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二战期间驻安顺“美国盟军”见闻(上)

二战期间驻安顺“美国盟军”见闻(上)

作者:阳方中 阅读量:23 点赞:0

1943 年至 1945 年,抗日战争从“相持阶段”渐渐转入“反攻阶段”,但西南各省却没有什么反攻的迹象。长沙失守后,日寇攻入广西直陷河池、南丹,攻入贵州的独山。从当时形势看,日军是为了实现“打通大陆交通线”的战略,一方面集结兵力沿平汉路向南推进;另一方面在号称“马尼拉之虎”的山下奉文攻占菲律宾后,得以依托台湾和菲律宾,形成对东南亚的包围圈,从容调配兵力,在缅甸首府仰光登陆后,沿萨尔温江(中国称“怒江”)向北猛攻,美国将军史迪威统一指挥的美、英、中及东南亚各国组成的“盟军”招架不住,节节败退。仁安羌一役,被日军围困的英军,如果没有中国军队的援救,几乎被全歼。日军乘势向北挺进,直攻入我国云南省边境。史迪威带领英军和部分美军退入印度,中国军队和部分美军退入云南据守。

在这种情况下,地处滇黔要冲的安顺城就成了“美国盟军”的后方基地之一。美军的后勤供给、军务往来以及和贵阳及重庆方面的联络等可通过安顺基地操作。基地在安顺东门外牛场坝大操场(后来的体育场),那里扎了十来个营帐,周围有一百多辆军用大卡车围成的一个圈,当作屏障。东面和北面是土坡开挖成的围墙,南面开阔地带拉上了一段铁丝网,西面敞开为通向安顺城的营门。基地的卡车轮班执行运输任务。物资由贵阳方面运来,再陆续运往昆明。有时从昆明回来的空车也开到附近东关黔江中学操场停放。

由于有这个基地,在此期间,安顺城内每天都有美国兵上街闲逛胡闹。美军向昆明运输的军车,从东门进城,穿过城中心大十字再从西门出去,通向滇黔公路。军车夜以继日不停地运输,加上陈纳德的“十四航空队”也不分昼夜地飞过安顺上空,使得原来比较宁静的安顺古城变得非常喧闹。

1943 年,笔者还是一个初中学生,当时为了学习英语,曾和同学上街找美国兵搭讪。使我深感意外的是:遇到美国白人士兵,不管是否听得懂话,他们还能以友好的态度向我们招呼示意。但遇到黑人士兵,却是个个都对我们一脸厌恶,不予理睬,对我们挥手,甚至高喊一声“Go away!(滚开)”。笔者在小学时就从书本上得知美国总统林肯解放黑奴的历史;还听长辈讲过《黑奴吁天录》这本书的梗概,所以当时幼稚的心里一向对未见过的黑人是同情和尊重的。想不到真遇到黑人时,他们却对我们这些“黄种人”很不礼貌,表现了歧视的态度——这可能是一种偶然的情况吧。

由于每天都有军车要穿城而过,交通事故时有所闻。笔者就曾亲眼看到一个四五岁的小孩子在安顺大十字西街口被美军的大卡车碾成一小堆混着布片的骨肉;群众大声喊叫,军车毫不理睬,自顾开车离去。中国官方无能为力,受难的百姓只能怨天,不能尤人。令人不解的是平时站在大十字钟鼓楼前指挥交通的中国警察换成了戴着“MP”袖章的美国宪兵,除指挥车队绕过大十字钟鼓楼外,还盛气凌人地赶撵着路边的行人。管理交通这种应属于中国官方的正常工作也被“盟军”取代了。

1944 年,日本人快打到独山的时候,已有很多难民进入贵阳和安顺,公路交通也更加紧张。这时驻安顺的“盟军”才不知受何方神圣的驱使,从外地调来履带式的挖掘机、推土机、压路机等重型机械,从安顺城东门绕凤凰山脚经南门到西门外龙井山北面,修筑了一条环城马路。这条路解放后经过翻修,就是现在安顺市政府大门前的塔山路。当时,包括笔者在内的许多安顺人都是第一次看到这些重型机械,大家奔走相告,前去工地看热闹。驾驶这些机械的都是黑人士兵,他们平时不像白人士兵那样上街胡闹、追寻女人。这倒使我心目中“黑人不友好”的看法有了改变。

环城马路修好后,来往车辆不再进入城内,人们上街也就不再胆战心惊了。但是大街上还是常看到美军白人士兵开着吉普车到处追寻年轻妇女。当时人们也曾听说在贵阳等地美国兵糟踏中国妇女的事,所以只要听到美军吉普进城,便都及早躲避。当然也有那么一些为生计所迫的所谓“吉普女郎”,见到美军吉普车反而主动迎上去。这时车也不停,从车里伸出的黄毛大手一把就将她抓进车去。同时会有些本地青少年追在后面用石子、瓦块向吉普车投掷,这是笔者亲眼所见。

1945 年,笔者考入安顺东门外的黔江中学,学校距美军基地的兵营不远,下课时得以和同学就便去观看这个兵营。当时凭我一个中学生的水平,也看得出这些美国少爷兵的纪律是很松弛的。他们闲得无聊,除进城找女人外,有些白人士兵对中国理发店很感兴趣。据说有的美国兵两三天要进一次理发店,认为这是一种享受。当时安顺的理发店也仿效欧美理发店在门外装上红蓝斜条会旋转的灯柱标志。有的理发店到晚上八九点钟还在营业,主要是为美军服务。

美国兵不愿呆在兵营里,而军营中好像也没有什么值班哨所。有时看到附近老百姓三五结伴到军营中去拾废弃物品,如罐头盒、断电线、破帆布、破铜烂铁等。晴天的晚上,军营里时常放映露天电影,笔者也曾和同学两次混到军营中看电影,满场的美国兵,没有谁对我们外来人员注意。汽车围成的墙还夹有堆放汽油和各种物资的地带,也没有任何安全措施。平时停在黔江中学的汽车,横七竖八,随意停放,时常不关车门。我曾看到几个初中的同学爬进驾驶室,开着车在操场上转来转去。有的同学则搞点恶作剧,用钉子把车轮里的气全放掉。美国兵回来后,开不了车,有的哇哇大叫,有的哈哈大笑,乱成一团。

抗日战争胜利后,在安顺的“美国盟军”撤走了,笔者曾跟随附近的群众到美军营地去拾破烂。我只拣了一些书,都是原文,有马克•吐温的《跳蛙》,罗拔威利的《信不信由你》等,还有 1944 年和 1945 年的原版美国《读者文摘》,可惜大多在“文革”中被“破四旧”了。


                                                         《文史天地》2001 年 7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