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播州杨氏土司的兴起、繁荣与灭亡

播州杨氏土司的兴起、繁荣与灭亡

作者:罗登宜 阅读量:99 点赞:1

播州杨氏自始祖山西太原杨端率兵收复并掌管播州,到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杨端的第二十八代孙杨应龙战败自杀;1601年,明朝廷在播州实行“改土归流”,废除土司制,地方军政官吏由中央任命,异地交流使用,宣告统治播州725年的杨氏世袭土司制度结束;大致经历了兴起、繁荣与灭亡三个历史时期。

一、播州杨氏土司的兴起

史书记载,自秦汉以来,在西南地区,包括播州(今遵义)在内的地方,中央王朝一直实行的是“以夷制夷”政策,疆土交给向朝廷称臣纳贡的土官来统治。唐懿宗咸通十四年(873年)南诏土司反唐,攻占播州。唐乾符三年(876年),播州杨氏始祖山西太原杨端率兵收复并掌管播州。 

《黔诗纪略》载:“杨端,太原人,唐季南诏攻陷播州(今遵义),应募自泸州合江径入白棉军高遥山(山在遵义府西三十里),出奇兵复之,子孙遂家于播,世有其地。当北宋时,其族分上、下杨,常相攻夺。至南渡武经郎选(杨选),始尊贤下士,为子择经术师。选(杨选)子轸(杨轸)移白绵堡,治于北二十里穆家川。即明播州宣慰治,今为遵义府治。”

《贵州著名历史人物传》载:“杨端,播州杨氏土司入黔始祖。乾符三年(876年),杨端同舅父谢将军,率领八姓部众进入播州(今遵义)的白锦(应为绵),屯军于高瑶(遥)山(今遵义县八里乡要岩山),据险立寨,并联络豪族臾、蒋、黄三姓以图固守。平播后,朝廷便让他领播州,世居其地。天佑四年(907年)因朱温夺位建立后梁王朝,灭唐,杨端忧愤而死。其子孙至明万历年间世掌播州。宋开禧年间,因其第十二代孙(杨氏第十三世)杨粲于国有功,朝廷追赠杨端为太师。”

《贵州著名历史人物传》载:杨粲(生卒年代不详,生活于南宋中期),字文卿,小字伯强,系唐僖宗乾符三年(876年)入据播州(即今遵义)的杨氏鼻祖杨端之十三代孙。粲为杨轼之子,幼年过继给伯父杨轸为嗣。秉性好学,笃信儒家经典,少年即怀大志。宋宁宗嘉泰初年(1201年)袭播州安抚使,执掌播事30余年,是播州历史上一位很有作为的中兴人物。

宋开禧二年(1206年),金兵南侵攻占潼关,入据陕西后,四川宣抚使吴曦谋反,叛国投金。次年正月,自立“蜀王”,当了金人的儿皇帝。杨粲以强烈的爱国热忱谴责吴曦投降分裂的行径,决定率师讨伐,播军正欲启行,吴曦已被处死于兴元伪宫。杨粲为支持抗金战争,向朝廷贡战马300匹,黄白金银上万两,“以助国用”,同时建言朝廷乘胜“大举北伐,以雪先耻”。嘉定十二年(1219年),为继续支持抗金之战,杨粲“输马三百于蜀帅,蜀帅以闻,上益嘉之”。“南平夷”穆永忠趁国事动荡之秋,大量侵占“公田”,杨粲提兵讨伐,“斩永忠,归其田”。

播州杨氏家族从北宋起就发生争权夺地的内乱,杨粲之族弟杨焕居于“下杨”之地,撕毁“摒弃干戈”的协议,“违盟抄掠界上”,百姓蒙难。杨粲“遣兵诛之”,将杨焕掠夺的土地和租赋尽数归还珍州,并用武力统一了下杨之地,结束了播州长期分裂的混乱局面。

后来“南平闽酋伟桂弑父自立”,杨粲出兵镇压,“败其众于滇池(今四川会理),斩首数千级,辟地七百里,获牛羊、铠仗各以千计”。在多次对外战争中,杨粲以“卫道”为旗号,凭借武力行兼并扩张之实,掠夺大量财富和农奴,扩大播州版图,因而后世史家评说,播州传至粲,“封疆始大”。

杨粲治播州以“文武兼资”著称,史籍说他“性孝友、安俭,素治政宽简,民便之”。由于实行比较开明宽松的对内政策,不事苛求勒派,播州社会稳定,生产发展,财富日增。他继承其祖杨选、其父杨轼“结庐养士”、“留意艺文”的传统,崇尚儒术,建学造士,大修先庙,“肇修郡之儒学、琳宫、梵刹、桥道”,众多学者、僧人、道士在播州传播学术和宗教,各得其所。《杨文神道碑》称赞杨粲:“士类羽流,皆称其喜儒而好礼,乐善而种德。”他倡导推行的文治,使播州这南荒之地加速了文明进程。“子孙绳绳善继,尊尚伊洛之学;言行相顾,一如邹鲁之俗”,播州“土俗大变”,出现了“俨然与中土文物同”的大好局面。

