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抗日战争时期沦陷区难民在三穗(上)

抗日战争时期沦陷区难民在三穗(上)

作者:李光厚 阅读量:42 点赞:0

1937 年 7 月 7 日“卢沟桥事变”爆发,中日战争全面展开。8 月 13 日,日军在上海登陆,“淞沪战役”打响,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致使南京失守,芜湖、安庆、武汉相继陷落。日寇施行了狂轰滥炸和绝灭人性的屠杀。数以百万计的无辜百姓死于敌人屠刀之下,沦陷区成了一片血海焦土。广大人民慑于敌人的血腥恐怖,不愿当亡国奴,在枪炮声中纷纷离家流亡。贵州是抗日大后方,便有越来越多的难民涌入。

三穗地当由湘入黔之孔道。湘黔、桂穗两公路在此交汇,为黔东交通枢纽。从 1938 年起,几乎每天都有人数多少不等的难民涌来,局势紧张时,如“长沙大火”,桂林、柳州失陷之后,每天入境难民有 200 余人。他们多徒步跋涉,当时军车、商车一般不载客,少数官商大户才有条件坐车。难民在三穗滞留定居的只占一小部分,大多数由镇远方向往贵阳流去。据档案资料记载,停留在三穗城关地区的难民人数为:1938 年缺载,1939 年 925 人,1940 年 1870 人,1941 年 2128 人,1942 年 1358 人,1943 年 684 人, 1944 年 933 人,1945 年 1087 人,1946 年 416 人。抗战期间,由于难民、伤兵和驻军云集,三穗人口激增。1939 年有外籍 14980 人结集三穗,1941年又有 2000 余人流入县境。三穗全县人口,抗战初期 1937 年为 60867 人, 1941 年增加到 69317 人,4 年间增加 8450 人。这还未包括这个县大量征兵外出的数字,再加上当时流落到乡间的难民及短期驻军无法统计者,实有人口当超过 72000 人。据战区难胞赈济会调查,三穗年产稻谷 37 万担,消费 30 万担,年产麦 7 万担,消费 5 万担,粮食是可供大批难民消费的。

三穗县政府 1939 年对三穗城关地区定居的难民作了调查登记,共有难民 925 人,其中男 447 人,女 478 人。他们来自全国十余个省市,工、农、商、党、政、军、警、自由职业者都有。三穗县交通方便,民风朴实,一般难民多愿长期定居。安徽凤阳的牛树德、黄金明,河南信阳的、苗培昌,山东长山的围朴成、黄训芝,江苏丹阳的谭世文、王尉春等,都是 1938 年到县的事,抗战八年间定居三穗,与当地人民结下了深情厚谊,抗战胜利后也不回原籍了。这些人多属一般平民和手工业者。一些商人小贩,携家居住在三穗,往返于贵阳、湖南经商,什么地方生意好做,又把家眷迁走,如湖北襄阳人顾东山、安徽合肥人张宏军。有产阶层人士和工程技术人员多往贵阳、遵义、重庆等大中城市转移。1937 年底,“沦陷区难胞赈济会贵阳站”成立,接着成立了“贵州省各县安置难民委员会”和“贵州省各县难民的贷款监放委员会”,还有各种名目的民间慈善福利机构。三穗县安置难民办法主要是查明留居难民的户数、人口,按规定给予商业贷款;鼓励他们从事工商,自谋生计;对老弱病残,不能从事生产而无家属可依者,给予救济给养;强调贷款之决定和发放,都要由县长、安置会分处处长和监放委员会共同研究决定。是年,县政府共拨款 20500 元(法币),以 10500 元发放贷款,10000 元为给养费。难民的生活是极其艰难的,风尘仆仆、贫病萎顿,无家可归,三穗人民对他们抱以无限的同情,以借宿、赠食、施药等办法尽其所能的给予帮助。商会筹备会会长王泽溥老人,邀集地方富商大户许裕炳、杨佩章等集钱凑米,在牛场河坝、米场坝设棚施粥,又邀集江西会馆、湖南会馆、七姓会馆、吉水馆、四川馆等会馆会长、理事,商量腾让空房供难民居住。

县政府自安置难民办法公布后,拨给安置费用,着民政科和各救济机构敦促地方保甲,派员在新拱桥、牛场河坝、三拱桥、黄土坎搭棚 106 间,安顿租不到房子的难民和过境滞留的难民暂住。一时,城关各会馆、文昌阁、天后宫、昭忠祠、观音阁等寺庙住满了难民。对疾病、死亡也有专款救济,并按时填送难民调查登记表上报。

1943 年,三穗收容难民 530 人。县立民众教育馆开办民众学校,免费招收难童 46 人上学。5 月,省安置难民委员会派员到三穗巡视难民安置情况,对该县的工作予以充分肯定。同年 6 月,没收同善社财产,计房屋 25间,稻谷 25 石,稻田 15.9 亩,稻谷和田产收入作救济院基金。这项措施,对难民安置救济工作,从物资上起了补充作用。

