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当警卫员的日子(上)

当警卫员的日子(上)

作者:谭燕 阅读量:26 点赞:0

今年 86 岁的二等甲级残疾老红军蒋文模,是湖南省石门县所街乡柳仕坡村人。其父蒋南庭是 1927 年入党的农协主席,参加红军后任侦察排排长,1930 年奉命回乡为部队筹集粮款时惨遭当地反动民团杀害,大哥、二哥、二嫂及两岁的小侄女也全部被杀。在父亲战友的指点和掩护下,他化名唐天才,才虎口脱危。1931 年,年仅 15 岁的蒋文模参加了红军,从此走上了南征北战、出生入死的战斗历程。他 5 次负伤,11 次荣立战功,身上至今还残留着 83 块弹片。

1989 年春,听说胡耀邦得了心脏病,当年的警卫员蒋文模老人闻此消息,想赴京看看首长。

73、84,湖南人总说这是人生的两个坎。不知是科学规律,还是命运巧合,老人们过这个坎似乎都不太顺畅。

胡耀邦也是刚刚步入 73 岁这个坎,蒋文模更放不下心,决意到北京去走一趟。

1989 年 4 月 2 日,是星期日,老警卫员蒋文模在北京一家旅社住下后,才与中南海首长办公室联系。耀邦同志知道蒋文模千里迢迢来看他,就嘱咐工作人员给蒋文模退了房,让他住进中南海中央办公厅招待所,费用由他付,把他接到自己家里吃饭。他的妻子李昭,儿子胡德平、胡德华和女儿李恒等都来了。席间,胡耀邦亲手将鸡腿夹到蒋文模碗里,并对子女们说:“蒋文模同志虽然做过我的警卫员,但首先是位老红军战士,他对党对革命赤胆忠诚,曾救过我,我们是患难之交,你们任何时候都不能忘记他。” 蒋文模想不到首长再一次提及此事。席间,耀邦同志的子女们反复给蒋文模敬酒,蒋文模都谢绝了。耀邦同志笑着问蒋,你不是有点酒量吗?他说,是您叫我戒的酒。耀邦同志舒心地笑着说,连这点事你都没有忘记啊。蒋文模当然不会忘记,在耀邦同志身边工作的那些日子,他一辈子也没有忘记。

1936 年秋,蒋文模随部队参加长征到达陕北后,由于表现突出,被分在警卫连当战士。那是 1937 年 2 月的一天,连长笑容满面地告诉蒋文模,说是首长找他有事。见了面,才知道找他的是当时负责保卫工作的罗瑞卿同志。罗瑞卿详细询问了蒋文模的名字、年龄及身世,然后亲切地拍拍蒋文模的肩说:“小鬼,给耀邦同志当警卫员去 !”就这样,蒋文模成了抗日军政大学政治部副主任兼一大队政委胡耀邦的第一任警卫员。

第二天,蒋文模就去胡耀邦的窑洞报到。那时候,胡耀邦才 20 来岁。一想到自己将要与这么一位年轻的首长朝夕相处,他就显得有些紧张。胡耀邦显然对蒋文模的情况已经心里有底,见面后就与他拉起了家常。

“我是湖南浏阳的,说起来,我们其实是老乡呢。”他把一杯热茶递过去,继续说:“ 调你到我身边工作,有什么想法没有?”

蒋文模说:“我只担心自己干不好。” “干警卫其实也不难,关键要时刻牢记四个字:胆大心细。相信你会干好的。家里都有些什么人呢?” “一个亲人也没有了,让反动派全杀光了。” “噢——”胡耀邦同志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沉重地说,“你为什么跑出来当红军?”“敌人到处追杀我,我将来要回老家为亲人报仇!”说这话时,蒋文模捏紧拳头,眼睛里喷着火。

胡耀邦同志站起身来,走近蒋文模说:“我们共产党人出来干革命,是为了消灭剥削阶级,解放普天下千千万万劳苦大众,而不是只为了报一己私仇。如果你革命的动机不端正过来,工作就会迷失方向的,懂吗?”胡耀邦给他上的这第一课,在他脑中深深地扎下了根。

照料首长的生活是警卫员工作的一个重要方面。每天一大早,不等吹起床号,蒋文模就起床赶到耀邦同志的窑洞。耀邦同志一般都工作到深夜,熬通宵也是常有的事。为了不打扰他休息,每次蒋文模都轻手轻脚地进去,先收拾办公桌上的文件、书报,抹干净桌子,然后去打开水。通常,蒋文模把热水和开水打来后,自己先洗漱,再将耀邦同志漱口的牙刷挤上牙膏,放在杯子上。如果耀邦同志晚上熬夜后没有起床,蒋文模就将他洗脸的毛巾盖在桶沿上,免得水冷。做完这一切,再去食堂里端饭。胡耀邦同志与普通战士一样,大家吃什么,就给他在食堂里端什么。

