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随卫林彪重上井冈山(下)

随卫林彪重上井冈山(下)

作者:吕学文(口述) 王松山(整理) 阅读量:13 点赞:0

我是 1965 年入伍的,新兵训练结束后,被分配到中央警卫团 8341 部队卫生队,1967 年 4 月又被分配到 8341 部队二大队六中队。六中队是时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国防部长林彪的警卫部队。1968 年 5 月,我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 9 月被任命为 6 中队一分队队长,是林彪的“随卫”警卫员。林彪出行时,其前卫车和后卫车(林的车在中间)都由我管理,并同时跟随警卫。1969 年春,我参与了国防部长办公室(简称“林办”)机关工作,除了跟随做警卫工作外,还是“林办”主任叶群的唯一游泳教练,并负责她的游泳安全。几乎是每个夜晚,都由我单独陪她在室内游泳池游泳。我的特殊职务和使命,使我对林、叶及其秘书们的接触比较多,因而耳闻目睹的事情也相对多一些,特别对林彪重上井冈山这件事,至今历历在目。

1969 年 9 月上旬,我们警卫人员就接到通知,说首长最近要外出,让我们做好一切准备。果然,中旬的一天上午,林彪、叶群、吴法宪、林立果以及秘书、保健医生、机要人员和我们这些工作人员等,共 100 多人,分乘两架“子爵”和一架“伊—18”型飞机,从北京起飞,几个小时后,降落在了江西省的樟树机场。大队人马走下飞机,乘上汽车奔向下榻处。下午,时任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黄永胜等人也赶到了。

这天晚上,林、叶与总参谋长黄永胜、空军司令员吴法宪、江西省党政军“一把手”及全体随行人员等共进晚餐,其政治主题是忆苦思甜,吃红军当年吃的传统饭,即:红米饭、南瓜汤。就餐前,叶群根据林彪的安排首先讲话,她简要介绍了当年红军在井冈山战斗的英勇事迹和艰苦奋斗的生活作风,接着,由她指挥,与就餐人员一起,唱起了当年红军的革命歌曲:“红米饭,南瓜汤,咳哟咳 ! 秋茄子,(那个)味道香,咳哟咳 ! 毛委员和我们在一起,咳哟咳 ! 天天打胜仗,打胜仗,咳哟咳 !”

因为这是外出,事前准备又不够充分,所以到了晚上,林的所有工作人员和我们这些警卫人员,人人严阵以待,坚守岗位,一夜未合眼。“林办”何秘书事后向我们讲述了这趟差事的始末。

何秘书说:根据首长指示,受叶群主任安排,我和警卫参谋王考忠、空军司令部的一位副参谋长一起,从北京乘飞机先行来到江西打前站。我们的任务是:当先行官,安排首长来江西的食宿等事宜;试航首长乘坐的专机“子爵”号,确保首长乘坐时万无一失。飞机在江西樟树机场降落后,我们三人又改乘一架双引擎“安—24”型小客机,直飞井冈山以北的吉安机场。可是,该机场是多年不用的“土机场”,野草遍地,连飞机跑道也被青草覆盖了。机场导航设备极其简陋落后,别说大飞机,连小飞机降落都很困难。幸亏驾驶员是老手,凭他高超的技术,试落几次后终于降落成功。此时,江西省革委会负责人得到副统帅要来的消息后,亲自坐镇,调兵遣将,指挥沿途做好准备工作,并不分昼夜地突击,把吉安城主要街道墙壁上的大字报洗刷一空,换上了红红绿绿的毛主席语录和文化大革命的宣传品。按照原先的计划,首长一行在樟树机场下飞机后,改乘小飞机到吉安县城住一宿。首长的生活习惯是:住房必须宽敞,要有几十平方米才行;室内空气要新鲜,温度必须保持在摄氏 21 度左右。这一条可难坏了我们这些先行官和地方大员。此时虽是秋季,但这里仍然是骄阳似火,树叶都被晒蔫了,气温高达 38 度。这里不是北京,无空调设备,气温降不下来怎么办 ? 正在我们一筹莫展之时,不知谁来了个急中生智,提出了用冰块堵住室内所有门窗的建议。结果证明,虽然达不到预定要求,但室内温度总算降了许多,清凉了许多。