杨粲是开创“播州盛世”的英伟人物,他在发展文化的同时,大力振武治军,实施耕战政策,组织训练了一支“寓兵于农”的地方武装。对播民实行亦农亦兵,“且耕且战,得富国强兵之策”。这支训练有素,组织严密的劲旅,在数次内外征战中十分骁勇,所攻必克,军威镇慑邻境,大大加强和巩固了播州杨氏土司政权的统治地位。杨粲的后世子孙继承发扬了这套行之有效的治军之术,在杨价、杨文治播时,为抗击蒙元,保家卫国,播州雄威军驰骋西南战场,在多次远征作战中独当一面,屡建奇功,被朝廷誉为“国之藩屏”。 

晚年,杨粲以儒家道德思想为准绳,总结毕生统治经验,作《家训十条》,并刻石以示子孙。文曰:“尽臣节,隆孝道,守箕裘,保疆土,从俭约,辨贤,务平恕,公好恶,去奢华,谨刑罚。”这10条家训,被后人评为“有功名教、福贻子孙”的垂世范言。杨粲卒于宋绍定年间(1225—1233年),官终武翼大夫。因子孙在抗金战争中报效疆场,宋王朝屡次为杨粲加封赐谥,赠予右武大夫、吉州刺史、左卫大将军、忠州防御使等头衔,并“赐庙忠烈,封威毅侯”。

《黔诗纪略》载:轼(杨轼)子威毅侯粲(杨粲)乃以大学为行程,历作《家训》十条以示子孙。其子孙绳绳善继,尊尚伊洛,昔之争斗攘夺,化而彬彬诗礼焉。

杨粲,字文卿,小字伯强,幼授《大学》,即掩卷叹曰:此非一部行程历乎?必涉历之至乃可尔。长好鼓琴投壶。……开禧二年(1206年)蜀帅吴曦叛,帅师赴援。会曦(吴曦)诛,贡战马三百、黄白金钜万。且请:因曦(吴曦)诛,大举北伐以雪先耻。上优诏答焉。嘉定十二年(1219年)复输马三百。……闽酋伟桂弑父自立,粲(杨粲)胜罪致讨,败其众于滇池,斩首数千级,辟地七百里。……(粲)性孝友,安俭素,治政宽简,建学养士,作《家训》十条曰:尽臣节,隆孝道,守箕裘,保疆土,崇俭约,辨贤佞,务平恕,公好恶,去奢华,谨刑罚。论者多之。

杨氏居播州十三传至粲(杨粲)始大,官终武翼大夫。累赠右武大夫、吉州刺史、左卫大将军、忠州防御使,赐庙忠烈,封威毅侯。

从以上史料记载,我们不难得出:从唐乾符三年(876年),播州杨氏始祖山西太原杨端率兵收复并掌管播州,到南宋绍定年间(1225—1233年),计350余年,是播州杨氏土司从建立政权、巩固政权到发展壮大的兴起时期。

二、播州杨氏土司的繁荣

《贵州著名历史人物传》载:杨价(?—1243年),字善文,杨粲长子,袭父职掌播州。端平三年(1236年)蒙古兵进四川,请缨得允,率播军五千赴川北,驻守蜀口,多立战功。蒙古兵退,授雄威军都统制。嘉熙淳祐年间(1237—1240年)、蒙古兵两度入川,又率雄威军万人驻防泸、渝二州间,出奇兵,数败蒙古兵。因功迁升武功大夫,阁门宣赞舍人。淳祐二年(1242年)升右武大夫、文州刺史。受其父濡染,好读书、作文,重视文教,在播州城(今遵义)东道建孔子庙,推崇儒学。时播州无人应科举考试,便呈朝廷,请多选三人入都城临安应试。嘉熙二年(1238年),遵义人冉从周名登皇榜,成为播州历史上第一个进士。笃信佛教,淳祐三年(1243年)临终,大办素斋待众僧,跌坐诵佛经而卒。宋王朝追赠其开府仪同三司、威武宁武忠正军节度使,赐庙号忠显,封威灵英烈侯。

