参加起义的革命党人领导的队伍中,一位一表人才的军人站在一门山炮的旁边,把手中的军刀高高地举过头顶,和所有参战的军人一样大声欢呼着,左臂上的白色飘带随风飘荡。这个充满活力的23岁的英武军人,名叫乔运钧,时为湖北新军第八镇二十一混成协骑兵标统。

一、亦文亦武美少年

乔运钧,男,汉族,1888年生于镇远平冒山下的平冒园一个殷实家庭,在家排行第二。

平冒园,良田千顷,绿水环绕,是难得的坝子。它前临■阳河,背靠平冒山。在宋、元、明时期,思州田氏家族统领镇远,曾经利用平冒园可以容纳数万人的场地,设立演武场,经常在此操练土兵。与此相距不远的河对岸有“松溪夜月”“五老宾南”“西秀飘逸”等风景名胜。优雅的地理环境,让人心旷神怡,令人向往。

居住在坝子上的几十户人家当中,有两户人家值得一提。他们在镇远算得上赫赫有名,家喻户晓。一户是“一门三翰林”的谭家,出了一个云南巡抚兼署云贵总督的谭钧培。谭家在平冒园的宅子,是老佛爷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恩赐的,光绪帝还亲书“中丞第”匾额。这种殊荣,世所罕见。谭家另有两个道员,即谭钧培的儿子谭启瑞、侄儿谭文鸿。三人进士及第后,都在翰林院当过编修,谭家可谓之为官宦之家。

另一户就是乔家了,乔家则是世代书香门第,家中饱读诗书的三乔中就有两个同盟会会员,即乔运亨、乔运钧两兄弟;还有一个北大生,为乔运亨之子乔光鉴(中共地下党员、烈士)。为此,在镇远“谭家的顶子,乔家的文房”传为佳话。在现实生活中,谭、乔两家可谓“门当户对”。因此,两家联姻也就在所难免,令世人羡慕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乔运钧天资聪慧,身高1.80米以上。乔运钧从小身体很单薄,并不健壮,但头脑灵光,天生好动。小时候,他爱去离家不远的演武场观看军人的操练。大约在他七八岁的时候,被军中新来的教头看见,觉得他是一块练武的料,要收他为徒弟。鉴于家庭崇文尚礼的家规,乔运钧虽然同意,但要求师父不要声张。就这样他一边学文,一边悄悄习武。纸岂能包得住火?时隔一段时间,习武之事还是被父母知道了,遭到双亲的极力反对。他与父亲理论道:“您不是常说,男儿当自强,方能齐家治国吗?”父亲道:“你年龄尚小,读书、修身、养性,才是根本。”乔运钧知道理论不过父亲,只好苦苦哀求,父母开始心软,并一再叮嘱他不要耽误了学业,更不得惹是生非。时间长了,乔运钧的身体逐渐发生变化,文弱中不乏健壮,清秀里透出阳刚,而且学业不误,依然名列前茅。父母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也就任其自然,不再干涉。

二、投笔从戎

1905年,17岁的乔运钧修完中学学业,踌躇满志,在征得父母同意后离开镇远,前往湖北武昌高等学堂继续求学。那时的武昌,是革命党人民主思想十分活跃的地方。反对清朝宫廷,驱除鞑虏,建立共和,成为热血青年的志向。乔运钧在学校里,在武昌城,通过耳濡目染,激发出富国强兵、振兴中华的思想。1906年的夏天,乔运钧获悉清廷在河北保定的全国陆军学堂开办速成班,要招考14名学员。他未经家人许可,毅然投笔从戎。并以优异成绩一举成功,被编入炮科。与此同时,结识了同期比他大一岁的蒋志清。那蒋志清何许人?乃蒋介石蒋中正也。两人身高差不多,都是陆军学堂的青年才俊。速成班毕业后,两人又一同于1907年赴日本士官学校留学,几乎是同一时间参加同盟会。

不过,话得说回来,乔运钧参加同盟会,并不是与蒋志清有关联,而是受其兄长乔运亨等人的影响。乔运亨于1905年,就与同乡周英、陈鸿翦、吴会贤一起获准到日本公费留学,在同盟会成立不久,4人也加入了同盟会。兄弟俩能够在异国他乡相逢,那可是天大的事啊。俗话说“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何况是血浓于水的兄弟,两人少不了家长里短,问寒问暖,有说不完的话题。每逢假日,同乡们就要聚在一起“打牙祭”,兄弟俩自然是要在一起的。比乔运钧大10岁的哥哥除了关怀外,话题当然要涉及国家、民族命运,以及孙中山领导的同盟会。乔运钧本身就是一个热血青年,早在武昌期间,就向往推翻帝制,建立共和,参加同盟会也是早晚的事。不过是在兄长等人的感召下,他加速了加入同盟会的进程而已。其兄乔运亨于1908年回国,任镇远县劝学所所长。在镇远创办的第一所官立高等小学堂,他是首任堂长(校长)。后来在贵州、四川等地担任过知事、县长,以及贵州省政府秘书、整理行政区域实施委员会主任委员等职务。

