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大陆记者团首访台湾的台前幕后(上)

大陆记者团首访台湾的台前幕后(上)

作者:周天柱 阅读量:37 点赞:0

2010 年,黄浦江畔举行世博盛会,吸引了众多台湾媒体来上海驻点采访。那是世博会闭幕后的一个细雨淅沥的夜晚,海峡两岸的资深“无冕之王”完成了报道重任难得轻松相聚,目睹眼下两岸新闻交流的盛况,把盏言欢,感慨万千,谈吐之间纷纷将话题聚焦于 18 年前 18 个大陆记者首访台湾的历史一幕。

历史性的突破

两岸同胞永远难忘这一个非同寻常的重要时刻:1992 年 9 月 5 日 12时 15 分,来自《人民日报》、中国记者协会、新华社等 17 家大陆新闻单位的 18 名记者,第一次将脚踏实地踩在台湾的土地上。这历史性的一步走得好长好长,竟整整花费了 43 年。众所周知,北京至台北的航程原本只需约两个小时,可由于人所共知的原因,大陆记者团无法直航。从北京途经深圳,再从香港起飞才抵台北,这条扭曲的航线来回折腾,竟整整耗

时 53 个小时。可所幸的是,从 43 年的“两岸鸡犬相闻,老死不相往来”,到 53 小时的间接航程,其时间、空间的距离毕竟缩短了不知多少,两岸新闻界双向交流由此跨出了这历史性的第一步。台湾媒体对此欣喜若狂,纷纷第一时间抢着发表评论,认为其划时代的意义,“绝不亚于地球人登上了月球”。

为了捕捉这历史性的一瞬间,台湾所有新闻媒体的“超级记者”“倾巢”出动。当大陆记者团搭机首抵台北桃园机场时,中央电视台的景春寒手持摄影机捷足先登,第一个从机舱内冲出来,占据好了有利地形,嗒嗒嗒地开机抢拍到了大陆记者安抵台北的热烈场面。最有趣的是,大陆记者肩负历史重任,一下飞机就想争分夺秒地采访台湾新闻界,可台湾记者不仅不回答任何问题,反而爆出一连串的问话:“您首抵台湾有何感觉?”“此次台湾之旅最想采访何人?”双方尽抢着提问,闪光灯此起彼落。记者采访记者既有趣,又实为罕见,而大陆记者毫不相让,抢新闻的拼劲,也着实叫台湾记者大为吃惊:“想不到北京记者工作起来也真玩命。”而台岛记者留给大陆同行的最深刻的印象是“真年轻,好像一群娃娃兵”。

面对面的拼抢

想不到两岸记者首日相逢,即打了一场硬仗。下午 3 时,台湾海峡交流基金会举行欢迎会,双方友好相处,却各不相让,各自拿出看家本领,全力以赴,极力拼抢。

当大陆记者团团长翟象乾向海基会董事长辜振甫赠送礼物时,台湾记者超水平地发挥平时练就的挤、钻、挡、压的绝招,这可叫大陆记者大伤脑筋。说时迟,那时快,58 岁的大陆记者团副团长端木来娣急中生智,毫不犹豫地脱下鞋子,站上椅子,居高临下地争抢镜头。事后“女团长鹤立鸡群”成了次日台湾一大新闻。端木本人则笑着说,自己在大陆跑了几十年新闻,还从未跑到椅子上,但当地记者的“钻功”“挤功”令人望而生畏,抢新闻要紧,其他一切都无关紧要。即使是在激烈的竞争之际,两岸记者友好的镜头仍不时掠过。一位大陆记者正在抓拍镜头,台湾同行好心地趋前向她指出:“你的镜头盖忘了取下来。”顿时,惹来四邻一阵善意的笑声。

同样是记者提问,两岸同业的风格有明显不同。大陆《瞭望周刊》台港澳编辑室主任杨远虎以温文尔雅的语调问辜振甫:“您对海基会与海协会有何评价?……”态度谦和有礼。而台湾记者发问中气十足,问题提得十分敏感、尖锐。

夜幕降临,海基会在台北来来饭店设宴款待 18 位大陆记者,席开 3 桌,请吃浙江菜。席间,海基会秘书长陈荣杰感慨地说:十几年前,台湾要看《人民日报》须跑到美国图书馆,可现在,在我们的办公室就可看到当天的《人民日报》。你看,距离一下子缩短了多少,时间又快捷了多少!

