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黔军起义部队(下)

黔军起义部队(下)

作者:刘铁轮 阅读量:97 点赞:0

20 世纪 40 年代末期,贵州解放,黔军部队响应中共召唤,起义投诚,保全桑梓,使广大同胞平安度过烽火关头。

一、死战应变 持久游击

20 世纪的中国人民解放战争,经过辽沈、平津、淮海三大战役,解放了大半个中国。国民党军队主力 300 余万已被击溃,政权已告崩溃。国民党力图控制西南残局,惟川滇两省军队皆属地方系统,非嫡系死力部队,难以掌握,只全力经营贵州加强固守西南锁钥门户,扼制川滇以作最后支撑。

黔军原有 11 个正规师,俱出省参加抗日战争,抗战胜利后被整编撤裁 8 个师,仅存 3 个师,后来在淮海及渡江解放战役中被击溃无存。贵州时有武装只是一些地方保安团队,国民党急于招兵扩军,而以保安为基础扩大组织。并采取“黔人治黔”的方针,派任中央嫡系黔籍人员掌握全省党政军系统,全员撤换原有领导人员。抓紧黔省按计划“死战应变,持久游击”。

1949 年 11 月初,中国人民解放军挺进贵州,黔军部队奉命应战,但都一触即退。大家瞻顾前景,在全国普遍解放的形势下,决定顺应历史潮流,纷纷宣告起义。

二、黔人治黔 招兵扩军

国民党按“黔人治黔”的方针,首派曾任宪兵司令的谷正伦为贵州绥靖公署主任兼省主席和全省保安司令,派曾任南京首都警察厅长的韩文焕为全省保安副司令,谷韩二人均为安顺人,以此建立贵州军政核心。又派黄埔系的黔籍军人进入贵州编组野战部队。

调云南省警备总司令何绍周(兴义人)为第六编练部队司令,驻贵阳。派曾任东北剿总副总司令的陈铁(遵义人)为第八编练司令,驻遵义。派曾任新编二十八师师长的刘伯龙(龙里人)为八十九军军长,驻贵阳。以上各部均在贵州境内招兵组训。又任命何绍周、陈铁兼贵州绥靖公署副主任,王文彦、宋思一、王家烈为绥署副主任。王家烈(桐梓人)曾任贵州省长兼二十五军军长,任用这些资深的黔籍将领以其声望显著号召力强,便于扩军备战。

1949 年 4 月,各部组训告一段落。第六编练部改编为第十九兵团,何绍周任司令兼第四十九军军长,王伯勋任副司令。兵团辖下四十九、八十九两个军。第八编练部奉命撤销,所属军士总队改编为二七五师,总队长陈德明任师长,配属四十九军建制。

第四十九军,何绍周免去军长兼职,由王景渊继任军长。辖二四九师,师长陈永恩,所属七四五团团长赵旭,七四六团团长夏名贵,七四七团团长陈大邱。二七五师,师长陈德明,所属八二三团团长李念孙,八二四团团长陈匪石,八二五团团长练可白。三二七师,师长彭景仁,所属九七九团团长梅昏,九八〇团团长邓集英,九八一团团长叶成章。军直属运输团,团长杨祉康。

第八十九军,军长刘伯龙,后为张涛继任军长。辖三二八师,师长魏锡麟,所属九八二团团长王光炜(后升为该师副师长),九八三团团长蔡世康,九八四团团长黄德升。三四三师,师长向荣桓,所属一〇二七团团长吴汝舟,一〇二八团团长闻义军,一〇二九团团长吕传镛(前任为刘隽昌)。独立旅,旅长罗再启,辖十七团团长易先荣。军直属运输团团长钟鉴。

全省保安部队系统,将原有 5 个保安团扩充为 8 个团,再扩编为 15 个团,又并编为 4 个保安旅,再改编为 4 个独立师和两个新编师。

4 个保安旅扩编为 4 个独立师和两个新编师,编组如下:

