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顾毓琇的政大情结(上)

顾毓琇的政大情结(上)

作者:刘国治 阅读量:30 点赞:0

1990 年初,我在六盘水师专任教时,收到一封北京来信:


刘国治校友,你好!

原国立政治大学校长,现任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荣誉教授顾毓琇先生,应江泽民总书记邀请,于九月底来京参加国庆 40 周年纪念活动,受到江泽民、杨尚昆、李鹏、王震等同志的接见。十月六日,在他会见校友高崧同志时,倡议成立原国立政治大学校友联谊会,以联系校友情谊,为促进祖国统一出力。为此,特制校友调查表如下,请你将你的及你所知道的校友情况,按表填寄给(100706)北京朝内大街 166 号人民出版社金敏之校友(电话 552892),以便进行筹备事宜。

敬祝

    新年愉快

发起人:毕朔望(中国笔会中心书记,外交学院教授)

        高崧(商务印书馆编审,原副总编辑)

        金敏之(人民出版社编审,民盟北京市委副秘书长)

                                                                 1989 年 12 月 20 日


我按调查表里所列的姓名、籍贯、出生年月、现在党派关系、在校时间、系别、是否已离退休、工作单位、职务、职称、住址、电话、通讯处、邮编、备注各项如实填写后,又提供了我所知道的同班同学,正安陈凤梧、六枝陈祥荣和贵阳杜若甫三人的情况,一并用挂号信寄往北京。

年末,我收到金敏之 ( 政大十四期新闻系校友,已离休 ) 寄来一本厚厚的《原国立政治大学 (1927—1949) 同学录》( 不含台湾地区及海外各地 )。

其中,四年制大学本科从第一期 (1928—1932 年 ) 至第十八期 (1948—1949年 ) 法政、经济、外交、新闻、地政……各系校友 583 人 ; 二年制专科 (1932— 1949 年 ) 新闻、会计、统计、地政、计政学院、合作学院、研究生部、留学生部……各期校友 348 人 ; 再加上党务学校第一期 (1927—1928 年 )4 人,大学部部分教师 11 人,共计 946 人。

在 946 名校友中,文教界有教授 77 人,副教授 47 人,讲师 26 人,中学校长 8 人,高、中级中学教师 158 人,研究院院长 1 人、所长 1 人,研究员 30 人,报刊主编、编审、记者 26 人,真可谓有“郁郁乎文哉”! 科技界有会计、统计、经济、工程等“师”级职称的共 82 人。政协及民主党派中有省、市政协副主席 8 人,民主党派副主委 8 人,省、市政协委员 19 人。政府机关有国务院参事 1 人,在外交部条约司的 1 人,在外贸部条约司的 1 人,江西、河南、广东三省人民政府参事各 1 人共 3 人,省级公、检、法干部 6 人,在省委宣传部的 1 人,党办主任 1 人,处、局、科级干部若干人。截至 1990 年底,已离休 125 人,退休 397 人,除极少数“情况不明”外,其余的仍在祖国的各条战线上工作。如果按顾校长的倡议,依法成立“原国立政治大学校友会”,我想,就大陆现有政大校友的数量和质量,以及对台湾和海外各地的影响而言,都不会次于现在的黄埔军校同学会 ! 可惜,由于种种原因,政大校友会的筹建工作一直没有进展。

早在 1983 年,顾毓琇就偕夫人王婉清来过大陆访问,受到邓小平等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亲切会见。这与他在学术界的知名度和 20 多年前没有把政大搬往台湾,因而留下大批有用人才为新中国建设服务有关。现在,就让我们来重温那一段历史吧!

1947 年下半年,已有 20 年建校历史的国民党中央政治学校(简称中央政校,与中央军校搭档,合称蒋介石的“文武两校”),迫于国内外强烈要求“民主改革”的压力,改名为“南京国立政治大学”,由上海交大著名教授顾毓琇出任校长,脱离国民党中执会(主要是 CC 系)的领导而直属于国家教育部。顾毓琇走马上任后,对原政校的机构和人员进行了大规模的改革与调整—— 取消对学生的军事训练和准军事化管理,由学生民主选举产生的学生自治会参与学校的日常管理工作,组织学生的课外活动,不要求学生“必须”加入国民党,撤销各班级的(政治思想)训导员,加强与南京各高等院校的联系,与国外的知名大学进行学术交流和交换留学生。这些措施使政大在社会科学方面成为“百花齐放”的名牌大学。

顾毓琇用“改革”“开放”治校的同时,政大的师生员工也开始分化,逐渐形成“新”(进步)、“旧”(落后)两大阵营。一碰上具体问题,双方就吹胡子瞪眼,争吵不休。好在“新”“旧”两大阵营,对才华横溢、风度翩翩,而又没有官僚习气的顾校长都毕恭毕敬,心悦诚服。在他们争吵得不可开交时,往往顾校长一亮相,三言两语就能使双方“偃旗息鼓”“鸣锣收兵”。

