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滇军兴衰录(上)

滇军兴衰录(上)

作者:王恩收 阅读量:210 点赞:0

胡若愚发动兵变 龙云遭劫后称王

说起滇军,这还要从云南旧军阀唐继尧说起。唐继尧曾任云南陆军讲武堂校长,他响应孙中山护法军政府的号令,联合滇、川、黔军,高举“维护约法,以靖国难”的义旗,组成靖国联军声讨段祺瑞。其义举吸引了湘、鄂、豫、陕、闽的将领率部加入,唐继尧因而有了八省联军总司令之称。

其后,他在云南称王达 5 年之久。

唐继尧反对广东国民政府北伐,唯恐北伐军危及他的统治。1927 年 2 月 6 日,唐手下的四镇守使龙云、胡若愚、张汝骥、李选延联合起来,突然发动“兵谏”,提出补发欠饷、惩办贪污、驱逐唐继尧之弟唐继禹及与广州方面合作等项条件,一齐进逼昆明。唐继尧见大势已去被迫交出政权。

唐政权垮台后,云南一时出现权力真空。谁主政云南呢?龙云、胡若愚、张汝骥三巨头互不相让,矛盾日趋尖锐。参与政变的四人中,名义上虽都拥有一个“军”的称号,但实际上,龙云、胡若愚各有两个旅,另有一个警卫营,实力最强。张汝骥次之,实际兵力只有三个团。李选延最弱,仅有一个团的兵力,因此无法与他们三人相比。

1927 年 6 月 14 日凌晨,胡若愚抢先下手,联合张汝骥,密派队伍,突然将龙云在昆明翠湖边的私宅包围。当时龙云尚在梦中,等他惊醒时卫队已被解除武装。龙云企图乘乱逃跑,但是唐继尧的亲信、投靠胡若愚的王洁修,指挥炮兵向龙宅开炮。一颗炮弹落在龙宅花园中爆炸,一块弹片打在玻璃窗上,碎玻璃顿时乱飞,站在不远处的龙云,左眼被碎片所伤,造成终生失明,成了“独眼将军”。龙云遂成了阶下囚,被胡若愚关在一铁笼子中。

龙云在昆明的部队主要驻扎于北校场。事变发生后,龙部团长高荫槐不敌众力,率部突围,向富民方向撤退。龙部主要将领卢汉在事变时侥幸从石墙中爬出,躲过搜索队的捕捉,化装成柴夫,逃出昆明。这次政变,除龙云被囚外,其部队并未受损失。

就在龙云被囚的当天,蒋介石任命龙云为三十八军军长,胡若愚为三十九军军长,张汝骥为独立十八师师长。蒋的这一任命,加剧了云南三派势力间的争斗。

龙云所部立即推滇军元老胡瑛暂代三十八军军长,指挥该部反攻。时双方兵力大致相当,不过,胡、张两部久驻贵州,军纪涣散,战斗力低下。祥云一战,胡、张联军力不能支,迅即败退。而龙军却越战越勇,五天内,推进至禄丰,并将该地围困得水泄不通。张汝骥命所部龙秀华及田现龙团驰援,竟中了“围城打援”之计,旅长李和生被生俘,炮兵辎重全失。龙军各部乘胜猛追,威胁昆明。

败讯传到昆明,胡、张二人惊慌失措,他们自知难敌,只好暂弃昆明,把省府守卫交给城防司令王洁修。在逃跑时,胡押着龙云,退至昆明东边的大板桥时,与龙云签订“板桥协议”后将龙释放。龙云因与昆明城防司令王洁修是死对头,因此,不敢回昆明,在路上借故走脱,潜到西山华亭寺。王洁修得悉龙云已逃脱,且卢汉大军压境,自知不敌,弃城而去。卢汉大军加上张凤春的部队立即进城,进驻北校场,昆明又成了龙云的天下。

7 月 23 日,龙云被卢汉迎进庚家花园,接受昆明各界的庆贺。延续37 天的“六一四滇变”终于结束。肇事主角之一的王洁修,战败投降,数日后被龙云枪决。胡若愚、张汝骥败走富威、昭通。不久,龙云出任省务委员会代理主席,改组省政府。1928 年初,南京国民政府正式任命龙云为云南省主席,继又任命他为第十三路军总指挥。

