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国民党册亨县政府“反共应变”的破产(上)

国民党册亨县政府“反共应变”的破产(上)

作者: 黄福建 阅读量:75 点赞:0

1948 年 9 月至 1949 年 1 月,中国人民解放军接连在辽沈战役、淮海战役、平津战役中取得胜利,国民党反动政权面临崩溃。但蒋介石不甘心失败,妄图利用云南、贵州、四川、西康等地的复杂地形,向中国人民解放军负隅顽抗,阻止大西南各省的解放。国民党贵州省主席兼省保安司令谷正伦和贵州省保安副司令韩文焕,于 1949 年 1 月应召飞往南京,亲自领受蒋介石的使命,妄图把贵州经营成为他们抗拒解放的根据地。在蒋介石的授意下,谷正伦、韩文焕回到贵州后,同在贵州的“军统”“中统”等特务机关共同炮制“反共应变”计划,成立“疏散游击指挥部”,派兵遣将,部署全省反共应变事项。

向边远地派遣反共骨干,陈精亮就任册亨县县长

册亨地处贵州西南边沿,南以南盘江与广西相隔,东同望谟县以北盘江为界,西北与安龙、贞丰县接壤。县境内山高林密、地广人稀,布依族占全县总人口的 75%以上。建国前,当地少数民族少通汉语,文化教育落后。国民党敌特认为册亨是开展游击战争、抗拒解放、等待“时局好转”的理想地盘。于是,谷正伦、韩文焕就派遣他们的保安系统骨干陈精亮到册亨就任县长。

陈精亮,贵州关岭县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复兴社军统特务分子,曾任贵州省保安第二团上校团长。1943 年黔东地区发生苗族农民起来反抗国民党政府苛捐杂税的黔东民变时,陈精亮率保安第二团从盘县开赴黔东地区的雷山等县镇压群众,后又调任国民党军某部上校团长。

陈精亮于 1949 年 2 月带领他的保安部属及其同乡亲信来到册亨,他带来的部属亲信如林子成,曾任陈精亮的保安第二团第一大队队长,到册亨任民众自卫队副总队长;陈泽贵,关岭县人,陈精亮的胞弟,中央军校毕业,曾任国民党某部上尉连长,到册亨任民众自卫队队副;谌鸿贤,关岭县人,贵州大学法律系毕业,陈精亮的外侄,到册亨任县政府助理秘书。此外,以陈精亮的老婆、镇宁人卢天淑为背景,陈又从镇宁带来一帮亲信,也安排在县政府各要害部门。

当时,册亨县政府人员按编制是 50 名,但十之八九是由陈精亮带来的关岭、镇宁及其他外县人充任。县民众自卫队官兵是 300 人的编制,而班长以上的干部均由陈精亮的部属和亲信充任,士兵中,册亨人仅占十之一二。

实施党务政务下乡,大造反共宣传舆论

解放前,谷正伦为了进一步利用封建地主阶级多年来对农民的直接统治关系,提出所谓党务下乡、政务下乡的口号,派出党、政、军、特人员下乡加强与封建势力勾结。陈精亮积极执行这个反动策略,以调查“奸党”为名,深入基层。

当时,册亨南部与广西毗邻的乡匪患严重,陈精亮到任后,就以了解“奸匪”为名,组织了一个便衣队,亲自率队作社情调查摸底工作,监视“异党”、跟踪盯梢他们认为可疑的人。

5 月,陈精亮组织了一个由 18 人组成的农村巡回工作团,他自任团长,巡回工作团下设民政组、财经组、建教组,各组组长带队到各乡镇开展反共宣传,介绍“戡乱游击”和“空室清野”的经验,调查“奸匪”,整顿保甲,重点抽查户口,了解“异党”情况,调查地方富户,督导各乡、保抓紧兵、工、粮、款,绘制兵要地志,督导各乡、保组建民众自卫队、长老会、妇女会、儿童会等。

8 月,陈精亮组建《民刊社》编委会,自任该刊发行人。《民刊社》内容除鼓吹国民党“戡乱建国”的反革命政策政令外,还由册亨无线电台按贵阳总台约定的时间抄报国内外反动宣传的新闻转载。同月,贵州省政府新闻处电令册亨县政府秘书室指定一名“忠党爱国”的秘书任该处的通讯员,负责本县施政概况的报道和反动新闻传播。册亨县政府指定主任秘书杨恩宽任通讯员,同册亨无线电台台长唐桐荣合作,负责将册亨县政府的施政概况报到省政府新闻处。同时,由唐桐荣按约定每天中午 11 点钟抄收贵阳总台发布的新闻,送陈精亮审阅后缮写成简报,在县城固定的地方张贴。还将重要的新闻汇集成册,每周分发给各乡镇一次。10 月,由县参议会会员组成一个反共宣传通讯小组,以此扩大反动宣传。