此时,所有人员都松了一口气。接着,我就马不停蹄地赶回樟树机场。这时,江西省革委会负责人让人从省里选了最好的 5 辆汽车,停在樟树机场待命。吴法宪派出一架大型“安—12”飞机,把首长和主任乘坐的豪华轿车也运到了樟树机场。在我指挥下,又把这些大小车辆调到了几百里外的吉安县城,因为首长一行要从吉安改乘汽车去井冈山。一切准备齐全,只等首长了。可是,一天晚饭前,耿秘书打来电话说:首长、主任即将动身,今晚过夜的地点在樟树。这一突变,真让人们万分惊讶和不安,以前的准备工作,都前功尽弃了;现在,时间这么紧迫,怎么能搞好接待 ? 但这是首长的命令,我们只能服从,而且要尽一切努力,千方百计准备好。于是,我又乘飞机赶回樟树……”

第二天早饭后,我们“随卫”林彪从樟树乘飞机去吉安后,立即乘汽车赶往井冈山。经过吉安街道时,我们看见了一幅众所周知、在北京也常见的大型油画,十分醒目。这是画家们在江青的指导下画的“井冈山会师图”:毛泽东和林彪亲切握手。可是,许多老革命家向我们讲过,我们在许多报刊上和电影里也看过,井冈山会师指的是毛泽东和朱德的会师,即 1928 年 4 月,朱德、陈毅等率领南昌起义保存下来的部队和农民军,开赴井冈山,同毛泽东领导的工农红军在井冈等地会师。而林彪当时仅仅是朱德手下的一个连长,他有资格和毛泽东握手吗 ?

林彪、叶群乘坐的是美国“卡达莱克”牌高级轿车,这辆防弹车,既别致、豪华,又特别宽大。数十辆不同类型的汽车,在这绵延起伏的山区公路飞驰,使沿路在田间干活的农民感到特别意外,十分稀奇。公路两旁戒备森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车队经过泰和、桥头镇时,观看的群众更多了,有些好奇的农民,停下手中活,不顾战士和公安人员的阻拦,尽量向公路靠近,想看个究竟。

车队进入井冈山境内后,我望着山峦叠起的群山,心情特别激动。革命摇篮井冈山,如今已活生生的展现在我的面前。正是在共产党、毛主席英明领导下,中国人民才推翻了三座大山!

车队缓缓行驶,在一个山巅之上,林彪的车突然停下。他下车小便之后,指点着鬼斧神工的悬崖峭壁,对随身警卫的人员说:“创立井冈山根据地几十年了,没有这块立足之地,就没有今天。当年红军在这些天险要塞上面,修筑了哨卡、工事。蒋介石倾巢出动,坐镇南昌,亲自指挥重兵,层层包围了井冈山。如果不是因为这里的天时地利条件好,就很难保住这块弹丸之地。有了它,才保住了红军,最后打下了整个江山。应该说,井冈山是中国革命和人民解放军的发祥之地。”平时少言寡语的林彪,今天特别激动,心情也特别好,一口气对下属说这么多话,这真是破天荒了。

“首长,井冈山很大吧 ?”不知谁插问了一句。林彪说:“大得很哪!方圆四五百里。当地人不叫它井冈山,叫大小五井,因为四周山上有五口水井,现在不知还在不在 ?”

江西省接待方面给林彪在井冈山安排的下榻处是茨坪,这里有最好的两栋别墅。可是,林彪一下车,环顾一周后,下达了不住别墅,要住离街不远的井冈山宾馆的指示。这一下可忙坏了接待人员,也吓坏了我们这些随卫人员。井冈山宾馆现在还住着客人,又临近街道,事前没有准备,在接待和安全方面万一出一点疏忽,可是重大的政治事故呀 ! 但这是首长的指令,没有一丝商讨余地。于是,接待人员和有关工作、警卫人员立即紧急行动。经过一阵突击,三层大楼全部腾了出来,林彪住宽敞的二楼会议室,叶群和有关人员住一层和三层。

