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夜折香花”枪手的覆灭(上)

“夜折香花”枪手的覆灭(上)

作者:李修德 阅读量:23 点赞:0

当年在施秉县大金乡(今牛大场镇)歼灭匪首刘银臣之战,是一场历时两个春秋,曲折而惊险,并付出了高昂代价的艰苦战斗。

大金乡地处黄平、余庆、施秉三县交界处,乡政府所在地距黄平县城 119 里,隔余庆县城 20 多里,离施秉县城 70 多里,这一带崇山峻岭纵横交错,朝夕雾气腾腾,山间羊肠小道如蛛网。

匪首刘银臣,独家住在余庆、黄平、施秉交界的黄平县辅仁乡大坪村茶园 ( 今属施秉县牛大场镇 )。家有近 200 挑粮的田土,雇有长短工。刘匪本人曾在大金乡国民党乡长王人龙手下当乡丁大队长多年,其子刘廷珍后继任。刘匪父子,明官暗匪,常与黄平县一碗水惯匪皮老满勾结,他们狼狈为奸,残害人民。

1949 年 11 月大金乡建立了人民政权,但是,大金乡的恶霸王人龙纠集匪首刘银臣、李孝先、田应科、周达仁等,各率其匪部与皮老满匪部、国民党三二八师起义部队中的叛军勾结在一起,趁我军西进部队挺进云南、四川和当地群众尚未发动起来之机,大肆攻打我新生的人民政府,杀害干部,拦路抢劫,掳掠民财,反动气焰大有“黑云压城城欲摧”之势。这种嚣张气势,在发动群众、政治攻势、军事清剿的三结合运动中,很快烟消云散了,王人龙、李孝先在施秉首批受到了人民的判决,惯匪田应科、周达仁亦被处置。可是,匪首刘银臣及其儿子刘廷珍,却潜入深山与人民顽抗达两年之久。

刘匪赖以顽抗如此之久的原因:一是枪法准,他素有“夜折香花”的神枪手之称,加上他心狠手辣,群众怕被报复,不敢向政府报告;二是他在明官暗匪期间,采取“岩鹰不打窝下食”的扰外不扰内的行动伎俩,麻痹了群众,同时在当地广为结交(当地与匪关系密切的人家有 47 户,清剿刘匪时,有 10 多户还常为刘匪送信、送粮);三是刘匪熟悉地形。

1950 年 8 月,我任紫荆区区长,分管大金乡工作。我们对匪首刘银臣做了多方面的争取工作,但都无效。他纠集牛大场地主黄永太、王启发、王少怀等人,一面造谣惑众,说什么“第三次世界大战打起来了,蒋介石正在反攻大陆,共产党天下不长了”、“共产党杀的人(指被我人民政府镇压的人)阴魂不散,要找替死鬼”等等;一面拉拢、腐蚀我内部,地主王少怀将女儿许配给我们警卫营驻牛大场部队的副班长龙通华为妻,他们又用 24 万元(旧币,相当于新币 24 元)收买战士李中相。龙、李二人在大金乡召开庆祝土改胜利大会那天 (1951 年 9 月 4 日 ) 的凌晨两点左右,以严查岗哨、保卫大会胜利召开为名,骗出了排长王正海。匪徒用绳子把他勒死于山上,还制造了自缢的假现场,并妄图杀害我区、乡领导干部。此后,刘匪再次组织土匪卷土重来,欲与我方对抗到底,但刘匪的罪恶企图未能得逞,在人民群众已发动并组织起来的情况下,只好龟缩进深山密林,久不露面。

