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我与迟浩田将军的交往(下)

我与迟浩田将军的交往(下)

作者:彭超(口述) 张经济(整理) 阅读量:20 点赞:0

我从无锡市政府视察员岗位退下来后,经常被邀请到一些单位作传统教育,对此,我总是乐此不疲。我想,青年人应该明白,幸福的生活来之不易,要珍惜还要开拓进取,用自己的智慧把祖国建设得更好,也有不少人希望我谈谈与迟浩田同志的交往,我总是尽我所知,给予介绍。

那是 1948 年,我在山东兵团七十九师二三五团三营七连任政治指导员。迟浩田同志在三营部做政治干事,当时营部的政治活动由七连代管。一天,从营部来了一个岁数同我差不多的小青年,到我连来了解情况,他自我介绍说:他叫迟浩田,是营部的政治干部。我见他一米七的个头,长得有些单薄,却又显秀气,一举手、一投足都流露出机警和干练。同他交谈,使我感到他的知识面很宽,他的思维很敏捷,对问题有独到的见解。每次他到我们连总喜欢同战士谈心,了解战士的爱好,哪些战士苦大仇深,哪些战士有业余爱好,只要接触一次他就忘不了。他的博闻强记还表现在他手不释卷上。他喜欢看报,对时政很关心,我当时就认为他是个头脑清醒的政治干部。我们经常在一起谈时政、谈学习、谈军政训练,谈带兵之道,他都头头是道。还有一点特别值得一提的是,由于他的生活经历丰富,他特别善于将所见所闻提炼成幽默的顺口溜。他曾对我说:顺口溜也可以成为思想政治工作的一个武器。因此,他来我们连发学习资料,讲斗争形势,战士们就很爱听,从中我也受到感染,学到不少。他是中学文化,这在当时已经是很高的文化了。

当时,部队改造俘虏兵的任务很重,为了提高这些新成员的素质,特别是在打济南之前,部队频繁开展三查三整。我们经常在一起作备课准备,有了什么好点子,他就来征求我的意见。那时候,部队的学习训练和忆苦教育搞得热火朝天,他十分重视战士们的思想和技术两个素质的提高,特别重视抓典型事例。这对部队军政工作推动很大,也为我们团被授予济南第一团打下了基础。由此,我认为他是优秀的政工干部的人才,而后来的事实表明,他最终成为战斗英雄,更说明了他是一个文武兼备、军政兼优的儒将。

1948 年中秋节攻打济南战斗中,我两次负了重伤,就到华野驻章邱相公庄野战医院疗伤,一直到淮海战役结束。医院领导拗不过我的吵闹,这才勉强批准我出院。回到二三五团担任轮训队政治指导员,这时我才知道迟浩田同志接替我到七连任政治指导员。不久,我又到一营任副教导员,我们俩始终在同一个团并肩战斗,因而成了莫逆之交。

1949 年渡江战役后,部队开到大上海郊区,我调到七十九师轮训队任政委,而这个时期的迟浩田同志则干下了一件值得人们称颂的功绩。由于他的战斗表现,勇敢、机智灵活,他只带领一个通讯员,摸到苏州河对岸,俘虏了一大群的敌兵,被授予华东三级战斗英雄,一时间传为佳话。官兵们都赞扬他是孤胆英雄。面对荣誉他不骄不躁,表现了一个指挥员的干练与胆识。朝鲜战争爆发后,我们俩一同赴朝作战。迟浩田同志担任营教导员,我先后担任团干部处副处长、志愿军总部干部部干事。归国后我回到师部炮团(驻苏州)北兵营二三五团任团政治处副主任,迟浩田则在南兵营任团政治处副主任。l953 年后我先后任师后勤部政委、检察长、干部科长、新兵团政委、老兵团政委、师轮训队政委,1962 年晋升为中校军衔。而这个时候,作为华东三级战斗英雄的迟浩田同志正在院校深造,1964 年毕业归来后职务提升很快。文革期间他担任了七九师政委,后移师到石家庄地区。从此,他逐步走向军界高层,成为一颗耀眼的帅才将星。

进入 20 世纪 80 年代,迟浩田同志虽然不能像战争年代那样同我朝夕相处了,但他对我的关心却一如既往。1983 年,他担任副总参谋长时,带着夫人来到无锡我的家中,当时天下着大雪,又断电,家中点着蜡烛,光线暗淡。老战友见面,分外亲热,他对我和我的妻子嘘寒问暖。他笑着对我说:“老彭啊,我们都是闲不住的人,也是上了年纪的人。我们的一生是不平静的,总有这样那样的困难和曲折,总有说不完的话,干不完的事,生不完的气。前进的路上也坎坷不平,喜怒哀乐的事也时有发生。我对人生的态度是少管闲事,少说闲话,少生闲气,但分管的事该管的还是要管,决不能熟视无睹。我们一定要多找愉快,少寻烦恼,努力做好本职工作,就可以心宽体胖,这就叫利国利民利自己利团结。”现在想来,这一席话听起来简单,但哲理性很强,的确应该成为我们为人处事的座右铭。这里,他把顺口溜式的警语发挥得淋漓尽致,对这些话我一直是铭刻在心。

