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毛南族在新时代的文化魅力和经济活力

毛南族在新时代的文化魅力和经济活力

作者:樊敏 阅读量:14 点赞:0

在我国55个少数民族中,有22个少数民族人口在10万以下,统称为人口较少民族,由于地处偏远、自然条件恶劣、社会发育程度低等原因,至今还有相当数量的人口较少民族聚居村没有通电、通公路,没有小学、卫生室和安全饮用水等;有四分之一左右的人口尚未解决温饱问题,一些民族呈整体贫困状态,人口较少民族的整体发展水平同其他民族相比差距较大。因此,党中央、国务院要求加大支持力度,研究制定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加快发展的具体规划和政策措施,切实帮助22个人口较少民族加快发展。这一重大决策,是新世纪新阶段我国民族工作的一项重要任务,更是民族地区以发展为重、发展为先、发展为要,用科学发展观审视发展、指导发展、加快发展,促进全面建设小康社会宏伟目标实现的重要举措和具体办法。

一、贵州毛南族传统文化概述

毛南族是贵州仅有的两个人口较少民族之一,分布在黔南州的平塘、独山、惠水三县的6个毛南族乡(镇)46个村,人口约3万人。毛南族是中国南方极具民族特色、传统文化丰富的少数民族。在其漫长的发展历程中,传统文化对毛南族社会发展的重要影响贯穿始终。长期以来,毛南族和布依、水、壮、汉、瑶、苗、侗、仫佬等兄弟民族毗邻和杂居,互相学习,在生产、生活中发挥了自己的智慧和力量,为创造祖国的灿烂文化和悠久历史做出了贡献。

在新中国成立后的民族认定中,毛南族被称为“毛难族”,1986年6月,经国务院批准,“毛难族”更名为“毛南族”。贵州的毛南族原被称为“佯僙人”,1989年11月,贵州省平塘县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认为“佯僙人”与毛南族同是汉藏语系壮侗语族侗水语支,同源词最接近,认定“佯僙人”的族称应为“毛南族”。1990年7月,贵州省人民政府批准“佯僙人”为毛南族。

贵州毛南族称自己的语言为“颂绕”、“颂吞”,贵州毛南族语言属于汉藏语系壮侗语族侗水语支,各地的毛南语有土语的差异,语言学家将其分为三个土语:河东土语、河西土语和姚哨土语。毛南族群众一般都懂汉语,也有不少人懂布依语。聚居在平塘县卡蒲、河中、者密、甲青、六硐等地的毛南族,日常主要使用本民族语言,散居在其他地方的毛南族,只有为数不多的老年人懂毛南语,毛南语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认定为濒危语言。

毛南族传统文化是毛南族在长期的社会实践和历史发展过程中创造和发展起来的。毛南族传统文化的显著特点是多元的、多样的,而且由于人口较少,居住高山深谷,又显得古老而神秘、独特而奇异。如:1、独特的社会组织形式——榔规、议榔、寨老制。2、古老的神话、史诗、传说、歌谣——《盘古歌》、《猴鼓舞的传说》、《拦门歌》、《秧鸡》等。3、五彩缤纷的民族节日——“火把节”、“迎春节”、“桥节”、“过端午”、“过小年”(冬年)等。4、古朴粗犷的民族歌舞——拦门歌、桥歌、猴鼓舞、火把舞等。5、奇特风趣的婚恋习俗——午夜吉时出嫁、“哭嫁”、新郎不亲自迎娶新娘,但却亲自接老外婆、送老外婆、接老外公、拦门习俗等。6、神秘奇异的丧葬习俗——开丧、赶场、铲盐巴、敲牛、跳起精彩的猴鼓舞等。7、古雅精湛的民族建筑和传统工艺——平房建筑、神牛门、石雕、木雕、纺织、刺绣等。8、绚丽多彩的民族体育——“耍火龙”、“打耗尾”、“打棉球”、“斗地牯牛”、“斗捺奴”等。9、可口醉人的民族饮食——糯米酒、杨梅酒、狗肉、血灌肠、猪血狗血山羊头稀饭等。10、古朴的民风——尊老爱幼、谦虚朴实、热情好客、注重礼仪,具有本民族的道德观念。上述种种民族文化的长期熏陶,使得山一样性格、水一般柔情的毛南族人民具有许多无形的、内在的、体现毛南族文化价值所在的民族精神。