《黔诗纪略》载:(杨粲)生三子:价、佐、佑。价(杨价),字善父,英伟沉毅,自少不辟。父殁以郡政畀(交给)其子文(杨文),专至养母。端平中,北兵犯蜀,围青野原。价(杨价)曰:此主忧臣辱也!其后可乎?乃移檄蜀阃,请自效,制置使赵彦讷以闻,诏许之。驰马渡剑,帅家世自赡之兵五千戍蜀口。围解,价功居多,授雄威军都统制。未几,复白绵堡为播州,文(杨文)领郡,价(杨价)统兵如故。蜀警又急,诏(杨价)以雄威军戍夔州峡。价分署所部屯泸、渝间。遣奇兵击东,(遂以)捷多,迁武功大夫阁门宣赞舍人。嘉熙初,制置使彭大雅镇榆,檄价(杨价)赴援。价(杨价)督万兵屯江南,通蜀声势,北兵不敢犯。孟珙宣抚荆、湘,余玠制置西蜀,皆倚价为重。上屡下诏褒美之,价指天誓曰:所不尽忠节以报上者,有如皦日。一日,大饭群僧,价趺坐佛书,数语而终。价(杨价)好学,善属文。先是设科取士未及播,价诵于朝而岁贡士三人云。赠开府仪同三司、威武宁武忠正军节度使,赐庙忠显,封威灵英烈侯。

《贵州著名历史人物传》载:杨文(?—1265年),字全斌,播州杨氏第15代统治者杨价长子,父去世后,以功封武功大夫阁门宣赞舍人,南宋绍定(1228—1233年)年间,蒙古兵大举南进,兵逼四川时,命副将率士兵一万赴石洞峡击退蒙军,功授武德郎、阁门邸侯,又致书四川安抚制置使余玠,陈说保蜀三策:驻军利(今四川广元),御敌于门户之外,为上策;于诸路险要处筑城以为根柢,为中策;保一江自守,敌之来去,纵其所之,为下策。余玠用其中策。在同书中又指出:“近年两蕃部落,为贼所诱,势必绕雷外以图云南。由云南并吞蛮部,阚我广,窥我沅、靖,则后门斡腹为患。”上谏朝廷防守滇桂一线,但朝廷却责其“为此累者,非愚则诬”。后蒙古用兵如其所料。淳祐八年(1248年)遣将率步骑3000随西帅俞西征,由碉门(今四川松潘境)出雪(大雪山)外与蒙军战于马鞍山,三战三捷,擒蒙将秃懑于大渡河,加封左卫大将军。十一年(1251年)又命播军与蒙军战于渝州之西,“俘获颇众”。十二年(1252年)蒙军围嘉定(今四川乐山),又命总管田万领兵五千,间道赴之,屯万山、必胜二堡,以强弓硬弩射杀蒙兵,迫其撤围而去。宝祐二年(1255年)蒙军由乌蒙(云南昭通)渡马湖(今四川屏山)入宣化(今四川宜宾),四川宣抚使李曾伯命播军助防,遣其弟大声提步骑五千赴调,大小九战,俘蒙将阿里等人。因战功卓著,先后受封右武大夫、左武大夫、亲卫大夫、中亮大夫和州防御使、播州沿边安抚使,爵播州伯,食邑七百户。封播州雄威将军为“御前雄威军”。卒于成淳元年(1265年),朝廷赐金川观察使。宋亡,其子杨邦宪降元,元朝追封杨文为播国公,谥崇德。

《黔诗纪略》载:杨文,字全斌。绍定中,北兵始入剑,文日阅壮勇为备,蜀中避地者多归之。嘉熙中,北兵愧江,彭大雅复来征师,价命裨将赵暹帅万兵赴战。石洞峡击破之,以功转武德郎阁门祇侯。父卒,诏起文(杨文)视事,进武功大夫阁门宣赞舍人。文(杨文)移书余玠曰:“比年北师如蹈无人之境者,由不能御敌于门户故也,曷移镇利、阆间,经理三关为久驻谋,此上计也;今纵未能大举,择诸路要险建城濠以为根底,此中计也;下则保江自守,纵敌去来耳。况西番部落已为北所诱,势必挠雪外以图云南。由云南以并吞蛮部,阚邕广(今广西),窥沅靖,则后门干腹深可忧也。”玠(余玠)伟其论。竟徇中计,后果如文(杨文)言。淳祐八年(1248年)徙帅俞兴西征,发兵五千人与俱大战者三,皆捷,迁左卫大将军。余玠北伐汉中,文(杨文)命将赵寅会兵渝上,三次战又捷。十二年(1252年)北兵围汉嘉,文使总管田万率兵五千,间道赴之,夜济嘉江。屯万山、必胜二堡。田万以劲弩射之,敌不能支,遂却。加右武大夫。宝祐二年(1254年)北兵由乌蒙渡马湖入宣化,宣抚使李曾伯来征师,文遣弟大声(杨大声)统兵行,大小九战,又捷,转左武大夫。五年(1257年)北兵循云南,将入播,杨文驰奏,诏节度使吕文德偕文入闽谕群酋内属,大酋勃先领众降。南宋理宗宝佑五年(1257年),蒙古大军主力铁骑由云南挥师东进伐宋,兵临罗氏鬼国(今大方、黔西),播州告急,朝廷同意土官杨文“置一城以为播州根本”,于是在龙崖山倚天险构筑关囤,建成了完备的军事要塞,元世祖忽必烈深知播州防御严密,便避开播州灭宋。六年(1258年)拜亲卫大夫,以解渔城围,剪乌江寇功,加忠州团练使。