龙云任云南省主席时,仍兼三十八军军长。在建设“新云南”的同时,龙云大力编练军队。他的三十八军下辖 6 个步兵师,3 万余人。6 个师长分别为:孟友闻、卢汉、朱旭、张凤春、张冲、唐继麟。滇军在军事方面,不论人事、编制、征调等,全由龙云一人说了算,龙成为地道的“云南王”。

军队的武器装备、军需饷项一概由本省提供。他通过整顿财政、紧缩开支、编制外汇、大烟抽税等项措施,为购置大批军火提供了财源。在他执政期间,云南先后从法国、比利时、捷克购买大批军火,可供装备 40 个团之用。

谨防红军进云南 更防中央军暗算

龙云投靠国民政府后,蒋任命龙云为云南省政府主席。此时,龙便忠实地执行蒋的“清共”命令,开始大规模捕杀中共人士,使云南陷于白色恐怖之中。仅 1928 年就有 400 多革命者的人头落地。1930 年则更为残酷,中共云南省委书记王德三、代书记吴澄、宣传部部长张经良和共青团云南省委书记李国柱均惨遭毒手,致使中共在云南的组织活动其后中断 5 年之久。龙的行动得到蒋介石的赞赏,蒋特收龙的长子龙绳武为“义子”。

从表面上看,龙云顺从中央,很听话,但实际上他在云南另搞一套,自行其是。蒋介石也心知肚明。中央红军长征进入贵州时,蒋介石任命龙云为“讨逆”军第十路总指挥,出兵防堵。龙唯恐蒋利用红军西进之机将中央军开进云南,遂召开会议,研究防止红军和蒋军进入滇境的对策。

滇军将领都认为,蒋这次追堵红军,实怀有一箭双雕的野心,不仅要消灭红军,而且欲乘机吞掉地方杂牌武装,因此,只有遵令出兵,才有可能使蒋无借口。若让红军顺利入滇,则蒋军必跟踪而至,后果难以料想。防堵红军,又以出兵贵州为上策,在红军未入滇前,竭尽全力防堵,以不使红军入境为最好。若红军一旦入境,为避免麻烦起见,应追而不堵,以将红军尽快赶出去为上策。龙云也有野心,想趁出兵贵州的机会,混水摸鱼在贵州大捞一把。在滇军出师前夕,龙特邀几名旅长在家中晚宴,席间秘嘱他们到贵州后乘机解决黔军王家烈,吞掉贵州。但蒋介石棋高一招,其嫡系薛岳抢先进入贵阳,吃掉了王家烈,龙云的美梦破灭了。

1935 年 2 月,中央红军进入云南东北部的扎西和镇雄,与滇军小有接触。后转入贵州,挥师东进,直奔娄山关,再克遵义城,歼敌 20 个团,打了个大胜仗。这一仗,令川滇黔的地方军大为胆寒,也使蒋介石发出了这是“国军追击以来的奇耻大辱”的哀叹。其后,红军又突然掉头北进,三渡赤水,再入川南。

3 月,蒋介石亲临贵阳督师,这时,红军再次掉头南下,四渡赤水,威胁贵阳。蒋介石大为惊恐,唯恐做了红军的俘虏,急调滇军回师“保驾”。红军又声东击西,当滇军主力疲于奔命地前去“保驾”时,红军则向西疾进,兵锋直插云南。龙云慌了手脚,既怕红军入滇,更畏蒋介石“假途灭虢”,急调全部滇军回省。薛岳率部也尾随而至。当薛部接近昆明时,龙即派人向薛提出,不许部队进昆明。薛便带少数随从进入省城。龙云对薛岳表面上欢迎甚为热烈,招待周到,二人还结拜为兄弟。但实际上,龙云对薛所率的中央军严加防范,始终不让其开进昆明。

红军既已入滇,滇军便按既定方针,追而不堵,红军迅速北上,较顺利地渡过了金沙江。为做给蒋介石看看,龙云惩处了几个对红军作战“不力”的县长。

蒋介石得悉红军全部渡过金沙江天险,脱离了云南,甚为懊丧。5 月中旬,他飞到昆明,监督滇军作战。龙云对蒋介石“敬若神明”,特举行盛大宴会以示欢迎,还组织群众手持火炬,列队庆祝其光临,并持以黄金制作的上书“蒋委员长莅滇纪念”字样的大牌子献蒋。蒋介石本想见机而行,不料龙云如此盛情,只好作罢,并将剩下的 14 万元特支费悉数送给了龙云做人情。

