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建省以来贵州工业化道路及反思

建省以来贵州工业化道路及反思

作者:洪名勇 阅读量:16 点赞:0

历史是一面镜子,回顾历史不仅能够让我们更清楚我们走过的道路,而且能够给我们提供借鉴与启示。更重要的还在于,我们只有搞清楚我们昨天走过的道路,才能够更好理解我们为什么会走到今天,也才能够理清思路,设计好明天的道路。2013年是贵州建省六百年,对贵州六百年来工业发展道路进行一个简单的梳理,这对于今天落实《国务院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国发(2012)2号】精神、做好贵州工业化路径的选择和设计意义深远。

一、新中国建立以前的工业化:一条以资源粗加工和劳动密集为主的工业化道路

对于贵州经济发展的阶段,贵州人民出版社1998年出版的《贵州六百年经济史》将之分为古代经济和近代经济两个时期。贵州的古代经济主要是农业经济,同时也有一部分工业经济。这一时期的工业经济具有以下特点:第一,以劳动密集为主的手工业道路。为满足人们日常生活的需要,以日用品为主的手工业相对发达。例如,在明代贵州的思南、石阡、都匀、安顺等地不仅种植棉花,而且开始有棉纺手工业,到清末,形成兴义、兴仁、安顺、贵阳四大棉纺中心。兴义在1961年以前城里每条街都有纺纱织户,居民中从事纺织者占10%,至19世纪70年代上升为20%,80年代末达到60%,90年代高达80%,工人有4000-5000人[1]。表1给出了至1936年贵州工业企业数量的分布表,从表1可以看出,贵州工业主要是劳动密集型工业,走的是一条以劳动密集为主的工业化道路。第二,以资源开采走向资源粗加工。由于有大量的矿产资源,因此,贵州工业化的另外一个重力量就从矿产资源的开采开始,逐渐走向对矿产资源的粗加工。对贵州汞矿、铜铁、铅矿等的开采及冶炼早在汉代就已经开发,在清代后有较大发展。例如清代雍正、乾隆、嘉庆年间,在全国19家冶汞厂中,贵州有16家,年产量约900吨,占全国产量的90%左右[2]。

表11936年贵州工业统计情况


续表11936年贵州工业统计情况

图注:资料来源:熊宗仁,肖良武,罗凌.贵州区域地位的博弈[M].贵州人民出版社,2008:97.


二、建国后的工业化道路:低水平的数量扩张

从贵州工业化走过的道路来看,建国之后国家工业化大体上可以分为两个时期:一是大跃进时期的工业化,二是改革开放后的工业化。前者的明显特征是片面追求数量扩张,导致工业发展的大起大落,后者是忽视质量的工业化道路。对于前者,这里不再分析,我们主要对后者进行分析和说明。

第一,低速度扩张的工业化道路。从工业扩大的数量来看,贵州工业产值由1978年的37.11亿元增加到2010年的4206.37亿元,增加4169.26亿元,增长112.35倍;工业增加值由1978年的15.24亿元增加到2010年的1227.17亿元,增加1211.93亿元,增长79.52倍。工业资产由1990年的280.52亿元增加到2010年的5960.13亿元,增加5679.61亿元,增长了20.25倍。如果我们与自己相比,与过去相比,贵州工业发展不可谓不快,我们的工业总产值能够增加90倍、工业增加值增长80倍以上。但如果我们进行横向比较,可以发现,我们在推进工业化方面的速度也不是最快的。如果我们用工业总产值增长倍数来衡量,全国平均增长163.88倍、云南增长115.62倍、四川增长145.76倍、湖南增长132.13倍、广西增长136.83倍,内蒙古则增长252.14倍,东部的江苏增长271.64倍、浙江增长388.03倍、广东增长414.50倍、山东增长281.50倍(详见表2),可见,不管是与全国相比,还是与周边省份的云南、四川相比,贵州工业经济速度不能说快;如果与工业发展得比较好的内蒙古、浙江、山东和江苏等省区比较,则差距更大,贵州工业发展的步伐太慢了,由于工业是贵州国民经济的台柱子,工业发展速度太慢直接制约了国民经济的又好又快发展。正是因为这样,我们或许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的结论,改革开放以来贵州工业走了一条低速度扩张的道路。

