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论小黄村侗族大歌的演唱形式与艺术风格

论小黄村侗族大歌的演唱形式与艺术风格

作者:谭莲英 阅读量:24 点赞:0

小黄村是极负盛名的“侗歌窝”,曾被国家文化部授予“中国民间艺术之乡”、“侗歌之乡”。该村位于贵州省从江县城东北面,全寨共有700多户3340余人,是一个神奇而富有诗意的侗寨,依山傍水,四周青山环抱,风景十分秀丽,一条小溪穿寨而过,潺潺有声、洞中有水、水中有山、山水交融,处处鸟语花香,林涛声声,似一幅恬静的田园风光图。在小黄村,处处都会听到优美动听的歌曲。喜庆佳节以歌相贺,男女恋爱以歌为媒,生活劳动以歌传言。每逢过年过节,人们穿着节日盛装相聚在鼓楼对歌,用歌传情,用歌声赞颂盛世丰年。当夜幕降临的时候,姑娘们、小伙子们就三三两两到村口风雨桥相聚,一边弹琵琶、一边唱着优美动听的情歌。歌声在夜空中打破了宁静的山乡,像是在叙说一个古老而又纯朴的爱情故事。一直以来,世界音乐界认为中国没有多声部和声艺术,复调音乐仅存于西方,可在20世纪50年代,中国著名音乐家郑律成发现了侗族大歌。从此侗族大歌走出国门,享誉全球。

侗族大歌在侗语中俗称“嘎老(al laox)”,“嘎”是歌的意思,“老”是有远古之意。侗歌按曲调分为几个派系,小黄村侗族地区的侗歌称为“嘎小黄”,至今小黄村流传着大量的侗族民歌,丰富多彩,远近闻名,如男女对情歌、大歌、琵琶歌、拦路歌等,其中最为著名的是侗族大歌。大歌的种类很多,主要分为以下几种:1、鼓楼大歌2、声音大歌3、叙事大歌4、童声大歌5、混声大歌6、戏曲大歌。歌词的内容主要是歌唱自然、劳动、爱情及人间友谊,是人与自然、人与人之间的一种和谐。

如此精美的侗族音乐,究竟有什么样的特点,下文从小黄村侗族大歌为代表的歌曲在调式、调性演唱艺术形式及歌词结构特点、语言等方面来进行论述。

一、小黄村侗族大歌的调式、调性

在音乐上,大部分侗族大歌属于五声音阶羽调式歌曲,它多半用二声部合唱,大小三度音程是侗族民间合唱风格特征的主体音程。纯四度、纯五度的结合也较频繁。侗族大歌是一种“众低独高”的音乐、复调式多声部合唱方式,使用支声式组织、对比、模仿等演唱手法来延长音。必须由4人以上来进行演唱,多声部、无指挥、无伴奏的演唱特点,在音乐上形成了多种结构与表现手法,产生了完美的和声效果,以格调的柔和委婉、旋律的曲雅优美著称于世。最难得的是在集体性的歌唱中应用多声部来表现内容,其表现形式是领唱与众唱相结合,分高、低两声部,但主旋律在低声部。模拟鸟叫虫鸣、高山流水等大自然之音。由于侗族大歌几乎都是羽调式,所以它的纵向结合多属于调式小主和弦的和弦音,音域均在八度以内,具有向内收缩的特点。其主音和属音是羽调式最重要的支柱音,高音较为游离,多数向宫音靠拢,通过宫音向主音解决,最具特点的音是徽音,主音下方的徽音比本位徽音略高,倾向性较强,要求解决到主音,上方的徽音又比本位徽音略低向内靠拢,通常下滑到属音上。例如歌曲:《我比蚕儿更伤心》就具有这些特色。

二、小黄村侗族大歌演唱艺术特点与形式

侗族大歌在演唱过程中必须要有两至三人来领唱,也就是负责领唱开始两句和部分高声部,侗语叫“岁嘎”,“岁嘎”轮流领唱高声部,其余的人唱低声部,如果低声部人数过多,“岁嘎”的声部就会被淹没,所以侗族大歌演唱人数一般在15人左右。人数太多就会很难听出和声效果,这也就丧失了侗族大歌多声部和声的魅力。在小黄村,歌班聚唱大歌是有严格规定的,如鼓楼大歌历来是“行歌坐夜”坐在鼓楼中唱歌,中间燃起篝火,人们在篝火周围圈坐下,他们以歌养心、以饭养身。由于歌队成员从小经常性地受到民间传统方式的严格训练,所以绝大多数歌手在唱音准、速度、节拍的统一、声部的协调、音色纯净,掌握曲目数等方面都是达到相当高的水平的。一个歌队直到大部分成员都结婚了才自行解散。侗族民俗不传文,没有立文字的风俗习惯,几乎所有用于民俗活动的侗族大歌都是在集体组织中完成的,大歌自产生之日起,似乎同时就具备了“族姓文化象征”这一社会现象。

