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护送援外物资亲历记(上)

护送援外物资亲历记(上)

作者:孙纯福 阅读量:20 点赞:0

2011 年 4 月 21 日,国务院新闻办公室首次发表《中国的对外援助》白皮书。白皮书说,自 2004 年以来,中国的对外援助每年增长近 30%。从 1950 年到 2009 年,中国对外援助总金额达 2562 亿元人民币。

众所周知,我国的对外援助与其他国家不同的是,当我国政府与受援国政府签订协议后,严格遵守和平共处五项原则,尊重受援国的主权,不附加任何条件,不要任何特权。有的受援国,因交通困难,他们提出延伸送达地点,我援外人员,坚决执行我国政府的决定,克服各种艰难险阻,甚至冒着生命危险,将物资送达到受援国的指定地点。笔者几次参加背运护送援外物资的经历,就是例证。

背运主副食品到老挝

1969 年 8 月 6 日,我所在的边防连队正在中老边境执行警卫任务,突然接到上级命令,全连开赴勐腊县苗寨执行运输任务。指导员田永德在动员会上说:“老挝正在进行抗美救国斗争,前方的战士正在忍饥挨饿,根据中老双方签订的协议,现在有一批粮食及副食品,急需运往老挝。眼下我们和兄弟部队一起,要将 20 万斤食品背运到老挝的孟约。不论有多大的困难,我们一定要完成任务!大家有没有决心?”“坚决完成任务!”全连干部战士齐心回答。

早在 1964 年 7 月,鉴于老挝严重紧张的局势,中国领导人就认为中国应进一步加强对老挝的军事援助,把老挝爱国部队的后勤供应包下来,老挝人民需要多少,中国就帮助多少。消息传开,美国提高了对老挝的野蛮空袭次数,策划南越军队悍然入侵,在老挝组织苗族武装进行“特种战争”。从 1964 年起,中国人民解放军根据中央的指示精神,将原来对老挝的不定期援助改为每年安排一次,尽最大努力组织援老物资的生产和运输。

我连接到命令后急行军赶到了苗寨。苗寨位于中老边境,住有我苗族同胞 500 多户,他们倚山而居。因美国飞机经常对我村寨进行轰炸扫射,我高炮部队在苗寨山上架有高射机枪,随时准备迎击来犯敌机。此时,我边境公路旁堆满了援老的大米、肉罐头、粉丝、盐巴等物资。因为老挝不通公路,这些物资只能靠我们背扛运到 50 公里外的老挝孟约,到老挝后,老挝才组织人员送往各战区。先行到达的一营营长刘保斌扛了袋大米,随即四个连队的干部战士扛着大米、罐头等物资直奔骡马道,穿行在树林里,很快进入了老挝。

当我随连队背着一袋 50 斤的大米刚要跨入老挝边境时,指挥部传来命令,已进入老挝的部队停止前进,在树林里隐蔽,在国境线的部队退回我边境待机前进。原来,我苗寨空军雷达显示,敌机在老挝边境一线上空侦察,随时准备对我入老的运输部队进行轰炸攻击。我刚隐蔽下来,突然从老挝方向传来敌机轰隆隆的机鸣声。接着是敌机低空疯狂扫射,整整持续了一个小时。前方很快传来消息,我运输队的战士朱南生遭敌机轰炸牺牲,另 5 名战士负伤。部队只好停止了白天运输,改为夜间行动。

8 月 8 日傍晚,我扛着一袋大米随部队进入了老挝。大米重 50 斤,本来不算重,可我身上挎有一支半自动步枪,4 颗手榴弹,200 发子弹,加上背包、铁锹、砍刀,压在身上足有 100 多斤。大米是软的,不好背,背一会便往下滑。我改为用绳子套在袋上再压在背包上,结果压得我喘不过气来,走了没有多远就掉队了。副连长陆志邦见状给我砍来竹子,破为两半,然后夹住大米袋两边,再用藤条扎紧,大米袋被固定住,扛在肩上,手握住竹夹板随时移动,果然轻松多了,我又跟上了部队。

