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他曾看守蒋介石(下)

他曾看守蒋介石(下)

作者:梧槐 阅读量:12 点赞:0

“西安事变”前的形势

王志屏出生在陕西省蓝田县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与杨虎城(时任西安绥靖公署主任)是老乡。1935 年 7 月,王志屏参加杨虎城领导的十七路军教导营,当了几天普通士兵后,调教导营勤务班任班长。

1936 年初,王志屏又被选调到杨虎城的卫士队,和卫士队其他 70 多名卫兵一样,负责杨虎城公馆周边的保卫警戒工作。同年 6 月,王志屏任卫士队四班副班长。

西安事变前,西安的学生及各界群众不时上街游行,高呼“停止内战”、“一致抗日”口号。游行队伍曾到绥靖公署新城操场,请杨虎城领导抗日。蒋介石把张学良调往陕西,任西北“剿总”副司令。蒋介石的目的有两个:一是要张学良与杨虎城联手消灭共产党,自己坐收渔人之利;二是要张学良抢占杨虎城的地盘,达到二虎相斗必有一伤目的,蒋介石再来收拾残局。

张学良的东北军在陕北与红军作战屡屡失败。共产党在陕北宣传“停止内战”、“一致抗日”的主张,使东北军、西北军与共产党军队的关系日益好转。事情的发展与蒋介石的安排恰恰相反。张、杨不但没打起来,反而关系情同手足,无话不说。

为使张、杨共同对付共产党,蒋介石飞至临潼亲自坐镇指挥,严令张、杨要么与共军作战,要么调出关外。西安的国民党军警特务监视着张、杨的一举一动。张、杨之间的来往非常谨慎,唯恐露出破绽。杨虎城去见张学良时,王志屏和其他卫士被张学良的特务营挡在公馆外面,不让下车。张学良来见杨虎城时,王志屏等也不让张学良的卫士下车。当时,就连王志屏这些做卫士的,也认为张、杨关系紧张,有矛盾。

有一次,西安的群众游行队伍浩浩荡荡向临潼进发,向蒋介石请愿,要求停止内战,联合抗日。当队伍行至灞桥时,张学良驱车前来阻止,他情绪激动地说:“请大家千万不要再向前走了,请大家相信我,赶快回去吧 ! 大家的要求我负责转达给蒋委员长,我张学良在委员长面前讲话还是比你们有分量的。”在张学良的劝阻下,游行群众才掉头高呼口号返回西安。原来,蒋介石已命令军队架好机枪严阵以待,游行队伍到临潼只会流血。张学良的劝阻避免了一次流血事件。

1936 年 11 月 28 日,在西安革命公园举行坚守西安胜利十周年纪念大会,杨虎城的西北军和张学良的东北军及西安各界群众数万人参加。杨虎城讲完后,张学良接着讲话说:“失去东北,我张学良非常痛心,失去东北是我的责任。不久的将来,我要打回东北去,到那个时候让国人看看,我张学良到底是不是一个逃跑将军。”

张学良慷慨激昂,讲话鼓舞人心。王志屏曾多次见过张副司令,他平时爱讲笑话,很少穿军装,但那天是穿着军装参加大会的,由此可见对这次大会的重视。

捉蒋前的兵力部署

1936 年 12 月 11 日下午,王志屏在杨虎城公馆大门前带岗执勤。4 点多钟,张学良驱车来到,杨虎城院内接迎,张学良拿出一把新式圆栓二十响手枪交给杨虎城。张、杨进屋谈了很久,不见出来。卫士们私下议论说:杨主任把张副司令的枪给下了,人也不让走了。

近七点时,杨公馆大门的电灯突然灭了,眼前一片漆黑,王志屏以为是保险丝爆了,急忙到电闸房查看,只见王副官(王华亭,杨虎城的随从副官)掂着手枪守在电闸门前。王志屏问咋回事,王副官说你别管,赶快回去带好岗,注意警戒。王志屏立即回到大门口,同岗的卫士问王志屏:“副班长咋回事?”王志屏说:“王副官掂枪在那守着呢,让我们站好岗,注意警戒。”

换岗后,卫士队队副李承德命王志屏在公馆楼后面警戒。天气很冷,冻得王志屏直想跺脚,还不能跺,因为离杨主任的房子很近,怕影响主任。

一直到第二天(12 月 12 日)凌晨 5 点,顷刻间枪声大作,非常激烈。没多长时间,枪声逐渐时紧时松。王志屏问队副李承德:这是谁和谁打呢?李承德说:“咱与老蒋。”王志屏说:咱这点人能打过老蒋?李承德说:“咱和东北军、还有红军三家一起打老蒋。”