二、贵州毛南族传统文化的发展历程

文化是国家和民族的灵魂,文化的力量深深熔铸在民族的生命力、创造力和凝聚力之中。少数民族文化,是中华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发展社会主义文化事业的重要内容。毛南族传统文化就是这一重要内容中一支绚丽的奇葩。贵州建省600年、新中国成立60多年特别是改革开放30年来,党和国家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大力促进了毛南族传统文化的发展,使毛南族优秀传统文化得到了很好的保护和传承,取得了一定的成就。

一是民族文化与民族同生共源。毛南族在本民族所居住的地域上,在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中产生了与之相适应的统一的心理素质,形成了共同的价值观和思维模式,反过来这种价值观和思维模式则指导毛南族的发展,而随着时间的推移,这种思维模式不断细化和不断完善。这种自发的能动性就像壮族歌剧《刘三姐》中的歌词“农民种田辛苦要唱歌”一样,毛南族的发展要求毛南族传统文化的产生。毛南族文化在长期的发展中形成了自己独有的、优秀的传统。

二是有利于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制度和政策体系的建立促进毛南族传统文化的发展。毛南族的前身“佯僙人”,在1954年新中国颁布的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和1984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1985年《黔南布依族苗族自治州自治条例》等法规的保障下,自主地使用和发展着自己的民族文化。进入新世纪以来,为了应对民族地区的经济、社会内外环境的变化,2005年《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民族工作,加快少数民族和民族地区经济社会发展的决定》、《国务院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族区域自治法〉若干规定》、《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05-2010年)》出台;2006年《国家“十一五”文化发展规划纲要》出台;2007年《少数民族事业“十一五”规划》、《关于进一步加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的若干意见》、《“十一五”全国乡镇综合文化站建设规划》、《关于进一步加大对少数民族文字出版事业扶持力度的通知》等多项涉及或针对少数民族文化发展的法规和措施密集出台;2009年《国务院关于进一步繁荣发展少数民族文化事业的若干意见》出台;2011年《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11-2015年)》、《中华人民共和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法》出台;2012年《国家“十二五”时期文化改革发展规划纲要》出台,国发2号文件《关于进一步促进贵州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若干意见》中特别提出“支持民族地区跨越发展,加大毛南族、仡佬族人口较少民族扶贫开发力度”。同时,贵州省和黔南州也相应制定了一批重要法规和文件,促进毛南族传统文化发展。这些法规和政策加大了毛南族文化事业发展的支持力度。

三是“佯僙人”族别调查和认定工作促进毛南族传统文化的发展。“文革”中受“极左”思想的干扰,党的民族政策遭到了破坏,“佯僙人”的传统文化、民间习俗、宗教信仰,被“以阶级斗争为纲”的名义几近取消,这不仅大大伤害了民族情感,同时还削弱了民族文化。1978年实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的民族工作有了长足发展,“佯僙人”的传统文化也逐渐恢复。特别是在1981年至1990年“佯僙人”的族别调查和认定工作中,促进了毛南族文化的恢复和发展。1990年在“佯僙人”认定为毛南族的庆祝活动中,毛南族传统文化第一次大规模地展现在世人眼前。这次活动使毛南族传统文化得到了宣传和弘扬。

四是少数民族传统文化保护工程的实施使毛南族传统文化得到及时的抢救和保护。建国60多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党和政府高度重视并有计划地开展了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保护和抢救。如少数民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工作、编辑出版《中国民族民间文艺集成志书》、少数民族古籍保护工程、少数民族民间文学搜集整理工作等等。特别是2003年《贵州省民族民间文化保护条例》和2012年《贵州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的出台,毛南族传统文化在这些强劲东风的吹拂下,取得了长足发展。具有代表性的有:

1、毛南族传统文化猴鼓舞,1997年登上了上海“中华民族大观园”的舞台,深得海内外人士的赞美;2002年平塘县卡蒲毛南族乡因此被黔南州文化局命名为“猴鼓舞艺术之乡”;2008年猴鼓舞入选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现在猴鼓舞不仅登上“多彩贵州”等活动和省、州、县、乡文艺演出的舞台,而且已经进入了校园、走上了课堂。在2011年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传统体育运动会上,毛南族“猴鼓舞”喜获表演项目综合类比赛三等奖。其他的歌舞同样在黔南州、平塘县的文艺活动、旅游活动中独领风骚。