1951 年 3 月的一天早晨,甘庄民兵发现刘匪踪迹,就冒着倾盆大雨,踏着泥泞小道,穿入丛林,直往“天鹅抱蛋”方向追击。在临近“天鹅抱蛋”的地方,透过丛林杂草缝隙,看到群众烧炭的窑子里睡着两个人,民兵彭兴顺低声说:“刘银臣就在这里,还到哪里去找。”刘匪父子闻声先开了枪,彭兴顺同志应声倒下牺牲了。刘匪父子趁机钻进森林,其余三个民兵鸣枪追击,追了一段却不见了刘匪的踪迹。鉴于刘匪熟悉深山洞穴、善藏其中的习惯,我们就采取有洞必查、疑宅就围的方法进山搜捕刘匪父子,在搜捕中,黄平县铺仁乡民兵围住了刘匪的住宅,民兵张仲德悄悄爬上楼梯,发现刘匪在楼上,即退出门外,准备围歼,却被刘匪先击中,当即身亡,刘匪趁机冲出包围,逃入丛林中。

1951 年秋,地委工作队撤离施秉后,刘匪又活动起来了,在我们武装力量相对减弱的情况下,为了有效地消灭顽匪,我们重新调整部署,组织群众参加剿匪斗争。

1952 年夏季一天的中午,平坝村农民何明富、何金权到马尾冲山上砍柴,被刘匪父子抓住,并威胁他俩说:“不准说我们在这里,若是讲了就杀你们全家。”两何为了不吃眼前亏,表面应诺。天黑,刘匪父子才放两何下山回家。他俩下山后立即向民兵报告刘匪父子行止,我们当晚组织民兵,分段包围,夜宿深山。次日拂晓,马尾冲山腰冒出炊烟,平坝村民兵张少武、武装委员张少康迅速向烟火靠近,严密监视刘匪动静,不料刘匪已经发现,他的枪一响张少武同志应声倒下了。民兵听到枪声,疾速包围过来,刘匪急往花坡方向逃去。民兵紧追不舍,追了一段就不见人了,大家搜遍青山、岩洞,也没见人影。

有一次,我们责令自新土匪李中奎带路搜捕刘匪,行至红岩悬崖,李中奎突然止步对薛排长说:“刘银臣不会在这里。”他话声刚落就跳下坎去,薛排长急速追击,刘匪暗中开枪,薛排长中弹滚下悬崖。刘匪趁机抢了薛排长的手枪和卡宾枪,迅急钻进深山里。

1952 年农历五月下旬的一个午夜,民兵杜云清散会回到独居铜古村中屯榜家里,刚躺下睡觉,门外就喊开门。“你是哪个?”杜问。“我是湛文学(铜古村村长)。”杜听口音不像湛村长就生疑,便与对方答话辨真假,就追问:“刚才散会回来,又有哪样事喽?”“快开门,找你有事商量。”杜听准了是刘匪,知道来者不善,不是杀就是抢。于是心生将计就计之策,决心除掉这一祸根,就故意以温和的口气把话音拖得长长地说 :“等我起床,马上来开门。”杜之妻王连进立即下床躲着,焦急地等待着将要发生的事。杜下了床,右手持大马刀,左手去拉门闩。刘匪一听拉门闩声,就用卡宾枪夺开一扇门。说时迟那时快,杜云清把仇恨的力量集中到大刀上,猛力砍下去。“唉哟!我着了……”刘匪喊道。可是,这一刀仅砍掉了刘匪的枪壳和他握枪的三个左手指,跟随在刘匪身后的刘廷珍抢前一步,一枪将杜云清同志打死。王连进听到枪声,打开后门不顾一切地飞奔铜古村报告,当夜民兵赶到中屯榜,刘匪父子已遁逃了。

匪患不除,民兵不安。镇远地委和军分区为消刘匪,静化地区,从一五〇团调来了一个加强排,并指定施秉、余庆、黄平三县派出有经验的武装干部,各带领精干民兵汇集大金乡,成立了剿匪指挥部和临时党支部,我任指挥长和党支部书记。支部委员有:胡东学、孔训卿、侯学智、曾现齐。共有 160 多人的武装力量,组成 9 个飞行组。根据刘匪活动的 100 余平方公里的范围与其特点,撒下天罗地网。曾光智带 7 人负责平坝片区,张兰生带 6 人负责古溪片区,罗孟炳带 7 人负责黄金树片区,阎异良负责 1 村 4 组,徐升亮带 6 人负责下院片区,张九皋带 11 人负责金台山、母猪龙片区,徐玉山带 12 人负责柿花坪片区,胡东学带 16 人负责独花片区,曾现齐带 15 人负责外围任务(即找线索、组织群众站岗放哨、监视匪亲、上山侦察等)。10 月中旬,各剿匪飞行组按照严密的部署展开了行动。