杨虎城公馆内烟雾缭绕人影晃动,不时传来急促的电话铃声。这时王志屏才知道,张、杨两位将军的捉蒋总指挥部就在杨公馆,两位将军早已把兵力布置停当,此时正守候在电话机旁等捷报传来。

临潼捉蒋

12 月 12 日黎明时分,临潼打来电话说:“委员长不见了。”在电话旁的张学良、杨虎城精神顿时紧张起来,这一情况大出他们意料之外。张学良对杨虎城说:“你的部队地方熟,调一部分人到临潼找委员长吧。”杨虎城想了一下说:“干脆让卫士队上吧。”卫士队队长白志钧带半个班坐上教导营的装甲车,赶往临潼捉蒋。王志屏带半个班在公馆坚守。

东北军特务营参加捉蒋介石的一个卫士对王志屏讲了捉蒋经过。

卫士说,蒋介石那个警卫连很顽固,占据有利地形死守。蒋介石起初还以为是共产党的散兵游勇攻山,鼓励士兵顶住,说西安很快就会派来救兵。随着枪声越来越密集,喊杀声也越来越近,蒋介石这才如梦初醒,断定西安兵变。蒋介石和他的侄子蒋孝先一同仓皇向山上逃去,卫兵到蒋介石的屋子时,他已经跑了,摸摸被窝还是热的,说明刚刚逃跑。特务营营长孙铭久带部队漫山遍野搜,不放过任何可疑目标。

那个卫士对王志屏说:我在一山凹处发现有动静,端着枪向前边冲边喊:出来,不出来就开枪了。这时对方也大吼:“再向前冲打死你!”说着砰砰打了几枪,卫士的棉大衣被打了好几个洞。那个卫士一枪就把那个人打倒了,这时另外一个人大喊:“不要打啦不要打啦,委员长在这儿。”

那个卫士冲到跟前。蒋介石大吼:“干什么,干什么!”这时孙营长也过来了,大家上前把蒋介石架起来。孙营长对蒋介石说:“请委员长到西安参加救国会议。”蒋介石说:“不去,不去,你们把我枪毙这好了。”大家硬把蒋介石架下山,孙营长让他上汽车,蒋介石就是不上,大家硬把他架上汽车押了回来。

见到蒋介石

12 月 12 日上午,王志屏接到指示,有重要客人将来西安皇城北门内新城大楼,命令守卫在新城大楼门口。于是,王志屏带领朱子明、上官克勤两人守卫。

王志屏让朱子明、上官克勤守正门,自己守西门(西门是偏门,王志屏想少敬礼)。8 点多钟,一辆十轮卡车开过西门,车头驾了一挺轻机枪,上面士兵荷枪实弹,后面紧跟着一辆小轿车。车停稳后,张学良的特务营营长孙铭久从小轿车上扶下一个人,光着头,没戴帽子,穿着驼色夹长袍,白裤子在膝盖上,小腿上一道道血痕,穿一双布鞋,没穿袜子,样子很狼狈。

王志屏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不是委员长吗!先前他曾见过蒋介石。看到委员长过来,王志屏下意识地立正,敬了一个军礼,蒋介石点了点头,说了一句话王志屏没听清楚,可能是“不要敬礼、不要敬礼”,也可能是“不要紧、不要紧”。此时,王志屏才知道委员长被张学良和杨虎城扣押起来了。

蒋介石进了大楼,走进刚刚为他整理好的房间,他将被子反过来,里朝外盖在身上。卫兵端去木炭火盆供他取暖,他说不要,端出去。王志屏向王副官汇报。王副官说不要就端出来,同时命令把门关上。蒋介石看到闭门,就大声喊:“把门开开,把门开开。”王志屏把开门的事再次向王副官报告。一会儿,宪兵营营长宋文梅进去对蒋介石说:“委员长,我们是奉命令关门的。”蒋介石问谁的命令,宋说是主任的命令。蒋介石说:

“什么狗屁主任,把门开开。”宋文梅说:“委员长,我还是你的学生呢。”蒋介石说:“第几期 ?”宋文梅说:“没毕业。”蒋介石说:“现在干什么 ?” 宋答:“在杨主任属下任营长。”蒋介石说:“很有前途,好好努力。你既是我的学生,天气冷了,你去给我买件毛衣、买双袜子。”宋文梅就给蒋介石买了一件驼色的毛衣和驼色的毛袜子,蒋介石把毛衣穿上,当穿袜子时,又说怎么是红色的,表示不满意。

