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转战贵州的中国工农红军

转战贵州的中国工农红军

作者:董有刚 阅读量:21 点赞:0

上世纪60年代初,我们沿着红军长征路线调查征集红军历史文物时,在习水县化民乡,记录下红军四渡赤水迂回转战中,曾在当地一位农民家短暂停留的红军,书写在他家板壁上的这样一首诗:

春风万里马蹄忙,踏遍河山扫稗粮,

只要群众登袵席,枪林弹雨又何妨。

这首诗,见证了当年红军为了劳苦大众翻身做主人,与国民党反动派顽强斗争和无私无畏的崇高精神。红军转战贵州,踏遍68个县市的山山水水,留下了大量的遗址、遗迹和革命文物。这些,成为我省宝贵的红色文化遗产。它,告诉我们:没有红军的长征,就没有抗战的胜利,就没有新中国的诞生。

从1930年到1936年的七年间,中国工农红军先后五次入黔,战斗在贵州高原上。他们是:

红七军,进入贵州的第一支工农红军

1929年12月11日,在邓小平、张云逸的领导下,举行广西百色起义,建立了右江革命根据地,成立右江苏维埃政府,同时建立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邓小平任政委、张云逸任军长。百色起义后。邓小平又赶到龙州,部署龙州起义。1930年2月1日,龙州起义成功,建立了左江革命根据地和红八军,邓小平兼任政委,俞作豫任军长。

左、右江革命根据地的建立,震惊了广西桂系军阀,调集部队首先进犯左江根据地。红八军虽英勇抗击,但寡不敌众,龙州失陷。红八军军部及二纵队损失殆尽,一纵队被迫转移。接着,桂军又加强力量进攻右江革命根据地,红七军退出百色,留下第三纵队坚持斗争,军部率一、二纵队转向外线到黔桂边开展游击战争,相机发展。红军约3000人,在军长张云逸、总指挥李明瑞率领下艰苦转战,于1930年4月初从荔波县境进入贵州。为解决部队的弹药缺乏,给养困难,并转移敌人的注意力,前敌委员会决定秘密通过大苗山,袭击榕江县城。

榕江是贵州军阀在湘黔边的作战部队的后勤基地,由王家烈所部一副师长率包括机枪营、炮兵营和保安团在内的800余人驻守。红军越过人迹罕至的大苗山后,趁敌不备发起攻击,敌军凭借坚固城垣负隅顽抗,未能得手。后续部队赶到后又组织第二次强攻,方攻破城门入城歼敌大部,缴获城内全部军需物资。

攻占榕江城的第二天是“五一”国际劳动节,红军在城东武营小学操场召开纪念大会,县城及附近村寨的群众纷纷赶来参加,站满了广场。总指挥李明瑞和政治部主任先后讲话,榕江各族人民第一次听到工农群众自己当家作主的道理。会上,红军还将军阀官僚、土豪劣绅的财物分给了穷苦群众。

榕江大捷后,前委决定,榕江是湘、桂、黔三省军阀的必争之地。敌人势必反扑,为避免与优势敌人决战,部队撤离。回师广西,恢复了右江革命根据地。

红七军在遭到敌人围攻,面临危险困难之际,毅然决定主力由内线转移到外线作战,摆脱了困境,保存了实力,并获得补充克服了当时的物质困难,也使刚诞生的红七军得到了锻炼。

红七军黔桂边转战两月余,在贵州境内活动达一个多月。经过了荔波、榕江、从江、黎平四县,在当地各族群众中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从左江革命根据地被迫转移的红八军第一纵队,在根据地丧失后拟去右江向红七军靠拢,途中获悉红七军已退出百色,也辗转到黔桂边。为了摆脱敌人,纵队领导决定进入贵州。1930年5月,到达黔桂两省一河之隔的红水河上游南、北盘江,纵队领导经与控制这段水路的地方实力派谈判,为保存红军实力,同意对方提出的为回避黔、桂当局的耳目不打红八军旗号的条件,得以过河进入红水河边的蔗香圩(今望谟县境),争取到了四个月的休整时间。红军在休整期间,严守纪律,帮助老百姓挑水、扫院、干农活等,赢得了当地百姓的好感,建立了鱼水深情。同年9月,第一纵队500余人完整地返回广西和红七军会师,改编为红七军的一个团。在敌强我弱残酷斗争的战争环境下,当地民众为掩护这支队伍在贵州土地上安全度过最为艰难、极度危险的阶段作出了贡献。