景定间,刘雄飞、夏贵守蜀,复江安州饷,礼义山战悬壶,平而播兵为多,进中亮大夫和州防御使、播州沿边安抚使,爵播州伯,食邑七百户,诏雄威军,加“御前”二字,以宠异之,岁赐盐帛给边用,著为令。杨文留心文治,建孔子庙,以励国民,民众从其化。卒于咸淳元年(1265年),赠金州观察使,元赠荣禄大夫同知枢密院事柱国,追封播国公,谥崇德。

《黔诗纪略》载:(杨文)生一子邦宪,字仲武,倜傥有大节,好书史,善骑射,始冠,授成忠郎雄威军副都统,通管州事。……累迁左金吾卫上将军、安远军承宣使、牙牌节度使。至元十二年(1275年)宋亡,元世祖遣使者诏邦宪内附。邦宪捧诏三日哭,奉表以播州、珍州、南平军三州之地降。十五年(1278年)入朝,诏袭守如故,拜龙虎卫上将军、侍卫亲军都指挥使、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抚使、播州管内安抚使。……十八年(1281年)升宣慰使。……累赠推忠效顺功臣、银青荣禄大夫、平章政事柱国,追封播国公,谥惠敏。

《黔诗纪略》载:邦宪(杨邦宪)之子汉英(杨汉英),字熙载,五龄而孤。二十三年(1286年)其母贞顺夫人田氏挈朝京师,世祖摩其顶,熟视良久,谕幸臣曰:是儿真国器也,宜以父爵锡之,赐名赛因不花,授金虎符、龙虎卫上将军、绍庆、贞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播州军民安抚使,赠金缯、弓矢、鞍勒,遣归。二十四年(1287年)族党构乱,杀贞顺夫人,汉英衰絰(古代丧服用的麻带)入奏,诏捕贼,至益州,戮以徇。二十七年(1290年)诏郡县上计,播州临境拒命,汉英即括户口税籍进,世祖大悦,加播州等处管军万户。二十八年(1291年)入朝,奏罢顺元宣慰司,升播州安抚司为宣抚司,授汉英军民宣抚使。会罗甸宣慰使斡罗思诱播下邑、黄平诸寨酋诈为新辟境土以献,汉英奏复之,斡罗思恙不胜,诬言旧有雄威、忠胜二军思播,匿弗奏,请籍征交州,汉英抗言,纳土时已隶别籍矣。御史台审核上之,诏寝其事。俄拜汉英侍卫亲军都指挥使。成宗即位,入朝者三。大德三年(1299年)诏赐汉英世守其土,汉英奏改南诏驿道,分定云以东地隶播,以西隶新部,减郡县冗员,去屯丁粮三分之一,民大便之。四年(1300年)部蛮桑柘乱,湖广行省议用兵,汉英言贼势方盛,宜诏谕之,不听。兵出久无功,竟以汉英议,始相继降。五年(1301年)右丞刘深讨南诏,道出播,汉英辇运军食无乏。大德六年(1302年)闽妇蛇节(奢节)、宋隆济叛,诏合湖广、四川二省兵征之,命汉英以民兵从。甫出师,卒遇贼,汉英力战,大军继之降,阿苴拔乍笼贼,复合拒,竟大败,缚蛇节,斩隆济、阿女而平之,以功进资德大夫,赐玉带、金鞍、弧矢。仁宗立,顾礼益厚,进勋上护军,赠锡金帛。延祐四年(1317年)黄平南蛮刘奔叛,新部黎鲁亦啸劫聚乱,诏汉英宣抚之,二贼降,置戍而还。汉英为政,急教化,大治泮宫,南北士来归者众,皆量才用之。喜读濂、洛书,为诗文,尚体要。著《明哲要览》九十卷、《桃溪内外集》六十四卷。赐推诚秉义功臣、银青荣禄大夫、平章政事柱国,追封播国公,谥忠宣。按:忠宣,《元史》有传,云卒年四十,当以延祐五年(1318年)。