独立第一师,师长靡藕池,驻防贞丰、册亨。独立第二师,师长罗湘培。独立第三师,师长程奎朗。独立第四师师长马昆。新编二七一师、师长刘鹤鸣,驻防毕节。新编二七二师,师长谭本良,驻防兴仁。

各部经过招兵扩军,保安几番编并改组,连同其他地方民团在内,全省所有武装兵员合计约有 7 万人。

三、划地分区 军事应变

1949 年 10 月,人民解放军自江淮向西南速进,贵州解放迫在眉睫,谷正伦、韩文焕下令动员全省军事应变,凡文职县长及行政专员均派军人取代。同时又制定全省绥靖计划,将省境划分为 5 个绥靖区,设司令部统一军事指挥,死战应变,预计于地方解放后持久游击。绥靖区划分如下:

西南绥靖区:司令谭本良(兴仁专员),辖区为兴仁专区,包括兴仁、普安、贞丰、册亨等县。所辖部队二七二师(时任师长余启佑),独一师(靡藕池),独二师(罗湘培),独三师(程奎朗)。

西北绥靖区:司令刘鹤鸣(毕节专员),辖区为毕节专区,包括毕节、威宁、水城、赫章、黔西等县。所辖部队二七一师(刘鹤鸣兼师长),独四师(马昆)。

东南绥靖区:司令佘辉廷(镇远专员),辖区为镇远专区,包括镇远、天柱、剑河、榕江等县。基本武装有地方民团 1000 人。

黔北绥靖区:司令吴剑平(曾任一二一师师长)辖遵义、桐梓、绥阳、湄潭等县。有保安、民团 1000 余人。

黔南绥靖区:司令陆荫楫(独山专员),辖独山专区三都、荔波、罗甸等县。有地方民团近 1000 人。

西南兴仁、西北毕节两个绥靖区为主力重点设防区,系以滇黔公路为分界线,各自担任路南、路北的防守应变和绥靖任务。

四、黔军起义

1949 年 11 月初,解放军第二野战军五兵团第十六军和第十七军与三兵团第十军先后从湘西向贵州速进,谷正伦命十九兵团王景渊四十九军在黔东镇远、玉屏、天柱一带地区布防,并派三二七师九八〇团进驻湖南晃县扼守前卫防线。命陈德明二七五师开驻黄平,为军预备队。

11 月 4 日解放军五兵团十六军由湘西黔阳入黔,一举攻占天柱。11月 7 日五兵团十七军连续攻下晃县、玉屏、三穗。11 月 8 日十六军解放镇远县城。解放军三兵团第十军由湖南桃源向黔东北进军,于 11 月 8 日解放松桃。

王景渊四十九军接战不支,从前线后撤向黔西转进。11 月 10 日,谷正伦、韩文焕、何绍周各率绥署、省府、保安司令部和十九兵团司令部人员撤离贵阳,分向安顺、黔西、毕节退去。

解放军五兵团十六军一三八团于 11 月 14 日解放贵阳。15 日十七军五十师接管贵阳。

驻贵阳的刘伯龙八十九军于 11 月 13 日撤出贵阳,离走前,刘伯龙被贵阳临时组织的维持会会长卢焘请去开会,刘提出军费要求,卢未应允。刘侦知卢正准备迎接解放军进城,同时又认为卢是广西人,与李宗仁、白崇禧有勾连、对蒋介石不忠诚,遂对卢起了杀念。当于 13 日出城,晚宿于三桥车站时, 即指派特务大队长张卫东于次日拂晓捕杀卢焘于二桥转弯塘。刘于 14 日到安顺见到谷正伦,谷对杀卢焘事极为不满,而刘又当面向谷要挟分御军政权力,树怨于谷。15 日刘率部抵普安,17 日谷正伦电话邀刘伯龙去晴隆开会,即杀刘于晴隆县府。

