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签条约,李鸿章血溅马关城(下)

签条约,李鸿章血溅马关城(下)

作者:来阳平 阅读量:18 点赞:0

丁汝昌服毒自杀

甲午海战之前,建设北洋海军的费用被挪去建了颐和园,数年之间,北洋海军未添一舰一炮,弹药也多是过期、不合格、不配套的产品。甲午海战爆发,北洋海军炮弹发射速度只有日本火炮的二分之一,炮位也少,以次充好的“腐败炮弹”中,有不少是哑弹,充沙弹,有击中敌舰要害部位者,却穿而不炸。1895 年农历正月初五,日军进攻威海南帮炮台,丁汝昌率舰队从海上用火力支援炮台守军,由于众寡悬殊,威海陆路南北帮炮台相继失守,刘公岛遭日军海陆合围,成为孤岛。此后,日本海陆两军配合,并利用占领的陆路炮台,连日攻击北洋舰队。正月十一日,日本鱼雷艇夜间偷袭,“定远”舰遭重创,丁汝昌移督“镇远”舰。正月十三日,鱼雷艇管带王平率鱼雷艇队集体逃亡,刘公岛形势进一步恶化。正月十五,日军舰艇 40 余艘排列威海南口外,势将冲入,日本陆军也用陆路炮台的火炮向港内猛轰。丁汝昌登“靖远”舰迎战,击伤两艘日本军舰,“靖远”中陆路炮台发射的炮弹受伤,丁汝昌欲与船同沉,被部下誓死救上小船。十七日,丁汝昌获悉陆路援军彻底无望,北洋舰队已被国家抛弃。当晚,服鸦片自杀,延至十八日晨 7 时辞世。消息传来,举国震惊。腐败无能的朝廷惊恐万状,上上下下能想到的只有一条他们多次屈服而又痛心的老路:派人乞和。

李鸿章亲自出马

战事失败,大清帝国的最高统治者不得不召集满朝文武商议对策。关键时刻,还是李鸿章这位七旬老叟站了出来。他给复出后担任总理衙门大臣的恭亲王奕訢慎重地写了一封建议书。书中写道:“在下与张荫桓等人再三商量,觉得现在只想派一名忠实可信的洋员前往,既容易得知对方的意图,又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在同一封建议书中李鸿章写道:“德璀琳在天津工作 20 多年,对我很忠心,中法议和等事他都暗中相助。先前伊藤博文到天津与我订约时,他认识伊藤幕僚中的一位英国人,于是又从中相助,很是得力。如果让他前去日本酌情办理讲和一事,或许能够相机转圜。”可怜一介民族精英,在国家安危的关键时刻,竟只能将一国之命运寄于一个外国打工仔身上,想来是多么悲哀啊!

德璀琳 1864 年从德国来华,由于李鸿章的多次举荐,从一个四等帮办升任天津海关税务司司长。在李鸿章的建议得到清廷批准后德璀琳当上了做梦也不曾想到的中华帝国秘密谈判大员。10 月 25 日,德璀琳携带照会及李鸿章致伊藤博文的私函,偕私人秘书泰勒和宓吉从大沽乘德国商船“礼裕”号东渡日本。德璀琳赴日消息不久即走漏出去,此举使得假意在中日之间调停的美国找到了借口,美国驻华公使田贝要求总理衙门勿令德璀琳前往,否则美国将撒手不管。总理衙门唯恐得罪美国,火速发电报阻止德璀琳东渡,但为时已晚。10 月 29 日,德璀琳一行抵达神户,当晚上岸访问兵库县知事周布公平,说明讲和的来意,并要求面见伊藤博文,并呈交了李鸿章的手书。周布公平立马将李鸿章的信函报外相陆奥宗光。陆奥宗光与首相伊藤博文商议,他们认为,现在还不是与清廷停战的最佳时机,日本应再次扩大战果,占领东三省部分领土,以此来逼迫清政府作出更大的让步。更何况,中国政府此时派来的是一名洋人,很可能是来打探虚实的,日本政府不得不防。因此,二人商定不见德璀琳,迫使中国政府派出更有资格的代表。德璀琳一行不得不乘坐“礼裕”轮返回了天津。

德璀琳回到天津后,李鸿章只得与恭亲王奕訢商议委派自己的亲信张荫桓、邵友濂二人去日本。这一次,日本人指定了谈判的地点在广岛。李鸿章的亲信张荫桓、邵友濂从登上广岛的那一刻起,就受到伊藤博文的百般刁难,不允许他们发密电和北京取得联系。到达日本的第二天,双方互换国书。伊藤博文发现张荫桓和邵友濂所携带的国书文字中有“一切事件,电达总理衙门转奏裁决”字样,遂认定二人授权不足,与国际谈判的惯例不符,于是拒绝与他们谈判。张荫桓和邵友濂急忙写信给陆奥宗光,申明光绪皇帝的确向他们授予了议和全权。日本方面依然不依不饶,甚至驳回了张荫桓和邵友濂发电报给国内修改国书文字的请求,还借口说广岛是日本军事重镇,不许闲杂人员逗留,将张荫桓和邵友濂赶到了长崎。

3 月 4 日,在割地还是赔款并割多少的争论中,心情早已糟糕透顶的光绪帝,终于把一顶“头等全权议和大臣”的帽子戴在了具有和谈经验的李鸿章头上。3 月 13 日,准备妥贴的李鸿章辞别一家老小,带着自己的儿子李经芳、随员伍廷芳、马建忠,以及美国顾问、前国务卿科士达等人登上了德国的“礼裕”、“公义”号轮船,并在船头高悬“中国头等议和大臣”旗帜,昼夜不停直奔日本指定的谈判地点马关而去。

