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光辉业绩 珍贵文物——刘应煃先生事迹记(上)

光辉业绩 珍贵文物——刘应煃先生事迹记(上)

作者:陈福桐 阅读量:22 点赞:0

我从省政府参事刘铁轮学长那里得见一张“贵州留日学生时敏同志会”的照片,摄于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 年),照片中 15 人,有着西装的,有着中山服的,还有一位女士,据老一辈的人说是约来的秋瑾女侠,他们个个神采奕奕。照片保存 90 年之久,犹见这些黔人先辈眉宇间的英飒之气。铁轮学长说,这 15 人中只识得有李公复、雷长卿、张协陆、陈幼苏和二排左起第四人铁轮的父亲刘应煃先生。这张照片应当是一件历史资料和珍贵文物,历经 90 年后,能见到前辈在海外读书和从事推翻清封建王朝活动时的飒爽英姿,真可以教育和鼓舞今人的奋发上进之情。

应煃先辈是遵义市人,担任过辛亥革命时贵州反正后遵义第一任地方议长,因早年病逝,我没有见过。遵义有牟琳、周子光、周沆几位辛亥革命时代的老人,他们是 1949 年解放后才离世的,知道他们的人较多。我读过《遵义市志•人物稿》和铁轮学长收存的家中老人的回忆,应当把这位老同盟会员刘应煃先生的事迹记下来存史教人。

刘应煃,字灿之,遵义市人,生于清光绪元年(1875 年),上代人一心要应煃努力读习经史,应举功名,但应煃却另怀新潮思想。时值光绪二十八年(1902 年),贵州巡抚邓华熙将省会贵山书院改为贵州大学堂,应煃遂赴省读书。第二年,学政朱福铣考选留日学生,应煃与其弟应镛都被录取。应煃读日本早稻田大学攻天文数理(又有记载是学政法 ),应镛入警政学堂。兄弟二人在东京参加了同盟会。梁启超在戊戌政变后流亡日本,在东京办《新民丛报》,主张君主立宪,介绍西方资产阶级政治、社会学说,对当时的知识界产生过影响。但《新民丛报》与孙中山的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是背道而驰的。1905 年孙中山在日本创办同盟会机关报《民报》,在发刊词中第一次提出“三民主义”,并不断批判《新民丛报》的改良主义不能挽救民族的危亡,很受国内外先进知识分子的欢迎。应煃在《民报》上发表文章,参加论战,得到孙中山的赏识。“贵州留日学生时敏同志会”就是《民报》立论主张的拥护者。1906 年,孙中山派应煃回国,到江苏开展活动。应煃在南京以行医和编辑《鸡鸣》周刊作掩护,联络同志,传播革命。同年,浙江人、光复会的徐锡麟,为打进清政府去进行活动,捐资得一个道员官衔,任安徽巡警处会办兼巡警学堂监督。第二年准备起义,约秋瑾在浙江响应。因事机泄露,被迫仓促举事,枪杀安徽巡抚恩铭。然而起义失败,徐被捕牺牲,江淮各地震动,应煃立即撰稿印发《致满清两江总督端方之规诫书》,列数清廷内外措施的错误,主张必须改弦更张。端方派人搜捕革命党人,同盟会江苏支部被毁。应煃在民众保护下未遭逮捕。不久,同盟会支部恢复工作,东京同盟会总部委应煃为支部长。

应煃积劳成疾,患肺结核,其父汉英老人函煃回家治疗,孙中山也同意其返黔,就便鼓吹革命。同时期回黔的有钟昌祚、平刚、童江源等。这是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 年)的事。

应煃回遵义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息与治疗,健康好转,应遵义中学堂堂长张图之聘请任教。有材料说张图之是贵州自治学社成员。应煃还兼模范高等小学教师,借教师身份掩护,秘密与贵阳、遵义两地的同志联系活动。

清宣统元年(1909 年),清政府宣布筹地方自治,贵州成立咨询局,周素园任书记长,钟昌祚为书记员,应煃被选为议员,住遵义。

宣统三年(1911 年),武昌的革命义旗一举,各省纷纷响应,贵阳于 11 月 4 日反正(农历九月十四日),成立大汉贵州军政府,应煃与张图之命朱兴武联系自治学社的黄茀卿派兵两百人,由朱兴武率领回遵义起义。朱兴武和冉文伯举起大汉军政府旗帜接管了县印。先是朱兴武曾任清军百总,结交革命党人,事被察觉,潜来遵义投奔应煃,化名刘汉文,继续从事反清活动。据遵义老教育家胡听秋先生的《播变事略》记载:“吾遵闻省恒于九月十四日光复,地方议会议长刘应煃于十九日开特别会议,集合两城学绅商各界开会议决,当即剪发以示决心,更议会曰军政分府。”应煃还主张妇女解除缠足,他们的革命行动、先进的思想,在几千年封建统治下的旧社会,真如阴霾天气中突见阳光,也足见其英雄气魄之可尊可贵。

当时省内各地哥老会广开公口,地方上有仇杀之类事发生,宪政会握有实力, 借机招引滇军入黔。甘小楼和兴义邓仁安两个营开到遵义,捕杀革命党人,朱兴武退走,应煃隐蔽到南乡谢家坝。西乡团练中的枫香坝团总鲁瀛(平舟),是一个读书出身而有军事才略的人,被擢升为北防国民军统带,驻节遵义,击毙邓仁安,又杀唐继尧派驻遵义的督办梅治逸。应煃才转回城中。由于唐继尧要杀鲁瀛为甘、梅报仇,滇军又入遵义,鲁瀛不得不退入四川。直到滇军势力消退,应煃复被选为省议员和国会议员。

应煃先生是以儒家仁学思想作行为准则的,据刘老夫人回忆,应煃先生教育学生不施鞭打,都是循循善诱。对待清朝政府投顺革命的县太爷,老百姓要求杀掉,应煃主张让他去自谋生路,允许在衙门中的厢房住,由他的妻子做针线活来过日子。当义旗一举,应煃就将草拟的讨慈禧太后的檄文张贴上街。晚间,他腰挂宝剑,去守住卡哨,防止坏人行动,眼睛都熬红了。当议员每月有七吊钱的伕马费,他也不去领。有的人拿银锭来说情要求释放被关押的罪人,他一概拒绝;至于受冤枉的,他只要知其实情就去保释。这样的德行,足堪为后人作范。

民国二年(1913 年),孙中山讨袁世凯失败。在袁世凯取消国会,解散各省、县议会之际,应煃病体日衰,病势转剧,卧床不起,先于他的同辈友人于民国八年(1919 年)病逝于遵义,终年 44 岁。


                                                      《文史天地》1996 年 3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