在蒋文模的记忆里,胡耀邦口才很好,人很精神,也很和气,走路如一阵风,个子虽然比自己矮一头,走在他后面还生怕跟不上。抗大驻地在瓦窑堡,县城 5 公里范围由国民党驻防,5 公里外是苏区。当时,国民党保安团口称加强交流,常和八路军举行篮球赛。八路军篮球队看中了人高马大的蒋文模,胡耀邦很爽快地答应了:“文模,比赛时给我狠狠地打 !” 从来没有摸过球的蒋文模苦练技术,进步很快。一天,他与队友跟对方连续打了 4 场球,人都快散了架,精疲力竭的他回到驻地,倒头就睡,醒来时已是第二天早晨。他一骨碌跳下炕,火急急地赶往首长的窑洞时,耀邦同志已经开始伏案办公了。蒋文模有点不知所措,但胡耀邦同志没有半点责怪的意思,指了指桶子:“快点洗漱,迟了食堂里就要关门。”原来,他已经替蒋文模打来了洗脸水,开水壶也是满满的,连牙膏也挤好了。蒋文模为自己的工作没有干好而深深自疚,耀邦同志说:“没什么,那也是战斗,我这是慰问前方胜利归来的勇士啊 ! 再说,你天天给我打水,我给你打一次水还不行吗?”这次,蒋文模没有因为免受首长的严厉批评而庆幸,相反认为他这一 “鞭子”“打”得不轻,从此,他格外精心,工作中不敢有半点疏漏。

1938 年,正是国共第二次合作时期,原红军大学改名为抗日军政大学后,总部机关设在延安,蒋文模所在的第一大队移防距延安 40 公里的瓦窑堡。那时候,国民党真反共假抗日,国民党县长田吉生肆意制造摩擦,扣押了共产党员薛南斌。胡耀邦决定带一大队大队长苏振华及警卫员张大贵、抗日县长高贵知、保卫科长于清水和蒋文模等人前往交涉,营救战友。步涉时,胡耀邦带去的蒋文模等几个警卫员被拦在一边,国民党县长与警备司令只同意胡、苏两位首长进去。

酒席上,蒋文模等警卫员被对方安排的特务插坐分开。对方一个劲地劝酒,企图把他们灌醉,可蒋文模心里惦念着首长的安全,哪有心思喝酒?

蒋文模事先料到敌人会来这一招,早就备好一条毛巾,每喝一口酒后假借揩嘴将酒吐在毛巾上。每人大约喝过 8 两酒,蒋文模心里开始有些不踏实了,假称要小便决定去探个虚实。

出门一看,呀,满院子枪兵林立,刺刀闪着寒光。同时,只听得门帘里国民党县长正冲着两位首长高声大吼:“是你们在破坏统一战线,问题不搞清就别想走人 !”蒋文模顿时意识到了首长的处境很危险。这时,他来不及回头招呼同伴,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救首长出来。

他谎称给首长送通知,就往里面闯。一支枪拦了上来,蒋文模一手打掉,又用脚挑回去:“伙计,枪都拿不稳,还当什么兵?”他继续往里走,一把刀又拦了上来,他又一拳打掉后又用脚挑了回去:“‘英雄’,有本事到前方打鬼子去 !”进得屋内,正见田吉生站着盛气凌人地对着两位首长发飙。蒋文模的火气一窜八丈高,走过去一把将田吉生按坐在椅子上,同时抽出了腰间的匣子枪警告说:“你要敢动首长一根汗毛,我就做掉你。”胡耀邦见蒋文模这样,就一拍桌子道:“你敢,快把枪收起来。”蒋文模没有听他的收枪令,而是向外一努嘴说:“他们不是真心谈判,外面都围紧了。”苏振华情知有变,就顺梯而下说:“既然这样,我们还是先回去,真抗日假抗日自有公论。”说毕,就拉胡耀邦一同离席而去。当时,国民党面子上也背不起破坏抗战的骂名,所以一行人才能得以安全返回。

救出首长后,蒋文模发现那位抗日县长还没有出来,于是他又返回去冒着生命危险把那位县长救了出来。后来,那位县长在西安工作的儿子听说这件事后,一直都很感激蒋文模。

从田吉生那里脱险后回到驻地,蒋文模耍起了孩子脾气,把枪往桌子上一撂,对胡耀邦同志说:“我不跟你干了。”他心想:耀邦同志不是要我“胆大”吗?我觉得,在那样危急的关头,我只身闯进去保卫首长的安全,不仅没有得到表扬,当着敌人的面,还训我,我这个警卫员还有啥当头?胡耀邦见他生了气,说:“你没想通,自然有气,等想通了,你就会为这话后悔的。好吧,放你两天假,休息休息。”一连两天,蒋文模假装不理他,耀邦同志也不愠不恼,自己亲手做饭。第三天中午,马夫老张喊蒋文模,说耀邦同志喊他有事。他赶去时,耀邦同志已经坐在桌边等开饭了,桌上放着酒,边给蒋文模让椅子边说:“怎么样,气消了吗?随便弄几个菜,请你来喝杯酒,我还怕请不动你呢。”接着,他对蒋文模说:“按说,你那天一枪打死田吉生也并不为过,可是你知道,眼下是什么时期?是国共合作时期呀,弄不好,落个破坏统一战线的罪名,你要掉脑袋,我要犯大错误 !”他呷了一口酒说:“你那样做是对的,我那天拿态度训你,也只是做样子给人家看,这就叫策略,知道吗?”

原来如此,蒋文模心里深感不安的同时,不由得更加升起一种对首长的敬重。


                                                              《文史天地》2003 年 7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