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牺牲纪实(下)

毛泽东的长子毛岸英牺牲纪实(下)

作者:闻哲 阅读量:16 点赞:0

1950 年 6 月 25 日爆发了朝鲜战争。

一开始,朝鲜人民军在金日成将军的领导下,打得很顺利。但美国总统杜鲁门犹恐他所扶植的李承晚政权垮台,公然于 6 月 27 日命令出动海、空军对朝鲜进行武装干涉,30 日又派陆军直接参加地面作战;7 月 7 日,美国操纵联合国通过非法决议组织“联合国军”,竟纠合英、法、加拿大、土耳其等 15 个国家出兵朝鲜,扩大侵略战争的规模。

10 月初,李承晚军队和美军先后打过三八线进入朝鲜北部,19 日侵占了民主朝鲜的平壤,并叫嚣在感恩节(11 月 23 日)前打到鸭绿江,宣称“鸭绿江并不是把中朝两国截然分开的不可逾越的屏碍”。同时,他们还以飞机不断轰炸中国东北边境的城镇和乡村,民主朝鲜面临着全军覆灭的危险,中国面临战火烧身的局面。

在这个紧急关头,金日成将军秘密访问中国,与毛泽东、朱德、周恩来等国家领导人会见并进行了会谈,提出请求中国出兵援助,毛泽东表示:美帝国主义是中朝两国人民的共同敌人,我们绝不能袖手旁观。

对于出兵朝鲜抗击美帝,毛泽东和中国政府的态度是坚决的,但实际上下决心出兵这个决策却不是那么容易的啊!因为我国当时面临的困难太多了,由于长期的战争,我国经济遭到严重破坏;建国伊始,满目疮痍;百废待兴,而今却又要卷入一场战争,又得承担多么巨大的消耗和牺牲!

10 月中旬,毛泽东主席和最高决策者们经过认真研究,周密策划,其中包括派周总理秘密访苏征求斯大林的意见,然后作出决定:出兵朝鲜。这不仅在当时,就是在历史上也是一件大事。

10 月 19 日我志愿军开赴朝鲜,同朝鲜人民军一起,进行反击。从 10月 25 日到 11 月 5 日,取得了第一次战役的重大胜利,歼灭了“联合国军”1.5万人,11 月 7 日又开始了第二次战役。

10月中旬的一天,毛岸英来到中南海毛泽东的办公室,向毛泽东提出去朝鲜的请求:“爸爸,我想入朝参战,你同意吗?”

因为事出突然,毛泽东显然没有思想准备,他怔了一下,然后转身取烟,点燃后深吸了一口,凝注地认真思考着这个未曾料到的问题。毛泽东每逢遇到突发事件或重大事件,也从不慌乱,只是吸烟沉思,动作放慢。

“你想到朝鲜,和思齐商量过了吗?”毛泽东缓缓地问岸英。“商量过了,她同意。”毛岸英当即回答。

毛泽东又深深地吸了一口烟,认真地对儿子说:“既然自己有要求,思齐又同意,我支持你的行动,锻炼一下也好嘛。”

就这样,毛岸英决定去朝鲜。这事引起了周恩来等中央领导的关心和重视,大家都建议不让毛岸英赴朝参战。战争是残酷的,在战场上谁也不能保证可以幸免于牺牲。

毛泽东一生虽然多子多女,但因战争环境所剩无几。两个女儿——李敏、李纳还未成年,还有一个儿子身体不好,只有毛岸英各方面发展全面。他有过苦难的童年和在苏联学习、战斗的经历;苏联卫国战争时进过军事学校,受过专门训练,曾任中尉军官,参加过反击法西斯德国,随坦克部队直打到柏林,算得上是在枪林弹雨中闯过来的。回国后,毛泽东对他要求极严,让他按规定到大食堂吃饭(毛泽东吃小灶),吃小米,住窑洞,上“劳动大学”,拜农民为师,后来又参加土改。他未及而立之年,但经历已很丰富,政治上和思想上都比较成熟。应该说,他是最有前途,最为毛泽东所器重的。况且他结婚还不到一年,爱人思齐正因病住院。因此,周恩来、彭德怀、江青都曾劝说过毛泽东,但都无济于事,因为毛泽东一旦决定了的事便不会反悔。他向劝说的人解释:“岸英有要求,我应该支持他。”“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他不去谁去!他应该像普通家庭的孩子一样,而且要做得更好!”

