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难忘的一次会议(下)

难忘的一次会议(下)

作者:韩述明 阅读量:11 点赞:0

1985 年,对广大教师永远是一个值得纪念的年份。因为国家已经规定,从 1985 年开始,每年的 9 月 10 日定为教师节。

这年的 5 月,北京召开全国教育工作会议。这次会议受到广大教育工作者的重视。因为 1978 年,也是全国教育工作会议,邓小平同志的一篇讲话,为数以百万计的教师去掉了四人帮炮制的“两个估计”的枷锁,恢复了教师的名誉。他在会上说:“廿多年来,广大教师热爱党、热爱社会主义,勤勤恳恳为社会主义教育事业服务,为民族、为国家立下很大功劳……”在当年,这是多么难得的鼓舞人心的话呀!不知道有多少教师为此流下热泪,包括我自己。为此,大家对邓小平同志怀着一种深深的感激和爱戴之情。大家估计,小平同志在这次会上还会发表重要讲话,我很高兴接到参加全国教育工作会议的通知,贵阳一中的老师和市政协教育界的朋友也都为我高兴。出席会议的贵州代表团的领队是省委副书记丁廷模和副省长徐采栋。成员有省教育厅厅长任吉麟、省委宣传部副部长万方亮和各地州市以及学校的代表约 20 人。会议的中心议题是学习贯彻中央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决定,这个决定是关系到我国教育发展方向的纲领性文件。万里同志代表党中央、国务院作了主题报告,大家认真学习和讨论了几天,受到了很大的启发和教育,一致拥护中央的决定。但是大家最盼望的是见到邓小平同志和听到他的讲话。据说会议一开始,各小组都提出了这个要求。这个愿望终于实现了。5 月 19 日上午的大会,这也是这次会议的高潮,小平同志接见了与会的全体人员并发表了重要讲话。

记得这天清晨我们起得特别早,并且是最先进入了京西宾馆的大会场,我们代表团的同志坐在前两排的中心。9 时正,当小平同志由胡耀邦、彭真、万里等领导同志陪同进入主席台时,全场响起了经久不息的掌声。小平同志走进讲台前,面对话筒时掌声一直不断,以致停了一会才开始说:“今天,我来参加这个会议,主要是表示对教育工作的支持,并且向你们、向全国教育工作者表示慰问……”这时会场上又是一阵热烈的掌声。小平同志说:“一个十亿人口的大国,教育搞上去了,人才资源的巨大优势,是任何国家比不了的……”“中央提出要以极大的努力抓教育,并且从中小学抓起,这是有战略眼光的一着,如果现在不向全党提出这样的任务,就会误大事,就要负历史责任。”在提到对教育的领导时,小平同志说:“什么叫领导?领导就是服务。几年前,我曾说过,愿意给教育、科技部门的领导当后勤部长,今天,我还是这个态度。”这时会场上又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小平同志的讲话并不长,持续不到 20 分钟,而被掌声打断了五六次,大家是抱着一种敬仰和爱戴的心情去听的,在讲话的过程中,许多人包括我们代表团的同志热泪盈眶。这是我参加工作以来所听到的关于教育工作的一次最好的报告,一次感人肺腑的报告。这个报告以后全文刊在邓小平文选第三卷,这是反映小平同志的教育思想的一篇重要著作,是邓小平理论的组成部分。

这次会议期间,在清华大学工作的贵阳一中校友,大约八九个人,来到代表团住地看望丁廷模同志和我。他们都是一中 50 年代的毕业生,先后考进清华大学,因成绩优异被留下来当教师,现在一些人已经成了博士生导师,著名教授。丁廷模同志也是一中校友,和他们是五十年代的先后同学,他弟弟丁廷桢也是一中毕业进入清华的。相别三十年,师生重逢,感到十分亲切。他们很关心我在文革中的处境,因为在北京,有的重点中学的校长被逼死了。后来知道我受到批判,但冲击比起来还不算太“凶”,人身没有受到伤害,他们才放心了。我也很受感动。

从北京回来以来,按照组织的安排,我对会议精神作过两次传达。一次是在贵阳二中大礼堂,由市教育局支持向市属中学的领导和部分教师传达;一次是在市政府七楼大会议室,由市政协支持向部分政协委员和有关人士传达。两次传达,我都敞开思想讲了我参加会议的心得和感受,据说反映还好。当时,贵阳一中是省市进行学校管理体制改革的试点学校。这些会议对我的教育正结合我工作的实际。于是,我就个人学习中关于教育体制改革的体会,连续发表了两篇文章,刊登在 1985 年 7 月的贵州日报上。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