1948 年底,淮海战役结束,各路解放大军云集长江北岸准备渡江,南京城内人心惶惶,国民党政府的各机关开始向广州疏散。“旧”阵营深知“过去”,沉不住气了。1000 多名师生员工打着“政大学生杭州旅行团”的旗号,于 1949 年的农历正月初二乘火车离开南京,经上海(市郊)到了杭州,在一所放了寒假空闲着的中学里驻扎。他们群龙无首,一盘散沙。学生每天有两餐米饭,爱吃不吃。旅行嘛,游山玩水,走街串巷,悉听尊便。观望!等待!如果李宗仁的和谈成功,能和共产党划江而治,这批人就“旅行”结束,风风光光地回南京;如果风云骤变,南京不守,相信“当局”一定会调军舰来把他们全部运送至台湾。但当时政局动荡,前途充满变数,谁也无能为力。多数人都愁眉苦脸,情绪低落,吃饱睡足之余,遛达到西子湖畔,哼哼“山外青山楼外楼”“且把杭州作汴州”的诗句进行自我麻醉。

不参加 “杭州旅行团”留在南京的一大批人,相信“未来”,理直气壮地宣称:政大属国家教育部,与国民党风马牛不相及。共产党来了,三生(先生、学生、医生 ) 有幸,怕什么 ! 坚决不走,上课护校。4 月 1 日,他们在学生自治会的组织下还积极参加南京各高校联合举行的 “反美援”“反发行大钞”“反假和平”的游行大示威,遭到国民党军、警、宪、特的残酷镇压,造成震惊中外的“南京四一大血案”。学生自治会干部何显慈、丁雍年被当场殴毙,男女学生重伤 72 人,校工多人被捕后活埋。政大学生伤亡之惨重居南京各高校之首 ( 详情请看《金陵春梦》第八集《大江东去》第二十四回 )。

4 月 20 日,国共和谈破裂,解放军百万雄师过大江。政大学生和南京市民一起挥动小红旗上街,欢迎人民解放军入城。稍后,留守在南京的政治大学,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功德圆满地自动圆寂了。学生则全部被吸收参加革命,建设和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有的还投笔从戎,加入西南服务团远征云、贵。同学录中大多数的离体和在职干部,就是当年这批思想进步的学生。

南京解放之后,在杭州“旅行”的那 1000 多名政大师生,得知“当局”无意送他们去台湾,只好收起“旅行团”那面破旗,正式打出“国立政治大学”的横标,向当时国民党政府所在地的广州逃跑。一路上唉声叹气,怨天尤人,有的干脆不辞而别,自谋出路。4 月底他们到达广州,已减员三分之一,暂住在近郊南海县大力墟镇上的某氏宗祠里,过着窝窝囊囊的流亡生活,消息闭塞,人人忧心忡忡,不知何去何从。因长沙和平解放,7 月、8月间他们又随国民党政府逃迁重庆,回小温泉政校老家过了一段差强人意的安定生活。谁知好景不长,局势又急转直下,二野大军由川东、川南直逼重庆。政大学生纷纷逃离南温泉,有的到外县投亲靠友,有的到市里隐姓埋名自谋生路。还剩下百余人散逃到成都,编入成都军校,成立政大中队,几天后在辗转向西康逃窜的路上被打散而消失。这所逃迁中的政治大学,至此就画上了一个句号。这帮学生,有的是 “思想落后”,有的是“迫不得已”,有的是“冥顽不灵”,但最终都通过各种方式获得新生,成为建设新中国的有用人才。同学录中大部分退休的,就是当年这批“不识时务”“盲目逃窜”的政大学生。

一些有背景门路的政大师生员工,在 1949 年政局极端动荡时自行去了台湾。朝鲜战争爆发后,国民党政权在美国的保护伞下,在台湾站住了脚,原国立政治大学也随之宣布恢复招生,校址设在台北市。

不到两年的时间,在中国的领土上(包括台湾省),先后呈现三个“国立政治大学”。虽然它们各吹各的号,各走各的道,最终的归宿不同,但“顾毓琇是我们的校长”这句话则是同音同调的。其实顾毓琇在“钟山风雨起苍黄”时,既未去杭州“旅行”,也未在南京“坐阵”,更未去台湾“张罗”,而是直接去了美国定居,先后在麻省理工学院、宾尼夕法尼亚大学执教,继续他在航天航空领域内的科研工作。但他对“原国立政治大学校长”这一头衔也“当仁不让”,并为之自豪。

上世纪 80 年代末期,隔绝海峡两岸近 40 年的坚冰,开始慢慢融化。从中外新闻媒体和回大陆探亲台胞的口中,我得知台湾政治大学的一些零碎:重庆小温泉政校时期的教育长程天放、教行政学的教授张金鉴都已离开人世;口吃而又滑稽的萨孟武教授已退休,多愁善感的黄少谷教授尚在,已 90 高龄;十二期法政系的校友贵阳人胡涛曾任过台湾“立法院”的秘书长,现移居美国,十四期的同班同学贵州天柱人王华中现任台湾“考试院”委员;国民党的军政要员如郝伯村、李焕、宋楚瑜等,都出身政大。政治大学的声誉与实力在台湾仍属重量级。

1989 年 10 月,顾毓琇在北京倡议成立“原国立政治大学校友联谊会”的同时,凭他的道德、文章、人缘,如果也向海峡那边呼吁,肯定会得到积极的响应。

20 世纪末,香港、澳门相继回归,中华民族复兴的曙光出现了。

1997 年 10 月,国家主席江泽民应克林顿总统的邀请访问美国,在为期 9 天的国事访问中,江主席特意安排一个时间去波士顿拜望他的老师和师母—— 顾毓琇夫妇。中外媒体无不赞扬江主席的这一行动,这体现了中华民族尊师重教的传统美德和新中国第三代领导人对知识和人才的尊重。特别是海峡两岸各期各系的政大校友更为兴奋而自豪:“瞧!我们的顾校长还是江泽民读大学时的老师呢! 一个十三亿人口大国领导人的老师啊!”