图注:清末湖北新军全体将官合影。第二排左一为乔运钧

乔运钧虽说跟蒋志清是同班同学,但在接触中,看出蒋志清骨子里是一个充满野心之人。乔运钧不愿与之为谋,只好采取敬而远之、近而避之的办法。1908年,乔运钧从日本士官学校受命回到武昌。不久,在张之洞组建的新军八镇第二十一混成协就任骑兵统领。当时新军的最高长官是黎元洪,黎元洪虽说是清军将领,但有排满思想,对革命党采取怀柔政策。为此,革命党人对黎元洪也有好感。在新军15000人中,就有2000多革命党人分散在各个营队里面,成为武昌起义的中坚力量。

1911年,乔运钧与其他革命党人参加了举世闻名的武昌起义。起义成功后,1912年,黎元洪登上共和国副总统兼鄂军都督的宝座。乔运钧因炮击湖广总督瑞澄的总督府,赶走湖广八镇统制张彪有功,被提升为武昌革命军政府的旅长。后随黎元洪去北京,供职于北京政府内务部。然而,新生的民国政府并没有能够完全行施共和国。1916年4月,内阁总理熊希龄支持蔡锷护国倒袁,密派乔运钧赴贵州,任国务委员陆军少将,协商调停战事。继后,军阀混战,导致了国将不国的局面,并持续多年,令乔运钧感到苦闷、彷徨。1925年6月,国民政府成立国事商榷会总会,负责南北议和、国家统一,乔运钧任交际部调查司主任。

三、军旅迷茫

1926年,轰轰烈烈的北伐战争开始,提出“统一政府”的口号。随着北伐军的节节胜利,乔运钧看到一线希望。1927年,乔运钧毅然投奔李济深的“铁军”。可是不久,蒋介石违背孙中山的遗愿,对共产党人痛下杀手。李济深却附庸蒋介石的作为,指挥军队对共产党人大开杀戒,并在潮汕地区围攻南昌起义的共产党领导的军队。这种违背三民主义的行为,让乔运钧又一次感到迷茫。

乔运钧除了对蒋介石、李济深的行为感到迷茫外,还有一件事让他难以释怀。算起来,乔运钧是李济深的学长,他比李济深早3年进入保定陆军学堂。论资历、资格都比李济深老。按理说,无论是李济深也好,还是蒋介石也罢,都应该跟乔运钧讲一点同校、同学的交情,给一点面子的。然而,乔运钧由于不愿攀龙附凤,不会阿谀奉承,始终得不到两人的赏识和重用。

1929年,李济深因受蒋桂战争的牵连,被蒋介石下令扣押,并且被“永远开除党籍”。1931年“九一八事变”后,李济深才被释放。李济深有受到排挤的经历,必然会产生反蒋情绪。对蒋介石的“攘外必先安内”方针,他采取阳奉阴违的消极态度。1933年,李济深第二次被愤怒的蒋介石“永远开除党籍”。在这样的情况下,李济深才与红军签订反蒋抗日的军事协议。而乔运钧在军队中,虽然坚持信奉“三民主义”,反对“攘外必先安内”,但又身不由己,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他打了多年的糊涂仗,其内心的痛苦真是难以言表。为此,乔运钧一方面感到迷惑、郁闷,另一方面却又摆脱不了旧军人的愚忠。好在李济深在“围剿”红军的过程中,没有认真履行蒋介石的命令,为保存实力带领军队走过场,最后发展到与红军结盟。

四、晚年觉醒,落叶归根

1937年,抗日战争全面爆发。国难当头,国仇家恨,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乔运钧上阵杀敌,身先士卒,英勇顽强,因此,在抗日前线多次负伤。1944年桂林沦陷后,乔运钧参加了李济深领导的敌后抗日武装,在艰苦的环境中与日军周旋。1945年日本投降后,国民党、蒋介石集团的高级官员,先是大发国难财,后又暗地里忙于发动内战。

不久,国共两党在重庆谈判,乔运钧很高兴,认为共产党提倡组成联合政府是有可能实现的。然而,和平谈判还是破裂了,乔运钧失望之极。便以身体伤病不好为由,于1946年回到阔别41年的故里。   

在家养病期间,侄儿乔光鉴通过探视叔叔病情,趁机在思想上逐步开导,使乔运钧逐渐认识到中国的前途、命运将会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获得新生。乔运钧似乎看到了黎明的曙光,看到了中国的希望。然而,由于乔运钧在抗日战争中不顾生命安危,英勇杀敌,多次负伤,旧伤复发,身体更加虚弱不堪,病情恶化。于1947年病逝于家中,终年59岁。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