参访大饱眼福

台湾接待方心细,想大陆客人所想,安排记者团到景色秀美的台北外双溪参观台北故宫博物院,可谓了却了客人的一大心愿。

台北故宫博物院院长秦孝仪以最高礼遇接待了大陆记者。他首先向客人表示抱歉:台北故宫现藏文物 64.3 万件,其中有 20 多万件精品是从大陆运来的。可惜今天是星期日,无法参观库藏,只能观看馆中展出的一部分文物。因许多瑰宝今次无缘得见,使记者团中不少“文物迷”不免有些遗憾。可抱歉之际,台北故宫方面破例网开一面,特许他们携带相机与摄录机进入各个展览场所,这叫老记们高兴极了。机不可失,每个记者事先准备了充足的“子弹”,几乎都将手中的胶卷拍完了才肯歇手。

台湾以外销自行车而闻名于世,大陆记者对赴著名的自行车生产企业——巨大机械公司的参观颇感兴趣。巨大公司以生产高科技的碳纤维自行车而闻名,这一向被列为公司商业机密而从不对外人开放。可被视为“自家人”的大陆记者却享有特殊待遇,他们在公司董事长刘金标的带领下,有幸参观了商业机密重地—— 碳纤维生产工作室。大伙儿亲眼目睹纤维原料如何变成硬度高、重量轻的车架的全过程,啧啧称奇。一些记者单手“轻而易举”地举起了自行车,纷纷拍照留念。乍一看,似乎记者们都变成了“力拔山兮气盖世”的大力士,叫不明真相的人好不羡慕。

《团结报》记者卜林龙抓紧时间采访了台湾平(京)剧艺术家胡少安。这位被台湾民众尊称为艺术大师的胡先生是北京人,可是与家乡已睽违 40 多年。他一再询问远道来的老乡:“您听我的北京话变味儿没有?”然后以急切的眼神等待着卜林龙的回答。“胡先生,您的北京话地道,一点儿都没变味儿!”胡先生高兴得差点跳起来,使劲握住卜林龙的手,激动地说:“那就好,那就好。”大陆记者都能操一口标准的北京话,台湾同胞觉得很好听,纷纷群起模仿,以会讲带京味儿的北京话为荣。这当中也时常闹点儿小笑话,如有人想说“前边儿”,却说成了“前儿边”,把“高高儿的”,说成“高儿高的”,令人捧腹大笑。

愿回老家看看

此次台湾之旅,大陆记者团最为高兴的是能如愿以偿地采访大陆民众普遍关注的两位政坛人物—— 前东北少帅张学良将军和国民党元老陈立夫先生。

幽居半个世纪之久的“西安事变”主角张学良能在身体条件欠佳的情况下,在台湾首次接受大陆记者采访,这在以前简直是不可思议的“天方夜谭”,从而瞬间在海峡两岸引发轰动。台湾同行分外眼红,因为近年来,张学良只接受过两次采访,分别是日本 NHK 电视台和中华电视台各一次专访。

4 位大陆记者 9 月 10 日下午 2 时半左右抵达张学良将军的北投寓所。少帅身着一袭灰色长袖夏装,与夫人赵一荻在书房前迎客。翟象乾团长首先向前握住了张学良的手,向他表示大陆民众的深切惦念。面色红润的张学良颔首微笑,以示谢意。

