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冒死抢救美国飞行员(下)

冒死抢救美国飞行员(下)

作者:任翠微 阅读量:25 点赞:0

1997 年 11 月 1 日,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栏目推出的江泽民主席访美系列报道,播出了“河南省新乡县翟坡镇东营村村民营救美国飞行员”一事。一段鲜为人知的中国老百姓营救美国遇险飞行员的历史被揭开……

美国援华飞虎队空军上校迪索斯威驾驶的战斗机不幸被弹片击中

1945 年,中国的抗日战争进入战略反攻阶段。但是,中国各战场的日军不甘心失败,驻守在平汉线沿线的日军,凭借一年前打通的“中国大陆交通线”作垂死挣扎。

3 月 20 日,美国援华飞虎队的 3 架战斗机在空军上校迪索斯威的率领下,奉命从西安起飞,轰炸平汉线黄河以北的日军据点。下午 5 时许,当飞机飞临河南新乡小冀车站上空时,迪索斯威眼睛一亮,隐约看见车站停着火车,四周是戒备森严的日本兵。迪索斯威心想肯定是军列。这时,其他两架飞机也发现了军列。3 架飞机像猎人见到猎物,紧紧盯住目标,憋足了劲要炸它个稀巴烂。日军发现空中的飞机,慌了手脚,立即集中全部火力向空中扫射,一时间小冀镇上空枪炮声大作,浓烟弥漫。迪索斯威驾机和另两架飞机在空中来回盘旋,瞅准机会向下一个俯冲,猛烈轰炸,一枚枚炸弹投向军列,霎时军火被引爆,随着震天动地的爆炸声,军列化为一堆烂铁。

迪索斯威脸上露出了胜利的微笑,拉起操作杆准备升高返航。由于飞机俯冲时飞得太低,刚向上昂头,不幸被爆炸的弹片击中,迪索斯威觉得机身猛地一震,飞机像断了线的风筝在空中来回摇摆。迪索斯威凭着过硬的驾驶技术控制着飞机继续向前飞行。这时,飞机油箱着了火,随时可能爆炸,迪索斯威不得不放弃飞机,打开降落伞迅速跳下,紧接着耳畔传来一阵剧烈地爆炸声,飞机一头扎进了临近的获嘉县亢村镇刘固堤村村西的庄稼地里。日本兵发现跳伞的迪索斯威,迅速朝他跳伞的方向包抄过来,准备生擒迪索斯威。

迪索斯威跳伞落地后,听到由远及近的枪声和叽里呱啦的喊叫声,知道是日本兵正在搜寻自己,急忙找了隐蔽的地方藏身。此刻,空中出现了另一架战斗机,在迪索斯威附近上空来回盘旋。眼看着日本兵就要包抄过来,那架战斗机尖叫着俯冲过来,一阵扫射,吓得鬼子趴在地上不敢动。迪索斯威趁此机会,迅速朝前面的河堤跑去。

刘固堤村地处黄河故道,黄河改道时在此留下了两道 7 米多高、80 多米长的大堤。迪索斯威刚爬过第一道大堤,迎面跑过来三个年轻人。

中国人冒着生命危险救了美国飞行员

迎着迪索斯威跑来的 3 个人是刘固堤村村民王振兴、王兆业、王俊瑞。飞机轰炸小冀车站时,他们刚好在村口相遇。他们平时就恨透了烧杀抢掠、无恶不作的日本兵,听到日本军列火车的爆炸声,觉得解气,就攀到高处想看个清楚。正议论着,忽然发现一架飞机拖着浓烟从村东南方向飞来。迪索斯威被迫跳伞时,眼尖的王兆业第一个看到离村西约一里地的空中有一个黑点向下坠,随着一个绿色伞在空中展开,飞行员正晃晃悠悠向下坠落。他们在高处看到日本鬼子正朝飞行员落地的方向抄去,连声说:“不好,那个飞行员有危险,咱们得救他,不能让他落到日本人手里。”他们来不及仔细商量,凭着年轻人的勇气和对日本鬼子的憎恨,朝迪索斯威跳伞的方向跑去。