《贵州著名历史人物传》载:杨汉英(1276-1318),字熙载,元代播州(今贵州遵义市)杨氏第十七代土司。汉英父杨邦宪,归顺元朝不久病故。当时,杨汉英5岁,承袭播州安抚使之职,由其母田氏代掌政柄。至元二十三年(1287年),杨汉英9岁,由母带至大都谒见元世祖忽必烈。元世祖见其聪慧过人,欣喜,抚摸其头对宰相说:“是儿真国器也,宜以父爵赐之。”即封为龙虎卫上将军,授金虎符,任播州军民安抚使及绍庆、珍州、南平等处沿边宣慰使,并赐“赛英不花”名,赏金银、丝绸、宝马、弓箭等南归。次年,其母被族中仇人杀死。杨汉英披麻戴孝至大都投诉。元世祖令人将凶犯捕至益州斩首。杨汉英11岁始掌政印。二十七年,元世祖推行行省郡县制,播州邻境土司拒命,惟杨汉英拥护。世祖大喜,加封播州管军万户。次年,进京上奏播州归元以来事宜,世祖嘉奖,升播州安抚司为宣抚司,杨汉英亦耀升为播州军民宣抚使。至元二十九年至延祐四年(1292—1317年),杨汉英先后率播州军随元军远征云南、缅甸,镇压罗闽部奢节、宋隆济的反元行为,平定黄平等地“南蛮”反叛活动并置官管理。杨汉英足智多谋的军事才干和管理能力深受元廷器重,遂拨乖西隶播州宣抚司。至此,播州地界北至秦江、南平,南至六洞、柔远、小姑、单张,东至沿河佑溪,西越赤水河。杨汉英旋奏请朝廷改南诏驿道,裁减郡、县冗员,免除屯户粮赋三分之一,减轻民众负担;修建学校,培养人才,于入播巴蜀人士中招揽文人学士,量才录用,促进播州经济、文化的发展。杨氏占据播州以来,至杨汉英时,进入鼎盛时期。仁宗延祐五年(1318年),杨汉英与思州宣慰使田茂忠联合征讨庐崩蛮部叛乱,最后病死军中,死时年仅42岁。因其在世时功业显著,朝廷追赠其为“推诚秉义功臣”、“银青光禄大夫平章政事柱国”等,并追封为“播国公”。 

杨汉英崇尚程、朱理学,常与京都名流探讨交流,与翰林院主持人、理学大师姚除交往尤为密切。著《明哲要览》九十卷,为黔省首部理学著作。诗文《桃溪内外集》六十四卷和《云南颂》等,均已失传,仅存诗《咏九疑图》一首。

《贵州著名历史人物传》载:杨铿,生卒年代不详,元末播州宣慰使。洪武五年(1372年)率同知罗琛、总管何婴、蛮夷总管郑瑚归顺明王朝,交出元朝所授金牌、铜章,并进方物。朝廷命其仍然袭任播州宣慰使,置播州宣慰使局。十四年(1381年),奉命率播州步兵二万、骑兵三千,助征南将军傅友德攻占云南。十五年(1382年)筑播州城;又派杨氏子弟入京,到国子监学习。

杨辉(1433—1483),字廷章,号退斋。正统十四年(1449年)袭播州宣慰使职。在职34年,修学延师,育才昌文。曾经输粟并领兵以助官军镇压少数民族起义。景泰三年(1452年)、六年(1455年)两次获代宗“赐敕奖谕”和“颁赏”,并奉诏入见,得赐一品章复及金币等物。谙于武事,广涉经史,长于草书。成化年间主持修筑团溪白果坪“雷水堰”,灌溉千里庄田。成化十九年(1483年)卒。

《黔诗纪略》载:粲(杨粲)子英烈侯价(杨价)以功授雄威军都统制。孟珙、余玠皆倚重之。善属文。请播州得岁贡士三人。冉从周、杨邦彦、杨邦杰,以次举进士,价子崇德公文(杨文),益厉文治,《移余玠书》,名义确凿。文(杨文)孙元忠宣公汉英(杨汉英),勋业炳麟,赐名赛因不花。著《明哲要览》九十卷、《桃溪内外集》六十四卷。妻田亦善读书,可谓世传儒雅,不得仅以忠顺土官目之。杨氏有播,自唐元符讫明万历,传二十九世八百余年乃亡,有以也。

潜溪宋濂《銮坡别集·杨氏家传》:选(杨选),字简夫,始立,值(徽、钦)二帝播迁,高宗南渡,慷慨负翼,戴志务农,练兵以待征调,士大夫韪之。(性)嗜读书,择明师授子经。(闻)四方士有贤者,辄厚币罗致。岁以十百计。……官至武经郎。生十有三子:(唯)轸(杨轸)、轼(杨轼)最良。轸字德舆,美髯长身,状貌环伟,刚果勇决,人服其能。尝病旧堡隘陋,乐堡北二十里穆家川山水之佳,徙治之,是为湘江。轸(杨轸)初鞠轼(杨轼)子粲(杨粲)为后。晚生三子。以粲(杨粲)贤,(遂)不易初议。尤爱轼(杨轼)。寻授轼堡政,独筑室万泉以终。(轸)畜一虎,驯服左右,常驾以出,游人异之。官至秉义郎。

