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我为周总理组织舞会(下)

我为周总理组织舞会(下)

作者:李绍珊 阅读量:12 点赞:0

1960 年 2 月 6 日,敬爱的周总理到海军榆林基地视察,一大早,基地政委向我交待了一项重要任务:晚上在鹿回头为周总理、邓颖超和安娜•路易斯•斯特朗等贵宾举办周末舞会。

那时,我任海军榆林基地俱乐部主任,接受任务后便立即投入准备。当时,基地有一支由机关干部和水兵共 20 多人组成的民乐队,经两年多时间的磨合,已具备了一定的演奏水平。乐队刚刚集中,军港码头便传来了一阵阵“周总理好”、“向周总理致敬”的欢呼声。乐手们发现今晚是给周总理组织舞会,一个个欢欣鼓舞,表示一定要圆满完成今晚的伴奏任务。

上午 9 时许,周总理在基地首长陪同下,视察了水面舰艇部门,接着又乘车登上兔尾岭,观看了岸炮 147 连组织的实弹演习。

下午,周总理和邓颖超同志会见了正在鹿回头度假的美国朋友安娜•路易斯•斯特朗。这位著名的美国女记者,曾多次来华采写我国人民的革命斗争,并与周恩来、邓颖超等人结下了深厚的友谊。1946 年,她到延安采访,毛主席亲切地接见了她,并对她发表了关于“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的重要谈话。这次和周总理、邓颖超会面,斯特朗非常高兴,老友重逢,促膝畅谈,自有说不完的话题,谈话结束,三人又在鹿回头招待所的椰林前合影留念。

晚 7 时,我带领乐手、伴唱一行 40 余人,乘车向鹿回头驶去。鹿回头因山峰酷似惊鹿回首而得名,鹿回头椰庄招待所则兴建于 1958 年,这里依山傍水,椰林掩映,是一座具有浓厚南国特色的名园,园内亭台楼阁,错落有致,红墙绿瓦,色调斑斓,大院里青草铺地,院道两旁的夹竹桃,更是争奇斗艳,笑迎宾客。进入舞厅后,乐手们便立即进入自己的岗位,静候嘉宾的光临。8 时正,客人们陆续来到舞厅,他们中有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广东省省长陈郁和海南区党委、海南行署的领导,此外,还有自东北远道来岛度假的嘉宾等等。

斯特朗在女翻译陪同下姗姗而来,她年逾古稀,精神矍铄,着一件黄底大红花的连衣裙,分外醒目。她与翻译入座不久,敬爱的周总理在基地首长陪同下,健步进入舞厅,他端庄的脸上,展现着一种具有特殊魅力的微笑,他一边向大家挥手致意,一边示意大家坐下,当他走近斯特朗身边坐下后,二人便亲切地交谈起来,好像继续着下午未尽的话题。8 时许,舞会开始。天花板边槽中,突然射出各种柔美的彩色光波,乐队随即奏响了一曲轻快的《花儿与少年》,在伴唱的甜美歌声中,步入舞池的人渐渐增多,而斯特朗依旧与周总理交谈着,那位着阴丹士林蓝紧身旗袍的女翻译,一直静坐斯特朗身旁,埋头打她的毛衣,似乎想用这种特殊的方式,告语男士:翻译公务在身,诸君请勿打搅!

第一支舞曲刚结束,女翻译便悄然来到我面前对我说:“指挥同志,美国大姐想跳一场中三步,行吗?”“当然可以!”我立即回答。不过我想,斯特朗已届 74 岁高龄,按中国人的传统礼仪,应称她“老太太”才是,岂容你姐妹相称!

后来我得知,斯特朗定居中国之初,廖承志等领导也是以“老太太”相称,无奈斯特朗每闻“老太太”三字便悄然不乐,有时她会委婉地对你说:“我定居中国后,觉得自己更年轻,更健康,以至脾气也更好了。”此话传出,以后就再也没人称她“老太太”了。“美国大姐”这一雅号,充满想象力,充满亲情感,不知是廖先生还是哪位大师的创意,实在是高,高得简直天衣无缝了。

依照这位美国大姐的意愿,乐队奏起了一曲《青年友谊圆舞曲》,不久,周总理便邀请斯特朗同入舞池,这大概是他们第二次共舞吧,据斯特朗在《中国人征服中国》一书中说,1946 年,她在延安曾出席过当时的一次周末舞会,并与“四位共产党领导人”分别跳过舞,因此对他们的舞姿舞风印象深刻。她说:周总理华尔兹跳得棒极了,是第一流的舞蹈家,他跳舞时掌握的分寸,他的优雅自如的风度,使人能想象得到这些正是他在南京谈判中所具有的才华。她说:刘少奇跳起舞来,有一种科学的精确性,一板一眼地,犹如二加二等于四;毛泽东跳舞时表现轻松,步伐坚定,有一种坚定而微妙的节奏感,同乐队保持最好的联系却从不盲目服从,作为他的舞伴,你必须密切注意,小心地服从,随着微小的暗示而移动。又说:朱总司令跳起舞来像是在进行闻名的长征,无论乐队演奏什么曲子,他总是固定不变地跳他的一步舞,当乐队演奏迷人的圆舞曲时,如果你正好是朱德的舞伴,那么你就会以渴望的目光瞧着跳得极好的周恩来。