他们 3 人高举双手不停地挥动,来到迪索斯威面前,见这个外国人高鼻梁,蓝眼睛,黄头发,个子高高的。迪索斯威惊恐地看着他们。迟疑一会儿,发现面前的 3 个人并不像要来抓他的,便打消疑虑,热情地伸出双手,和他们握手致意,并用手势做出逃生的意思。三人见他被日本人追赶,觉得肯定是抗日的,更有责任救他,就友好地点点头。可是,把他送到哪里呢?他们想起了听说过的、曾任省政府干事的曹文华。曹在开封被日军占领后辞职返乡,回到了离刘固堤村十几里的南务村。于是,三人决定带迪索斯威去找曹文华。到了南务村找到曹文华,王振兴就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五一十地说了一遍,曹文华当即让他们去找抗日县政府,随后曹文华派人领他们到北张庄找到获嘉县政府文书张少渠,张少渠带着他们四人继续往东赶。这时天渐渐黑了下来,他们摸黑在庄稼地里穿行几个小时,绕过几个日寇据点,半夜时分,在新乡县与获嘉县交界的南陈庄找到了当时的获嘉县抗日政府县长张建成。把情况给张一说,张建成也有些发愁,虽说自己是一县之长,可身处日本占领区,手下没有几个兵,无法保证美国飞行员的安全,只好安排他们睡下,连夜派人到新乡县翟坡镇西营村,找在那里的新乡抗日自卫团的地下司令部,请副司令郭家林设法把迪索斯威营救出去。郭家林见到张建成派来的人,听那人一说,当晚便带着参谋李承之、孙加宾和十几名护卫,赶着一辆骡车到南陈庄接迪索斯威。李承之曾在英国人办的焦作矿院读过书,懂英语。见到迪索斯威后,李承之用英语和他一交谈,弄清了迪索斯威的身份,就告诉他正设法营救他。迪索斯威听后非常高兴。临行前,迪索斯威拍拍王振兴三人的肩头,并一再竖起大拇指,用他们难以听懂的英文说了几句话,和他们依依惜别。

日本鬼子悬赏十万大洋捉拿美国飞行员

迪索斯威被救后,日军看着到嘴的肥肉没能吃上,恼羞成怒,于是,在附近一带村庄一遍遍搜查,借机大肆烧杀抢掠,并贴出布告,悬赏十万大洋捉拿美国飞行员。郭家林早就猜想到了日本人没有抓到美国飞行员,不会善罢甘休,把迪索斯威接回来后就和李承之、孙加宾等商量,把迪索斯威藏到哪儿。孙家宾是翟坡镇东营村的大户,为防土匪抢劫,在自家院墙里修了个炮楼。孙加宾听了大家的议论,想了一下说:“那就藏到我家炮楼上去吧。这炮楼就在日本人的眼皮底下,很显眼,日本人想不到会藏在里面,万一他们要搜,我们再转移。”郭家林一听有道理,就趁天还没亮把迪索斯威秘密转移到了炮楼里,让李承之住在炮楼里陪着迪索斯威。

迪索斯威藏到炮楼里以后,孙加宾心想:这一旦走漏了风声,让日本人知道了,不要说全家性命难保,就是全村也要跟着遭殃。就修了个栅栏把炮楼围了起来,除了让弟弟孙加相一天送 3 次饭外,不让任何人接近,包括家里人。没过两天,迪索斯威的吃饭成了问题。吃惯了西餐的美国飞行员看着碗里的馒头、面条,开始还能吃两口,后来就吃不下了。孙加宾就变着花样给他做饭,又是煎,又是炸,又是给他买烧饼,可迪索斯威能吃下的只有鸡蛋。这也不是办法!郭家林知道后,就让在新乡上学的儿子买来面包、蛋糕和叉子、勺子等用具,这才让迪索斯威吃饱了饭。