建立片区联防,控制地方封建武装

1948 年,中共地下党成立黔桂边人民解放军第二十八大队,望谟人熊亮臣任副大队长,在广西的万岗、天峨、乐业和贵州的望谟、罗甸、贞丰、册亨等地进行游击战争,使国民党贵州当局惶惶不安。因此,谷正伦、韩

文焕便先后派遣他们保安系统的骨干、军统特务分子陈精亮、沙盈瑛、糜藉池到册亨、望谟、贞丰就任县长。

沙盈瑛,贵州普定县人,黄埔军校第八期毕业,复兴社特务。1943 年任贵州省保安第二团大队长,黔东事变时,跟随贵州省保安处副处长刘鹏飞到黔东地区镇压群众,1949 年受派任望谟县县长。

糜藉池,贵州毕节人,黄埔军校第三期毕业,复兴社特务,曾任国民党一〇一军预备师少将师长、贵州省保安干部训练团教育长,后被调任为贞丰县县长。

4 月,贵州省保安司令部指令贞丰、册亨、望谟、紫云四个县组织四县联防办事处,令糜藉池任总指挥,陈精亮、沙盈瑛、李文经任副总指挥。于是糜藉池电邀陈、沙、李到望谟的乐园开会,商讨组建四县联防办事处的各项工作。按照省方的指示,各县都要利用当地所谓有声望的、有号召能力的自然领袖、社会贤达为骨干,建立地方武装。同时规定:每县派出一个有实力的地方武装大队为联防办事处的实力,并明确各县防范的区域及联络办法等。

四县联防办事处的组建和兵力部署完毕,陈精亮回县传达会议精神,并在全县组建了 3 个清剿大队和 4 个(南、北盘)江防大队,以此控制全县各个地方。

调训“民众自卫”干部,传授“反共游击经验”

国民党很重视在政治思想上进行“反共”宣传教育,灌输“反共救国实施纲领”,传授“反共游击经验”,因此他们把各地方势力、地方武装、党团骨干,以及所谓的自然领袖、社会贤达等收罗起来加以训练,培养“反共中坚”。1949 年 8 月,册亨成立民众自卫干部训练所,县长陈精亮任所长,林子成任教育长。陈精亮亲自编写“各级民众自卫队组织办法”“空室清野办法”的教材,并亲自教授“绥靖办法”“青年思想修养”课程。这个训练班原计划调训 110 人,实到 83 人,训练了 1 个月。毕业前,陈精亮还出面组织同学会,这个同学会的成员,后来成为“册亨县保密防谍小组”成员。

同月,册亨县还兴办小学老师假期讲习班,调集全县 50 多名小学教员到县参加学习,陈精亮任班主任,教育科长彭永年任副主任。经过两周的学习后,教员们被布置回所在乡镇协助乡保办理政务,组织长老会、妇女会、儿童团等。

10 月,贵州省保安司令部调训各县所谓的自然领袖和民众自卫干部到省受训,陈精亮带领当时册亨的所谓自然领袖和民众自卫干部潘德华、吴先豪等人到省受训,这些人回县后成为册亨“反共应变”的骨干。


敌特组织林立,便衣密探遍布城乡

反动特务不畏册亨边远,早在 1945 年,国民党“军统”特务分子就已来到册亨活动。第一个来册亨活动的“军统” 特务分子是贺超群,1946年他被调至安龙县,湖南人胡继湖接替贺的工作。1949 年,中美合作所中央调查统计局通讯员杨恩宽调到册亨县政府任主任秘书后,他所在的特务组织随之渗透到册亨县。这个组织在贵阳的工作组组长是于永滋。于永滋调国防部二厅任部员后,由当时在贵州大学任教授的张畏凡负责同杨恩宽联系。1949 年 5 月,张畏凡致信杨恩宽,密嘱杨恩宽要依靠行政职权,发展外围力量,广泛搜集情报。杨恩宽依信在册亨县属机关职员和部分乡镇长中发展外围组织。

8 月,贵州省政府和贵州省行动委员会来电指令册亨县政府推荐一名“忠党爱国”分子担任省政府秘书处的特约汇报秘书,册亨县推荐杨恩宽 为特约汇报秘书。同月,贵州省政府和省保安司令部又电令册亨成立保密防谍小组,作为反共防谍的情报组织。册亨县决定将民众自卫干部训练所组织的同学会改名为“册亨县保密防谍小组”,并在各乡镇设立情报站,规定情报要指定专人送给杨恩宽。

为了加强对“异党”、帮会和“奸匪”活动情况的调查监视以及临时差遣,9 月,册亨县政府组织了一个特务分队,到城乡调查“异党”活动、督催粮田公租款项、抽查户口等。10 月,陈精亮参加省民众自卫干部训练团受结业时,省保安司令部面授他回县后,以参加省受训的本地人为骨干,组建册亨县情报组,这个情报组的组长由陈精亮担任,杨恩宽任副组长,上隶省保安司令部领导,中隶兴仁第三区保安司令部参谋室领导。1949 年,册亨的各种特务组织,通过不同的渠道,采取不同的手段,利用不同的方法,在城乡搜集各种情报,向各自的上级系统传递。中美合作所中央调查统计局册亨通讯员杨恩宽向他的上级、贵州大学教授张畏凡汇报,其他特务组织分别向省政府秘书处、省政府新闻处、省保安司令部兴仁行政督察专员情报组汇报。