1944 年 7 月,正式成立“三穗县救济院”,收容过境难民、伤兵,供其食宿、路费,处理伤病、死亡。对抗日荣军,死后均以棺材殓装,葬于公墓并立碑以志。

三穗县救济院成立的同时,还成立“三穗县救济战区难民临时委员会”机构,任务是组织和监督救济工作。并按时填报《难民动态旬报》。

三穗是农业县,人们向来过着自给自足的小农经济生活,工商业极不发达,很少商品观念和经商意识。抗日战争前,城区仅有南货铺、土杂店、布店、纸码铺、米店、盐店等老式商业和为数不多的几家客栈、粉馆,1935 年统计全县经商户只有 86 家,且规模小资金少,一般地主豪绅多不经商。抗战后,大批外省难民涌入,为了生计关系,他们中许多人从事工商业,把江南、华北等先进地区的经营方式运用起来,在三穗办起了饮食服务、加工修理、手工工艺、纺织印染、百货经营等数十种行业。一时间市面呈现前出未有的繁荣,使县人开阔了眼界,增加了商品意识。见经商赚钱,一些地主富户也因此把资金用来经商,办作坊、工厂,刺激了民族资本主义的发展。据统计,1939 年全县有证工商业者有 199 户,1942 年有320 户,1945 年发展到 663 户。

由于难民、伤兵、部队过境颇繁,驻留也多,使人口增长,市场商品需求量大,饮食服务业最先应运而生。难民率先开办旅馆、餐厅、客栈、小吃、茶馆、沐室、理发、照相等行业。“江南旅社”“河南客栈”“两湖饭馆”“五羊旅社”等先后开业,店铺布满车站和城街。“玉真照相馆”是三穗县第一家照相馆。在加工业方面,第一家卷烟厂、第一台压面机、第一台爆米机、第一台手摇织布机也是难民引进的,还有白铁皮加工小五金用品、机械 ( 汽车 ) 修理,这些工艺都是三穗当地人从未见过的。难民们还经营百货,当地人叫“广货”,所营搪瓷、化工、钟表、钢笔、电筒和一些小百货,在当地人眼里,都是很稀罕的“洋货”,市场销售很好。当地的皮匠,只能鞘牛皮、做钉鞋,难民可以加工皮鞋、皮带、靴子、凉鞋。当地染匠只会用猪血、蓝靛染布,难民不仅会使用化学颜料快染,还会印石印垫单,花纹经久不褪色。当地药铺只卖中药、草药,难民开的诊所使用西药,能

打针、输液。难民开的缝纫店、钟表修理店,以及他们从事的钢笔、电筒、打火机、单车等修理工作,都技术高,手艺好,深受用户欢迎。当时民众认为凡是难民卖的、做的、修的,一切都好,都信得过。

三穗许多人见外地人艺高技熟,经营有方,生意越做越红火,都愿与他们结交。有拜师学艺的,有合伙经营的,一些有钱的富绅也投资开办作坊工厂,请外地技术人员指导,使三穗县的民族工商业在抗战期间有较大的发展。


难民对三穗文化的开发也有很大贡献。原来三穗很少人会唱京剧和欣赏戏曲的,难民开的茶馆,每天都有人拉二胡,唱京戏,还有唱黄梅戏的、说书的,丰富了人们的视听,学唱学演的人多起来。地方团体组织的歌咏队、抗敌剧社,也有外地人参加。难民中不乏才子,他们与当地文人交往颇深,以文会友,切磋文艺。安徽凤阳举人胡致和,耳朵被日寇炸弹震聋了,寄寓三穗八年,留下许多诗文,他的《难民吟》写道:“相寻祸乱是何因,同作携家避难人。君向野郊求宅隐,我依古寺与僧邻。廿年城越吴为沼,三户亡秦楚有津。老屋城南应无恙,相期共乐太平春。”描写了难民的流亡生活,表达了诗人抗战必胜的信念和渴望太平的思想。有的难民靠卖字画为生,署名“江南跋公”“皖芜居士”的书画名噪黔东。有的难民捏泥哨、捏糖人儿、制作玩具、演“西洋镜”、耍猴把戏。总之,难民大量传播了中原文化,开阔了三穗人民的视野。

难民中的知识分子,对三穗教育事业的发展作出了一定的贡献。1937年至 1940 年,三穗县县长储琢轩系安徽潜山人,安徽难民来投者特别多,他量才录用安置,有 20 多人被安排到中心国民学校教书。安庆黄伟民英语好,被重聘到颇洞小学任教。1942 年创办的三穗中学,县长刘重农委芷江袁竹樵任教导主任,聘浙江方煦和、江西陈旺章、江苏蒋达理、安徽蒯文泉等教师,他们都毕业于大专院校,教学质量很好。

1945 年 8 月 15 日,日本投降,难民们纷纷回归故里。为了解决难民复原遣返问题,“行政院善后救济总署”于 1945 年 10 月成立。三穗难民有 1000 多人,有钱的先后往湖南方向走了,无钱的难以动身,等候政府救济遣返。许多难民群又集结于三穗,造成当地物价飞涨。1946 年 3 月,《贵州省境内难民还乡沿途食宿优待办法》规定,沿途旅社、饭馆对难民食宿只收半价,乘车、治病也只收半价。三穗县有 416 人填写了《还乡难民登记调查表》。在《三穗县难民登记调查程序》中还规定“申请遣送安徽凤阳原籍之难胞应专册汇报”,因凤阳人太多,还规定“每人每天发伙食费 50 元,赴湘发 5000 元,赴桂发 3500 元”,“指定龙里、贵定、镇远、三穗……为食宿站”,“可容 300 人住宿之公共房屋,于门口悬挂明显标识,派员管理”。

但三穗县仍有 30 多户难民因经济困难返不了家,只好长期定居下来,以做手艺或小贩为生,有的是解放以后才实现回老家的愿望。


                                                             《文史天地》1994 年 3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