侗歌在演唱声部过程中,声部之间的和谐性,在低声部中长音可持续一二十小节之久,这时,高声部歌手由两人或三人轮流换唱,不断变换音色,高声部训练很注重声音的甜美。在曲调性强的歌曲中用虚词唱出细腻委婉的旋律,抒发人们对生活和大自然的热爱。在演唱结构上它不仅与歌词融为一体,更是表达音乐内容的重要组成部分,但音乐有时也会偶尔脱离这两种形式的原则,因为两名歌手高声部是自由地发挥的,发展声部间在旋律、节奏方面的独立性,从而产生对比与模仿的效果。

大歌在高、低声部合唱时大多使用的是支声手法,因为乐曲在同一个旋律可以同时支分出不同变体,共同组成表达同一种音乐形式,其变唱原则表现形式是低声部旋律进行的同时,高声部在上方创造性地即兴变唱,并不时地在自由旋律的基础上分支出来。在低声部旋律位于较低音区位置形式时,各段的结束部分与全曲结束部分,大多都用一个虚词来结束尾腔。例如:“井当呃克嘿(jenh daengs ees eep heep)。”但有些尾腔继续使用歌曲本身部分的支声手法延续下去,用没有具体词义的虚词唱着主旋律,也就是歌词演唱完过后就是段落较长的虚词唱腔。虚词侗语称“井当呃克嘿、呃、呃久”等,在高声部中,歌手以充分发挥自己的声音,也用没有具体词义的虚词来演唱,侗语称“井当呃克呃(jun dan eeh keag)、该呀咧嘿呃呃久(eis yah lieeh heep eeh yuh)”,成为主要表达声部的作用。一般为8小节左右,持续音以主音的稳定性,协助结束一个段落,结束部分的歌词与歌曲本身部分的歌词在手法对比和结构功能相适应,这种变化使篇幅较长的大歌免去了手法上的单调。但在齐唱过程中偶尔出现“分岔”、“加花”等即兴创作,这就唤起歌手们的多声部审美意识,也就自然形成了支声复调,歌手对演唱的解释是:高声部像树枝,不时从主干上分离出去,声部间则像树林中的蝉鸣叫,低音部声音则像潺潺流水。这个“主干”也就是指低声部旋律,因为侗族大歌的合唱规律是低声部系众人齐唱,从侗族大歌这种时分时合的合唱、对唱规律中可以看出侗族歌手们虽然不懂得和声、音程之类的专业词语,但他们源于对生活的主干与分岔、曲与直、分与合等复调思维方式都是存在的。例如叙事大歌分为两种类型,侗语称“嘎井(al jun)”和“嘎节卜(al jieh bu)”。“嘎井”属叙事性合唱歌曲,内容多是神话、故事、传说、历史、英雄赞美等,爱情叙事长诗也占很大的分量,也都具有教育青年的意义。“嘎井”的演唱形式各有不同,带有分节歌的性质。开始为齐唱,只有每段的结尾“拉嗓子”部分,低声部才出现主长音持续与领唱声部形成二声部结合。“嘎节卜”有固定的演唱程序,一开始为齐唱,低声部则以主长音持续伴唱,每小段结束前有个小型的“拉嗓子”尾腔,前进结束时有一个较大的尾声,像这种歌曲主要注重歌词内容,讲究歌声的连绵性,且有明显的吟唱风格。领唱者要有很高的艺术修养和惊人的记忆,才能唱出多种类型的歌曲来。

三、小黄村侗族大歌歌词结构特点

大歌的歌词结构也显示出它独特的韵律格式,使之与音乐相协调,它是双音节向单音节句发展,与汉文古诗歌由四言向五言、七言的发展形式相似,从中体现了侗族文化与汉族文化的密切联系,也可能是汉文化注入侗族地区后而吸收汉族先进文化的结果。歌曲每部分由相对的几句或数段组成,数段又形成一个单位,每一单位的各段最后一个音节押韵,每段分上下两小段。每小段若干句,最后一句为单数音节句,其余各句都是双数音节句。小段的句与句之间要押复韵,即第一句的末音节与第二句中间某一音节的韵复合,而第二句的末音节又与第三句的中间某一音节韵复合,依次复合至末尾。例如声音大歌,侗语称为“嘎所(al soh)”。

