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回忆恩师欧阳竟无大师(上)

回忆恩师欧阳竟无大师(上)

作者:田光烈 阅读量:19 点赞:0

一、大师要我参加 1943 年的人日大会

1940 年,我时年 31 岁,在家乡贵州省遵义市排军乡小学当校长。当年我接到梁漱溟先生的乡村建设研究院总务长黄艮庸的来信,邀请我去四川古蔺,同梁先生的学生潘崇理合办勉仁小学。

这时,我母亲患肠胃病,腹泻未愈。我本应该随侍床褥,不应离去。母亲说:“你二哥懂医,我的病他会治。算八字,你在外面才会有发展,你去吧!”老人家不顾自己,顾儿子,可怜天下父母心!母亲的话,使我肝肠寸断!

在古蔺数月,第二年(1941 年)正月初九日辰时,母亲竟因病医治无效逝世。噩耗传来,令我悲痛万分。

抗日战争开始,支那内学院从南京迁到四川江津,设支那内学院蜀院,继续刻经讲学。母亲病故后,我百念俱灰,学佛之心益切。每月所得薪金,除留简单伙食费外,全部汇内学院蜀院,购请佛经钻研。并开始写《唯识纲要》。在写作过程中,由浙江大学教授李源澄(当时浙江大学迁到遵义避难)介绍巨赞法师(欧阳大师的弟子)联系切磋。黄艮庸又介绍我向熊十力先生请教。

1942 年,书写完后遂寄江津呈欧阳大师请益。大师来函,许可我参加明年(1943 年)正月初七日的人日大会。寒假我遂挈学生曾庆昌等谒见大师于江津内学院蜀院,并获大师教诲十余日。

抗日战争期间,内学院院友星散于各地,参加人日大会的只有陈铭枢、程时中、印佛、法雨等人。

人日大会后,我仍然回古蔺工作。第二年(1943 年)春,得先大师吕贗(秋逸)先生信云:竟无大师示寂(吕先生摄理院长),你是大师的最后一个弟子,同意你来学院学习。当年暑假,我便辞去古蔺教职,到江津进内学院蜀院。

自 1929 年 18 岁我开始向往内学院以来,整整 14 年,至此方得遂多年心愿。农历正月初七为人日,虽然是中国古人的规定,但在竟无大师的思想里却另有深刻的含义。支那内学院以四语作院训:曰师、曰悲、曰教、曰戒。大师在释师第四《师道》中有云:“师体曰慧,所谓知见;师道曰悲,所谓为人之学。……是故学亦是为人之学,教亦是为人之教,师亦是为人之师。”这说明了大师为什么重视“人日”的道理。他说学是为人,教是为人,当老师也是为人。与人相对者为己,学、教、师一切都是为人,而不是为己。

大师在《夏声说》里又说:“人必有所以为人,然后能人。然后谓之曰人。人之所以为人者,恻隐羞恶是非之心是也。……无恻隐之心非人也,无羞恶之心非人也,无是非之心非人也。”

上面讲学习也好,教人也好,当老师也好,一切都是为人,而不是为己。这里讲一个人要有恻隐、羞恶、是非之心才算是人,如无这样的便不是人。有恻隐、羞恶、是非之心的人当然是学教师一切都为人而不是为己。

有时大师又说:“仁者人也,仁爱结撰之谓人。”(《复张溥泉》)人与仁为同义异语。所谓“自”,“即语言心行俱灭之天道”,亦即本心。(《中庸传》里说:“本心之谓自。”)但有“本心”,皆可谓人,“人也者仁也”,“仁者人也”,所谓“依仁游艺”者,即依于“本心”而从事艺术创作也。

我们从这些道理中,就可以体会大师为什么重视人日(农历正月初七),而每年选在人日开院会。

二、大师与著名诗人陈散原先生的情结

2002 年 5 月 20 日,是南京大学百年校庆。我老伴米宝淑和长子田景华都是南京大学的学生。他们去参加校庆活动回来,得到各种礼品,其中还有一张南大历任校长像。有一张像是 1902 年时任三江师范(南大前身)学堂总稽查(即校长)陈三立的。陈三立何许人也?陈三立(1852—1937 年)字伯严,室名散原精舍,江西义宁(今修水)人,是国际上都有名的历史学家陈寅恪、画家陈方恪的父亲。光绪年间进士,官吏部主事,曾参加过戊戌变法。辛亥革命以后,以遗老自居,所作诗也表现了他的政治态度,为同光体主要作家。有《散原精舍诗》《散原精舍诗续集》《散原精舍诗别集》《散原精舍文集》等。

陈先生与竟无大师交谊很深,在南京常相过从。有一次,陈先生要到北平去,因车子出问题了,没有去成。竟无大师的诗里有“神工鬼使滞征辕”的诗句,就是讲的此事。正好竟无大师要写《大涅槃经序》,在南京应酬很多,不便写。遂约陈先生一道去江西庐山避暑,顺便写《大涅槃经序》。

到庐山他们住黄龙寺,寺外有两棵大树,人称宝树,相传是晋代寺僧种植的,有一千多年的历史,郁郁葱葱,直插云霄,树有几人合抱那样粗。有一次,竟无大师约陈先生去纳凉并参观千年宝树,有关人员也随同去并拍照片(1986 年我在上海学林出版社出版我的《玄奘哲学研究》一书,还将这照片附加在其中,可惜印刷不佳,人的面貌非常模糊)。下山后,陈先生还是到北平去了。到北平不久,卢沟桥的枪声打响了,日寇长驱直入,北平沦陷,津沽失守,日寇沿津浦路南下,不久打到山东德州。南京国民政府西迁至重庆陪都。山东邹平梁漱溟先生创办的乡村建设研究院也只好解散。梁先生后来到重庆创办勉仁书院,继续讲学,熊十力先生也在其中,当时学术界称他们是新儒学大师。

