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绝密任务的摄影始末(上)

绝密任务的摄影始末(上)

作者:张正直 阅读量:17 点赞:0

在山东省沂南县文化馆,有一位 60 多岁的离休老干部叫刘醒民,在他那平凡的人生历程中有一段相当不平凡的经历。1955 年 4 月,万隆会议召开前夕,退踞在台湾的国民党为阻挠以周恩来总理为首的新中国代表团出席亚非会议,派出了大批的特务,企图暗杀周总理等国家领导人。4 月 8 日,周总理一行乘专机突然神秘地出现在昆明。就在这国际风云变幻莫测、波诡云谲、险象环生的局势下,原昆明军区摄影记者、当时只有 23 岁的刘醒民,担负起了一项神圣的使命。

1955 年 4 月 8 日深夜,漆黑的夜幕为昆明这座春城披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在昆明军区文化部里,忽然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将睡梦中的昆明军区摄影记者刘醒民惊醒,他连忙拿起电话问:“喂,你是哪里?”“我是秦基伟,请通知刘醒民同志接电话。”电话那边传来了一个严肃的声音。“首长,我就是,有什么指示?”刘醒民用手抹了抹额头上的冷汗,是副司令员的电话。“明天上午 9 点到司令部找我,有绝密任务。”没等刘醒民问完,对方电话便挂断了。放下电话后,刘醒民心里既激动,又忐忑不安。他想,这绝对不是一般的任务,因为在平时的摄影报道中,从来没有过副司令员亲自通知他的先例。

第二天早上 9 点整,刘醒民准时来到秦基伟将军的办公室。值班的警卫告诉他,秦将军让他在外面先等一下。大约过了一刻钟,只见秦基伟将军心事重重地走了出来,他将刘醒民带到他的办公室里,神色严肃地说:“刘醒民同志,现在交给你个艰巨的任务:以周总理为首的亚非会议代表团已来到我们司令部,要在这里休养几天,顺便游览一下昆明的风景。周总理刚做完阑尾炎手术,身体不是很好。这几天,你负责为周总理一行拍照。要注意总理的安全,敌人正千方百计地谋害周总理,妄图阻挠我们出席亚非会议。”“请司令员放心,刘醒民誓死完成任务!”刘醒民“唰”地一个立正,非常庄重地敬了个军礼。

在跟随周总理摄影近五天的时间里,周总理那无私无畏、平易近人的伟人风采,给刘醒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

4 月的北京还是春寒料峭、乍暖还寒,而昆明已是繁花似锦、春意融融了。周总理、陈毅、叶季壮、章汉夫等代表团成员和随行的工作人员都换上了这次出国新制作的派力司套装,一个个都显得年轻、神气多了,特别是周总理、陈老总,更是显得精神焕发、神采奕奕。

在周总理游览风景区的过程中,许多同志都为总理的安全着急,想在沿途多增加一些警卫力量,但都被周总理拒绝了。在即将游览“大观楼”“翠湖”“石林”“金殿”等公园时,警卫人员建议,这些地方游人特别多,鱼龙混杂,敌特分子很容易混进里面,为保证总理和代表团成员万无一失,能否将这里的游人疏散一下,著名景点暂不对游人开放。秦基伟将军听完汇报,马上前去征求总理的意见,又被周总理拒绝了。最后,秦将军急了,说:“总理,千万马虎不得,这可是紧要关头呀!”“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打扰老百姓嘛。” 周总理平静地微笑着说,“秦将军,不要紧张嘛,美蒋特务是纸老虎,没有什么可怕的。”说完,他健步向游人中走去。听到这里,刘醒民心头一热,眼泪差一点流了下来,总理呀,总理,在这样的节骨眼儿上,您还时时刻刻考虑着人民群众的利益,而将个人的安危置之度外,您永远在人民中间,永远和人民走在一起。