1935 年底,红二方面军开始长征,次年初,进入贵州。蒋介石又任命龙云为“滇黔绥靖公署主任”,龙派孙渡率第三纵队配合中央军堵红军。滇军对中央军总是深怀戒心。其第九旅旅长张冲曾向龙云讲:“蒋介石要搞清一色的一统天下,可能借追击红军之机,解决云南政权。贵州王家烈可为前车之鉴,滇军要以防中央军为重,对红军只能表面应付,不可与红军打硬仗,自损滇军实力。”龙云何尝不知蒋介石的用心?他此时是胆战心惊,既怕与红军打起来,又怕蒋趁机收拾他。

当红军进入乌蒙山区向他提出双方缔结抗日停战协定的建议时,他无动于衷,双方并未发生战斗。其后,红军绕道昆明直插滇西,从丽江石鼓渡过金沙江,把云南抛在身后。滇军孙渡尾随红军来到丽江时,红军已不见踪影。他长长地喘了口气,率部返回昆明复命。

龙云为抗日送兵源 滇军血战台儿庄

抗战期间,云南为抗日战场输送了大量的兵源。“七七”事变后,龙云就筹备军队准备出征抗日。他对云南的军政负责人说:“云南准备出兵,完全出于自愿,完全出于国民天职之义务观念。”随即他决定先编组一个军参加抗战。为使滇军尽早出师中原,龙云拨出新滇币一万元,仅用 28 天时间,就以原 6 个旅、12 个团新编成国民革命军陆军第六十军,以卢汉为军长,下辖 3 个师,全军 4 万余人。该军成立后,于农历重阳节在昆明南郊巫家坝举行誓师大会。10 月 10 日出征,辗转几个省后,1938 年到了武昌。

第六十军驻防武汉,是滇军自护国以来首次在中原战场上出现。该军军容整齐,精神饱满,装备优良,让人耳目一新。蒋介石参观其军容后甚是高兴,特令该军在武汉市区“绕闹市一周,以增我国尚有如此训练有素的军队可投入战斗”。并委任卢汉为武昌军官训练团团长,调该军军官至训练团受训。同时,又给六十军补充 5 万支德国造 20 响手枪,3 万支三号左轮枪。第六十军经此训练和补充,战斗力又有进一步提高。

4 月,日军以板垣、矶谷两师团大举增兵鲁南,准备攻徐州。第五战区司令长官李宗仁请调第六十军增援。4 月 19 日,该军向徐州进发。22日到达台儿庄指定阵地。

当日,该军第一八三师先头部队潘朔端团尹国华营先与南下之敌在陈瓦房遭遇。敌军先头部队一个大队的搜索小队已进入陈瓦房,并向我尖兵射击。尹营长率尖兵连以优势火力将小股敌人消灭,抢占了陈瓦房。敌后续部队蜂拥而至,坦克七八辆伴随步兵,将陈瓦房团团围住,以坦克火力掩护反扑。尹营利用简陋工事拒敌前进。凶猛的敌军以坦克开道,从四面向陈瓦房逼近,尹国华营官兵与敌展开了殊死战斗,反复肉搏打退敌之冲锋。尹营损失惨重,营长阵亡,战至最后仅存十余人,由班长率领向西南突围,在村缘遭敌人追击,除一人生还外,全营官兵五百余人全部壮烈殉国。在尹营危急时,该团团长潘朔端率一个营前往增援,在小庄附近遭敌拦截,双方展开激战。激战中,潘团团副黄云龙阵亡,团长潘朔端身负重伤。

在陈瓦房发生激战的同时,在邢家楼、五圣堂地区的战斗也相继展开。第一八三师陈钟书旅奋勇前进,抢先占领邢家楼、五圣堂。随后,在两地与敌展开反复争夺,直到后续部队到达后才稳住阵地。下午 4 时,敌人发动第二次攻势,先以猛烈炮火轰击,继以步兵冲锋,战斗异常激烈。旅长陈钟书亲临前线,指挥部队奋勇冲杀。我军突入敌阵,与敌短兵相接,杀声震天,敌阵大乱,纷纷向后溃退。不料,一颗流弹飞来击中陈旅长头部,顿时倒地,但他仍大喊冲锋,不一会儿,壮烈牺牲。