由于济南第一团是全军著名的英雄团,所以在军队精简整编时被保留了下来。1998 年 9 月该团撤团建旅。2001 年 9 月,中秋节前,在新建成的旅史馆开展时,我和老伴及原济南第一团的一营营长、后任团长的董万华(70 年代曾任无锡市委副书记)受到邀请。活动结束时,美国发生了震惊世界的“9•11 事件”。我们顺道北京去拜访迟浩田同志。当时,迟浩田同志正在外地忙于军务,当得知我们到京后,他就委托秘书安排我们下榻到空司招待所,并派空军参谋长陪我们游览了北京的名胜古迹。几天后,他风尘仆仆地回到北京。见他满脸憔悴,我们只是用关切的目光注视着他,而他则是淡淡一笑随口说到:“你们可能会说我辛苦是不是?其实,边防将士们才真正是辛苦,那儿是天空无飞鸟,地上不长草,氧气吃不饱,石头满地跑。”边关的生活条件同内地是不能相比的。停了一下又说道:“至于我自己戎马一生,习惯了,重任在肩,枕戈待旦,马虎不得,行百里者半九十,我不能辜负江主席的重托啊。”说完又爽朗地笑了起来,还像过去那样,他又把幽默和风趣传染给了我们。显然,他还保持了战争年代那种视困难如考验的乐观态度。当时正逢中秋、国庆两大节日,临别时他赠给我们每人一瓶茅台酒和许多营养滋补品。他笑着说,让我们用美酒为我们的边关将士祝福吧,边关将士不能与家人团聚,他们才是最辛苦的。真是三句话不离本行。直到一年以后,我们才知道,那次他是奉江泽民主席的嘱托到中国与阿富汗边界布防,以防止拉登及其“东突”分子在我国境内搞破坏活动。

1990 年代,迟浩田同志陪同江泽民同志出席上海五国首脑会议后,到江阴视察时顺道来到无锡。在他下榻的小箕山毛主席住过的宾馆专门招待和宴请我和董万华同志。出席作陪的有江苏省省长郑斯林、南京军区和无锡市党政的负责人。便宴开始时,迟浩田同志举起酒杯对来宾说:“今天这个便宴是专门招待我的两位老首长董万华和彭超同志。从山东打到上海,从上海转战朝鲜,我们生死与共,并肩战斗,战友情深,难以忘怀。同时感谢各位首长出席作陪。”迟浩田同志一边为我们添酒夹菜,一面不断回忆战争年代生死与共的情景。他说到动情处,语调凝重,感人肺腑。我和董万华同志也都激动不已。时隔 50 多年,他仍是念念不忘我们的战斗友谊,真是革命情谊金不换啊,这是我们值得永远珍惜的。

迟浩田同志还先后给我写来了两条中堂:其一:

沙场笑谈纸老虎战地黄花分外香

——书敬老战友彭超同志 迟浩田其二:

闻鸡起舞,贺战友酉年大吉 迟浩田癸酉年——书敬彭超同志并夫人

几十年来,迟浩田同志对我影响最大的还是他那一身正气的军人气质。他爽快、正直而又乐于助人、严于律己。他以前的战友或部下一旦有了困难,他都能乐意帮助、周济,始终保持了老革命军人的本色。生活不奢侈、私欲不膨胀的精神品质和他那独特的顺口溜式的激励方式,我在做思想政治工作时也经常运用这一形式来达到教育目的。一次我在作传统教育时针对当前某些人讲排场、铺张浪费的不良现象,便随口念了一首顺口溜:“舞厅林立洋酒楼,吃喝玩乐几时休,灯红酒绿人陶醉,光荣传统全被丢。”受到了学员的好评,认为这顺口溜针砭时弊,入木三分。还有一次,我针对有些人看不起农民工,我又顺口念了一首顺口溜:“民工来铺路,汗滴脚下土,而今路已平,他们最辛苦。”趁这机会我向他们讲了攻打济南时,山东全省出动了民工 50 万,组织了 18000 辆独轮车,14000 副担架,筹粮 1.4 亿斤,由于老百姓的支援,攻济打援才取得了胜利。可以说,没有老百姓的支持,就没有全国的解放。大家听了很受教育,表示今后一定要尊重农民工。

这血与火的战友情和三次接见、二个条幅,将激励我永远不忘革命传统,永葆革命青春。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