之后,红七军遵照中央指示,全部离开广西右江到江西汇合朱毛红军,1930年10月从广西福禄镇渡过都柳江再次进入贵州,经永从县(现属黎平县)境,历时三天进入湖南省境,与朱毛红军会师后,成为红一方面军的组成部分。

红三军,进入贵州的第二支工农红军

湘鄂西革命根据地的红二军团,在“左”倾的错误指挥下,奉令参与攻打长沙失利,遭受重大损失,被迫转向湘鄂边,改编为红三军。在湘鄂边也未站住脚,又转移到川黔边开展游击,与敌周旋,这时红军仅余3000余人,在军长贺龙、政委关向应率领下从四川彭水西渡乌江进入贵州向黔东进发。于1934年5月31日一举攻占沿河县城乌江西岸,东岸守敌弃城逃跑。6月1日,红军横渡乌江,东岸群众敲锣打鼓、燃放鞭炮欢迎红军。占领沿河后红军大力开展政治宣传,广贴传单,书写标语。当时,未去躲避的沿河邮政局长戴德初据其亲见所闻在给上司的报告中称:红军“买卖公平,一般小商莫不大获其利。其于宣传工作尤为注意,标语之多满街满衢,门窗户壁,书无隙地,人心归附,如水下倾。”

红军继续东移,6月16日到达枫香溪(今属德江)。湘鄂西中央分局在这里召开会议,对执行“左”倾错误路线的分局书记夏曦造成的严重后果进行了耐心的帮助,并作出建立黔东特区革命根据地、恢复红军中的党团组织及政治机关、组织一批干部深入地方工作等三项决定。枫香溪会议是红三军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随着军事斗争的进展,红三军占领的地域不断拓宽,一个多月中从沿河扩展到了德江、印江、松桃和四川的酉阳、秀山地区。经过派往各地干部的组织发动,各地区建立起了各种群众组织和部分区、乡苏维埃政权,黔东苏区初步形成。7月21日,在沿河铅厂坝召开了黔东特区第一次苏维埃代表大会。出席大会的代表有:雇农、贫农、手工艺人、中农、红军、其他6个界别135人。这是贵州历史上最早的真正具有各界代表性的大会。会议宣布黔东特区革命委员会成立。第一个由人民当家做主的红色革命政权在贵州高原上诞生!特区革命委员会成立后,进一步健全各级政权组织,组建区、乡苏维埃政府。计在根据地内共建立了:枫香溪、湛滩等17个区级革命委员会;铅厂、谯家等100多个乡级苏维埃政府。

红三军在建立革命政权的同时,广泛发动群众、组织工农武装、先后建立了沿河、黔东、印江、德江、川黔边五个独立团共1500余人。各地组织了30多支区、乡游击队共约4000余人。还收编了以“打富济贫”为宗旨的“神兵”武装改编为黔东纵队,之后与各县游击团合编为黔东独立师。这支农民武装配合红军主力在保卫苏区的战斗中作出了重要贡献。

黔东革命斗争的迅猛发展,震惊了贵州军阀和当地的反动势力。他们调集兵力“进剿”,妄图扼杀这块初建的苏区。1934年8月中旬至9月初,黔军两次进犯,先后被沿河独立团和黔东纵队配合红军主力击退。接着消灭了盘踞根据地周边的一支反动团防和另一支反动地方武装。不甘心失败的贵州军阀,又调集十多个团兵力,联合湖南、四川军阀“围剿”,亦被粉碎。保卫和巩固了苏区。

黔东特区的建立,使红三军渡过了建军以来最为困难的时期,为与红六军团会师和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的创建,奠定了基础。