10 月 23 日,胡东学组派出青年团员、民兵分队队长肖明刚带着余庆县小腮乡民兵 3 人,夜间冒雨朝挞勾坪方向摸去,侦察刘匪的情况。这一带山高路险,他们又不熟悉道路,只凭着大概方位翻山越岭摸索前进。午夜时分,他们发现深湾里的一丝火光从茅屋壁缝漏出,就悄悄过去,当能听到屋内隐约的谈话声时,停止行动,迅速合计侦察方案 :由两人进屋侦察,两人在外掩护。杨昌云、刘致荣两同志往茅屋摸去,看清茅屋是一座碾房。刚走到碾房门前,屋内的枪声先响了,两位同志同时倒下。刘匪父子冲出碾房,继续打枪,以图寻找目标。肖明刚、杨再友两个居高临下,对准刘匪枪口喷出的火舌射击。阵阵急促的枪声,划破了深夜的寂静,绵绵秋雨湿透了作战勇士的衣服,仇恨的子弹迅猛地射向刘匪。东方露出了鱼肚白,战士们看到了匪首刘银臣的儿子刘廷珍中弹倒在离碾房两丈远的田坎上。战斗仍在持续着,肖、杨两人的子弹仅剩 4 发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牺牲,肖明刚机智地跨出几丈远,猛吹口哨,高呼:“一班从左翼包围,二班从右翼包围,三班跟我上。”杨再友一边打枪,一边高喊:“捉活的!捉活的!”一阵迷惑,刘匪不知所措,胡乱扫射一梭子弹就逃进深山了。

天亮后,余庆县人民武装部政治股股长胡东学见肖明刚等民兵通宵未归,心急如焚,就带着飞行组直往挞勾坪去寻找,找到战友后,背着缴获刘廷珍的步枪和七十发子弹,拖着其尸体归营。然后,将尸体送到余庆县城,挂在街口河坝的桐子树上示众。

匪首刘银臣失去了帮手,只身一人又龟缩进深山老林。为了寻找刘匪踪迹,各飞行组继续侦察,让被教育了的地主张宗寿之妻与其儿媳以上山采五倍子为名,寻找刘匪行迹。28 日,在马尾冲发现了刘匪煮饭的地点,就进行追击。29 日拂晓,各飞行组按照指定位置,将马尾冲团团围住,进而收网缩围,逼向黑洞河方向,在缩围中,余庆县白泥镇一村民兵陈光实发现刘匪,正欲举枪射击,却遭到刘匪击中,当即牺牲。驻黄平旧州的警卫三连张兰生飞奔而上,一枪击中刘匪的左腿,刘匪见势不妙,带伤逃窜。我们顺着血迹步步紧跟,追到金盆田,将其团团围住,弹雨密集地射向刘匪,而刘匪借着两棵古松为掩体,拼命顽抗。罗孟怀甩出一枚手榴弹落在刘匪身旁未响,紧接着腿负重伤的徐异亮抛出一枚手榴弹扔在刘匪的身边,这一爆炸声后,刘匪的枪声没了。过了一会儿,平坝村农会主席罗显才摸到古松树下,看到刘匪端着卡宾枪靠在大树脚一动也不动。罗显才猛扑过去夺了刘匪的卡宾枪和加拿大手枪,又往刘匪肚子上补了一枪,随即高呼:“刘银臣被打死了!”

10 月 31 日,大金乡召开了庆功大会,表彰了剿匪英模。大金乡民兵张得清、杨光祥被选为出席贵州省英模大会的代表,余庆县小腮乡民兵肖明刚出席了全国英模大会,荣获了“剿匪英雄”称号。


                                                         《文史天地》1994 年 1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