24 日晨,敌人对滇军阵地发动大规模进攻,先以飞机轰炸,继以大炮向五圣堂、邢家楼、五密路等阵地猛烈炮击,复以坦克 30 余辆掩护步兵冲锋。守军在敌人炮击时,隐蔽于村前工事内,不动声色。当敌坦克、步兵临近阵地时,即一跃而起,发动反冲锋,以集束手榴弹炸毁敌人的坦克。

敌 9 辆坦克,有 5 辆被击毁。滇军再以轻重机枪组成火网,阻击敌兵,并发起反冲锋,展开白刃战。自晨至暮,敌人轮番进攻 10 余次,均被击退。滇军伤亡甚大,敌人死伤更甚,到处都是敌人遗弃的尸首。入夜,敌人再组织猛攻,守军不敌,五圣堂、邢家楼相继撤守。

26 日傍晚,敌又集中炮兵,猛扑东庄、火石埠阵地,持续 1 小时之久,倾泻了 5000 多发炮弹。如雨点般的炮弹在天空拖着红色尾巴,把天都照红了。两处阵地尘土腾空,不见天日,整个东庄被夷为平地。守军团长严家训在巡视时被弹片击中,伤重牺牲。炮火一停,敌步兵迅猛夜袭,守军与敌血战通宵。在火石埠,有一股敌军突入,经过近战肉搏,大部被歼,少数逃走。拂晓前,敌再度冲入,团长莫肇衡率部反攻,中弹倒地。在送往后方的途中他以衣蘸血书“壮志未酬身先死”于道旁石上,旋即牺牲。副旅长马继武乘敌立足未稳之际,又率军夺回火石埠阵地。

次日,敌又组织大规模攻击,企图中央突破,直取台儿庄,但未能得逞。敌人遂改变攻击方向,倾全力向禹王山猛攻,企图一举攻占禹王山,切断陇海线,直取徐州。滇军在以禹王山为中心的阵地上,同日军展开了一系列激烈的战斗,日军始终不能前进一步。在徐州抗战中,滇军官兵与敌血战 20 余天,成功地阻击和迟滞了敌板垣、矶谷两师团的南下,歼敌 1500 余人。但滇军在战斗中也付出了重大代价,旅长陈钟书,团长莫肇衡、严家训、龙云阶、董文英、陈浩如等相继阵亡,潘朔端负伤,营长捐躯者多人。全军参战人员 3 万余人,伤亡近一半。

六十军撤离徐州后,进行了整编。第一八二、第一八三两师伤亡较大,每师各缩编为 1 个团。第一八四师编成曾泽生、杨宏元、邱秉常 3 个团,所编各团由张冲师长指挥。1938 年 7 月,第一八四师参加了保卫武汉的战斗。 10 月重新组建的第一八二师、第一八三师再度开赴抗日前线。这时蒋介石批准将第六十军扩编为第三十军团,卢汉为总司令。在云南,龙云又主持编练成第五十八军和新三军,分别以孙渡和张冲任军长。两军于 1938 年秋开往武汉,归入第三十军团。其后,又新编成第九十三军,留滇镇守滇越边境。在抗战中,出滇的三个军,除六十军一度返滇镇守外,第五十八和新三军编入第九战区薛岳部,转战各地一直未归还龙云。

抗战胜利后,太平洋盟军统帅部发布命令,规定“台湾及北纬 16 度以北法属印度支那境内的日本高级指挥官以及所有陆海空军和辅助部队应向蒋介石委员长投降”。蒋即电令卢汉以第一方面军司令官身份去河内任受降官。9 月初,卢汉奉命率滇军第六十军、第九十三军、暂编独立第十九师、暂编独立第二十三师及中央军两个军入越。月底,驻越北的日军向卢汉签署投降书。