第二年,96 岁高龄的顾毓琇发表他书写的 1972 年旧作《中华颂词——调寄一剪梅》以抒怀:

浩荡长江卷浪花,大哉中华美哉中华;

黄河一泻倾天下,复兴文化发扬文化。

雪耀昆仑映日斜,易水悲笳胡马鸣笳;

巍峨五岳彩云霞,爱我邦家护我邦家 !


顾校长这首长《中华颂词》的发表,立刻得到台湾政大校友的回应。 1999 年 3 月,我收到原政大十四期校友陈茂春 ( 律师 ) 自台北的来信,略谓:我政大十四期同学拟刊行毕业 50 周年纪念文集,请接函后踊跃参加,撰文叙述各已 50 多年来的生活动态与感想。文字长短不限,体裁不拘,汇集成册之后,拟请老校长顾毓琇为之题词,付印后人手一册、互通信息,不亦悦乎……发起人张特生,连署人陈茂春等 7 人。

5 月,陈茂春又给我寄来一份《政治大学第十四期同学录》。其中法政系校友现住台湾各市县的有 28 人,移居美国的 7 人,已故 7 人,不少人的音容笑貌我还能依稀回忆;经济系台湾岛内 11 人,移居美国 6 人;地政系岛内 10 人,移居美国 1 人,加拿大 3 人;外交系岛内 2 人,移居美国 3 人;新闻系岛内 1 人,移居美国 3 人。政大十四期 5 个系的学生, 1944 年秋在重庆小温泉入学时共 400 人,而去台湾的竟有 81 人,占五分之一强。这期学生对顾校长最情深,因为在他们的毕业文书上,有值得自豪的“校长顾毓琇”五个字。因为种种原因,我和陈茂春通了两次信就“急流勇退”了。

今年元月 28 日,美国驻台协会主席卜睿哲(Richand Bush)在台湾政治大学发表演说,一再强调大陆解决台湾问题“必须”用和平方式,最终“必须”尊重台湾的民意……为陈水扁政府搞“渐进式”台独撑腰打气,保驾护航。我不知道这位卜大人在美国官居几品?一顿吃几碗干饭?敢对一个拥有 13 亿人口的大国发出 “这必须”“那必须”的指令 ! 真可谓“疯狗咬日头——不知天高地厚”。

值得注意的是,台湾岛内有几十所大学,而他偏偏挑选政治大学作他的 platform(讲台),这显然是“潘金莲给武松敬酒—— 别有用心”啊!

今年是老校长顾毓琇的百年华诞,向他祝贺的门生故旧将如过江之鲫。海峡两岸的政大校友们如能统一用“国立政治大学校友会”的名义向他致电祝贺,对顾老来说,这将是一份无价的厚礼。因为两岸和平统一是老校长多年来一直梦寐以求而尚未实现的心愿。但愿顾老 1989 年 10 月在北京发出的成立“原国立政治大学校友会”的倡议能引起中央有关部门的关注,安排在北京和全国各大中城市像黄埔军校同学会那样,在当地政协的领导下,依法把“政大同学会”普遍成立起来,便于接待来大陆观光的台湾政大校友,也可以安排大陆的政大校友组团去台湾政大访问。加强两岸联系,增进友谊,团结互助,肝胆相照。这样,也许会使用“渐进”方式分裂祖国的台独顽固分子认清形势,知难而退;使祖国在“一国两制”的框架内和平统一,早日实现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

末了,我说几句题外的话来结束本文。一、在台湾公开拥护“一国两制”的新党前“立法委员”冯沪祥博士,现任台湾政治大学教授。二、《文史天地》2002 第二期 63 页“来信照登”的作者庄继文,查同学录:他是大学部第十七期(1947—1949 年)经济系学生,男,福建惠安人,1926 年生,西北工业大学管理系副教授,已离休。三、《文史天地》2000 年 1 期《蒋介石“文武两校”消亡记》的作者潘昌前,据他文中的描述应是大学部第十八期(1948—1949 年),但同学录的那一期中没有他的名字,也许是 1989 年调查登记时遗漏,但他 1948 年在南京孝陵卫读大一(为新生)时,就能身穿学士服照相,令人费解。

编者后记:此文发表时,顾毓琇先生已于 2002 年 9 月 9 日不幸病逝于美国俄克拉荷马大学医疗中心,享年 100 岁。


                                                            《文史天地》2002 年 10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