嘎细王

二月初春到小黄村,

听见蝉虫在哭娘。

蝉虫哭娘在那枫树上,

才知老了姑娘老了郎。

啊!好好想想,

男子成家立业就丢了手中的笛子,

姑娘当了妈妈就会把手中刺绣忘。

像这类歌曲的歌词,如同一首抒情小品,有丰富的多声部因素,是大歌之中的精华,但歌词比较短小简单,段落不太长,一般只有三五段左右,每段歌词后面都有一段长长的衬腔,特别是女声声音大歌往往在衬腔段巧妙地对自然界音响,如流水、鸟叫、蝉鸣,加以音乐化、人格化的模拟,附以人们内心丰富的情感,用它来比喻男女青年之间的纯真爱情。从文学方面看,传统的侗族大歌歌词多是一些长篇的抒情歌或叙事歌,内容丰富,揭示了古代侗族社会生活的面貌,反映在一定历史时期人民的思想感情、弘扬赞善贬恶的道德品质,表达了追求幸福自由的理想,同时也保留了侗族古代诗歌文学的特征以及精炼、生动、形象的语言艺术。

小黄村之所以这样钟爱音乐,这是他们的音乐审美观——“饭养身,歌养心”,短短的6个字就真诚地概括了他们对音乐的喜爱。在他们看来,唱歌和吃饭同样重要,都是生活中必不可少的。人不吃饭饿得慌,没有音乐闷得慌。吃饭满足最基本的物质生活,音乐则满足基本的精神生活需求。人们吃饱了、穿暖了、住好了,就要娱乐、宣泄、表现、交流,唱歌就是最主要的形式之一。

四、小黄村侗族大歌面临的危机

小黄侗族大歌经过历代歌师、歌手的创作、传承,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影响,还有一定数量的歌堂、歌师和一些侗歌世家,小黄侗族大歌面临着来自经济发展、现代文化、学校教育和舞台艺术的压力,侗族大歌演唱空间逐渐萎缩,侗族大歌的消失已经开始。由于人们外出求学、打工,完整的歌队特别是30岁以下的完整歌队已为数不多,有的歌队面临被迫解散,孩子不愿学歌。对此,一些70岁以上的老歌师无不担忧。还有人说,小黄50年后将无人再唱侗族大歌了。原因主要为:老歌师不断谢世,健在歌师由于年事已高,有的对大歌歌词已经记不全了;侗族大歌传教要经十数年的日积月累方能成才,现在年轻人学唱侗歌的时间短,学不会多少侗族大歌是在情理之中;包括电视、影碟、卡拉OK、手机等现代文明在农村普及和农村社会经济发展的冲击下,严重地影响了侗族大歌在青年人中的传承。用当地歌师的话说就是“我们愿教,但没有人愿学”。

五、小黄村侗族大歌保护措施

侗族大歌是最具特色的中国民间音乐艺术之一,为中国民间音乐所罕见,具有十分重要的学术价值和欣赏价值,它不仅仅是一种音乐艺术,而且也是了解侗族社会结构、婚恋关系、文化传承和精神生活的重要而珍贵的史料,具有社会史、思想史、教育史、婚姻史等方面的研究价值。

针对小黄村侗族大歌面临的危机,可以从以下几方面进行保护:(1)尽快组织专业人员抓紧抓好普查工作,摸清家底。(2)在不间断地收集、整理的基础上,逐步充实完善音像资料库。(3)研究制定侗族大歌传承奖励办法,建立侗族大歌传承奖励机制。(4)将已经萎缩的侗族大歌展演空间逐步恢复起来。(5)继续将侗族大歌推进课堂教育,创编本土侗族大歌教材,并将侗族大歌教学成绩纳入教学质量考核内容。(6)创建侗族大歌传承中心,加强对歌师歌手培训。

参考文献:

[1]杨宗福、吴定邦、张明江.侗族教学演唱选曲一百首【M】.贵州民族出版社1991年8月第一版。

[2]贵州少数民族古籍整理办公室.侗族大歌【M】.贵州民族出版社2003年3月第一版。

[3]龙跃宏、龙宇晓.侗族大歌琵琶歌【M】.贵州人民出版社1997年11月贵州第一版。

[4]杨志一、郑国乔、龙玉成、杨通山.侗歌一百首【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2年8月北京第一版。

[5]《侗族文学史》编写组.中国少数民族文学史从书——侗族文学史【M】.贵州民族出版社1988年。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