2、毛南族传统文化纺纱、织布、染布、刺绣技艺精湛、传承广泛。心灵手巧的毛南族妇女,几乎人人能纺、能织、能染、能绣。这不仅是青年人选择配偶的标准,同时也是妇女显示其才能的具体表现。姑娘从十二三岁起就开始学习纺纱、织布、染布、刺绣、挑花,她们通过母教女、姐教妹,形成了世代传承的民族艺术。其工艺品——巨型绣花鞋更加体现了毛南族妇女的智慧和技艺。这只大绣花鞋长3.22米,宽1.25米,高0.9米,重约100公斤,鞋内可以同时睡下3个成年人。此鞋是按照毛南族特有的翘尖民族鞋身造型设计,以普通鞋所用的基本材料制作,鞋身所绣图案内容丰富,有腾飞的火龙,有吉祥的凤凰,有猴鼓舞、板凳舞等欢乐场景。这只毛南族绣花鞋曾在2006年黔南州建州50周年庆祝大会上展示,吸引了万人目光。当年参加在都匀举行的“多彩贵州”旅游商品“两赛一会”黔南赛场上,也得到评委和众多观众的称道。平塘县2006年投入资金6万元,在卡蒲毛南族乡河中村实施土布床单、背带、鞋垫、鞋子、帽子等毛南族工艺品加工项目,并成立“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民间手工艺品加工点”,仅2007年就实现纯收入4.25万元,实现项目户23户99人,人均增收430元。既解决了毛南族中老年妇女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同时实现民族艺术的挖掘保护与经济发展的相互促进。

3、毛南族传统的体育游戏“耍火龙”不仅走出毛南族村寨,而且走向城市、走上舞台,越来越受人们的喜爱。“打耗尾”、“打棉球”、“斗地牯牛”、“斗捺奴”等体育游戏亦走进了校园、走上了课堂,既促进了从小培养学生热爱本民族的体育活动并提高其活动水平,又有力改变了毛南族聚居农村学校缺少体育教育的现状。

4、平塘县近年编写、编印了《贵州平塘卡蒲毛南族风情文化》、《中国毛南族第一乡——卡蒲》、《贵州毛南族日常用语读本》(试用本)。平塘籍毛南族作家孟学祥的散文集《山中的那一个家园》获得了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骏马奖”人口较少民族特别奖。平塘籍布依族学者樊敏著的《贵州毛南族传统文化及其发展研究》是第一本反映贵州毛南族历史、传统文化及其发展现状的一部著作。黔南民族师范学院邹洪涛教授和时任平塘县民族宗教事务局局长杨正举共同主编的《贵州毛南族》进一步全面、系统地描述了贵州毛南族。黔南民族师范学院承担了省长基金课题——毛南族历史文化研究。黔南州民族研究所承担了贵州省社科联理论创新课题——贵州毛南族传统文化与当代发展研究。

五是民族地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初步建成促进毛南族传统文化的发展。公共文化服务是毛南族文化发展的主要途径。从新中国建立之初,我国就开始在少数民族地区建设各级群众文化事业机构。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民族地区的文化建设经历了从发展群众文化事业到构建公共文化服务体系的转变。特别是国家加大对人口较少民族的扶持以来,毛南族聚居的乡村,乡乡有文化站、村村有文化室,广播电视基本覆盖整个毛南族聚居区。这些文化机构和文化设施的建立和完善,引导和带动毛南族文化的发展,有的村寨还成立了歌舞、“耍火龙”、刺绣等形式多样的表演、展演队伍,并在各种演出和活动中得到宣传和提升。如2001年在平塘县卡蒲毛南族乡成立十年庆典上演出,在平塘山水实景剧场“玉水不夜天”中、在黔南州首届旅游产业发展大会暨中国·平塘世界地质奇观旅游节、平塘县的龙舟节、惠水县的好花红艺术节、独山县的花灯艺术节等等节庆活动中展演。这些节庆活动虽然不是毛南族专题的节庆活动,但是,对毛南族传统文化宣传推介的作用也是十分明显的。特别值得一书的是:2006年在平塘县的卡蒲毛南族乡建设了毛南族风情园,这座具有典型的毛南族建筑风格的风情园,占地20余亩。其中包括反映毛南族文化特征的神牛门,收藏上百件毛南族清末年间生产、生活用品的毛南族民族文化陈列室,生动再现毛南族历史文化的风情片,大型民族文化表演场等设施。还有2011年6月独山举办了“毛南情、颂党恩”民族文化进校园专场文艺演出,演出在独具毛南族风情元素的歌舞《柳啷咧》中拉开序幕,毛南族敬酒歌、毛南族手工艺品、毛南族猴鼓舞、毛南族情歌对唱等相继闪亮登场,引起观众经久不息的掌声……整场演出向观众展示了一幅神秘久远、文化独特的毛南族历史画卷,表现出毛南族同胞在党的政策扶持下,传承发展毛南族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真实写照和毛南族人民追求进步、奋起跨越的良好精神风貌。