为了天亮前赶到目的地,部队不敢休息。老挝的山很高,爬完一座山往往要一个多小时,然后下坡,下完又爬山。密林里的路是骡马道,坑坑洼洼,稍不留神,就摔跤,一路上不断有人跌跤。尽管路难行,我们争分夺秒,遇到路窄坡陡处大家互相拉一把。到了半夜,全连已经走了一半路程,照此速度天亮前完全可以赶到目的地。

岂料到了下半夜,天公不作美,“哗啦哗啦”下起了大雨。为了防止大米被淋,大家连忙用塑料布盖住大米。雨越下越大,山风刮着雨水,让人睁不开眼,行军速度大大放慢。更要命的是脚下的骡马道,深浅不一、高低不平的道坑被灌满雨水后,脚往下一踩就成了泥浆,深深的坑伴随着泥浆碎石块,让人费很大劲才能拔上来。由于胶鞋不停地踩在泥坑里,一会儿就被尖石块划破,被泥浆绞烂,再也无法穿,我只好赤着双脚,背着沉重的大米继续前进。很快我的双脚被石块划破,鲜血伴着雨水泥浆,锥心般疼。我忍住剧痛,心怕掉队,一步步艰难地走着。

天亮时,我们终于走出了树林。离目的地孟约还有 5 公里路时,突然一群穿得破烂不堪、面黄肌瘦的妇女、老人、小孩,拦住了我们的去路。他们齐刷刷地跪在我们面前,一个个伸出了颤抖的双手,那意思再也明白不过——给点吃的吧。见状,连长为难了,如果将背着的粮食分些给他们,那么我们的援外粮食就会减少,如果不给,他们当中也许就会有人饿死。情急之中连长、指导员一商量,马上要翻译做工作,我们所背的粮食不能动,全连从带的干粮中,每人分出 3 斤粮食给老百姓。翻译一点数,大人小孩共 108 人,当他们每人分到粮食后,一个个热泪盈眶,连说:中国军队好。

一个小时后,我们到达孟约,全连将 150 袋大米,30 箱猪肉罐头如数交给老挝官员坎南。这时,坎南已经知道我连从自己的干粮中拿出部分发给了老百姓,他拿出了 7 袋大米 350 斤,要补偿给我们。连长没有要,说我们这点困难能够克服,坎南紧紧握住连长的手,感动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武器经“胡志明小道”护运到越南

1969 年 11 月 6 日,我连正在老挝紧靠越南的一号公路班果执行任务。我排突然接到通知,全排到内桥湄公河的入口处,执行我援助越南武器的押运任务,武器将从“胡志明小道”送往越南南方。连长命令,半路上不能丢失一支枪,一颗子弹,保证让我国援助的武器如数送达越南。

在 1965 年,中国援助越南南方的物资大多数是靠海上运输。对此,侵越美军司令威斯特摩兰坐卧不安,他决心下大力封锁海面。从 1966 年开始,美军派出 100 多艘铝制快艇在南越的沿海巡逻。这些船只,在美国航空母舰和支援舰的大力掩护下,由南越伪军的帆船协助,每天搜查 4000 多艘帆船、舢板和渔船,造成了中国支援越南北方、南方的武器装备、军需物资在海上运输的极大困难。为了保证我国的援越物资能及时运到越南北方、南方的各战场,中国使用大量外汇开辟了一条通过柬埔寨境内的西哈努克港(即磅逊港)的秘密运输线。物资运到柬埔寨的鹦鹉嘴地区,再转运到越南南方解放阵线部队的各个根据地和游击区。由于侵越美军剧增,战争规模不断扩大,越南南方的游击队扩大为正规军,消耗大,这一切单靠西哈努克港的转运,已无法满足斗争日益增长的要求。由此,一条通过老挝狭长地区的崇山峻岭,抵达越南南方各根据地的羊肠小道“胡志明小道”便应需而开辟出来了。我连所处的一号公路沿线班果地区就是“胡志明小道”的一部分。

