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阁帖回归,文博盛事(上)

阁帖回归,文博盛事(上)

作者:章海荣 阅读量:23 点赞:0

2003 年 4 月 14 日,晚,上海。一列车队,疾驶而过,直奔上海博物馆。其中一辆车上有位优雅大度的中年女士,和一个黑帆布旅行包。

一星期前的 4 月 7 日晚,纽约,在《淳化阁帖》所有者安思远家,王立梅明确提出收购之意,希望对方给一个合适的价格。安思远告诉她:日本人要购买,我开价 1100 万美元;中国的拍卖行要收购,我的价是 600 万。我也曾说过故宫博物院要的价是 550 万美元,给您的价格是 450 万。

4 月 9 日上午,王立梅接受此价。

4 月 11 日上午,王立梅和两位好友冒着雨一起去安思远家,提取《淳化阁帖》,直赴机场。

民航 CA982 航班,一等舱,所有的东西都托运,提着不显眼的黑帆布旅行包,王立梅从容登上祖国的飞机。终于要回家了,她默默地念着:八年了,终于把它带上了回归祖国的旅程。一路上她没有一丝睡意,她无法有睡意。

北京时间 4 月 12 日 18 点 50 分,首都机场,经过 13 小时的飞行,《淳化阁帖》平安降落在祖国的大地。第二天上午,王立梅拨通电话,启功高兴至极,这是真正的国宝回归呀 !

安思远已年近古稀,没有后嗣,如果某天辞世,包括《淳化阁帖》在内的全部财产将归美国联邦政府所有。国宝将永无回归祖国的机会。

中国情结 回归有缘

安思远,生于英国的名门望族,名叫 R.H.Ellsworth。20 世纪 30 年代,北京辅仁大学毕业的王方宇,留学去了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任教于耶鲁大学,教授中国文化艺术史。或许就是由于中国文化艺术的魅力,

R.H.Ellsworth 选听了这门课,但 R.H.Ellsworth 却常逃课去文物市场淘东西。为了让他专心听课,王方宇说:“你就叫安思远吧。”

安思远从小钟情于东方艺术,经过多年的钻研和实际运作,成为美国及整个西方艺术界公认的最具眼光和品位的古董商兼收藏家。他总是独领风骚地开拓新的收藏领域并把它们介绍给西方博物馆和收藏界。1971 年,他编的《中国家具》一书出版后,整个西方掀起了中国家具收藏热。1986 年,他又根据自己的收藏出版了《中国现代书法绘画》,图文并茂的三大册图书本身也成了收藏品。安思远一贯热心于公益事业,他的善行义举使他荣任美国国家税务局艺术品捐赠审核委员会的五名顾问之一。但就在《中国现代书法绘画》出版的 20 世纪 80 年代中期,安氏对中国的碑帖拓本尚无认识。

1983 年,吴尔鹿,我国著名版画家吴劳的儿子,走出国门留学美国,攻读艺术史。1986 年,吴尔鹿到安思远家,帮着整理古物,几年后又成了安的收藏顾问。某天,吴尔鹿在书画市场得遇《旧拓晋唐小楷》,其中有王羲之书《乐毅论》,他顿时眼睛发亮,如听乡音,如遇故人。在童年时,父亲教他临摹《乐毅论》的情景历历在目。他买下了这部旧拓。

安思远看到这部《旧拓晋唐小楷》帖黑黑的,不知为何物,蓝眼珠也闪闪发光,表现出极大的兴趣:“这是什么东西?”

“是帖。”

“帖是什么东西?”吴尔鹿如此这般地给他说了一通。“你是为谁买的?” “给我自己买的。” “值多少钱?” “两三万美元吧。” “你为什么买这件东西?”为了说明它的价值,吴尔鹿讲罗振玉出售文物的账单:《宋拓狄梁公碑》售 2000 元大洋,《宋拓圣教序》售 3000 元大洋,而沈周、唐云的画只值二三百元。作为艺术收藏家和生意人的安思远一听就懂了。

隔了一天,安思远向吴尔鹿开了价:“两万美元让给我吧。”

安思远不仅得到这部《旧拓晋唐小楷》,而且还对吴尔鹿说:“以后留心,遇到帖就给我买下来。”

