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参加武昌起义纪略(上)

参加武昌起义纪略(上)

作者:傅明轩(遗作) 阅读量:16 点赞:0

编者按:本文作者曾任周西成主政贵州时代之督警察厅厅长。1962 年作者应贵州文史馆约稿撰写此文,遗憾的是尚未完稿,作者便于 1963 年 3 月 26 日病逝,1989 年 11 月 13 日作者夫人赵启华相继去世。其子女在清理遗物时,始发现此稿,虽未完篇,但毕竟记述的是作者的亲身经历,有助于了解辛亥革命的历史背景和部分史实。本刊在 1996 年辛亥革命 85 周年之际,特予刊出,以飨读者。

1911 年(辛亥年)距今已有 50 年了。那时我 22 岁,由于所受教育有限,对当时周围事物不够留意,即令是亲身经历以及耳闻目睹的,也多已遗忘。因此现在追忆起来,颇难全面;当时参与的同学或同事,现已死亡殆尽,寻访无由。兹仅凭追忆所及,略述一二。

一、我到武昌的原因及经过

清朝末年,清帝欲仿建君主立宪政体,以求继续奴役中国人民。为了改革腐朽的军队,清廷在各省创立陆军小学一所,在清河、南京、西安、武昌各设陆军中学一所,保定设立入伍生队及军官学校各一所。各省陆军小学三年毕业,陆军中学两年毕业,入伍生队一年毕业,军官学校二年毕业,用以培养一批初级军事人员。我在贵州两军小学第三期毕业后,于 1911 年 3 月赴鄂,同行同学 40 余人,由一个教员领队。费时月余,始抵武汉,随即考试,进入驻鄂陆军第三中学。该校设于武昌城外南湖地方,附近有湖北陆军第八镇马标(编者注:“标”是清代军队编制的名称,约相当于一个团)驻扎,距城约七八里。

当时由于交通不便,我们启程赴鄂,由贵阳至镇远坐的是滑竿,费时8 天。由镇远乘木船经湖南芷江、沅陵、桃源而至常德,因水浅滩急,辗转达 20 余日,若系上水,则需一两个月。到了常德,换乘小火轮,经洞庭过长沙、岳阳城而至武汉。由镇远至常德一段水路,时虞匪劫,必须请炮船护送。所谓炮船者,即清廷所设的水上巡察队,来往人等乘坐炮船,必付酬金。这是炮船的“外水”,假公肥私,是为清廷政治腐朽之一斑。

二、当时同学们的思想情况

清朝末年,废科举,设学校,我原进陆军小学第一期,读了半年,因为有同学和贵州陆军第一标士兵打架,学校总办刘泽沛处理不当,致招众怒,大家罢课抗争。贵州巡抚庞鸿书认为学生罢课即为闹革命,遂派兵包围学校,逮捕学生,除被认为牵头的谌相式、艾福云已闻风逃跑外,其他被认为协从者七八人,一一被捕,送交贵筑县拘押,我亦所谓“协从”之一。陆军小学又招考第三期学生,我再行报考录取,进校三年毕业。

在校时,同学们聆听回来的留日学生谈及日本国现状和清朝政府的腐败情况,深感中国前途黯淡,萌发改革之念,但苦无良策。当时民间暗地流行哥老会的组织,同学中何端(器之)在校宣传甚力,我遂参加哥老会。

此会以抗满复汉为主旨,入会后得阅《新民丛报》《清宫秘史》等书刊,更加启迪了同学们对清廷的不满情绪,对所留发辫尤为怨恨,有几位同学和我愤而将发辫剪去,学校当局认为此乃大逆不道,除严加申斥外,并各记大过一次,留校察看。继阅报载:安徽巡抚恩铭被革命党人徐锡麟刺杀。群情激愤,从而认识到只要大家有决心,不难推倒清廷,是以排满情绪日益高涨。毕业后,在赴鄂途中,全体同学均将发辫剪掉。到了武汉一看,只见由湖南、广西、云南等省来的同学,也有同样的情况。进入陆军三中后不久,清廷宣布民办铁路收归国有,引起四川保路同志会的反抗,川督赵尔丰无法应付,以致全省骚动。清廷派岑春煊入川宣抚,岑刚抵汉口,又另派端方前往,上海《民报》极力揭露清廷黑暗,鼓励民众起而反抗,校内同每日争相购阅《民报》,情绪激昂。