我们迅速赶到了湄公河的入口处。河边停着一艘船,越南解放军驻老挝的军事顾问营营长武友山,已经带领 200 名越南青壮年,其中包括 60 名妇女的运输队队员,在船上搬运武器。武友山介绍,这些武器均是中国援助的,计有轻机枪 200 挺、子弹 20 万发、迫击炮 20 门、炮弹 2000 发,必须连夜通过“胡志明小道”运往越南的班奠,全程 40 公里。武友山特别提醒我们,之所以请求中国解放军护送,是有情报反映,美国中央情报人员已截获情报,命令南越军队在湄公河沿线截获这批武器。越方为安全起见,改为走“胡志明小道”,经老挝运送到越南。

排长郭寿昌当即作出部署,我六班担任尖刀班,在前面开道,与运输队保持 50 米距离,如果遇到敌人,即将其歼灭,以掩护运输队前进。夜间为便于与运输队保持一定的距离,便于联系,越方走在前面的运输队队员一人手臂上扎上一条白毛巾。五班走在运输队的中间,保卫运输队队员不遭敌人袭击。四班断尾,严防敌人从后面攻击。

我班穿行在原始森林的羊肠小道上,借着微弱的月光一路搜索前进。越南运输队队员一个个很厉害,速度很快,有时扎白毛巾的运输队队员本来应该与我们保持距离的,他们却紧跟在了我们的后面。我是副班长,在后面敦促他们保持距离,以免遇到敌人时伤害到运输队队员。可一会儿扎白毛巾的运输队女队长阮春,又跟在了我后面。她扛了两挺机枪本来很重,走路却快步如飞。突然“轰隆!”一声巨响,我马上命令阮春他们卧倒不要发出响声,以免暴露目标。我刚要去打听情况,排长赶来了,告诉我们,一个运输队队员在树林里方便,不慎踩上敌人埋下的地雷,当即牺牲。

天蒙蒙亮,我们终于到达了“胡志明小道”的越南的班奠。这时,越南一个自称叫“黎洪明”的团军需科长,紧紧握住排长郭寿昌的手说:“谢谢你们中国战友,这批武器来得太及时了,下一阶段的任务就由我们护送了。”随即他带领越南一个班的运输队继续前进,我们同运输队队员们挥手告别,便朝原路返回。

我们刚离开运输队 10 多分钟,运输队队长阮春一路跑来,气喘吁吁地对排长说:“快,我们被截了,那个团军需科长黎洪明是假的!”不容迟疑,排长立即带领全排火速追了上去。这时,阮春早已使用暗语让全体运输队队员就地休息。一路奔袭,半个小时后,我们在阮春的带领下追上了“黎洪明”。我们立即将他的一个班团团包围,缴下了他们的枪。见被缴了枪,“黎洪明”先是脸上露出惊恐,继而是静定,他笑了笑说:“阮春队长,这是怎么回事,你们是不是误会了?”阮春嗤之以鼻:“黎科长,别装了,我问你,你老家是哪里的?”“黎洪明”回答:“我出生于西贡,当然是南方人。”阮春队长笑了起来:“这就对了,我们军需科长黎洪明可是个北方人!”听着,“黎洪明”脸“唰”地变白了。就在这时,真正的黎洪明科长率一个排赶来了。当他见 200 挺机枪、20 万发子弹、20 门迫击炮、2000 枚炮弹安全运到了,又见我们早已缴了假“黎洪明”他们的械,黎洪明十分激动,他紧紧握住排长的手连声说:“中国兄弟太感谢你们了!”说着,他不由自主地振臂高呼:“越中友谊万岁!”阮春也领着运输队队员们高呼:“中越友谊万岁!”原来,冒充黎洪明的人,真名叫吴西开,是南越伪军特工,他是奉美军中央情报局之命前来截劫这批武器的,没想到栽在了中国军队手里。

过后,我们三排因出色地完成了护送武器的任务,我援越指挥部授予三排集体三等功的荣誉。


                                                        《文史天地》2009 年 7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