杨轼,字徳载,沉静宽厚,孝友无闲言,……留意艺文,蜀士来依者愈众,结庐割田使安食之。由是,蛮荒子弟多读书攻文,(俗为之大变)。(轼)官至成忠郎,累赠武节郎。

杨斌,字全之,世袭播州宣慰使。弘治十四年(1501年)调播州兵五千征普安贼妇米鲁等。正德二年(1507年)升斌为四川按察使,仍理宣慰事。旧制:土官有功,赐衣带,或旌赏部众,无列衔方面者。斌狡横,不受两司节制,讽安抚罗忠等,上其平普安等战功,重赂刘瑾,得之。逾年,巡按御史俞缁言不宜授,乃裁(之),仍原职。未几,赐斌敕,令每年巡视边境。会湖广镇巡官抚处。土官向无领敕出巡者。谕斌宜抚绥士众,辑睦亲族,以副朝廷优待之意。因授其父致仕宣慰爱(杨爱)为昭毅将军,给诰命,赐麒麟服。斌又为其父请进阶及服色。兵部以爱(杨爱)旧有剿贼功,皆许之。斌复为其子相(杨相)请入学,并得赐冠带。正德十二年(1517年),斌有父丧,请授文臣例守制。正德十六年(1521年)赐斌蟒衣玉带。事具《明史·土司传》。

根据以上史料记载,我们可以得出:从南宋嘉定十三年(1220年)至明正德十六年(1521年),计300余年间,是播州杨氏土司政权走向繁荣鼎盛的辉煌时期。

三、平播之役与杨氏土司政权的灭亡

《黔诗纪略》载:“惜忠宣(即杨汉英)以后遂隳家声。入明益尾大不掉。铿(杨铿)率先内附。子升(杨升)颇名好文,开学荐士。辉(杨辉)、爱(杨爱)、斌(杨斌)相继,亦欲自附雅流,然皆累公桀骜不能睦族,复寻上、下杨干戈者数世。其后乃至禁学愚民以取覆灭,宜哉!”

《贵州著名历史人物传》载:明万历元年(1573年)二月,播州杨端第二十八代孙杨应龙袭播州宣慰使,因征调有功,加封骠骑将军。万历十四年(1586年)因献贡(向朝廷进献大木美材七十棵)赐飞鱼服,授都指挥使。因其用诛罚立威,多有怨声。万历十八年(1590年)贵州巡抚叶梦熊、巡按御史陈放上奏力主查办,因四川巡抚李化龙为调播州兵防守松潘(明松潘卫,今四川阿坝州松潘县),“暂免勘问”。嗣因其妾田雌凤谗其妻奸淫,杀妻张氏及其母,妻叔张时照等上告其谋反,诏命川黔两省会审。万历二十年(1592年)赴重庆受勘,主审议斩,乞以二十万两银赎罪,未允。适因倭寇侵朝,遂请领播州兵抗倭援朝,诏准,师已启行,复又作罢。次年(1593年),新任四川巡抚王继光欲提他究办,不赴,王派参将郭成、总兵刘承嗣领兵来逮捕他,至娄山关,被其部拒关苗兵击败。万历二十二年(1594年),兵部侍郎邢玠总督川贵军务,又令其出播听审,许保其性命,经水西宣慰使安疆臣劝说,始愿至松坎听审,并原交出肇事者、献罚金。万历二十三年(1595年)五月,重庆知府王士琦主审,判其交出冲杀官军主犯黄元等12人,验明并处斩于重庆;处赎金四万两银,将次子杨可栋作人质,羁押重庆府,追缴赎金;仍革其职,由长子杨朝栋代理播州宣慰使。后可栋死于重庆狱中,府衙令纳金领尸,他抗言:“吾子活,银即至矣!”并一面遣千僧去重庆为子招魂;一面置关据险以抗官兵。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七月,杨应龙出兵焚草塘(今瓮安草塘)、余庆,掠兴隆(今黄平)、都匀,围黄平(今旧州),袭偏桥(今施秉),屠杀仇家宋世臣、罗承恩等。万历二十七年(1599年)二月,贵州巡抚江东之派都司杨国柱、指挥李廷栋领兵三千讨伐,被其诱歼,江东之被罢官。六月,杨应龙出兵攻陷四川綦江,歼守城官兵三千,杀明将房嘉宠、游击张良贤等。十月,明神宗赐兵部右侍郎李化龙尚方宝剑,总督四川、湖广、贵州三省兵马,集兵十四万,于万历二十八年二月十二日分八路围攻播州,六月六日,攻破其大本营海龙囤,杨应龙战败,于囤中自焚身亡,时年49岁。儿子杨朝栋等69人被俘,押解到京师,磔于闹市。1601年,明朝廷在播州实行“改土归流”,即废除土司制,地方军政官吏由中央任命,异地交流使用,宣告了统治播州725年的杨姓世袭土司制度结束,从此也拉开了全国土司地区“改土归流”的帷幕。

