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抗日战争凯旋门(上)

抗日战争凯旋门(上)

作者:黄禹康 阅读量:17 点赞:0

中国第一“凯旋门”位于湘西芷江县  水河畔的七里桥。这座高高矗立的受降纪念坊,是一座用大理石雕砌的高 8.5 米的牌坊,也是华夏大地现存唯一纪念抗日战争胜利的建筑物。在中国,大中城市有近百座,县城 2000 多座, 凯旋门缘何建在地处湘西大山深处的芷江?

芷江,地处祖国西南部,坐落在云贵高原东部的雪峰山区,是座风景迷人的山城。 四周群山叠翠,中间是个富饶的盆地,八百里  水如天上飘下的玉带,将县城划为东西两半。有“黔川吼道”之称的龙津大桥宛如长虹横卧在奔腾不息的 水之上。据《芷江县志》记载,芷江历史悠久,为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抗日战争初期,国民党政府征调芷江及邻近 11 个县 10 万民工修建了占地 2000 多亩的远东第二大盟军机场,战略地位极为重要。豫湘桂战役之后,芷江机场由抗日后方变为抗日前线。这里既是中国军队的补给要地,又是中美空军轰炸日本本土及“大陆交通线”的起降基地。所以,芷江机场成为侵华日军的心腹大患。1945 年 4 月 19 日,面临彻底崩溃的日本侵略军为了挽回败局,集中了 20 万精锐兵力,发动了以夺取芷江战略空军基地和侵犯大西南为主要军事目的的“芷江作战”(史称“湘西会战”)。中国有 8 个军 20 万人迎敌,正在云南集结休整的远征军 3 万人也被全部空运到芷江,发出“誓与芷江共存亡”的战斗口号。在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武装“农民自卫队”地下游击队以及广大民众和中美空军的通力配合下,两个月之后日军尚未打过芷江东面的雪峰山就失败了。这次战役日军损失 2.8 万多人,此后日军再也无力对中国军队发动大规模的进攻。

两个月之后的 1945 年 8 月 15 日, 传来了日本投降的消息。中午,在重庆的蒋介石急电驻南京的日本侵华最高指挥官冈村宁次,催促其赶快派代表到江西玉山机场洽谈受降事宜。17 日下午 5 时 32 分,冈村复电蒋介石:日本驻华最高司令部决定派总参副长今井武夫、参谋桥芳雄率随员 3 人,准于 18 日乘飞机先至杭州再转去玉山。当晚,蒋介石又匆匆致电冈村,要求日本代表须于 8 月 21 日到达芷江,并规定前来芷江洽降的日本代表人数(不超过 5 人)、飞机航线、乘坐的机型、飞行高度、飞行时间、日机认识标志和联络方法等。19 日下午 6 时,冈村电复蒋:“依照尊电办理。”

8 月 21 日, 侵华日军的投降使者今井武夫等乘坐的飞机降落于芷江机场,并在机场进行受降会谈。今井武夫敬礼并报告了自己的身份,呈交了在华日军部署图(投降标志),签收了何应钦交给今井转冈村宁次的第一至六号备忘录。

8 月 21 日这一天,中国人民深感扬眉吐气。在这一天,8 年前曾扬言在三个月内灭亡中国的不可一世的日本侵略者,在全体中国人民的抗击下,不得不放下屠刀,向中国人乞降。为了这一天,中国军民伤亡 3500 多万人,有形物质财产损失 5000 亿美元。 对于这样来之不易的胜利,中国人民举国欢庆。

据当年目睹受降仪式的老人回忆,早在 8 月 19 日, 日本降使将来芷江洽降的消息一传出,芷江全城顿时沸腾起来。人们奔走相告,互相庆贺祝愿。 家家户户门前悬挂起节日的彩灯,大街小巷贴满了“庆祝胜利,巩固世界和平”“抗战胜利万岁” 等红红绿绿的标语和横幅。 在县城东门的两旁贴有一幅鲜红巨幅对联,上联为“庆五千年未有之胜利”,下联为“开亿万世永久之和平”。在横跨 水的龙津大桥的东西两端,用翠柏青松搭起了两座高大的牌楼,牌楼上的“正义大道”“和平桥梁”八个一米见方的大字,遥相对应,格外瞩目。有些商店的主人更是别出心裁地用五彩灯泡组成“日本投降了,天下太平了” 来表达心头的喜悦。鞭炮噼里叭啪地连日鸣响, 整个芷江城乃至全中国,沉醉在胜利的欢乐之中。在重庆的《新华日报》上发表的社论,反映了全体中国人民的心声:“半世纪的愤怒,五十年的屈辱(从 1895 年第一次中日战争签定《马关条约》算起),在今天这一天宣泄清刷了。长达八年的死亡流徙、苦难艰辛,在今天这一天获得报酬了,中国人民昂首站在法西斯侵略者面前,接受了他们的无条件投降,这是怎样的一个日子呀!”