由于特务组织林立,便衣密探遍布城乡,使得平民百姓人心惶惶。如10 月份,贵州省保安司令部发来密电称:“共党已派出一批地下工作人员到各县活动。”并说明这批地下工作人员的联络标志是衣服的左臂上和左面的裤脚各有一块大小不一的补丁,要各地严密监视防范,若有发现立即缉捕上报。册亨县政府接电后,立即密告各级行政组织和各特务组织。于是各种特务组织都派出人员在城乡监视、密察共产党地下工作人员。特别是县城的住户客栈,被严密监视搜查。来往的客商,甚至赶场的农民也无一幸免被盘查,闹得城乡鸡飞狗跳,最后以一无所获而告终。

建立应变指挥机构,统一领导应变事项

为了抓紧实施“应变计划”,提高工作效率,10 月,贵州省政府和省保安司令部电令册亨县政府、县党部、县参议会、县民众自卫总队联合组成军政联合办事处,以便统一指挥“反共应变”的各项工作。册亨县军政联合办事处上隶省政府和省保安司令部领导,中隶兴仁第三行政督察专员公署和保安司令部领导。县长陈精亮任办事处主任,县参议长包祖辉任副主任,县政府主任秘书杨恩宽任秘书。办事处下设民政组、经济组、军事组、政工组。

军政联合办事处部署全县的应变计划,决定:1. 划全县为 4 个游击基地。2. 由经济组负责征夫运送稻谷到各个游击基地各 500 市石存放,以备游击时食用。3. 由军事组负责征夫,将省政府存放在册亨的机枪子弹和步枪子弹共 18 万发、手榴弹 2000 枚、六〇炮弹 200 发、八二炮弹 100 发、黄色炸药 1000 磅,分别运送到各个游击基地存放,并派武装看守。征夫到各游击基地搭建每处能容 1000 人以上的草棚备用。4. 由经济组筹集经费购买可供 1000 人两个月食用的食盐储存在各游击基地。5. 进入游击区后,以民众自卫常备总队作掩护进行游击斗争,若在本县不能立足时,先转到与安龙县交界的仙鹤坪同安龙县联系,后转到贞丰的龙头大山同糜藉池联合。6. 安龙到八渡公路沿线的情报组织负责破坏公路桥梁。


搜刮钱财筹集资金,扩充反动武装力量

军政联合办事处组建完毕,贵州省政府和省保安司令部又致电册亨县筹集应变基金 2000 元大洋,以作游击战争之用。陈精亮得电令后,立即开会决定:1000 元向各乡镇派收,1000 元在军法案件中以罚金筹集。当时,贵州省政府电令各县疏散监所犯人,该释放的释放,该处决的处决。但是,册亨县均是处以罚金才释放,在军法案件中处罚共得大洋 800 多元。同时还从以下几个方面筹集应变资金:一是变卖部分乡镇的积谷共 1040 市石,得大洋 1200 元;二是从省方以每发 1 角买来的七九步枪子弹 3 万发,将 1万发作价每发 1 角 5 分卖给各乡镇,从中盈利大洋 500 元;三是从省方领来的 2000 枚手榴弹,以每枚作价小洋半元(四个半元小洋合一元大洋)卖给各乡镇,得大洋 500 元。以上三项共得大洋 2200 元,用于向省保安司令部购买六〇炮两门、马克沁重机枪两挺、步枪 100 支,以武装民众自卫常备总队。

11 月下旬,全县各级学校又被命令停办,教育经费被用于组建册亨预备兵团。预备兵团由陈精亮任团长,林子成任副团长,下设军需室、副官室、军医室、书记室、政工室,组建了 3 个营和 1 个直属机炮连。兵团的兵源实行一甲一兵制,征募并行,当时册亨全县有 900 多个甲,拟征 900 名兵。


兵团的经费开支转嫁给全县人民群众负担,规定由各出兵的保甲按每兵每月交大米 7 斗、食盐 1 斤、菜金 3 大洋、棉衣 1 件,每两个兵共备 1 床棉被准备。兵团的团、营部官兵的经费,由裁撤的教育经费开支,预备兵团的兵员征集很快,不久各营就征集到 150 多人。但仅成立 10 天,就耗去民粮 50 多市石,菜金 150 多元大洋。这个预备兵团成立不久,到 12 月底兴仁专区宣布解放时解散,册亨县的“反共应变”计划终于破产了。


                                                      《文史天地》2002 年 12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