刚住下来的 10 来天,日军天天来搜查。炮楼大老远就看得清清楚楚,日军觉得上面不会藏什么人,就没上去过。后来搜查的次数少了,可是迪索斯威开始烦躁起来,每过一天,就用随身带的匕首在军靴上划一道,计算落难的时间。一次,他对李承之说,请把他送到黄河边,他自己游过黄河,回西安。李承之告诉他不要着急,他们正想办法和西安联系,不久就可以救他出去。后来,郭家林从新乡秘密请来摄影师崔吉全,给迪索斯威在炮楼下留影。参加照相的 9 人:迪索斯威、郭家林、张建成、李承之、孙加宾、孙加相、郭庆云(郭家林的侄子)、郭范五(郭家林的儿子),还有一人已无法知道他的姓名了。迪索斯威在孙加宾的炮楼里一藏就是 1 个月。


中国老百姓在鬼子眼皮底下连夜抢修临时机场

郭家林把迪索斯威接回来后,找到豫北军事特派员牛平章,通过他在西营秘密活动的电台,和西安取得了联系。在西安的飞虎队得知迪索斯威在新乡被救的消息,派联络员田树信来到西营村见到郭家林,和他商量救迪索斯威回去的办法。田树信到后,郭家林召集李承之、孙加宾和田树信、迪索斯威一起开会,研究营救方案。参加这个会的还有郭家林的亲家王清田。王清田是新乡的开明人士,曾掩护过许多共产党员,在当地很有威望,所以,郭家林也把他请了过来。因为当时日军一直没能找到美国飞行员,对陆路仍盘查得很紧。最后决定还是用飞机救迪索斯威回去最安全,营救时间定在 4 月 22 日凌晨。地点放在哪儿,大家犯了难,因为必须建一个供飞机起降的临时机场。迪索斯威说,建飞机场的土质要硬,地势要开阔。

地点最后是由王清田定的,在店后营村。王清田听了事情的原委后,意识到这不是一件小事,必须绝对保证飞机起降的安全和营救的成功。地点放在店后营村,一来那里的土质、地势较好,二来可由他出面解决场地,并召集人连夜把飞机场修好,且保守秘密。营救方案定下来后,又通过牛平章的电台,和西安联系好并约定了飞机降落时的联络信号。

4 月 22 日晚,店后营村前麦地上,郭家林、王清田等带领近 100 人,趁着夜暗把即将成熟的麦子拔掉,紧张而又有序地赶着 100 多头牲口,拉着石磙在麦里来回碾压,四周是抗敌自卫团官兵警惕的目光。半夜时分,一个 80 亩见方的简易飞机场便笼罩在夜幕里。

天刚蒙蒙亮,一阵飞机的轰鸣声由远及近的传来,郭家林立即命人在机场三个角分别点燃 3 堆大火。不一会儿,先后 5 架飞机从人们头顶飞过。两架直扑距店后营村 4 里地的大召营,轰炸那里的日军,以转移日军的注意力。一架缓缓地降落在刚刚修出来的简易飞机场上,另两架在空中来回盘旋,保护降落的飞机。

迪索斯威由郭家林等人护卫着来到飞机场,飞机还没停稳,他就甩掉上衣忘情地奔了过去,和飞行员紧紧拥抱,并拉着飞行员来到送行的人群中,和送行的人一一拥抱。迪索斯威看着眼前这简易而又了不起的飞机场,环顾周围郭家林、李承之、孙加宾、孙加相等一张张熟悉的面孔,想想自己被救以来 1 个多月的经历,不禁被这些普通的中国老百姓冒着生命危险、努力营救自己的真情所感动,鼻子一酸,潸然泪下。他走到李承之面前,和李承之紧紧拥抱在一起,一边动情地说:“我永远也忘不了你们。”一边从衣兜里取出在炮楼前合影的照片,请李承之签名,李承之接过照片,在背面签了两个字:“黎中。”意即黎明前的中国。

迪索斯威和送行的人一一握手告别后,一步一回头地登上了飞机。飞机一阵轰鸣,呼啸着向西飞去……

半个世纪后的被救飞行员迪索斯威半个世纪弹指一挥间。

当年被救的美国空军上校迪索斯威,后来在对日的空战中屡建奇功,抗战胜利回到美国后,官至美国驻欧洲空军司令,衔至空军上将。而营救他的人呢?