夜幕降临了,井冈山宾馆内外静悄悄的,但警卫人员在宾馆四周戒备森严。为了让副统帅能安静地休息,宾馆内外的所有广播喇叭,全部“扳闸”,变成了哑巴。宾馆内部的收音机,也不准任何人收听(当时无电视)。可是,大约 11 点来钟,突然从叶群的房间里传出了大声吵叫声:“我一不在家,你们就成了霸王啦 ? 你擅离职守,干什么去了 ?”原来叶群打电话找留守北京的耿秘书。恰巧耿秘书不在。等耿秘书回来接电话时,她大发雷霆。她大声训斥道:“你可以当外交部长了 ? 究竟章某人重要,还是首长重要 ? 首长坐飞机、坐汽车出远门,你不担心出什么事吗 ? 这次是首长有重大政治意义的行动,你知道不 ? 你对首长的安全不放在心上,你对首长是什么感情,什么态度 ? 今后给你规定一条纪律:只要首长外出,你不能离开电话机一步。这是一条纪律,你知道吗 ?”叶群的喊叫,整个楼道的人都能听到。叶群说的“这次是首长有重大政治意义的行动”,到底有什么政治意义呢 ? 当时我们这些工作人员和警卫人员是琢磨不透的。

第二天,林彪继续在井冈山视察。这一天,在山区行走时,他奋力登上一块巨型岩石,使我们这些警卫人员万分惊讶。平时,他走几十步路,都要气喘吁吁,而今天却精神抖擞。他举目远眺,数百里起伏的群山尽收眼底。此时山下白云翻滚,真像波浪滔天的大海。这儿就是闻名全国的黄洋界,毛泽东“黄洋界上炮声隆”的诗句,就是指的这儿。这儿确确实实是军事家用兵之要地,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势。林彪信步向西慢行,突然在一棵大树前站住。这是一棵参天大树,树叶特别茂盛。林彪兴致大发,用手指指树干,无限深情地说:“我认识它,这棵树起码有百年树龄了 ? 想当年,毛主席领着红军战士挑粮上山,常常在这棵树下歇脚,这棵树也算是革命功臣了。”林彪几乎流出眼泪,流露出了抚今追昔的情怀。林彪又走上黄洋界的制高点,指着一栋木质结构的小阁楼,说:“当年红军在这儿设了了望哨,你们看,小楼附近还残留下了一处工事的废墟。”我想起了以前看过的资料记载,1928 年 8 月,著名的黄洋界保卫战,就是在这里打的。200 多名红军战士,英勇顽强,奋不顾身地同四个团的敌人搏斗,最后打退敌人的进攻,取得了胜利。这儿可以说是老战场了。林彪反剪着双手,沉默不语,徜徉良久,仿佛在追忆着往日井冈山的烽火硝烟。随即,他诗兴大发,即兴挥毫,抒发他重到黄洋界的感慨,诗中写道:“四十年前故地,万千往事涌怀;无数先烈没蒿茉……”

林彪在井冈山休息了一天。次日,我们又“随卫”来到七溪岭。这七溪岭位于井冈山西北,海拔大约七八百米,山高路窄,层峦迭嶂。它是井冈山的门户,也是军事要塞。七溪岭的四周,被大大小小的山岭环抱着,形成了山连着山、岭挽着岭的壮观景色。昔为军事重地,今为风景迷人的游览区。在车不能行的岭下,所有人员都下了汽车。崎岖不平的山路,林彪走了不大一会儿,就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首长,山很陡,是不是不要上了 ?”一位秘书劝他。“不 !”他摇摇头,十分肯定地说:“一定要上去看看。”他三住两歇、气喘吁吁地指了指山上说:“红军在这座山上,凭借着天险,用麻雀战术,一举打垮了敌人两个师五个团的进攻。这七溪岭也是我出生入死的地方。”

下午回到宾馆,他休息一阵子后,在黄永胜、吴法宪等人陪同下又看望了老赤卫队员,并与他们一起合影留念。在此期间一位老赤卫队员向林彪赠送了一块井冈山产的、十分罕见的精美玉石,宽约 20 公分,长约 25 公分(此石带回北京后林彪让人刻成一方砚台,送给了叶群,并在砚台上刻下诗句:“发不同青心同热,生少同衾死同穴。”诗后一行小字:赠爱妻叶群。落款,林彪)。