六军团,进入贵州的第三支工农红军

中央红军(红一方面军)在第五次反“围剿”战争中,由于“左”倾的错误领导,屡战不利,不得不作退出根据地的准备。1934年7月,命令红六军团突围西征。以“确立与二军团(时称红三军——笔者)可靠的联系”。8月,由中央代表任弼时、军团长萧克、政委王震组成的军政委员会率领红六军团踏上西征征途。六军团经湘桂边,转战湘西南。于9月17日占领湖南通道县城,继续西进入贵州黔东南境渡过清水江,北上再渡■阳河向铜仁方向前进寻找红三军。途中,受到湘、桂、黔敌军的围追堵截。先后在剑河的大广和石阡甘溪与敌发生战斗。特别是甘溪一战,由于对敌情不明,遭到桂军的突然袭击,部队损失极大。被敌截断的红十八师五十二团失去和主力的联系,孤军与敌激战三昼夜,寡不敌众,弹尽粮绝,许多同志集体跳岩,壮烈牺牲,师长龙云被俘杀害。六军团经过千辛万苦。先头部队终于找到红三军,两军于10月下旬在印江木黄一带胜利会师。会师后红三军恢复红二军团番号。为了策应中央红军长征,红二、红六军团进行战略转移,决定撤离黔东特区。撤离时抽调一部分红军加上地方游击队,重新组成黔东独立师,委任红六军团干部王光泽任师长、段苏权任政委,坚持根据地斗争,主力挺进湘西。从此,进入了开创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新时期。 

中央红军,进入贵州的第四支工农红军

1934年10月中旬,中央红军被迫放弃中央苏区进行长征,突破敌人四道封锁线后到达湘黔边境时,从出发时的8万余人锐减到3万余人。根据湘西的严重敌情,毛泽东力主改变原定去湘西与红二、红六军团会合的计划,转向敌人防御力量薄弱的贵州进军,得到中央大多数领导人的赞同。12月12日,从湖南通道转兵入黔。在击溃了黔军部署阻击的一个团后,于14日进占黎平。接着又主动出击打败驻守锦屏的另一个团及县民团,俘敌百余人。黔军溃退至清水江西岸,贵州军阀部署的黎(平)、锦(屏)防线完全崩溃。

12月1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黎平城内召开政治局会议,否定了“左”倾领导者坚持去湘西的意见,认为“在湘西创立新的苏维埃根据地的决定,在目前已经是不可能并且是不适宜的”。接受了毛泽东的主张,作出在川黔边建立新根据地的决议。会后,红军向黔北挺进,突破贵州军阀部署的清水江河防,连克剑河、台拱(今台江)、镇远、施秉、黄平、余庆等县城,于31日抵达乌江南岸。

1935年新年的第一天,中共中央政治局在乌江南岸瓮安县境的猴场(今草塘)召开中央政治局会议,为确定即将进入黔北后的战略部署,作出了“建立川黔边新苏区,首先以遵义为中心的地区,然后向川南发展”的行动方针。按照会议的决定,红军发起了强渡乌江战斗,一举突破黔军乌江防线,胜利进入黔北。1935年1月7日进占遵义城。红军先头部队夺取遵义时,正值夜半,他们没有惊动群众,而是怀抱武器,顶着寒风,蹲在屋檐下休息。第二天清晨,群众起来,看到这支队伍与国民党军阀部队强拉民伕,敲诈勒索,派款要捐形成鲜明对照,深受感动。当红军领导人及大部队进城的消息传来,群众便纷纷组织起来,兴高采烈地到城外欢迎红军。

1935年1月15日,党中央在遵义城琵琶桥(后改名子尹路)东侧87号原贵州军阀师长柏辉章的公馆里召开政治局扩大会议(即遵义会议)。

出席会议的有政治局委员和候补委员毛泽东、周恩来、朱德、陈云、张闻天(洛甫)、秦邦宪(博古)、刘少奇、王稼祥、邓发、何克全(凯丰),中央秘书长邓小平,红军总部和各军团负责人刘伯承、李富春、聂荣臻、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林彪,共产国际派来的军事顾问李德,翻译伍修权。