毛南族传统文化的发展所取得的成就虽然仅仅是散金碎玉,但却串成迷人的花环,多角度多侧面地展示了毛南族当代文化发展的靓丽风采,必将推动中华文化大发展、大繁荣。 

三、贵州毛南族经济发展的创新步伐

贵州省、黔南州认真贯彻落实中央关于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的重要精神,切实贯彻实施《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05━2010年)》和《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11━2015年)》,以改善毛南族聚居村基本生产生活条件和增加农民收入为重点,按照“国家扶持,省负总责,县抓落实,整村推进”的方针,制定了《贵州省“十一五”扶持人口较少民族(毛南族)专项建设规划》和《贵州省“十二五”扶持人口较少民族(毛南族)专项建设规划》,并按照规划扎实做好扶持毛南族发展的各项工作。据统计,“十一五”期间,民委渠道共实施中央少数民族发展资金毛南族专项投资项目335个,总投资7360万元,加上中央安排的发改渠道人口较少民族专项资金、省级配套和州县整合各种项目和资金加大投入,2011年共安排扶持毛南族发展资金948万元,项目62个,主要用于较少民族聚居区基础设施建设、民居改造、民族文化广场建设、群众增收等项目,使毛南族聚居村的综合实力显著提升,基础设施逐步完善,结构调整步伐加快,发展环境明显改善,民族文化得到保护,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基本实现了通路、通电、通广播、通电话,有卫生室,有人畜饮水,有安居房,有文化室,有基本农田。

如平塘县2006年投入资金6万元,在卡蒲毛南族乡河中村实施土布床单、背带、鞋垫、鞋子、帽子等毛南族工艺品加工项目,仅2007年就实现纯收入4.25万元,实现项目户23户99人,人均增收430元。既解决了毛南族中老年妇女剩余劳动力的就业问题,同时实现民族艺术的挖掘保护与经济发展的相互促进。如独山县羊凤乡桥头村坝浪组水源缺乏,生存条件较差,且存在山体滑坡地质灾害隐患,需进行移民搬迁。省、州先后投入少数民族发展资金项目5个176万元建设移民新村,新村从2006年开始建设,现全村36户166人已搬入新居。该村寨成为黔南州毛南族帮扶工作的一个亮点。如惠水县2005—2008年安排农民增收类项目31个,其中,蔬菜种植600亩35.5万元,获利150万元左右;双孢蘑菇种植3个,124亩25.5万元,获利43.4万元。再看平塘县卡蒲毛南族乡、者密镇、大塘镇三个乡镇的场河、交亩、者泥、河中、者密、六硐、甲术、洋方8个村的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2160元以上,惠水县高镇镇的涟江、司蒙、姚新3个村的农民年均纯收入达到2410元以上,独山县羊凤乡的桥头、陈家坝、大寨3个村的农民年均纯收入达到2460元以上,均达各县的中等水平。更可喜的是,毛南族聚居村农民年均收入由2005年的1500元左右,上升到2010年的4000元左右,高于当年全省3472元的水平。毛南族聚居村呈现出民族团结、生产发展、村风文明、人民安居乐业的良好局面。这些阶段性成绩的取得,都是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科学发展的结果。

贵州毛南族的扶持发展工作,在党中央、国务院,在省委、省政府和州委、州政府的关心支持下,虽然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但在扶持发展进程中,我们还必须清醒地看到,毛南族的后续发展工作任务仍然十分艰巨,基础设施滞后,产业结构单一,教育科技落后,发展不平衡,群众增收难度大,毛南族文化保护和传承的问题依然突出。而且,现国家五部委提出的到2015年,人口较少民族聚居行政村基本实现“五通十有”和人口较少民族聚居区基本实现“一减少、两达到、三提升”的目标,更需要付出艰苦不懈的努力。“五通十有”即通油路,通电,通广播电视,通电话和宽带,通沼气;有安全饮用水,有安居房,有卫生厕所,有高产稳产基本农田或增收产业,有学前教育,有卫生室,有文化室和农家书屋,有体育健身和民族文化活动场地,有办公场所,有农家超市和便利店及农资放心店。“一减少、两达到、三提升”即人口较少民族聚居区贫困人口数量减少一半或以上;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当地平均或以上水平;1/2左右的民族的农牧民人均纯收入达到全国平均或以上水平;基础设施保障水平、民生保障水平、自我发展能力大幅提升。而黔南由于集民族、贫困、山区为一体,经济社会发展缓慢,缺乏产业支撑,造成建设成本高、财政收支矛盾突出,无力投入大量资金搞建设。这种特殊性,严重制约着毛南族经济社会发展步伐。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上,就是要全面把握科学发展观的科学内涵和精神实质,贵在“科学”,重在“发展”,冲破一切不适应、不符合科学发展观的思想和观念,紧紧围绕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的民族工作主题,在推进人口较少民族的扶持发展中创新毛南族工作的步伐。