三、武昌起义前夕

当时湖广总督瑞澄,系满洲人,用人均以满人为重,湖北人士颇为不满。湖北陆军第八镇(编者注:明清两代的军队编制,以总兵所辖者为镇,相当于一个师)镇统张彪,原系张之洞的佣人,根本不懂军事,军队中下级干部对之极为不满。适有革命党人前来联络,闻在汉口日租界有制造炸药爆发事,遂先期戒严,马标全标到总督署内警戒,并在各城门布置岗哨,进出检查甚严,又派宪兵队在城内搜查。约半月后,即闻在武昌斗级营内查出有宪兵数人私通革命党,并获名单,均系军队内的下级官兵,即按名逮捕,于是八镇的官兵起义。于 10 月 9 日夜围攻总督署,瑞澄出逃,起义官兵遂占领武昌全城。斯时,我们学校长官均荷枪实弹,不准学生离开教室一步,惶惶然一宿未眠。翌晨,起义军队继续占领汉口、汉阳,革命党通知全校同学迅速列队参加革命队伍,校内长官见大势已去,逃之夭夭。学生则结队入城,经过中和门(后改黄兴门)到楚望台军火库领取枪弹。当经过中和门时,因为这条街住的都是满洲人,住房已被革命军处置,我们奉令到阅马厂谘议局去警戒,该地是革命军指挥部,后即改为都督府。起义人员以第八镇下级军官较多,他们以为协统黎元洪平素对待官兵较好,遂举其为都督,黎心有不愿,欲图私逃,故学生被命令加强守卫。因钱局藩库均系银钱重地,后也划归学生守卫,学生并兼做城区巡逻。后来学生还被派到汉口、汉阳去做宣传工作。


四、起义以后的情况

都督府成立后,10 月 10 日我们同学和起义人员都被召集到都督府门口集合,由黎元洪和汤化龙接见我们。黎未发言,汤宣布武汉三镇已由我军完全占领,各国驻汉领事团都已来函承认,这是十分光荣的事等。嗣后我们同学由一个姓刘的军官前来带领,编为若干队,驻扎在武昌城内的武普通学校(当时有文普通学校和武普通学校之分),每队各举一队长,我们贵州队队长为席正铭,各队轮流担负巡察及宣传等任务。当时革命军中的起义人员,一些升为官长,一些被调任其他职务,是以兵员缺乏。清廷又陆续调兵南下,革命军遂即募兵,应名者多为城市劳动人民,军服一时来不及制发,只得都穿上普通衣服,没有好好训练,就开往前线布防。

不久,黄兴奉孙中山先生之命来鄂主持军事,人心振奋。但清军很快进逼鄂境,先攻汉口,血战数昼夜,革命军终于不支,退守汉阳和武昌,与敌相持。当时敌军统帅是段祺瑞、冯国璋,均为袁世凯的亲信,所带部队,多久经训练者,故战斗力较强。接着,敌军又渡汉水,由蔡甸方面进攻汉阳,革命军失利,退到长江南岸,坚守武昌。清军在龟山上安置重炮,每日轰击武昌城,城内居民全撤出城外。黄兴主张革命军总部迁往南京、上海,遭到湖北人反对,黄仍他去。蒋翊武继任总司令,将司令部移至离城十余里的洪山,当时我也在总司令部服务。一日城内都督府被敌炮命中,一部分守兵哗变,黎元洪出走葛甸,我们亦随之而去。途中忽闻驻汉口的外国领事团,受袁世凯之托欲与革命军议和,此时各省宣告独立者已占半数以上。

五、回黔经过

在停战议和期间,我等奉令回黔,襄助贵州反正,并将贵州情况随时向总部汇报。我们同学 20 余人,由督署发给路费,每人银 50 两,自带枪支弹药,持护照公文出发,由武昌乘轮先到长沙,是时长沙因湖南都督焦达峰遇刺,另举前谘议局局长谭延闿继任,尚在戒严时期。据说政变是由两党争议造成,盖焦达峰本系同盟会,在湖南反正立有功劳,但湖南军队仍与湖南的宪政派有联系,焦对之不免有歧视之处,是以招致此祸。我等抵长沙后,得悉沅陵驻军尚未反正,凡经过其地者,一概被认为系革命党人即遭杀戮,因而滞留长沙不敢前进,后因晋谒谭延闿解决了路费,乃由湘潭、湘乡、宝庆绕道回黔。

到了黔省边境,得闻贵州都督杨柏舟率队北伐,已到铜仁,我与吴积成代表同学们前往谒见,因杨系陆军小学总办,彼此熟悉,他又给每位同学盘银 50 两,并告以贵州除他本人外,全是哥老会人,望各自小心谨慎云云。我们由铜仁到镇远,得与北伐军官兵相遇,知悉贵州完全由哥老会掌握政权,但哥老会派别甚多,意见分歧,纪律松弛,是以秩序混乱不堪。我们正待由镇远赶赴省城时,忽报黄平新州昨夜被四方苗族攻城放火,城内驻军两连又互相屠杀,死伤甚众,我们乃退回施秉县,改道由黄平旧州经平越的大麻窝到贵阳。