表2贵州工业产值增长的横向比较 单位 亿元

图注: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新中国五十五年统计资料汇编》及《中国统计年鉴》(2000-2011),中国统计出版社。

第二,忽视轻工业发展的重工业化道路。按照演化经济学的观点,经济演化有自己的规律,产业结构的演化也不例外。一般地,经济的演化主要是由于市场需求的变化而发生的,而市场需求的变化又是由于消费需求的变化发生的。在马克思看来,不仅生产决定消费,更重要的还在于消费决定生产。消费从两个方面决定着生产,一是只有被消费的产品才成为现实的产品,因为“产品之所以是产品,不是它作为物化了的活动,而只是作为活动着的主要的对象”[3]。二是消费创造出新的生产的需要,创造出生产的动力。“消费在观念上提出生产的对象,作为内心的意象、作为需要、作为动力和目的”[4]。与此相适应,消费结构的变化也为产业结构的调整提供新的动力。人们的消费需求首先是吃饭的需求,随着经济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在人们的吃饭问题解决之后,消费的重点便转向穿和用,人们对食品需求的增加便落后于对其他产品如工业品消费的增加。这样消费结构的变化,使第一产业产品的消费额在人们的消费总额中不断下降,导致了第一产业在GDP中的比重不断下降,这是工业化首先从轻工业开始发展的根据[5]。轻工业的发展必须要以机械等为基础,从而对重工业的发展提出相应的需求。因此,工业经济

图1 贵州省与全国霍夫曼系数变化


图注: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新中国五十五年统计资料汇编》及《中国统计年鉴》(2000-2011),《贵州改革开放30年》,《贵州省统计年鉴》(2010),中国统计出版社。

图2 1978-2009年贵州产值利润率变化及比较

图注: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新中国六十年统计资料汇编》,中国统计出版社,2010;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0)》,中国统计出版社,2010。

结构演化的一般规律应是轻工业发展的基础,走重工业化之路。对此,霍夫曼根据20个国家的历史数据分析后发现,随着在工业化的不断发展,消费资料工业净产值与资本品工业净产值之比(轻工业与重工业之比),即霍夫曼系数(霍夫曼比例)会呈现不断下降趋势,这就是著名的霍夫曼定理[6]。从工业化水平来看,如果对照钱纳里标准来进行度量,目前贵州大体处于工业化的初级阶段[7]。从工业化进程来看,贵州工业化水平落后于全国水平,按照霍夫曼定理,贵州霍夫曼系数应高于全国的霍夫曼系数,但我们利用全国统计资料和贵州省统计数据进行的计量分析发现,1978年以来贵州的霍夫曼系数一直低于全国平均水平,图1对此进行描述,图1说明在工业化进程,贵州是霍夫曼定理的一个反例,这至少说明,在推进工业化进程中,贵州走了一条不符合霍夫曼定理的工业化道路,走了一条忽视轻工业发展的重工业化道路。

表3 1978-2009年贵州工业产值利润率比较单位:%

续表3 1978-2009年贵州工业产值利润率比较单位:%

资料来源: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综合统计司:《新中国六十年统计资料汇编》,中国统计出版社,2010;国家统计局工业交通司:《中国工业交通能源50年统计资料汇编(1949-1999)》,中国统计出版社,2000;国家统计局:《中国统计年鉴(2010)》,中国统计出版社,2010。