史书记载,明朝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杨应龙调集8万役夫工匠、用了4年时间,在其祖先修建的龙崖囤基础上扩建城堡、宫室,筑前后12关,在5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山上围筑坚壁巨垒。建筑物均以千斤巨石砌筑,城门嵌刻关名、城门上营造箭楼、仓库、兵营、水牢于城中,各关之间石墙相连、马道至通,城墙随山势绵延,气势十分雄伟。明清诗人每每叹为观止、写有“高岩盘谷连云险,陈云空矗飞崖暗”,“海龙囤迥插青天,飞虎关高入紫烟”的诗句。《明史》亦称此地为“飞鸟腾猿,不能逾者”。

据《平播全书》载,城堡中曾有石刻对联一副:“养马城中,百万雄师擎日月;海龙囤上,半朝天子镇乾坤。”究竟明朝廷为什么要发动一场巨大的“平播之战”呢?从表面上看,一座遥远的城堡肯定不会危及中央朝政,但是,其中涉及到的国家中央集权与地方政治、军事、司法管理体制的矛盾迟早会激化。播州自杨氏入主以来,仍沿袭土官旧制,世袭掌握着军政大权,实力盖过封地王侯,成为一方独立王国的土皇帝。随着土司集团、部族之间连年征战,扩充疆域,播州杨氏土官以强兵劲旅和雄厚的经济实力称霸一方,雄踞西南,属地达2万平方公里,再后来的宋、元、明中央王朝改朝换代,由于播州土官都赴朝献地纳土、称臣,接受朝廷安抚、调度、节制、封赏,华夏天下一统,朝廷与地方土司实现了和平共处。明朝末年,朝廷对日益强盛的土司领地实行“土流并治,军政分管”的削藩政策,以逐步削弱土司势力,与地方势力产生的矛盾,日渐演变成军事对抗。

平播之役,起始于万历二十一年(1593年),结束于二十八年(1600年)。作为海龙囤的最后一个主人,杨应龙深通文韬武略,明朝隆庆五年(1571年)承袭播州宣慰使,军政大权集于一身。万历年间,朝政腐败,贪官横行,民不聊生,国运衰微,朝廷多次征调杨应龙率播军四处镇压反叛,因“战功卓著”,册封为骠骑大将军,后授都指挥使(武官正二品)。他居功自傲、骄横跋扈,施用严刑峻法虐待土民,拥重兵追杀“仇家”,以黔北为中心,攻城掠地,占领了川南大片地盘,朝廷多次派兵进剿,均遭全歼,有割据、独立之势的杨氏土司成了朝廷的心腹大患。

要征服杨应龙,仅靠川黔两省兵力远远不是对手。于是,明朝廷起用兵部侍郎李化龙为湖广总督,赐尚方宝剑,统一号令四川、贵州、湖广三省军事,并担任平播战争主帅,从浙江、福建、广东等15省调集官军,另在川、贵、湘、滇各省征调屯兵和土兵,共27万人,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正月,齐聚重庆设坛誓师,二月,官军分八路进兵,对播州发动了大规模的军事征剿。 

自杨应龙起兵反明,8年中双方情况是:万历二十一年1594年),明军败于娄山关。二十二年(1594年),明王朝正式讨伐、问罪。二十三年(1595年),杨应龙接受审查,被处革职,以偿赎金免,但拘其次子可栋于重庆。二十四年(1596年),杨可栋死于重庆,杨应龙“益痛恨”,愤极而再次起兵。二十五年(1597年),劫掠川、黔、湘三省,并“僭拟至尊,令州人称己为千岁,子朝栋为后主”,封部下军师、谋士、总管……二十七年(1599年),败贵州巡抚江东之,占綦江。明王朝震动,起用李化龙,以兵部侍郎右都御史总督川、黔、湖广军务兼四川巡抚,赐尚方宝剑,赋便宜行事权力,调15省兵马共24万人,征檄刘綎、马孔英、陈王、吴广等将领,又以郭子章为贵州巡抚助之,准备大举进剿杨应龙。二十八年,杨应龙“勒兵数万,五道并出,攻龙泉司”;李化龙则坐镇重庆,从2月12日起,调兵遣将,八路出击,分道征讨。杨应龙在明军大举进攻下,节节败退,最后固守海龙囤。4月中旬,双方百万之众集海龙囤(明军24万余,播军16万余,以及双方后勤、运输各种人员),明军形成包围之势,杨应龙孤军困守,对峙50余天。6月5日,明军攻占土、月二城,6日,明军夜袭后囤成功,斩关而上,攻占全囤,杨应龙自杀,子朝栋等被俘,播事遂定。