一路上,周总理、陈毅元帅和代表团成员及随行工作人员的欢声笑语不断。陈毅元帅喜欢讲笑话,他那标准的四川口音和妙趣横生的语言常常把随行人员逗得捧腹大笑。周总理则喜欢唱戏,每当周总理坐在石凳上休息时,他便手拍着膝盖,兴致勃勃地哼唱起评剧《刘巧儿》的曲调,那声音是那样的亲切熟悉、优美动听。这是当时最受欢迎的新凤霞演唱的曲调。每当这个时候,刘醒民总是默默地躲在一边,抢抓镜头。有一次,周总理无意中看到了满头大汗的刘醒民还在忙着抓拍,便笑着招呼:“小刘,累不累呀,不要拍那么多,休息一下嘛。”刘醒民憨憨地笑了笑,忙回答:“总理,不累,不累。”

在为周总理拍照过程中,最令刘醒民难忘的是游石林的一幕了。那是刚进石林的时候,陈毅元帅被眼前一大片鬼斧神工、玲珑别致、造型奇特的石柱迷住了,坚持要在这里和周总理照张合影。也许是第一次面对面地为两位伟人照合影,刘醒民的手在不住地颤抖,心细如发的周总理看见了,笑着说:“不要慌,慢慢来嘛。”当刘醒民终于选好构图时,顿时急得满头大汗,站在前面的陈老总用手指着刘醒民的相机镜头哈哈大笑,几乎弯了腰。周总理也笑了,他慢慢地说:“小刘呀,不要着急嘛,你的镜头盖还没有打开。”刘醒民听完,脸“腾”地红了,不由得一阵阵发烧。

拍完周总理和陈毅元帅的合影后,周总理一面欣赏着岩石上的字刻,一面向石林走去。陈毅元帅则像个登山运动员一样,独自跑到前面去探险去了。刘醒民紧跟在周总理后面。正在这时,刘醒民忽然感到总理已经走过去的那块刻有“石林”二字的石柱景象特别美,于是,快步走到总理跟前,不由自主地拉了一下周总理的左臂说:“总理,我想为您在‘石林’两个大字前拍张照片。”这突如其来的一拉,使周总理停下了脚步,他回头看了看刘醒民。刘醒民立即为自己不礼貌的动作而深感不安。周总理看出了刘醒民不自然的表情,便微笑着问:“那地方拍照好吗?”刘醒民连忙诚惶诚恐地答道:“那上面有‘石林’两个大字,很有特点。”“那好吧。”周总理转身与刘醒民往回走到“石林”字刻下面,刘醒民连忙对好焦距,按动快门,给周总理在“石林”二字下面拍下了一张叉腰的半身像。然后,周总理又一面欣赏着雄伟的岩石奇景和上面刻有的“ 彩云深处”“ 天开异境”等古人的名句石刻,向石林深处走去。

紧跟在周总理旁边的刘醒民, 心还在“ 咚、咚”地跳动着,他为刚才的失礼而感到懊悔不已,心里充满了自责。石林中间有一处独立如剑的石柱 ——“ 剑锋”,旁边有清澈透明的泉水倒映着挺拔的“石剑”。突然,从石林的最高处传来了一声高喊:“喂,我在这里,你们看见了吗?”一听这地地道道的四川口音,便知道是陈毅元帅,秦基伟将军四下张望了一番,然后指着最高处的一个小亭子对周总理说:“看,陈老总爬到最高处的亭子上去了。”大家同时抬头向秦司令员指的方向看去,周总理风趣地说 :“陈老总呀,他总喜欢登制高点,这是他的个性嘛。”正在这时,只见陈毅元帅摘下墨镜,左手叉着腰,向秦基伟将军喊:“秦司令员,这里风景太棒了,快请总理上来,咱们一起合个影吧!”秦基伟将军笑着看了看周总理,周总理会心地笑着说:“上去吧,不要让陈老总等急了。”当他们三人在一起合影时,站在左边的秦基伟将军忽然提出和周总理调换一下位置,周总理不解地问:“秦司令员,这是为什么嘛?”秦基伟指了指周总理旁边险要的悬崖绝壁说:“这边很危险,为了保证总理的安全。”“不,总理也是人嘛,我们共产党人是不怕危险的。”周总理意味深长地笑着回答。听了周总理的话,刘醒民心潮澎湃:我们共产党人是永远不会被危险吓倒的。总理这次出席亚非会议不就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吗?这种无私无畏的精神深深地感动了刘醒民,他含着热泪按下快门,拍下了周总理那泰然自若的瞬间。