现在,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舞会伊始,斯特朗就托人告诉我,她“想跳一场中三步”,原来与周总理跳一场圆舞曲,是她早年在延安时就留下的心愿啊,她终于如愿以偿,今晚,她和周总理成了舞会的最佳组合,他二人舞步稳重而流畅,舞姿优雅而自如,整个舞厅似乎也在随着他们的舞步而转动。

周总理身材伟岸,仪表堂堂,是一位为中华民族增添异彩,令炎黄子孙感到骄傲的伟大人物,有这样一位好总理,乃全中国人民的福分,能见到敬爱的周总理并在舞会上为他伴奏,更是一个人一生中可期而不可求的难得机遇。望着他,你会觉得心里有一股暖流在涌动,一种幸福的感觉也会油然而生。

跳了几圈,当周总理接近乐队时,他突然用眼睛向我打了一个招呼,这使我有几分紧张,我必须尽快弄清总理的意图,并立即作出回应。但是总理究竟在向我暗示什么?是每次临场的时间过长或太短,是音乐演奏的速度过快或太慢?《青年友谊圆舞曲》原是一支较为轻快、欢乐的快三步舞曲,为了满足美国大姐“想跳一次中三步”的心愿,我把节奏略略放慢了一些,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加快了音乐的节奏,以便使它恢复到原有的速度。没想到,我竟作了一次最愚蠢的选择。

当总理再度走近乐队时,他明白无误地对我作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这时,我才内疚地发现,斯特朗腿脚似乎稍有不适,所以当她临近自己座位时,我将乐曲强行收住了。

舞厅里欢声笑语,替代了丝竹管弦的和谐共鸣,在我正为眼前的差错而深感不安时,一位大概是总理随员的年轻同志出现在我眼前,他以商量的口吻对我说:“指挥同志,总理喜欢跳四步,特别是中四步,能予安排吗?”我马上回答:“一定照办!”我知道,这显然是因为斯特朗脚有微恙,所以总理才用这种放慢音乐节奏的办法,而悄然予以关照。

他走后,我选用了一支曾风靡一时的《彩云追月》,它优美而宁静,节奏适中而又带有浓厚的民族特色。当乐曲响起时,人们纷纷进入舞池,我注意到,有三个女孩子几乎同时出现在总理面前,她们都渴望能与敬爱的周总理跳一场舞。总理善解人意,他站起身来,示意其中的两位静坐稍候,然后与其中的一位黎族女歌手进入舞池,总理一边与她跳舞,一边与她亲切交谈,在跳了几圈后,总理与她握握手,然后换上了其中的第二位。他用这种方式,先后与十多位女同志共舞,满足了她们想与总理跳一场舞的心愿。

为了让这位美国大姐既享舞池之乐,而又无碍腿脚,所以在总理与黎族女歌手进入舞池后,我便特地邀请王水清同志去做她的舞伴。王与我乃少年之交,既是同乡,又同在基地政治部工作,他身材颀长,仪表俊秀,举止持重,既解黄钟大吕,又谙舞池章法。他二人在一起跳了许多场,斯特朗非常满意,最后,她翘起大拇指连连夸赞说:“你跳得很好,很好,very good !”

舞会在继续,这中间,邓颖超同志曾悄悄地进入舞厅,未跳舞,贴近斯特朗坐下,两人交谈一阵后,又悄然离去。舞会快进行到十点半钟时,一位中年干部走近总理身边,不知是报告总理有急务待处,还是要会见什么客人,总理看看表,和斯特朗简短交谈几句,然后起身和大家挥手告别。总理未向大门方向举步,却径直向乐队走来,在离我不远时,他突然伸出了右手,见状,我慌忙向前捧握着总理的手,连连说道:“总理好、总理好!”总理微笑着说:“谢谢你,谢谢你!”接着问我:“你们乐队演奏得不错,是专业的吗?”我向总理报告说:“前线文化生活比较单调,两年前,基地组建这支业余乐队,主要目的是下基层为连队和边防哨所演出,以活跃部队文化生活。”总理听后,满意地说道:“面向基层,这很好,希望你们坚持下去,发扬光大。”我立即表示:“一定按总理指示,坚持为基层服务。”总理点点头,同时向乐队挥了挥手,然后便离开了舞厅。几天后,我意外地收到一件礼物。基地政委孙训同志手持一张照片对我说:“这张照片是总理离开鹿回头时,摄影师特意留给你这位指挥的。”照片上,斯特朗居中,安详的脸上微微露出一丝笑容;邓颖超挽着她的右臂,笑容可掬,满脸慈祥;周总理着一身笔挺的中山装,两眼凝望着远方,清澈的双眼,展示了他的智慧和胸怀。

手捧照片,我泪眼模糊。能有机会见到敬爱的周总理,并与他握手、交谈和亲聆教诲,这已是我所意想不到的事情,今天又收到这张珍贵照片,更是我连做梦也未曾想到的事情啊!

和总理短暂的接触,他的言谈举止和高尚人品,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象,总理的这张合照,更是长期伴着我,成了鼓舞我不断前进的力量。每逢总理寿诞或忌辰,我总要手捧照片,久久凝视,一方面回忆当年见到总理时的幸福情景,同时也表达我对总理的景仰、热爱与思念之情。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