会议的主要议题是总结第五次反“围剿”以来的经验教训。根据绝大多数同志的意见和要求,改组了中央书记处和中央革命军事委员会。毛泽东被选为政治局常委,取消了博古和李德的最高军事指挥权。推选张闻天代替博古在中央负总责,毛泽东、周恩来负责军事。随后,又成立了以毛泽东,周恩来、王稼祥组成的三人军事指挥小组。从此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党中央的统治,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的领导地位。

遵义会议是中国共产党第一次独立自主地运用马克思列宁主义基本原理解决自己的路线、方针和政策方面问题的会议,使红军和党中央在极其危急的情况下得以保存下来。从此以后,红军转败为胜,转危为安,胜利地完成了二万五千里长征。遵义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一个伟大的转折点。

遵义会议后,在毛泽东、周恩来、朱德等同志的指挥下,展开了四渡赤水之战。四渡赤水,是毛泽东根据敌情变化,指挥红军巧妙地穿插于国民党军重兵围追堵截之间,机动灵活地变换作战方向,调动和迷惑敌人,创造战机,在运动中歼灭了大量国民党军,牢牢地掌握战争的主动权,取得了中央红军战略转移中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这是中国工农红军战争史上以少胜多,变被动为主动的光辉战例。毛泽东曾说,四渡赤水是他一生中的“得意之作”。四渡赤水之战,跳出了数十万敌军的包围,胜利进入云南渡过金沙江,入川与红四方面军会师。

红二、六军团,进入贵州的第五支工农红军

红二、红六军团会师黔东,为策应中央红军长征,进军湖南,发动湘西攻势,占领了永顺、大庸、桑植、桃源、慈利等城市,建立了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

中央红军长征到达陕北后,蒋介石调集重兵对湘鄂川黔革命根据地进行更大规模的新的“围剿”。中共湘鄂川黔省委和军委分会多次研究认为:中央红军已胜利到达陕北,完成了策应任务,面对当前强大的敌军进逼,苏区日益缩小,给养也十分困难,根据地已不可能再继续固守。于是确定向贵州石阡、镇远、黄平方向实行战略转移,创造条件建立新根据地。1935年11月,红二、红六军团主动撤离,南下湘中。又挥师西向,艰苦转战,进入贵州。1936年1月上旬,占领江口和石阡县城,完成向石、镇、黄转移的任务。鉴于石、镇、黄地区居民稀少,粮食缺乏,给养困难。地形也不利于运动战,加之敌人的军事部署也已就绪,军团领导在石阡会议上研究决定,放弃在这里建立苏区的计划。到乌江以北、长江以南的广大地区活动。途中,两次接中央电示:要二、六军团应以佯攻贵阳之势,速转黔(西)、大(定)、毕(节)地区,暂作根据地。于是,红军向西进发,攻占瓮安、又占平越(今福泉)、西取龙里、进逼贵阳。当敌人兵力向贵阳收缩时,红军绕过贵阳突破扎佐碉堡线,经修文、清镇卫城,向黔大毕地区前进。2月4日,全军渡过鸭池河,先后占领黔西、大定(今大方)、毕节,完成向黔、大、毕转移的任务。

2月8日,红二、六军团在大定建立了中华苏维埃人民共和国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不久,迁驻毕节。革命委员会成立后,相继建立了毕节县苏维埃革命委员会和8个区级苏维埃临时政权、95个乡苏维埃政府。以黔、大、毕为中心的革命根据地初步形成。川滇黔省革命委员会按其施政方针,“组织民众抗日武装力量”,以中共贵州省工委掌握的三支武装为基础,组建了“贵州抗日救国军”,由当地著名的民主人士周素园任司令员、省工委委员邓止戈任参谋长。并广泛组织地方游击队,在王震亲自关怀下建立了一支苗族独立团。各地的“抗日救亡委员会”、“抗日救国团”、“分田土改委员会”等群众团体也纷纷建立。与此同时,红军和地方武装与“进剿”根据地之敌展开了“保卫川滇黔省”的斗争,转战于乌蒙山区。期间,红二、红六军团接红军总部电令,于1936年4月初,入滇北渡金沙江入川与红四方面军会合。会师后二、六军组建为红二方面军,成为中国工农红军三大主力红军之一。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