于是,毛岸英实现了入朝参战的愿望。因为他既懂军事又懂俄语,便安排在彭德怀司令员身边当秘书兼做俄语翻译。

11 月 24 日,战争已接近决定性阶段,第二次战役已经胜利在望,但也更加紧张激烈。当时设在大榆洞的志愿军司令部曾多次遭到敌机轰炸。中央军委几次提醒注意防空,注意安全。24 日 22 时半,毛泽东还来电指示:

“……请你们充分注意领导机关的安全,千万不可大意。”并提醒说:“此次战役中敌人可能用汽油弹,请你们研究对策。”

应当说,中央军委和毛泽东指示的问题,志愿军领导机关是有所警觉并有所准备的。洪学智副司令员专门安排一个工兵连,在大榆洞附近山坡上挖了防空洞,并且达到可以工作的程度。也就是在当天,已发现敌机两次来我上空侦察,其中一架飞机在机关木板房上空盘旋侦察了约一个小时之久,直到黄昏才飞走。这一情况更引起邓华和洪学智的高度警惕。他们专门召开了会议,估计到明天敌机可能对我机关进行轰炸,于是把司令部各单位分别划定了疏散区域,并宣布了三个决定:一是明天天亮前吃完饭;二是天亮后不准冒烟;三是都进行疏散。邓华还特意提醒彭德怀司令员:毛主席来过电报,指示我们注意总部和彭总的安全。

毛岸英、高瑞欣和成普当晚又工作到深夜。这天夜里,毛岸英还向成普他们谈了自己的想法:希望到第一线去,直接参加战斗。毛岸英说,他曾向 39 军军长梁兴初提出要求,让他带一个团到第一线去。梁兴初回答他说,这事得彭总点头才行。

早饭后,彭总及几个值班参谋人员仍在木板房里工作着。这时总部几位领导很焦急,便请洪学智副司令员去请彭总进入防空洞。洪学智副司令员摸准了彭总的脾气,知道他难请,路上就动开了心思。到彭总办公室,见他正聚精会神地看地图,就一本正经地说:“我们几个人在洞里研究第二次战役怎么打,请你参加。”果然,彭总二话没说,跟洪学智来到了防空洞。因为那天是成普值班,他和参谋高瑞欣及毛岸英便没有离开作战室。

上午 10 点多钟,果然有 12 架 F-80 战斗轰炸机嗡嗡地飞来了。随即由空中落下几十颗白色的亮点,在太阳光下显得特别刺眼。“快出来!敌人扔汽油弹啦!”成普向值班的毛岸英和高瑞欣使劲地喊。他比别人有经验。可是毛岸英他们没有来得及出来,炸弹已经在房顶及房子前面爆炸了。顿时,木板房烧着了,周围的松树也烧着了,山坡上的树叶和野草也烧了起来。木板房的门被大火封死,只见浓烟滚滚,火光冲天。

成普冲出得快,浑身还着火,他一边脱衣服,一边大喊:“快来救火!

快救毛岸英和高瑞欣!”


就在彭总的办公室和作战室燃烧时,有人喊道:“不好!作战室还有人值班呢?!”彭德怀一听就着急了,问:“都是谁?怎么没疏散!”说着就往外跑:“快去救人!”但是,他被警卫员死命抱住,彭总气得大骂:“放开!再不放老子毙了你!”警卫员抱着彭总不放手,哭着说:“你毙了我吧!毙了我也不松手!”当彭德怀知道毛岸英在里边时,冲着起火的作战室大叫:“岸英,快跑出来,听见了没有?快跑出来!……”但是,已经晚了,毛岸英已经倒在熊熊的大火中,壮烈牺牲了。


赶去救火的人,老远就感到空气烫人。等到扑灭大火,找到毛岸英和高瑞欣的遗体时,他们浑身都被烧焦了。两位烈士的遗体很难辨认。据警卫排同志回忆,毛岸英戴的是块苏联手表,这才将两人分清。