12 月 13 日下午,蒋介石问卫兵朱子明:“你有钱吗?借我两毛钱,买点糖,这水喝不下。”朱子明向王志屏报告:“副班长,委员长要糖呢,喝不下去水。”王志屏立即向王副官报告。王副官让从厨房拿些送去就是了。王志屏到厨房掂来一包糖,足有 20 斤重,交给朱子明送了进去,只听蒋介石大声说:“借你两毛钱买糖是私人关系,你拿这么多糖来干什么,公家的糖我不吃,拿走,拿走。”蒋介石坚决不吃。王志屏把这件事情报告王副官,王副官说:“你这个娃这么笨,你不会找个纸片包一点给他,说是自己掏钱买的就行了。”于是王志屏用纸包了一点糖,交朱子明送过去。蒋介石果然不再说什么,兑上水喝了。

目睹张学良、蒋介石争吵

12 月 12 日上午约 10 点,张学良来到新城大楼见蒋介石。王志屏和许多卫兵一样,没有把枪放在枪套里,而是插在腰间皮带的前面。张学良走到王志屏面前时,拍拍他的肩膀,拉拉他的子弹袋,告诫说:“把枪装进去,不要别在胸前,人们给委员长送东西时,万一把你们的枪拔去,自杀了怎么办?”王志屏赶紧按张副司令的命令把枪装进枪套中。

张学良走进蒋介石的房间,房门开着,蒋介石双手向后斜撑着,在床上半卧半起。张学良叫了一声委员长,接着是蒋介石的声音,说既然这样子了,你不要叫我委员长,把我枪毙好了。张学良好像赶紧递上来一张纸说,我决无加害委员长之意,只要你容纳我的八项主张,你还是我的委员长,我坚决拥护你,听你的指挥。张学良让蒋介石签字,蒋伸手“啪”一下把纸打落在地,说让我签字,除非把我枪毙了。

接着张学良说到了东北失陷,热河弃守,就是蒋指示的结果。蒋介石还击说:我让你弃守你就弃守了?张副司令很恼怒地说,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当时就是服从你的命令造成的。两人争吵的声音越来越高。后来就是蒋介石面向墙壁,任张学良怎么说就是不搭理,张学良无奈离去。

生平第一次见到周恩来

西安事变期间,那天正赶上王志屏执勤,来了一辆小轿车,车上下来两个人,一个头戴礼帽,身穿长袍,精神饱满,两眼炯炯有神。另一个全副武装腰挎短枪,手拿公文包,像是随从副官。穿长袍的走上前递给王志屏一张名片,王志屏接过一看,才知道是周恩来先生,平时他只知道周恩来的大名,从没有见过面,没想到周恩来就站在自己面前,敬佩之情油然而生。王志屏连忙将名片交给升娃(杨虎城的勤务兵杨鸿升),杨虎城亲自出来迎接周恩来。

那是王志屏第一次也是这辈子仅有一次见到周恩来,终生难忘。张学良的东北军、杨虎城的西北军和共产党三位一体与蒋介石进行了“艰苦”斗争,最后达成共识,停止内战共同抗日。后来,张学良送蒋介石到南京,没有想到,蒋介石自食其言,将张学良将军扣押了起来。1937 年 6 月,杨虎城被逼以“欧美考察军事专员”名义出国考察,十七路军被缩编为三十八军,王志屏所在的卫士队归入三十八军卫士连,王志屏被调回教导营扩编后的教导团工作。

1937 年 7 月 7 日,抗日战争全面爆发,王志屏随部队开赴抗日前线。1937 年至 1940 年在山西中条山参加了“六六”战役、“四一七”战役。期间,参加了军队在中条山娘娘庙开办的抗日军政大学干训班。干训班结束后,又于 1941 年至 1943 年参加了邙山战役。1943 年又先后参与了马鞍山、官道口、卢氏县的抗日作战。在卢氏县期间,又被编回三十八军一七七师五二九团一营三连,历任副连长、连长和副营长等职。

日军投降后,王志屏所在部队从卢氏县东进,先后接收了洛阳、郑州、开封,并奉命驻扎在开封南关红阳楼,保卫接收后的日军陆军医院。在接受日军投降时,日军陆军总医院的军医毛山大尉,将一只日本酒壶赠送给王志屏作纪念。现在这只酒壶还保存完好,壶身高约 20 公分,上半部为一层深咖啡色釉,下半部为月白色。壶身上还有一个戴皇冠的头像,头像两边和下边是几行字母。

1949 年底,报纸上登载了杨虎城将军和家人遇害的消息,王志屏闻知噩耗,感觉头重脚轻几近晕倒。新中国成立后,王志屏回陕西老家务农,后又迁至河南郑州。

2005 年 8 月 20 日,已 91 岁的王志屏老人和儿子王荣生一同来到西安,拜见杨虎城将军的女儿杨拯英,杨拯英今年 71 岁,现为陕西省政协委员。杨拯英说,当年父亲的勤务兵杨鸿升(升娃)如今还健在。王志屏听后非

常高兴,有生之年,他一定要见一见升娃,共同回味那一段难忘的岁月。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