王俊瑞、郭家林、王清田、李承之、孙加相均已作古,而健在的王振兴、王兆业、孙加宾也已是耄耋之年。

1992 年的一天,新乡县县委办公室的崔来州先生在朋友陈泽文那里偶然听到了新乡、获嘉两县村民 52 年前营救美国飞行员一事,怀着一种对历史的责任感,他和陈泽文开始了对此事艰辛的调查采访。两人先后数次跑北京,下乡村,找当年的当事人,请在国外的朋友查找迪索斯威的下落,后通过朋友和北京航空联合会会长华人杰取得了联系,请他帮助寻找 50多年前中国村民在新乡营救的美国援华飞虎队队员。

1982 年,迪索斯威的夫人作为美国首批议员访华代表团成员,遵丈夫之嘱,委托中国有关部门寻找丈夫当年的救命恩人。但因种种原因没能找到。

华人杰对此事非常热心。1993 年 3 月,华人杰在接待美国飞虎队访华团时,通过当年的飞虎队队员沙金特、瑞利等人,找到了仍健在的迪索斯威。迪索斯威随即给华人杰写来了信,信中说,非常感谢华人杰、崔来州、陈泽文先生为美中友谊所作的努力,非常想见到“黎中”和当年营救自己的中国兄弟。1995 年 4 月,华人杰应邀访美,新乡县人民政府给迪索斯威写了邀请信,邀请迪索斯威来新乡探亲访友,让华人杰转交迪索斯威。1995年 8 月,抗日战争胜利 50 周年前夕,迪索斯威给华人杰先生发来传真,希望到中国曾经战斗过的地方旧地重游,见见老朋友。可是,后来由于身体原因,迪索斯威的来华计划未能成行。


尾声

半个世纪过去了,中美两国关系经历了风风雨雨。1997 年的秋天,两个国家领导人的手紧紧握在了一起。

1997 年 10 月,江泽民主席访美前夕,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组拍摄江泽民主席访美系列报道,得知 52 年前新乡、获嘉的村民营救美国飞行员一事,对此事进行了采访,一段鲜为人知的历史终于揭开了它的面纱。

1997 年 12 月 6 日,笔者在获嘉县亢村镇刘固堤村、新乡县翟坡镇东营村和店后营村分别见到了当年营救迪索斯威还健在的三位老人:77 岁的王振兴,72 岁的王兆业,81 岁的孙加宾和当年修飞机场的健在人之一、72 岁的金文炳。王振兴、王兆业两位老人一谈往事,眼中闪烁出异样的光芒。


采访中,老人们讲的两件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一件是金文炳老人讲的,说当时修飞机场时,麦子快熟了,这是乡亲们一年的口粮啊。1942 到 1944 年,河南连续三年遭受蝗灾、水灾,老百姓日子相当艰难,就盼着麦子熟了能吃上几顿白面馍,可一听说是救美国飞行员修飞机场,就毫不含糊地把地让了出来。还有一件是孙加宾老人讲的,他说迪索斯威在他家炮楼里藏着的时候,虽然日本人一般不去查,但他的心时刻都提到嗓子眼,手枪就别在腰里,一旦日本人上来,马上就和他们拼。老人还说,11 月 27 日,他亲自给迪索斯威写了信,信中说分别 50 多年了,很想再见到他。

时间催人老,岁月不饶人。

也许在孙加宾老人和迪索斯威的有生之年,他们难以再见上一面,但他们(还有王振兴、王兆业、郭家林、李承之、孙加相……)为了中国的抗日战争、为了人类的和平所结下的生死之谊,却为中美两国架起了友谊的金桥,正如华人杰先生面对中央电视台摄像机镜头所说的“中美两国建立友好关系并不难”,因为中国、美国这两个伟大的国家背后,站着的是热爱生活、热爱生命、爱好和平、同样伟大的人民!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