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2014.增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刘承范:与利玛窦有交往的普安知州

刘承范:与利玛窦有交往的普安知州

作者:斯信强 阅读量:28 点赞:0

明代普安卫人、进士,万历时任云南兵备副使的邵以仁,有《普安州题名记略》一文。文中说:“会今上轸念边计,可大中丞舒公、侍御毛公奏,迁治入卫城。而郡守刘大夫躬任劳费,多方经划,四阅月而告成。详在学宪吴公记中。”所记即乾隆《普安州志》卷六之城“池志”“州治旧在撒麻铺,继迁海子铺,再迁营盘山左,皆无城郭。明万历十四年(1586年),知州刘承范详请会题,移入卫城”一事。

普安州建置于永乐十三年(1415年),永乐十四年(1416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改原普安安抚司治为州治。此后截止于万历十四年(1586年)的100多年间,普安州一直没有城郭。州治尽管“好山如画压城头,尽日岚光翠欲流”,且“近卫设州如倚柱,就崖结屋类层楼”,却经不住“苗贼屡犯”,直至“迁入卫城,文武共治”后,才“得免于患”。其中,郡守刘大夫自然功不可没。

郡守刘大夫,何许人也?他就是普安知州刘承范。

普安州迁入卫城后,刘承范认为“题名亦乌可终已也”,于是请邵以仁撰写《普安州题名记略》,勒石于卫城右畔。邵以仁在文章之末说:“考之郡籍,询之父老,若陶梁之抚字,袁黄之清廉,徐之刚介,以至萧之镇静,苏之振作,赖之贞纯,固守之表表者然。要之名实合一,功在社稷,则自不佞有知,惟刘大夫一人而已,故书之为记。”其中,陶为陶文靖,万县人,乾隆《普安州志》说他为“宣德间知普安州,裁决庶务,皆迎刃而解,时称能吏”。梁,当指梁洁,《广西志》称:广西岑溪人,宣德乙卯(1435年)举人,普安州同知,从征安南有功,擢云南知府,一时称治。袁为袁宁,新化人,乾隆《普安州志》说他“宣德间知普安州,廉介有为,时诸夷争地,互相攻击,屡年不决,宁力解之。后以诬去,普民恤之”。《贵州通志·宦迹志》有其详记。黄为黄雄,乾隆《普安州志》说他为“乌程人,进士,弘治间知普安州。廉洁不苟,每巡行,裹粮自给,丝毫无取。又明察善断,从前积弊,一时尽除”。徐为徐世用,宿州人,乾隆《普安州志》说他为“嘉靖间知普安州,刚直不挠,民资保障。苗夷有不率者,以德怀之,遂遵约束,不敢携贰”。萧为萧凤来,泰和人,嘉靖间知普安州。苏、赖,则指刘承范最近的前任苏兆印(南海人)和赖万玙(永安人)。邵以仁经过搜读地方史籍和询问父老乡亲,认为他们皆卓然而立,留有好名声。然而,为官一任关键在“名实合一,功在社稷”,而能达到此境界的只有刘承范一人而已。

邵以仁是万历八年(1580年)进士,官至云南兵备副使,他资历官职俱高于刘承范,没有必要阿谀于刘。作为普安地方人士,他熟悉地方情况,加上“考之郡籍,询之父老”,方“书之为记”,其得出的评价是公允的。

图注:利玛窦身穿中国士人的服装

据刘氏宗谱:刘承范,湖北监利人(监利县城关东门外,有刘氏聚族而居的八个村落,号称刘八台)。刘承范生而颖异,十二岁补弟子员,十四岁应乡试对策,卷不能尽,夹行以书。按君异之曰:“如此孺子,而有此抱负,当是天才”,竟未售。归来益勤学笃志,居小楼三年,足不履地。每小试,则必首多士……奈数奇不遇。至穆宗御极,恩入南雍,又困屋场者数次,乃叹曰:“是余之命也。”后来以恩贡入仕,选授河南淅川县知县。新政之初,即擒巨猾窝访者。先是邑有藩吏某,每凭藉城社,挟制官府,剥噬胥吏乡民,莫敢谁何。公知之,处以重法。……县多逋赋,公为清丈,量以清之;学久无科目,公乃给稞纸灯油,自为讲授书义,批阅会文。诸生彬彬兴起,后有全遂即领解额,作人之效也。

两台交荐,三载考绩,得蒙宠褒,荣其所自。既复,留秩普安知州。普安杂夷,素称难理。州治无城,去卫城二十里,苗贼屡犯,武弁多秦越视之。公言于上,题请迁入卫城,文武共治,而后得免于患。其作兴学校,亦如在淅川时。得人更盛,如蒋杰、董绍舒、刘询龙、蒋楷、何汝岱诸君子,皆其素所拔识培养者,胥成进士、领乡荐,且为名臣,至今诵之。又抚绥夷民及土官,皆乐为用。时有征剿,战则必克。有云南土知州名者,既用,据罗雄作乱。与普安接壤,未乱之先,公早识之,乃戒其夷之兄曰隆酋者定计诛之。故兵部叙刘承范之功,有“令隆酋输诚慕义,致逆党一时授首。计定而声色不动,功成而边徼奠安”之语。

后来,刘承范调任广东韶州府同知,其间(1589—1591年)竟有因缘与意大利传教士利玛窦交往。他作有赠给利玛窦的诗,云:“白塔何僧舍,清灯此夜舟。遥从三水去,少为七星留。”并著有《利玛窦传》,详记与利玛窦的相遇相交经历,成为研究利玛窦的珍贵史料。

刘承范先后任职于河南、贵州、广东,俱有政绩,堪称循吏。在普安州(治今盘县)兴学校、育人才之功德尤为显著。查史籍:何汝岱,万历十年(1582年)举人、十一年(1583年)进士,官郎中。蒋楷,万历十三年(1585年)举人,官知县。蒋杰,万历十六年(1586年)举人、十七年(1587年)进士,以比部郎出守南雄,后擢广东副使,风流文雅,誉重当时,书法效颜真卿体,与黄董米称四大家。刘洵龙,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举人,三十八年(1610年))知腾越州,性严明,断狱善决。董绍舒,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进士,为御史,立朝侃侃,务敦大体,持斧多所激扬。这些人成才大致都在刘承范任普安知州期间或之后,刘氏宗谱所记“皆其素所拔识培养者”,是可信的。

在普安州志书中,却没有刘承范的传记。他在州署移入卫城两年后即调任广东,活人自然不能立传。以上有关资料,为笔者查阅方志零星记载所得,较详的宗谱资料则由刘承范在韶关的后裔提供。从资料看,今天为他立传很有必要并已可能。这样做既可纪念这位盘县历史上卓有循绩的人物,同时也可补盘县和六盘水市首届修志的一个阙遗。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2014.增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