李鸿章受“礼遇”

李鸿章一行的到来,日本政府早有准备,年龄远远小于李鸿章的伊藤博文更是踌躇满志,他要通过这个老头,一步步吞下中华这条大鱼。他代表日本政府早已拟订了停战条件:日军占领大沽、天津、山海关一线所有城池和堡垒,驻扎在上述地区的清朝军队要将一切军需用品交与日本军队;天津至山海关的铁路也要由日本军官管理,停战期间日本军队的一切驻扎费用开支要由清政府负担等等。

李鸿章一行是在 1895 年 3 月 20 日午后首次登上谈判地点春帆楼的。谈判室早已布置妥当,中方人员注意到,与别人不同的是对方竟在李鸿章的座位旁特别摆放了痰盂。谈判开始,日方便颁布四条命令:一是除谈判人员外,不论何人有何事,一概不得踏入会场;二是各报的报道必须经过新闻检查后方可付印;三是大厅以内,任何人不得携带凶器进入;四是各客寓旅客出入,均必须由官厅稽查。此外,伊藤博文还特别对中方宣布:

清政府议和专使的密码密电,均可拍发,公私函牍概不检查。从表面看来,李鸿章一行似乎受到了与前两次大相径庭的礼遇。而后来的历史资料表明,早在甲午战争前日本军方就已成功破译了清政府的电报密码,中国使团与中枢往来的电文日本人一览无余,如此的礼遇,只是日方为套取更多利益的假人情。

踏上马关的李鸿章彻夜难眠。通晓军事的他比谁都明白,山海关、天津一线如果被日军占领,将直接危及北京安全,而隐藏在这后面的是侵略者对我台湾的觊觎。双方两次谈判下来,毫无结果。而伊藤博文却有自己的如意算盘,如果这一停战条件被清政府驳回,日本正好就此再战,达到更大的目的。

就在双方就停战举行谈判的同时,伊藤博文却命令日军向中国的台湾开进,企图造成日军占领台湾的既成事实,然后再逼李鸿章就范。

李鸿章血溅马关城

3 月 24 日下午 4 点左右,中日间又一次毫无进展的谈判结束后,李鸿章乘轿返回驿馆。就在李鸿章的轿子快到驿馆时,斜刺里突然冲出一名日本男子,左手拨开前排轿夫,右手持枪对准轿中“砰砰”两枪,李鸿章左颊中弹,鲜血顺着官服流淌下来,当场昏厥过去。刹那间,现场乱作一团,周围行人如鸟兽散,刺客转身飞奔,消失在茫茫人海。万幸的是子弹没有击中要害,简单地作了创口处理后,不该命绝的李鸿章竟缓缓醒来。面对眼前一片悲戚的属下和血衣,李鸿章异常镇静,他让大家不要担心,并嘱咐随员将换下来的血衣保存下来,不要洗掉血迹。随后,73 岁的李鸿章望着血衣上的斑斑血迹,长叹一声:“此血可以报国矣。”

经过医生检查,李鸿章受伤创口在左眼下 3 厘米左右的地方,并未伤及眼球。李鸿章遇刺的消息传出后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广泛关注。一些国家驻日大使还派出自己的医生为李鸿章疗伤,医生们达成共识,一旦实行手术,将可能危及李鸿章的生命安全,在这颗子弹不影响生命安全的前提下,让其保留体内。

李鸿章被刺后,日本政府对这一搅浑水的事件非常恼火,当即责成马关警方务必限期破案。凶手很快落网,此人名叫小山六之助,21 岁,是日本右翼团体“神刀馆”的成员。当问其为何行刺李鸿章时,这位丧心病狂的家伙回答说:不愿意看到中日议和,希望将战争继续进行下去,以霸占中国。

在李鸿章被刺的第二天,恭亲王奕訢代表朝廷最高统治者拍来电报,除对受伤的李鸿章表示慰问外,还指示应趁“彼正理屈之时,李鸿章据礼与争,或不至终秘不与”。接到朝廷慰问的李鸿章顿时老泪纵横。但对朝廷的指示他已无心坚持,国力的贫弱,几十年来与洋人的交道,使他胆子越来越小,他担心如果不及早结束谈判,在华日军将会一路向前,危及皇城安全。

1895 年 4 月 17 日,李鸿章与日本代表签订了丧权辱国的中日《马关条约》。条约规定:(一)中国承认朝鲜独立;(二)中国向日本割让山东半岛、辽东半岛、台湾和澎湖列岛;(三)中国赔偿军费白银 2 亿两(加上赎回辽东半岛的 3000 万两共 2.3 亿两);(四)新开通商口岸、增加内河航线等等共 11 款。

巨额战争赔款相当于当时中国 3 年或日本 7 年的财政收入,清政府根本无力承受,只能向英法德俄列强贷款;大面积割让国土直接导致帝国主义列强掀起瓜分中国的狂潮;战后朝鲜沦为日本的殖民地,成为日本侵略中国的跳板;台湾被日本割占,使数百万同胞离开祖国怀抱,饱受欺凌 50 多年。战后,日本把 85% 的赔款都用在了扩军和相关的项目,为其在上世纪 30 年代大举侵华打下了坚实基础,甲午海战的失败及《马关条约》的签订,在此后的 51 年里差点葬送了我们中国。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