1994 年,机会来了。销声匿迹数十年后,《淳化阁帖》浮出水面。在佳士得组织的中国古代书法拓本拍卖专场上,听了吴尔鹿的建议,安思远拍进《淳化阁帖》第四卷。

1995 年,安思远又参加佳士得名画拍卖。拍卖那天,安思远一手拄着拐杖,一手捧着酒杯,频频举牌,竞拍得胜,高兴得携《淳化阁帖》第六、七、八三卷而归。

《阁帖》在海外被拍卖的同时,在它的祖国,文物出版社社长苏士澍,把《阁帖》拍卖图录放在启功面前。这位集书法家、碑帖研究家及鉴定家于一身的学者,心情难以名状,几辈人难以忘怀的心事啊,有生之年尚不得见一面,终是国之憾事。

1996 年 3 月,受启功的委托,国家文物局外事处处长王立梅通过纽约的好友见到安思远。安思远领王参观了他的收藏,那简直就是一座博物馆。

地上铺的是中国清代有瑞龙图案的宫廷地毯,唐代石刻思惟菩萨栩栩如生地坐在依墙的条几上,色彩鲜活的元代道教壁画嵌在墙上,长条茶几上是东汉一组青铜车马,唐代陶俑静静地立在门旁,明清绘画随处可见,多宝格中清代单色釉瓷器件件是精品……王立梅的心里却是难言的丝丝痛楚。

当四卷《淳化阁帖》放在王立梅面前时,启功先生那句“看不到宋刻真本,我死不瞑目”的话在她脑海中又一次响起。她去洗了手,然后戴上手套,虔诚地、屏息静气地翻阅着宋刻真本《淳化阁帖》。安思远坐在对面,一直看着她。看完最后一页,王立梅深深地呼出一口气。安思远高兴地说:“我没想到,中国人是这么欣赏法帖的,在美国没有人重视它,他们都认为这是印刷品,就像邮票一样,没什么价值。”停了一停,安接着说:“看你这样看重这件法帖,很高兴,我愿将它带到中国去展览,让启功先生看,让真正懂得欣赏它的人看。”

1996 年 9 月,北京,故宫博物院。安思远先生如约携北宋拓本《淳化阁帖》四卷在此展览。启功和国内一批顶级书法家、研究人员对这四卷《淳化阁帖》进行了鉴定,每个印章、每个题跋都一一辨认。专家们一致认为这四卷是宋刻宋拓无疑。

因为《阁帖》,王立梅与安思远建立起了良好的关系。交往中,王立梅发现,安思远不仅热爱中华文物,他的内心还有一种深深的中国情结。安思远不止一次地说道:是中国艺术品给了我一切,我愿为中国做一些事。

2001 年 11 月 7 日,安徽黄山,由安思远赞助修复的四座明代民居竣工,王立梅应邀参加竣工庆典。1991 年,安思远第一次到黄山,他被皖南地区淳厚的民风、古朴的建筑所吸引,同时也对那些年久失修濒于倒塌的建筑甚为心急。从那时起,他下决心要用自己的力量去抢救这些历经沧桑的古代民居。在得到安徽省文物部门的支持后,他立即在香港成立了抢救安徽民居的基金会,自己带头捐款。很快,第一笔修复费用寄达安徽省文物部门。

在参观每座修葺一新的民居中,安思远如数家珍,哪根柱子换了,哪根梁加固了,哪个屋顶重新翻修了……他熟悉每座民居的一砖一瓦,这里几乎成了他的精神乐园。看着他兴奋、陶醉的样子,在场的每个中国人无不为之动容。一位 72 岁的老人,一位靠腰间钢板支撑着身体,又靠喝酒止痛,每走三五十步就要坐下休息的美国老人,默默无闻地远离家乡到鲜为人知的皖南小山村中修复中国的古老民居,这是为了什么?

当天晚上,黄山宾馆宴会宾朋,安思远当着大家又说起了《淳化阁帖》。饭后,王立梅和安思远先生谈了很多。安思远说:我的一切都是中国给的,我也要将一切还给中国。我身体越来越差,该考虑身后的一些事了。安徽民居的修复我还要继续下去,总之我希望能多为中国做一些事。《淳化阁帖》我不会给日本人,早晚会让它回到中国。

2002 年 5 月,王立梅应邀赴圣保罗洽谈举办中国文物展事宜。途经纽约时,王立梅又一次拜访了安思远。会晤中,安思远告诉她说,在整理青铜器时,发现“归父敦”就是中国《文物》月刊 1985 年第 6 期中刊登的河北唐县出土的那件文物,说明这是被盗文物。我愿将这文物送还中国。王立梅回国时,带回这件西周青铜器,现已交中国历史博物馆收藏。