战争以明王朝的全面胜利而告终,结束了数百年的土司制度。在战后播州的处理上,李化龙、郭子章等都提出并上奏善后事宜,主要有“改土归流”、“丈量耕地、限制田亩”、“更议辖属”等,而以“改土归流”为第一要事。于是朝廷颁布诏令,废除播州宣慰司,将其地分设遵义、平越二府和遵义、桐梓、绥阳、仁怀、湄潭龙泉、瓮安、余庆7县和黄平、真安(今正安)二州,遵义、桐梓、绥阳、仁怀、真安(今正安)属遵义仍“隶川省统辖”,湄潭、瓮安、余庆、黄平属平越,因“去黔甚迩,相应改隶贵州统辖”。另外,留驻军、设屯卫、复驿站、丈田亩、限田赋、留土官、“顺夷情”、建学校、兴文化等等措施,改变了土司封建领主制经济,兴盛了文教事业,稳定了地区局势,加强了中央政权的统治,政治经济与内地一致,将原播州地区推入一个新的历史发展阶段。再就是“平越府(今福泉市)和平(溪)、清(浪)、偏(桥)、镇(远)卫拨属贵州,从此黔省幅员得与十二省比长挈大,其为长便”。贵州版图的拓展和改变,也减少了全国因军政统属不一而造成的种种弊端。

1601年,明朝廷在播州实行“改土归流”,即废除土司制,地方军政官吏由中央任命,异地交流使用,宣告了统治播州725年的杨姓世袭土司制度结束,从此也拉开了全国土司地区“改土归流”的帷幕。

根据以上史料记载,我们可以得出:从明嘉靖元年(1522年)至明万历二十八年(1600年),计78年,是播州杨氏土司政权从内乱、反抗走向灭亡的时期。

四、播州杨氏土司走向灭亡的原因

播州杨氏土司政权的灭亡,既有其客观的历史原因,也有其主观内在的原因。从客观上看,明王朝对播州乃至全国实行“改土归流”,消灭土司政权,推行流官制度,是历史的必然,只是时间的迟早问题。平播之役,却加快了播州杨氏土司政权灭亡的进程。从主观上看,也有杨氏土司内部的原因。如《黔诗纪略》所载:杨氏“入明益尾大不掉”,“辉(杨辉)、爱(杨爱)、斌(杨斌)相继,亦欲自附雅流,然皆累公桀骜不能睦族,复寻上、下杨干戈者数世。其后乃至禁学愚民以取覆灭。”到杨应龙袭任播州宣慰使后,因征调有功,加封骠骑将军。又因献贡(向朝廷进献大木美材七十棵)赐飞鱼服,授都指挥使。他居功自傲、骄横跋扈,施用严刑峻法虐待土民,拥重兵追杀“仇家”,于是成了朝廷的心腹大患。加之“其妾田雌凤谗其妻奸淫,杀妻张氏及其母,妻叔张时照等上告其谋反,诏命川黔两省会审”。万历二十四年(1596年),杨应龙调集8万役夫工匠,大兴土木,扩建海龙囤军事防御工程,更加引起了明朝廷的高度关注。平播之役,直接加速了播州杨氏土司政权的灭亡。导致平播之役的原因,也是比较复杂的,既有杨应龙本身的原因,也有朝廷、官宦逼其就范、起兵造反的原因,不能归咎于杨应龙一人。

《明史》载:时任四川总督的李化龙除增收国家税赋外,还私自增加播州的税赋,要求杨应龙长年向其进贡。但杨应龙不允,便派其子前往四川谈判,其子被杀,并将头悬挂于城门,杨应龙震怒,发兵讨伐李化龙。李化龙便向朝廷奏报杨应龙反叛,朝廷派出官兵,并钦点李化龙挂帅,对杨应龙部进行围剿。三月后,杨应龙兵败海龙囤,所有与杨氏家族有关系的人均被诛杀,共二万余人,仅杨应龙幼子杨奉禄被一侍女所救,从海龙囤古堡后山崖逃脱。

杨应龙经水西宣慰使安疆臣劝说后,愿意到松坎听审,并愿交出肇事者、献罚金。杨应龙接受重庆知府王士琦的审判,交出冲杀官军主犯黄元等12人,验明并处斩于重庆。还答应赎金四万两银,将次子杨可栋作人质。而后可栋死于重庆狱中,府衙还要令杨应龙“纳金领尸”,这未免太过分了。这对于杨应龙来说,无异是在伤口上撒盐、在火上浇油。试想,如果没有杨可栋死于重庆狱中,没有府衙令纳金领尸,也许就不会有杨应龙一面遣千僧去重庆为子招魂,一面置关据险以抗官兵,就不会有“平播之役”的发生。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