据和两位烈士一起值班的成普参谋说,那天本来安排毛岸英休息,但他又跑来值班。美机飞来时,成普觉得不对劲,就走到门外张望。一看,美机已到头顶上,几颗凝固汽油弹正朝下落。他刚喊一声:“快跑!”炸弹就砸下来了。多亏炸弹掀起的气浪把他掀到了门外的山沟里,他才幸免于难,但半边脸被溅起的油星烧脱了一层皮。


当日下午,彭德怀率领司令部全体人员在山脚下安葬了毛岸英和高瑞欣烈士。彭总脱帽站在墓前久久伫立,他沉痛地说:“毛岸英是我们志愿军的第一个志愿兵。”


毛岸英牺牲的消息传出后,有人提议将毛岸英的尸体运回北京安葬。彭德怀从大局考虑,没有同意这个建议。11 月 25 日,他亲笔给周恩来总理写信,明确表示:“我意即埋在朝北,以志愿军司令部或志愿军司令员的名义刊碑,说明其自愿参军和牺牲的经过,不愧为毛泽东的儿子,与其同时牺牲的另一参谋高瑞欣合埋一处,以此对朝鲜人民教育意义较好,其他死难烈士家属亦无异议。”


中央采纳了彭德怀的建议。中国人民抗美援朝总会用大理石为毛岸英立了墓碑,墓的前面镌刻着“毛岸英同志之墓”七个大字。墓碑的背面,刻有以下碑文:


毛岸英同志原籍湖南省湘潭县韶山冲,是中国人民领袖毛泽东同志的长子,1950 年 11 月 25 日在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

毛岸英同志的爱国主义和国际主义的精神将永远教育和鼓舞青年一代。毛岸英烈士永垂不朽!


毛岸英牺牲的消息传到中南海,参谋长叶子龙得知后,一直犹豫着不敢报告毛主席。毛泽东的贴身卫士李家骥、李银桥也都表示,这噩耗不能马上报告主席,“这对他打击太大了”。叶子龙提出先请示一下周总理,再和江青商量一下,然后决定怎样办。大家也都表示同意。


几天之后,毛泽东在新六所休息,叶子龙和江青商量好专门去向毛泽东汇报岸英牺牲之事。


屋内非常静,几乎连人的呼吸声都能听到。当叶子龙和江青汇报岸英牺牲时,毛泽东先一怔,双眉紧锁,眼睛盯着叶子龙久久不动,他俩见毛泽东这个样子再没有解释什么,也没敢劝说,都垂头沉思,满面悲凉。


过了好一阵,毛泽东才轻轻欠身,那身子好像突然沉重了很多,似乎支撑不起来。又掀掀眼皮,痴呆的目光慢慢移向茶几上的香烟,想去拿烟,颤抖的双手几次都抽不出一支烟来,在旁边的李银桥忙上前帮他取出并点着。他慢慢地也是深深地吸了一口,然后烟又从口和鼻子中随着一声叹息慢慢地、也是长长地散了出来,在这香烟缭绕中渗透了无限的悲痛和哀怨。


毛泽东的眼睛湿润了,但他没有哭出来,只“哎”地叹了一声说:“谁让他是毛泽东的儿子!”他还想说下去,但没有说出来,却示意让叶子龙和江青继续汇报。毛泽东呆呆地听着事情经过,每听一句就像咽下一口苦水和眼泪,他忍着悲痛听完了全过程。最后只嘱咐一句:“这件事暂时不要告诉思齐。”然后摆摆手让他们退下。


屋子里的人便都退了出来,只留下毛泽东一人在屋里陷入无限的悲哀之中。


此后好长时间毛泽东情绪不好。他不仅承受老年丧子的痛苦,还要负责做儿媳思齐的工作;每当思齐来看他,又问及岸英时,那将是何种滋味啊!最后,他又不得不说出真情,与思齐一道承受悲哀和痛苦。可以说人间最大的悲恸,他都一一承受了!


毛泽东,无愧为伟大的父亲,毛岸英也无愧为英雄的儿子。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