我们到了贵阳后即持黎元洪所发公文,晋谒当时的都督赵德全,这里的传达室、副官室,行的都是哥老会的一套礼节,谒见赵德全亦然。赵说黎元洪写的公文是给杨柏舟的,不是给他的,根本不管我们。当时城中秩序异常复杂,黄茀清已被部下刺杀,张百麟逃走 ( 张、黄均系贵州反正的创始人 ),赵德全原系下级干部,一跃而为代理正都督,不学无术,无所作为。

我们正在束手无策之时,遇见了袁祖铭、王勷两位同学(他们原是陆军小学的同学,到湖北考陆军中学时,因视力不好,落第回黔,在刘显世部下当排长),袁、王二人遂将贵州情况告诉了我们,现黄死张逃,但余党尚盘踞要津。他们认为,大家都是贵州人,要挽救贵州,必须重新组织政府,现在军队方面只有刘显世可靠,故建议我们前往晋见。刘的外甥王文华,在省师范学校读书时,我们就曾认识,其时刘显世是贵州四标一营营长,王文华是督队官。

我们到螺丝山一营驻扎地会见了刘显世,得知他们已以耆老会为主,向云南的蔡锷请愿,由唐继尧率队北伐,假道贵阳来改组黔政。当唐继尧率兵至清镇时,我奉刘令前往迎接,赵部胡景堂(城防司令)亦开城相迎,一天的工夫就将黔府改组成功:由唐继尧继任贵州都督,刘显世为军政部部长,任可澄为秘书长,戴戡任参赞。军队方面,除了唐率领的滇军外,刘所编的国民兵(即巡防军)仅有 10 余营。唐就任都督后,对哥老会首领均予枪杀,故在外县的防军纷纷逃窜湖南,依附了杨柏舟。

后因军饷无着,杨柏舟辞职,派周燊儒(子光)接替;杨的部下又分成两派:一派服从周子光,取得唐继尧的同意,离湘回黔;另有团长席正铭,不服周子光的调遣,将队伍接至黔边,与逃亡的陈开钊、文澎池等汇合,要向唐继尧夺回政权。席部于 1912 年冬进攻铜仁、大鱼塘等地,松桃先被占领,但围攻铜仁 7 日未下,滇军混成旅旅长黄斐章率部赶至,击退了席部,陈开钊战死,队伍星散而逃,从此黔政统为唐、刘。直至 1913 年冬,袁世凯将蔡锷调至北京,唐继尧回滇摄政,刘显世任贵州护军使,戴戡任巡按使 ( 后戴又奉调北京,袁世凯命龙建章接替 ),直到 1915 年乃有护国之役。

六、护国之役贵州军队编组情况

1915 年袁世凯要恢复帝制,想当皇帝。蔡锷逃回云南,戴戡、王伯群亦同往,与唐继尧会商反对帝制。其时黔军全系刘显世、王文华掌握,王赞成起义,刘亦表赞同,遂通电起义,贵州部队有六个团及炮兵营、警卫营各一,配备如下:

第一团团长王文华(驻贵阳)

营长傅杰(明轩)、袁祖铭、卢焘(寿慈)第二团团长彭文治(驻铜仁)

第三团团长吴传声(驻镇远)第四团团长张卓清(驻兴义)第五团团长熊克亟(驻遵义)第六团团长和绍孔(驻贵阳)

起义之时,第一团第一营已调川黔边剿匪,第二团团长彭文治不愿反对袁世凯,和绍孔态度不明朗。刘显世亦恐不能取胜,持模棱两可态度。只有王文华抱定决心。护国军第一军成立后,蔡锷任军长,左翼总指挥罗佩金,出兵庐州、纳溪;右翼总指挥戴戡,兼任右翼北路司令,出兵綦江、南川,右翼东路司令王文华,出兵晃县、麻阳、黔阳。王升任司令后,原任团长一职由营长兼团副傅杰代理,率本团一、二、三营向晃县、芷江、麻阳攻击;另由第三团团长吴傅声率部由瓮安进攻黔阳、芷江。其时,在芷江正面的敌人为数甚众,我军人数太少,不足以壮声势,奉命将三营改为两个支队:第一支队队长袁祖铭,第二支队队长胡瑛,由梯团长令傅杰指挥,内部组织仍不变。……(作者写至此处,因脑溢血逝世。)


                                                           《文史天地》1996 年 5 期












050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