虽说国之瑰宝,当归则归,但终归要有一个缘。安思远,有着深深的中国文物之情缘。

公元 992 年,宋淳化三年,太宗皇帝下旨摹勒刊刻法帖,首先拿出宫中历代帝王、名臣和书法家的墨迹,同时对外收集帖源,或诏令各州县进纳,或奖赏献出私人藏品,或向士大夫家借帖,最终合内府所藏 500 余轴墨迹,命翰林侍书王著等以枣木镂版刻成《淳化阁帖》十卷 ( 也有的说是勒石 )。刊成后,宋太宗高兴,立马赐宗室大臣,自此凡遇大臣兼中书省、枢密院“二府”者,赐帖一本。公元 1032 年禁中大火,刻版可能被殃及。史载刘沆于 1052 年得赐,欧阳修于 1064 年有资格受赐时,却不得,说明不久便停止赏赐。北宋时《阁帖》已经十分稀贵。

《阁帖》问世,为后人保存了大量的历代名家法书。秦汉至今两千多年,法书真迹屡经散佚。王羲之真迹于唐太宗时尚存 3000 卷,至宋刻《阁帖》时只剩 165 件。沧桑变迁后的今日,王羲之真迹可能已荡然无存,即便是“下真迹一等”的摹本,真真假假的屈指算来不过 20 件。没有《阁帖》,中华独有的书法艺术宝库将损大半。

《阁帖》主宰了书艺的发展方向。虽唐代就有意确立王羲之的“书圣”地位,唐太宗亲写《晋书•王羲之传》,加以赞赏,然单方面的皇家褒奖收效甚微。当时民间实际流传的右军墨迹非常稀少,“书圣”地位名存实亡。《阁帖》的纂辑,独尊二王。至使宋人第一次全方位、多角度地认识了王羲之书法艺术,并从真正意义上树立了王羲之“书圣”地位。元代赵孟  ,明代文徵明、王宠、董其昌、王铎等书坛大家的艺术成就无不脱胎于《阁帖》。他们平生均留下了大量临摹《阁帖》之作。《阁帖》中所收大量随心所欲、不计工拙、任情写意的尺牍信札,多为魏晋风范的行草书。这些行草书迹的传播、弘扬,潜移默化地开启了宋代的尚意书风,促进了中国书法艺术的发展。正如赵孟  所说:“书法之不丧,此帖之泽也。”

《阁帖》的刊刻开启了刻帖之风,仅宋代的翻刻本已有 20 余种,历元、明、清的各种再翻本不计其数。以《阁帖》为滥觞,后来考证法帖源流、真伪,研究书家行略,成为一门专学,称“帖学”。

以目前存世的各本《阁帖》看,主要流传着几种影响最大的版本。

1. 南宋及明、清翻刻的泉州本。故宫博物院及上海图书馆均有宋拓本。

2. 明嘉靖、万历时期以贾似道、周密等藏南宋绍兴国子监本翻刻的各本,尤以顾氏玉泓馆本和潘氏五石山房本影响最大。

3. 明万历四十三年(1615 年)刻石的肃府本。2003 年 10 月 18 日,贵州桐梓县,有收藏者向记者展示了一件据称为明代肃王版《淳化阁帖》残本。据收藏者介绍,自上博巨资收藏《淳化阁帖》4 卷残本后,才意识到自己所藏《淳化阁帖》的价值。遵义当地一些收藏家认为此系真品。收藏者表示,将请权威专家鉴定,并考虑把它捐献给国家。

4. 清乾隆三十四年(1770 年)内府重模本。此次上博所购 4 卷北宋祖刻《淳化阁帖》,在南宋时先后为两名宰相王淮、贾似道收藏,元代为大书法家赵孟  所有,历代收藏家在古帖上都留有印记。据初步考证其第六卷是北宋泉州本的祖刻,四、七、八卷是存世仅有的祖刻原石拓本。上海博物馆馆长陈燮君说:“过去学界以为世上尚存有一部完整的北宋祖刻《淳化阁帖》,其中 9 卷藏于美国华盛顿弗利尔博物馆,1 卷藏于上海图书馆。但经过专家反复查证研究,发现这 10 卷《淳化阁帖》不是最早北宋的祖刻拓本,而是南宋绍兴国子监刻本,是根据祖刻本翻刻的。这一发观,堪称帖学研究上的重大突破。它与上海博物馆买回的这 4 卷《淳化阁帖》拓本相比,时间约晚了 100 余年。”这次回归的 4 卷《阁帖》,被公认是目前存世的最善本。


                                                            《文史天地》2004 年 4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