10 月 3 日,在蒋介石的精心策划下,昆明防守司令杜聿明乘机发动倒龙“政变”,包围五华山,迫使龙云交出权力。“云南王”虽作多方努力,终因滇军主力远在越南,无法与中央军抗衡,龙云权衡再三,最后不得不交出权力,到重庆就任军事参议院院长之职。随后,蒋介石任命卢汉为云南省主席。

滇军东北举义旗 卢汉云南大起义

卢汉回云南后,依蒋介石的要求,对驻越滇军进行了整编。第六十军和第九十三军各缩编为三个师,原暂编独立第十九师、第二十三师番号取消,裁并后分别编入第六十、第九十三军各师。这样,原滇军八个师整编为两个军六个师。蒋介石唯恐滇军回滇致使卢汉势力变大,不让其回滇。滇军整编后不久,蒋介石便将这两军调往东北,参加内战。

1946 年初,滇军两军从越北由海路先后直接被运抵东北。第六十军置于辽南,第九十三军驻防辽西走廊。其中,第六十军军部及暂编第二十一师驻守抚顺,第一八二师驻铁岭,第一八四师分驻鞍山、海城等地。

1946 年 5 月下旬,南满解放军第四纵队包围了海城,滇军第一八四师师部及一个团被困,形势危急。师长潘朔端向杜聿明告急,杜令新一军军长孙立人率兵解海城之危。时蒋介石正在东北,也曾要新一军赶快去解一八四师之围。但次日蒋改变了主意,允许孙立人休息三天再去,还要一八四师“死守待援”,杜恐海城有失,但蒋很自信地说:“不要紧,我看一八四师守得住。”大兵围城,救援无望,师长潘朔端毅然率部 2900 余人起义。海城起义,开了解放战争时期国民党杂牌军起义的先声。气得蒋介石连骂“杂种!杂种!”蒋介石为稳定滇军,特派卢汉到东北安抚。卢汉到东北后,表面上对官兵讲,要尽力剿共,多立战功。私下却多次告诫两军负责人要注意保全实力,防止别人“下毒手解决云南部队”,并说 ,“只要你们两个军在,云南政局不会变”。1948 年 10 月 15 日,滇军第九十三军在锦州被解放军消灭,军长卢浚泉被生俘。仅隔一天,滇军另一主力第六十军在军长曾泽生的率领下,在长春又宣布起义,站在人民一边。再说云南方面。滇军主力被调走后,卢汉只兼任保安司令,手中只有少量保安部队。1946 年 7 月,昆明发生“闻李惨案”,人民对国民党特务的野蛮暴行极为愤怒。这一事件,是蒋介石的亲信、警备司令霍揆章一手制造的。在全国各界人士的声讨下,蒋介石见众怒难犯,撤换霍,以何经同接替。此后,卢潜心整顿保安队,后又增编两个保安总队。到 1948 年,他手中的兵力已相当雄厚。

到 1948 年底,卢汉保安团已扩到六个团,次年改编为三个保安旅。他还在滇西重建了第一八四师。乘蒋介石下野后,李宗仁无法控制时局之机,卢将保安团扩充到十八个,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第七十四军和重建第九十三军,分别以余建勋和龙泽汇为军长。总兵力达 5 万余人。在此期间,中共通过各种渠道不断地做卢汉的工作,争取他起义。卢汉也积极配合,同中共始终保持热线联系,不断探索起义事宜。为保住其统治,卢汉拒绝桂军入滇,坚决不让蒋介石的嫡亲部队进入昆明。昆明由他的滇军第九十三军驻防,并将在外的第七十四军调入省城。12 月 9 日,卢汉经过周密部署,通电全国宣布云南起义。从此,滇军加入了人民解放军的行列。全国解放后,卢汉历任云南省军政委员会主席,西南行政委员会副主席,第一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二、三届人大常委会委员,国家体委副主任等职。1974 年 5 月 13 日在北京病逝。滇军另一首领龙云离开云南到重庆后,被软禁。1948 年在美国人陈纳德的帮助下逃离虎口,前往香港。在香港,他派人去云南劝卢汉早日反蒋起义,并力谋东山再起。1949 年 8 月 13 日,他与黄绍竑等在港发表声明,表示脱离国民党,归向人民,1950 年 1 月到达北京。解放后,龙云历任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人民革命军事委员会委员等要职。1962 年 6 月 27 日在首都北京病逝。


                                                         《文史天地》2010 年 8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