采访过程中,张学良夫妇神态轻松。张先生向翟象乾等人表示,自己的视力很模糊,听得见大家说话,却看不清是谁,斜眼还能看到一点。翟象乾闻言伸出五指,张学良说:我看到了三根手指头。腿脚因生骨刺不便行动的张学良操着浓重的东北口音缓缓说道:“我很挂念家乡,希望有机会回去看看。”据悉,张学良平日深居简出,不爱出门,最喜爱的是在自家的庭院中悠然散步和观赏花卉、金鱼。即便眼睛老花,视力模糊,关切政坛变幻风云的少帅仍订阅了七八种报纸,每天要花相当长的时间看报。在与大陆记者话别前,张学良语重心长地表示:学良一生从不计较个人的事,但为国家、为人民的事,我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在访问张学良的前一天,5 位大陆记者在阳明山脚一座花园式住宅里采访了陈立夫先生。身板硬朗的陈立夫说话中气十足,走路步履稳健。大陆记者追根刨底他的养生之道,他幽默地透露自己的长寿秘诀很简单,只需一分钟就可讲完,归纳起来只有八个字“养身在动,养心在静”。具体做法是每天固定用温水淋浴,水冲到哪里,就用手按摩到哪里,每处重复按摩 100 次,每次淋浴 40 分钟即可。他一边说,一边用手做按摩状,引得在场记者哈哈大笑。陈立夫表示,他冲浴按摩的习惯已持续了 34 年,从未间断过。每天早晨 5 点起床,晚上 9 点入睡,起居颇有规律。至于“养心在静”,他认为,最重要的是不要自找麻烦,要知足,平素不发脾气就是最好的养心方法。采访中陈立夫一再强调:我们两岸中国人要胸襟宽广,不要在小问题上使良好的初衷碰僵、夭折。

太鲁阁太美了

一周的台湾之行,大陆记者都累得喘不过气来。9 月 11 日,正逢中秋佳节,海基会邀请 18 名大陆记者同游风光秀丽的太鲁阁。“太鲁阁”是台湾少数民族太鲁阁族语,即山峦绵亘之意,它以峡谷风光雄伟险峻而著称。在台湾同胞的眼中,人说宝岛美,而太鲁阁更是美上加美的风景胜地。请看首次登临太鲁阁后,老记们日记中的精彩片段:“沿途山岭直入云霄,峡谷深渊不见底,溪流蜿蜒如带,飞瀑溅若银珠。”“燕子口两岸峭壁如削,石纹如绘,仰视云天成一线,如同长江的三峡风光……”

太鲁阁的西面有一处原当地山胞的世居之地,四面环山,中抱幽谷,这儿屹立着南宋爱国志士文天祥的塑像。塑像后面竖着的一块大理石屏上镌刻着世代传颂的《过零丁洋》:“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记者团成员呤诵着这千古绝句,深为台湾人民的一片爱国热忱所动情。

游览太鲁阁,行色匆匆,不免走马观花。来到布洛湾,汽车一停,大家即刻下车观景拍照小憩。就在这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一位在此观景的台湾女士突然惊喜地尖着嗓子叫起来:“啊,大陆记者!大陆记者!”旁边的男士一脸疑惑,惊奇地问道:“是吗?是吗?”那位女士十分肯定地点点头,紧接着又语带期盼地发问:“他们会跟我们说话吗?”多好的台胞啊!正在照相的大陆记者连忙放下相机,走上前去主动招呼:“太太,先生,您好!”那位先生和太太惊喜万分,一路跑过来抢着和大陆记者握手,激动地大声说道:“啊呀,真没想到能在这儿见到你们。看起来,你们跟我们一样啊!”“本来都是中国人嘛。”一番发自肺腑的对话后,双方都扬起脖子哈哈大笑起来。

中秋之夜,天清气爽,一轮圆月高悬天空。短短一个星期的短暂相聚,使两岸同行成了难舍难分的好朋友。晚会上,大陆记者合唱了一曲大陆民歌《思念》,娓娓道出“相见时难别亦难”的真情,而台湾同仁则献唱一曲《台北的天空》。一些硬汉子唱着唱着,不禁泪湿衣襟,喉咙哽塞。“此一别,何时再相会”,衷心祝愿两岸早日架起金桥,变人为天堑为坦途,彼此常来常往,亲如一家人。


                                                       《文史天地》2011 年 4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