第八编练部司令陈铁,黄埔一期生、早具先进思想。在抗战期间任十四军军长时,驻防陕西黄河边上,曾随卫立煌与朱德、彭德怀、贺龙、刘少奇有接触往还,后被揭发,卫立煌被撤去第一战区司令长官兼河南省主席之职,陈铁也被免职回遵义团溪老家赋闲,直至 1948 年始被起用为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后调遵义组建第八编练部,次年 4 月该部又被撤销,陈留任贵州绥署副主任赴南京述职,后到上海由陆大同学陈又新介绍与地下党人接触,表示日后在贵州动员有关部队起义,后回黔即向其族弟二七五师师长陈德明授意日后走向起义之路,德明深领其意。

1949 年 11 月 8 日,四十九军命令驻黄平的二七五师撤退,陈德明决心将部队带到遵义起义,后发觉有被友军监视制肘之虞,遂径赴黔西,受命在六广河一带布防。此时解放军继续向黔西推进,陈决定撤去河防,率部向金沙安底镇集中,四顾无虞即于 11 月 21 日率先宣布起义,通电全文:

贵阳苏主任转重庆刘司令邓政委钧鉴:

自对日抗战胜利以来,国民党反动派不顾全国人民渴望和平之公意,违背新民主政治之潮流,一意孤行,战乱到底。德明等愧处贵州恶劣环境,未能及早与人民靠拢,惭愧何似?!兹值人民解放军入黔之际,已于本月23 日率部在黔西起义,部队即开遵义县境听候处理。德明等愿竭诚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服从毛主席、朱总司令之领导。现已前来贵阳领取杨司令指示,学习为人民服务。谨此电呈,诸祈鉴察。


                                                 前国民党四十九军二七五师

                                                               师长陈德明

                                                               副师长陈永祥

                                                               参谋长熊光煜

                                                     团长陈匪石、李念孙同叩

                                                             1949年11月23日


第八十九军军长张涛,绥阳人,黄埔五期生,通过妻侄孙龚健其的线索早与共产党有了联系,心存起义,只视待机而行。12 月 3 日龚健其带着贵阳军管会赵健民副主任的信来到八十九军普安驻地、商谈起义问题,张涛欣然接受,惟顾念起义以后对官兵如何安排?五兵团回电答复:(一)起义后以弟兄部队待遇。(二)起义之后官兵有不愿留在部队的,从优给予路费回家,保障生命财产安全。(三)并望带动兵团其他部队起义。这份回电坚定了他们起义的信念,即由张涛领衔联名发出八十九军起义通电,全文如下:


重庆刘司令员邓政治委员转呈北京毛主席朱总司令钧鉴,并转全国同胞暨国民党全体官兵钧鉴:

我们身为军人,自参加国民革命军经过北伐与抗战,无非希望祖国获得独立、自由、民主、幸福。但由于蒋介石卖国独裁,荼毒人民,完全背叛孙中山先生之主张,形成全面贪污自私,无耻腐朽的反动集团,剥削了全国广大群众,肥壮了少数四大家族,当日寇投降后,举国上下殷望和平,而以蒋介石为首的反动分子在美帝援助之下,在其一再撕毁和平协议后,竟又发动大规模的反革命战争,进行毫无人道的破坏,致使国家人力物力遭受无法估计的损失,言念及此,义愤填胸。现在我们深切的感觉到追随蒋介石只有死路一条,而且会成为历史罪人,为广大人民所不容,现在我们决定坚决脱离国民党反动集团,投向人民,我们竭诚拥护中央人民政府与共同纲领,坚决执行毛主席约法八章和刘邓两将军的四项号召,并切实维持地方治安,维护交通,看管国家资财,我们殷切希望刘司令员邓政治委员来指示我们,教育我们,使我们立功赎罪,为国家为人民服务。我们并希望残余的国民党官兵们响应我们的义举,迅速脱离国民党残余势力,归向人民,在毛主席领导之下来肩起建设新中国的责任。耿耿此心,敬祈垂鉴。

原国民党陆军第八十九军军长张涛,参谋长王典则。三二八师师长魏锡龄,副师长王光炜,参谋长徐昆。三四三师长向荣桓,副师长唐元武,参谋长王若坚。团长蔡世康,黄德升,赖荣恩,刘隽昌,闻义军,吴汝舟,钟鉴及全体官兵同叩。


                                                                1949 年 12 月 7 日


刘伯承、邓小平两将军复电:


贵阳军管会转八十九军张军长、王参谋长、魏师长、王副师长、徐参谋长、项师长、唐副师长、王参谋长暨全体官兵:

来电悉,该将军率领所部坚决脱离国民党蒋介石反动集团,归向人民,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拥护共同纲领,并坚决执行毛主席、朱总司令的约法八章,甚为欣慰。请即依照杨司令及苏政治委员所指定的地区结集,加紧进行革命的政治教育和政治工作,使自己符合人民军队的标准,以便于在这样的基础上改编为人民解放军。


                                                           刘伯承 邓小平


                                                        1949 年 12 月 22 日


谷正伦在晴隆杀了刘伯龙后,即移驻盘县,于 11 月底间同韩文焕去昆明飞往香港。

第四十九军在黔东溃退,徒步行军撤到黔西,解放军十六军部队在大方、镇宁一带地区尾追接战,军参谋长饶启尧、三二七师九八一团团长叶成章、二四九师七四六团团长夏名贵被俘,官兵伤亡,逃散甚众。三二七师九八〇团团长何斗魁以下官兵绝大多数是思南人,从防地岑巩撤离时,大多北向思南逃去,自行脱离部队回家了。四十九军残部与十九兵团司令部在水城汇合,陈永师二四九师残存 3000 余人,彭景仁三二七师只剩下 1000 余人,与同兵团部和军部各直属部队集中 10000 余人,后来陆续归队人数有所增加。

十九兵团司令何绍周于 11 月中旬只身前往重庆不返,径去香港。兵团完全由副司令员王伯勋负责,王伯勋即与四十九军军长王景渊沟通思想,顾及形势,避免对抗,保全桑梓,决定起义。

12 月初,在张涛尚未发出起义通电之前,兴仁西南绥靖区司令谭本良已与中共地下党有了联系,来到普安与张涛商谈起义的事,接着王伯勋也来普安探视张涛意向,此时大家不谋而合,一致订下一个起义誓约,由王伯勋、张涛、谭本良、魏锡麟、王光炜、蔡世康签了字。其后又电邀王景渊、刘鹤鸣、余启佑到来,也都同意起义签了字。至此,黔军主力各部队的指挥官一齐在普安誓约起义,此后概括全省黔军的起义都称“普安起义”。

当下由八十九军将先已拟好的起义电文发出,这方面接着由王伯勋领衔拟文发布十九兵团暨贵州西南、西北绥靖区的起义通电、全文如下:


重庆司令员刘、政治委员邓、电报北京主席毛、总司令朱、副总司令彭,并转全国同胞钧鉴:

概自政治协商会议以来,蒋介石为首的国民党好战分子陈诚、陈立夫之流,在美帝援助之下,竟背信弃义,一手将和平停战协议撕毁,发动大规模内战。由于他们的贪污腐败,独裁自私,一切违反人民利益,虽有美帝国主义帮助,经至一再惨败之后逃往孤岛,为全国人民所声讨。现在国内即将统一,中央人民政府已经成立,我们只有痛改前非,投向人民,立功赎罪。因此,我们决定于本日在黔西南宣布脱离国民党政府。今后决定在毛主席的领导下,实现人民政协共同纲领,从事于新中国的建设事业,希望全国同志,共鉴斯心。

第十九兵团副司令王伯勋,四十九军军长王景渊,二四九师师长陈永思。贵州西南绥靖区司令谭本良,二七二师师长余启佑。贵州西北绥靖区司令兼二七一师师长刘鹤鸣同叩

                                                          1949 年 12 月 10 日亥马叩


刘伯承、邓小平两将军复电:


贵阳军管会杨司令员、苏政委转王副司令伯勋、王军长景渊、陈师长永思、谭司令本良、余师长启佑、刘师长兼司令鹤鸣诸将军勋鉴:

十二月十日电悉,诸将军等率领所部毅然起义,脱离国民党反动政府归向人民,拥护共同纲领,实感欣慰。尚请依照杨司令员、苏政治委员所指定的地点,即行结集,加紧进行革命的政治教育和政治工作,使自己符合人民军队的标准,以便于在这样的基础上改编为人民解放军。