大队人马在井冈山住了 4 天,林彪想看的地方都看了,决定翌日下山回京。此行还闹出了一场笑话。事情是这样的:在临别的宴会上,江西省的程世清望着林彪说:“上次主席到井冈山时,去了我们南昌,这次首长来井冈山,政治意义重大,恳请首长也能光顾,江西的党政军领导,都盼望聆听林副主席的指示。”这是盛情难却,林彪点头应允了。叶群当面不好替林彪挡驾,回绝程世清的请求,但林彪一行到机场下汽车后,叶群对程世清说:“这飞机太小,坐不了这么多人,您是不是先行一步,我和首长随后就到。”对方自然按她的指示行事,提前走了。可是,林彪一行的飞机起飞后,好长时间不见下降趋势,不仅随行人员,就连林彪也蒙在鼓里。原来,这一诡秘行动,只有叶群一人知道。“宜敬(叶群的字)”,林彪迷惑不解的问叶群:“飞了这么久,怎么还没到南昌 ?”叶群扑哧一笑说:“不去了,直接回北京。”林彪有些不满,说:“你这不是拿地方官开玩笑吗 ?”叶群说:“我这是为你好。你现在去干什么 ? 让你作文化大革命的指示,谁能说清楚 ! 还是少说为佳……”如此一来,林彪等人直飞北京,而在南昌机场等候的人,只有白等了。

林彪缘何重上井冈山,到底有什么重大政治意义,当时我们这些随从人员是弄不明白的。直至 1970 年 8 月庐山会议后,我们或多或少琢磨出了些“味道”。

在党的九届二中全会上,林彪利用副统帅和“接班人”的地位,在全体大会上第一个发言,并精心策划了用和平手段抢班夺权的阴谋,“大有炸平庐山,停止地球转动之势”。这是他向党进攻,抢班夺权,阴谋中的“总攻击、压轴戏”。那么,他提前一年重上井冈山,就是这次“大决战”的序幕。

在 1969 年 4 月召开的党的九大上,把林彪作为“毛泽东同志的亲密战友和接班人”写入了《党章》,他的“接班人”和“副统帅”的地位以法定形式固定了下来。同时,在中央政治局的 21 名委员中,林彪的主要干将及其追随者达 12 人之多,占 60%。放眼四顾,天下无物。此时的林彪,可说是大权独揽,功成名就了。我们警卫人员在私下里议论:首长“接班”无问题了。

但是,善于搞阴谋权术的林彪却把问题看的更复杂、更深远。他对自己取得的“合法”地位并不放心,更不安心。一怕在那权大于法的年代,“法”是一纸空文,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改了、变了。二怕江青、张春桥等新的对手,已经羽翼丰满,虎视眈眈,不定什么时候就向他下黑手,把他搞掉。所以,经过数月的深思熟虑、反复揣摩以后,他想凭借“九大”后自己声望最高、权威最大的鼎盛时期,再为自己造一下更大的声势,为他以后爬上权力顶峰打下牢固基础。于是,他把切入点选在了井冈山这个神圣的地方。把林彪重上井冈山和他们在庐山会议上的‘大决战’联系起来分析,我粗浅地认为,林彪拉开抢班夺权序幕,所以要上井冈山的真正用心可能在三个方面:第一是借毛主席在全国人民心目的崇高威望,而提高自己的威望。1965 年 5 月,毛主席重上井冈山,时隔 4 年,他也重上井冈山,暗中给人们的印象是,他才是真正“高举毛泽东思想伟大旗帜”的人,让他接班是顺理成章的。第二是重新显示自己历史上的丰功伟绩,他乃是打天下的赫赫有名的“开国元勋”,由他接班也是当之无愧的。他重上井冈山事件的本身,他在井冈山同当地军民的谈话,他对自己在井冈山斗争的标榜,等等,无疑是为自己重新树碑立传,鼓吹自己在中国早期革命时就是大功臣。第三是为抢班夺权搞了“大拉练”,为自己和他的党羽指了路、壮了胆。重上井冈山一路顺风,证明他的号令通行,他的大将们能紧跟他的行动,也为他以后计划中的“南逃广州,另立中央”探了路。他重上井冈山大功告成,认为抢班夺权的前奏曲已经奏响,所以他才在九届二中全会上向中央开了“炮”,发起了“总攻击”。但是,古今中外的一切大阴谋家,都没有好下场,都是以失败而告终。正如叶群事后讲的那样:在二中全会上,“我们翻了车”。这次翻了车,林彪反党集团就再也翻不了身啦 !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