第三,走一条利润率相对低的工业化道路。丰富的资源使我们走一条资源依赖型的工业化道路,在以资源为基础的工业化过程中,一方面,我们加大对资源的开采力度,另一方面也进行了些粗加工和资源转化工作,从1978年至2010年铝、水泥、生铁、原煤、磷矿石产量增长分别为95.39倍、27.22倍、11.48倍、8.56倍和8.34倍,以磷矿的基础的化肥生产量增长32.27倍,以煤矿和水能资源开发为基础的电力发电量增长32.45倍。由于矿产资源等是不可再生资源,随着市场需求的增加和资源稀缺程度的增加,产品的价格会不断上涨,开采和生产相同产品和产量获得的利润会不断上升,换言之,工业行业的利润率应该是逐步上升。那么,贵州工业实际运行的情况又如何呢?由于缺乏相关的统计资料,我们用产值利润率来对工业行业的赢利水平进行估计,从1978年以来贵州工业行业产值利润率的变化看,工业产值利润率在波动中不断下降,1996出现整体亏损,工业行业产值利润率由1978年的8.22%下降为2009年的6.3%。

行业利润率的高低不仅要通过纵向来进行比较,更要通过横向比较才能得出相对客观的结论。表3则给出贵州与有关省区工业产值利润率的比较。从横向比较来看,贵州工业产值利润率虽然不是最低的,但相对而言也是比较低,从表3提供的资料来看,在多数年份工业产值利润率不仅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而且也低于云南和四川水平。贵州与广西和湖南两省区相比,产值利润率在不同年份各有高低,但整体而言,贵州产值利润率略高一些;如果与其他样本省区相比,虽然不同年份产值利润率不同,但平均起来看,贵州产值利润率均低于样本省区。从1978年至2009年工业行业平均产值利润率来看,在这一时期,贵州工业产值利润率为4.51%,除比湖南的3.75%和广西的4.18%分别高0.76个百分点和0.33个百分点外,比全国平均水平5.40%、云南的7.86%、四川的5.06%、内蒙古的7.44%、江苏的4.92%、浙江的4.82%、广东的4.96%和山东的5.91%分别低0.89个百分点、3.35个百分点、0.55个百分点、2.93个百分点、0.41个百分点、0.31个百分点、0.45个百分点和1.40个百分点,尤其是与云南、内蒙古差距明显。

三、简短的结语

我们对建省以来贵州工业化简要分析说明,长期以来贵州工业化走了一条在依托资源开采及粗加工为主的“过度”重工业化道路,沿着这条道路发展时,我们没有注重质量的提高,而是在低水平的数量扩张。这启示我们,在推进贵州经济跨越式发展、实现赶超的过程中,实施工业强省战略,推进贵州工业化进程。一个重要的方面就是要调整我们的工业化战略,改低水平的数量扩张战略为质量优先战略。

参考文献:

[1]熊宗仁肖良武,罗凌:贵州区域地位的博弈[M].贵州人民出版社,2008。

[2]洪名勇:产业结构演进的动因探析[J].云南财贸学院学报,1999(2):56-59。

[3]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

ImplementQualityPriorityIndustrializationStrategy——ConcurrentlyDiscussTheChoiceofUnderdevelopedAreasIndustrializationPathHongMingyong(GuizhouUniversityCollegeofManagementDepartmentofHumanitiesandSocialscienceGuiyang550025,China)

洪名勇主持的2010年贵州省软科学课题“农村城镇化与提高农业就业率的制度障碍与对策研究”(黔科合体R字[2010]2004号),贵州大学文科重点学科及特色学科重大项目(GDZT201104号)的阶段性成果。

洪名勇(1965-),男,贵州金沙人,教授,博士,浙江大学兼职教授、博士生导师。

E-mail:hongmingyong@163.com;通讯地址:贵州大学(北区)人文社科处;邮政编码:550025

1熊宗仁,肖良武,罗凌.贵州区域地位的博弈[M].贵州人民出版社,2008:89.

2熊宗仁,肖良武,罗凌.贵州区域地位的博弈[M].贵州人民出版社,2008:90.

3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94.

4马克思.马克思恩格斯选集(第2卷)[M].北京:人民出版社1972:94.

5洪名勇.产业结构演进的动因探析[J].云南财贸学院学报,1999(2):56-59.

6HoffmannW.G.DasWachstumderdeutschenWirtschaftseitderMittedes19[M].Jahrhunderts,Berlin,1965.

7洪名勇.城镇化与工业化协调发展研究[J].贵州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6):64-71.

责任编辑:谢建平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