一要坚持扶持发展与传统文化保护并重。毛南族有着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独特的民族文化传统,他们人口虽少,但丰富多样的传统文化是贵州民族文化宝库中不可缺少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呈现着耀眼的光彩。保护他们的民族文化,就是保护贵州民族文化的多样性。处理好经济建设和民族文化保护的关系,不仅是一个文化保护的问题,也是毛南族聚居地区社会发展的基础性问题。因此,一方面要尽快改变单一经济扶持的做法,实施经济扶持和传统文化保护并重,推进毛南族社会的均衡发展;另一方面还要采取文化普查或选择一些有特色有条件的村寨,建立毛南族文化保护村或保护区等特殊措施,抢救毛南族中那些濒于消亡的有价值的文化;再一方面要进一步挖掘和包装毛南族文化,通过歌曲、舞蹈等多种艺术形式,将毛南族文化向外界推广,让更多的人认识贵州、了解贵州。

二要努力提高毛南族自身的发展能力。国务院批准的《扶持人口较少民族发展规划(2011━2015年)》,提出了扶持毛南族明确的目标和时限。这就要求我们要将短期实效与长期目标统一起来,不仅要按时完成那些指标性的任务,关键要帮助毛南族开辟一条可持续的长远发展道路。在制定对毛南族扶持的规划、政策和工作措施时,在进一步加快基础设施建设和教育、卫生、文化、社会保障等社会事业发展时,在加强人口较少民族地区民生工程建设时,应注重增加毛南族群众增产增收的项目、可持续发展的项目,增强毛南族群众的自我发展能力。并在毛南族群众中采取多种形式增强民族自豪感和自信心,有针对性地开展科普教育,以及其他提高其发展能力的培训。倡导毛南族群众主动参与扶持,变“要我干”为“我要干”,把扶持建设作为“自己的事”来做。只有真正提高了民族自身发展的能力,发展才可能持续不断。 

三要加大统筹协调扶持工作的力度。大力扶持毛南族加快发展,是一项科学性、政策性和实效性都很强的工作,应切实加强组织领导,摆到重要位置,还应作为贵州近几年民族工作的重中之重。不能仅作为民族工作部门的事,更是需要各级党政部门和职能部门的相互协作配合,作为共同完成的系统工程来抓。这就要求我们在科学发展观统领下,创新工作思路,加大统筹协调力度,狠抓落实,加强与国家、省级、州级相关部门的协调联系。通过协调,统筹、整合资源,形成合力,加大对毛南族扶持发展工作的力度,用足、用够、用活、用好中央和省、州制定的各项优惠政策,把各项优惠政策转化为现实生产力,转化为推动毛南族地区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的强大动力,让毛南族群众真正受益,共享改革发展成果。

四要加大投入,促进产业开发。由于贵州毛南族社会发展与其他民族地区差距较大等诸多现实问题,要加快其发展步伐,必须加大扶持投入的力度。在生产生活等基础设施条件有所改善的前提下,产业开发尤为重要,而在现行的情况中,各项资金还未能合理统筹,特别是用于产业发展项目的资金所占比例还很小,真正可持续发展的产业项目还很少。因此,既要研究和制定在毛南族地区吸引社会资金进行产业开发的优惠政策,还要集中一定的财政力量,加大对毛南族产业开发的投入。同时,扶持毛南族的工作要与扶贫开发、整村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民族团结示范村建设结合起来,以产业开发为支撑,进一步推广先进农业技术,提高农业生产标准化、规模化水平,加快农业产业化发展步伐。充分发挥资源优势,通过培植优势特色产业,多渠道增加农民收入,增强发展后劲,加快脱贫致富奔小康的步伐。

胡锦涛总书记曾经指出:“经验表明,一个国家坚持什么样的发展观,对这个国家的发展会产生重大影响,不同的发展观往往会导致不同的发展结果。”因此,我们要通过学习科学发展观,深刻领会党的民族工作的科学发展观,以此武装头脑、指导实践、推动工作,并要按照科学发展观的要求,只要有利于毛南族地区的科学发展、和谐发展,就大胆地想,勇敢地试,努力地闯,在发展中积累经验、完善政策、创新思路、破解难题,彰显毛南族的文化魅力和经济活力。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