如果说抗日战争是中国近百年来反侵略战争的第一场大胜利的话,那么直接洽降则是中国人品尝胜利果实的开始,事后许多人主张以各种形式对其作永久性纪念。

据档案史料记载:1946 年南京国民政府计划建立和平省,拟将湘黔边境之龙山、永顺等湘西 31 个县划为和平省行政区,定省会于芷江。同一天,芷江县参议会议长、副议长及 584 名县民联名提议国民大会,请划湘西边境的怀化、芷江、黔阳、麻阳等 25 县新建芷江省,以永久纪念日本投降。

1946 年冬,当时的湖南省主席王东原视察芷江时,对县府人员反复强调,原接洽受降地点的房屋、签字用桌椅等用具,均应保留原状,留示后人。随后,王又在省府会议上决定将芷江修建为受降城,当时各界人士均呼赞同。蒋介石、李宗仁、何应钦、白崇禧、孙科等国民党要员,也为修建受降城送来了亲笔题词题联。

1947 年 6 月,湖南省政府派设计委员陈誉膺和芷江县县长杨化育拟定了“芷江受降城设计草案”。如今这份《芷江受降城设计草案》,一直完整地保存在芷江县档案馆,虽然经过了几十年的风风雨雨,纸色发黄,但字迹却清晰如昨。这份受降城设计草案,把芷江城建设分为城市建设与公共事业建设两大部分,规模宏大,整个城区扩大为 70 平方里,城市居民拟增至 10~15 万人,预计总共需经费 286 亿零 200 万元(法币)。

芷江受降城的建设计划,虽经湖南省政府建设厅的专家和技术人员多次研究修定,并转送给南京国民政府请求批准。但因蒋介石忙于内战,军费消耗浩大,南京国民政府仅仅拨下 285 万元(法币),加上层层克扣,真正到县政府手里还不到应拨的千分之一。县长杨化育见到这点钱后呆若木鸡,这点钱莫说是设省建城,就是建一个凯旋门也还差一半。建和平省的希望没了, 修建受降城也不现实了,但作为一个在八年苦战中争取最后胜利的受降城市,如果不搞些永久性的纪念建设,那将愧对抗战中长眠九泉的英灵和子孙后代。据说,杨化育曾召集县府官员开会,发誓即使扒城挖砖也要建一座凯旋门。后来,杨化育真的指挥芷江百姓扒了城东的城墙,在城东七里桥举行洽降会谈的地方修了一座凯旋门(亦称纪念坊)。说也怪,牌坊建成后,根基终年渗出殷水,不知何因。芷江百姓对此解释说, 这是抗日英灵的血,告诫我们不能让英烈的血白流,警惕军国主义死灰复燃。

我们在翻阅凯旋门的档案图纸时看到,当年杨化育他们所修建的凯旋门整体造型远远看去,仿佛是一个大写的“血”字。 据知情者讲, 将凯旋门设计成“血”字型是别有寓意的:人类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战争要数第二次世界大战,而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最残酷的要数中国战区。日本法西斯对中国实行天下最野蛮、最残暴、最凶狠的“三光”政策,中国人民为了夺取战争的胜利,付出了巨大的牺牲,3500 多万人流尽鲜血。陈誉膺、杨化育设计纪念坊就是要纪念为了国家、民族的利益而流尽了鲜血的英烈们,同时也要让后人知道胜利是不容易的,战争是残酷的。

这座四柱三拱门牌坊式建筑,通高 8.5 米,全宽 10.64 米,中拱宽 3 米,门基为水泥筑石墩,上砌砖柱,水泥表面、柱面各宽 1.16 米。正、背两面刻有国民党军政要员的题词题联。背面中门上端还刻有记述侵华日军投降历史背景的 206 字的铭文:

我国崛起东亚,巍然五千年矣!立国精神,原在大同。睦邻柔远,扶弱断绝,斯为帜志。清季甲午以还,东邻日本,肆蚕食野心,强占我台湾、琉球,而东北数省亦寝。假雯锉见告。 二十六年七月七日卢沟桥肇衅,我最高统帅府主席蒋公曾表示:“和平未到绝望,绝不放弃和平,牺牲未到最后关头,绝不轻言牺牲。”忍让为国,于兹可觌,然敌来悔祸,骄逞其兵,以三月即可亡我。我为所迫,遂起全面抗战,顾敌侈志欲争霸环球,微仅在我一国已矣,既美苏各友邦与我同盟。德意瓦解,敌又以湘西之战失利,本土为美弹所震,乃袒服请降。

时中华民国三十四年


                                                          《文史天地》2004 年 3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