1983 年 11 月,我到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代表会。11 月 4 日,我曾经去拜访过梁先生。在此之前,还与梁先生通过几次信。抗战开始,内学院从南京迁到四川江津设内学院蜀院,继续刻经讲学。乡村建设研究院解散后,我从山东邹平避难回贵州遵义,当了几年的乡村小学校长,几经周折,方得到内学院蜀院学习。

三、大师与“五四运动”急先锋著名学者陈独秀的关系

陈独秀,早年参加辛亥革命,是文学革命的先驱,文艺理论家、教授。 1915 年自日本回国后创办的《青年杂志》(第二卷起改名为《新青年》),是五四新文化运动的重要阵地。1921 年 7 月他当选为中国共产党总书记,1927 年被撤销总书记职务。1932 年被国民党政府逮捕,判徒刑 13 年, 1937 年 8 月被释放。后流落四川江津,1942 年 5 月 4 日病逝。

陈独秀到江津后,曾经去拜望竟无大师,并向竟无大师借书看,借《武荣碑》等临写。大师喜欢书法,所收藏碑帖甚多,他又是“悲心彻髓”之人。不论什么人,只要求上进,他都肯帮助。因此,陈独秀与大师经常来往。

抗战开始后,因为江津距离重庆很近,大批难民涌向江津,陈独秀嫌烦,便躲到江津乡下鹤山坪去了。那里四面环山,人迹罕至。在那里,陈独秀几乎穷得断炊,无米下锅。他曾经写过这样一首诗寄与竟无大师:

贯休入蜀唯瓶钵,久病山居生事微。

岁暮家家足豚鸭,老馋独羡《武荣碑》。


竟无大师是很有名的书法家,他写的对联如“肝胆一古剑,风雪万梅花”及其他作品,商务印书馆曾经为他印行。大师的字雄强茂密,一股浩然之气跃于纸上,使观赏者为之愤悱启发。

大师是爱国爱教的典范。“九一八”事变后,大师选刻《词品甲》《毛诗课》、郑所南《心史》,出版所书文天祥《正气歌》、岳飞《满江红》,无非“要使此锥心刻骨之事常目在之”,而启发人们至大至刚、谁敢悔予之气。

在抗日战争如火如荼之际,大师号召青年“执干戈以卫社稷”,发扬中国人至大至刚“不受尔汝”的浩然之气。在《赠聚奎学校中华青年救国团》的赠词中,先生悲愤激昂地说:“呜呼!日军残暴极矣!三日於兔气食牛,唯尔青年能吞灭之。”三日於兔能食牛,所恃者亦唯至大至刚之“气”而已。“是故经必《孟子》,史必马迁,文必昌黎,诗必少陵,词必稼轩,而字必分篆者,胥作气之资粮也。”(《跋龚秋秾元明以来书法评传墨迹大观》)大师主张“以他为自之教育”。大师办学的目的就是要启发人们的悲心。大师说:“悲而后有学,愤而后有学,无可奈何而后有学,救亡图存而后有学。……乱之兴也自无悲始,治之萌也自亲爱起,生心动念唯私一己天下亡矣;一举一动,环顾皆人,天下太平。”(《内学序》,参见拙著:《依仁游艺话吾师:纪念先师欧阳竟无大师逝世四十周年》)

四、大师与“一•二八”上海抗战

“九一八”事变后,日寇侵略军南下,攻打上海。当时,大师的学生陈铭枢(字真如)时任京沪卫戍司令,发动并参加淞沪“一•二八”抗战。大师作《夏声说》鼓励他说:“人之所以为人者,恻隐羞恶是非之心是也。堂下觳觫,堂上不忍,况乎国将亡、族将灭、种将绝,痛之所不胜,不得不大声疾呼奔走号啕,而后举国震惊,万众一心,出其才力智能以自拯……”

以上所谈不过一鳞半甲,不足以了解大师的全貌。

1943 年 3 月,先大师逝世于四川江津内学院蜀院后,国民党政府教育部长陈立夫呈请国民政府褒恤欧阳大师呈文有一段话,可以知大师生平崖略,录之以结束本文:

查故佛学大师欧阳竟无,早年刻苦力学,凡经传子史靡不博通。有清之末,国运陵夷,思济时艰,乃以陆、王之学治心,科学技艺应世,创办正志学堂以为世倡。嗣以慈母弃养。痛感无常,厌薄世法,遂茹素学佛,旋赴宁担任金陵刻经处编刻之事,先后编经典千余卷,校勘清审,传播士林,佛学之能普遍于智识界,该故大师厥功甚伟。继又创办刻经处研究部、支那内学院,以讲学与刻经并进四方负笈从游者日众,其于佛学,专志内典,穷极精微,判唯识法相为二宗,使久绝之学得以倡明。于儒则发挥孔孟性天精义,本末内外赅而存之。九一八事变发生,该故大师激于忠愤,发为文章,大都以奋发救亡为主旨。复编词品甲、刻心史、手写正气歌等,藉资激扬民气。及敌寇深入,内迁来蜀,复于江津设内学院蜀院。虽届古稀之年,而研究著述仍不稍懈。近年更发精刻大藏之宏愿。心力益瘁。竟于本年三月二十三日以肺炎卒于江津。综其生平,早年精研儒学,中年由儒入佛,晚年乃贯通儒佛二家,不特著述宏阐幽发微,足以继往开来,即就其志行之坚卓茹苦自甘,亦足以为世道人心准则……


                                                             《文史天地》2003 年 6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