在回昆明的路上,途经阳宗海湖边时,走在前面的周总理的车忽然停下了,只见周总理从车上走了下来,来到湖边,深情地眺望着祖国的大好河山,然后,他回过头来,对跟上前去的刘醒民说:“你看这地方照相好吗?”刘醒民连忙回答:“这个地方太美了。”“这个湖叫什么名字?”总理问。“总理,叫阳宗海。”秦基伟将军抢先回答。“阳宗海,这个名字好。毛主席正在中南海等待着我们的好消息呢!”周总理高兴地说:“那好,小刘,我就在这里照一张吧!”周总理兴致极高地把右脚踏在高一点的土坎上,视线投向远方的湖面,刘醒民再也没提任何建议,迅速抢拍下来。此时此刻,刘醒民的心情异常激动,不知道总理有没有想到,他自己选择这个地方,又让刘醒民为他拍照,这显然是对刘醒民在石林拉他拍照不安心理的一种最彻底的解脱。同时,更令刘醒民敬佩的是,周总理每时每刻都惦念着毛主席,都牢记着他老人家的嘱托。

周总理平易近人,每到一处比较好的景点时,他总招呼随行的工作人员一起合影。在游金殿公园时,刘醒民记得非常清楚,周总理被眼前一棵盘根错节、造型奇特、古老的唐梅吸引住了,他端详了好大一会儿,然后,招呼身边的工作人员说:“看这棵唐梅,虽历经千年却还是这么有精神嘛,无论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下,她总是傲然挺立,古人赞美她是‘铁骨傲融冬月雪,银枝奋发一身香’。—— 我们共产党人也是有铁的骨头的。”周总理一双炯炯有神的眼睛闪烁着灿烂的光芒,他扬起左手说:“蒋贼想利用暗杀,阻挠我们出席亚非会议是办不到的。我们要通过出席这个会议,架起和亚非人民友谊的桥梁,去反对帝国主义、殖民主义,为世界和平做出贡献。—— 来,同志们,我们在这棵唐梅前合个影吧!”“那很好,在这棵唐梅前拍照有纪念意义。”陈毅元帅第一个来到了周总理身边,其他随行人员也都迅速围了上来。周总理看了看周围的人,问:“还有没有掉队的?”“都到齐了,总理。”同志们一齐回答。周总理笑着招呼刘醒民:“小刘,开始拍吧。”

4 月 11 日,震惊中外的事件发生了。印度航空公司的“克什米尔公主号”大型客机,从香港启德机场飞往印尼途中被敌特放置的定时炸弹炸毁,坠入大海中,机上中国代表团工作人员及同机前往的越南代表团工作人员和中外记者共 11 人遇难。这起触目惊心的谋杀事件是针对周总理的,但敌人的阴谋失败了。4 月 14 日晨 7 时 15 分,周总理不顾个人安危,和陈毅副总理率代表团按原计划乘印度“空中霸王号”飞机从昆明起飞,迎着南方的暑热飞往千岛之国印度尼西亚。在机场上,周总理和所有送行人员一一握手道别。当刘醒民双手紧紧握住周总理的手时,周总理微笑着说:“刘醒民同志,你辛苦了,你的工作很出色嘛。”目送着周总理一行乘坐的客机渐渐消失在云天之上,刘醒民还在不停地挥舞着手中的相机,激动地流下了幸福的泪水。

光阴岁月如流水,四十余年弹指一挥间。如今已离休赋闲在家的刘醒民,每当回忆起这段特殊的经历,仍激动不减当年。


                                                            《文史天地》2003 年 4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