                                                          刘伯承 邓小平


                                                       1949 年 12 月 22 日


贵州黔军部队十九兵团所属各部以及黔西南、黔西北两个绥靖区部队在普安联合起义。解放据五兵团即电王伯勋、张涛派代表携带所部兵员、武器装备表报来筑汇报,他们派三二八师副师长王光炜为起义代表到贵阳,受到解放军的盛情接待。贵阳军管会苏振华主任听取了王光炜代表的汇报,对他们的起义表示欢迎,今后即按人民解放军的要求对起义部队进行编训,并即邀请王光炜参加 12 月 26 日“贵州省人民政府成立大会”典礼。

解放军五兵团为了支援云南省主席卢汉起义,配合四兵团解放云南,要求普安起义部队集中所部汽车交五兵团入滇部队使用。并命驻晴隆、普安、盘县的起义部队移驻兴仁地区,待命整编。经王光炜向普安总部转达,起义军一面遵令移防,一面集中汽车 60 余辆开赴黄果树地区提交解放军接管使用进军云南。

五、部分地方部队的起义

黔北绥靖区吴剑平部通过进步人士陈福桐、潘明挥与解放军联系,于 11 月 24 日在遵义起义,发出起义通电:

重庆刘司令员、邓政委钧鉴:

国民党反动派变国为家,窃党营私,违反全国人民意志,拂逆世界进化潮流。抗战胜利以后,正国人团结励精图治之绝好机会,乃彼等竟丧心病狂,一意孤行,破坏政协决议,发动疯狂内战,不顾国家民族命运,罔恤黎庶颠沛流离,全国人民同声愤慨!剑平等局处贵州一隅,未能及早归向人民,特于解放军入黔之际,而率所部毅然起义,誓当服膺新民主主义,竭诚拥护中央人民政府,服从毛主席,朱总司令之领导,坚决执行人民政协共同纲领及人民解放军约法八章,除将直属各部带至遵义整训外,并于筱日到达贵阳,接受苏主任指示,用资遂率。谨电奉呈,俯为明察。

前国民党贵州黔北绥靖区司令吴剑平、副司令蒋在珍、柏辉章,亥马叩


                                                               1949 年 11 月 24 日


笔者时任黔北绥靖区高参,同时随部起义。笔者原在南京国防部工作,于 1949 年 8 月告假还乡返回遵义,继后被邀在当地参加黔北绥靖区。解放前夕,有陆大人士陈又新(少将)从外地来遵向本人谈及全国形势情况,说我处身绥靖区只有推动该部及时走向起义一途,我将此转告吴剑平取得了同意,但未及具体进行,陈即急往昆明去了,断了线索。后来本人找到遵中地方进步人士陈福桐、潘明挥商谈起义的事,这两人是本人早年老三中同学,并引见吴剑平、柏辉章作出起义决定。最后通过陈、潘二人与解放军二野三兵团二十八师联系、宣布全区部队起义。

八十九军独立旅旅长罗再启于 12 月 26 日在仁怀率部起义。

贵州第五行政督察区保安司令部副司令赵兴鉴和保安十三团团长张代农于 12 月 31 日在仁怀地区率部起义。

黔桂边区绥靖司令部副司令兼安龙指挥部指挥官万式炯于 12 月 31 日在安龙率部起义。

黔东南绥靖区佘辉庭部于 1950 年 1 月 14 日在麻江起义。

贵州第六行政督察区保安司令部副司令欧阳性成率部于 1950 年 2 月 6 日在江口起义。

黔军起义投诚部队总计 5 万余人,由于这些部队的起义,使贵州人民在解放风云的烽火关头平安渡过,同时保全了桑梓地方的建设设施。

这数万起义官兵,随时间的推移,后来绝大多数编入解放军部队,上属军官陆续转到统战部门、民主党派、教育、生产等机构。他们为社会主义民主建设,经济建设事业,祖国统一工作,参政议政各个方面都作出积极的贡献。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