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东方剑桥”在湄潭(上)

“东方剑桥”在湄潭(上)

作者:喻朝璧 阅读量:25 点赞:0

“黔山青,乌水长。遭变乱,避南疆。风晨雨夕聚一堂。敬业乐群兮,灿然日彰。学不厌而教不倦兮,发吾先哲之辉光。他年,他年勿相忘。”这是 50 多年前西迁黔北办学的浙江大学教育系系歌。

是啊,人们不会忘记,也不应该忘记 50 多年前那一段艰难而恢弘的历史。

1937 年 7 月,抗日战争全面爆发,8 月日寇进攻上海,威逼杭州。在此民族生死存亡之秋,我国著名科学家、教育家竺可桢先生,以他非凡的胆略和对祖国教育事业极大的热忱,毅然率领浙江大学师生从杭州出发,举校西迁,踏上了流亡办学的艰苦历程。在两年多的时间里,浙大师生以坚韧不拔的毅力和吃苦耐劳的精神辗转浙、赣、湘、粤、桂、黔六省,跋涉 5000 余里,最后到达黔北之遵义、湄潭,在此地办学达 7 年之久,在中国教育史上写下了光辉的篇章。浙大西迁途经的路线正好与 1935 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行经的上半段路线吻合,而到达的终点又正是对中国革命具有转折意义的历史名城—— 遵义。因此,人们又把浙大西迁办学这一前所未有的壮举称为中国“文军”的长征。

淳朴民风迎学子

1939 年初,日寇侵入湖南,暂避广西宜山的浙大校舍遭敌机轰炸,损失惨重。竺可桢校长决定迁校至贵州。

当他入黔寻觅校舍时,在贵阳遇见湄潭籍人宋麟生、周寄梅、陈世哲,他们力劝浙大迁校至湄潭,谓“其地出产甚丰,肉每元可买七八斤,鸡蛋每元 100 个,米二三元一担……”(《竺可桢日记》)

6 月 13 日,在胡刚复、张孟闻的陪同下,竺可桢校长开始了首次湄潭之行。次日抵湄潭县城,受到各界人士的热烈欢迎。6 月 15 日,在县长严浦泉和中学校长冉茂森的陪同下,竺可桢先生察看了县城街道、庙宇、祠堂和风景名胜,中午在观音洞用了餐,晚上出席了各界欢迎会议。通过考察,他深感湄潭“风光秀美,民风淳朴,文化高尚,物价低廉,是科研办学的好地方”。回到贵阳后,他会晤贵州省省长吴鼎昌时,表明迁湄潭办学的意向,并请吴敦促有关部门早日修通遵湄公路,备好办学所需用地用房。

1939 年 12 月,湄潭各界成立了“欢迎浙大迁校协助委员会”,筹商拨出县城庙、祠及公房、民宅 300 余间,绘图专送浙大,以迎浙大迁湄办学。

到 1940 年 1 至 2 月间,除文学院、工学院及师院文科留遵义外,理学院、农学院、师院理科陆续迁到湄潭。滞留贵阳青岩的一年级全部迁到城东北 20 公里的水兴镇。

至此,浙大在战乱中颠沛流离地迁校告一段落,在遵义、湄潭开始了相对安定的 7 年办学。

浙江大学湄潭分校设在湄潭文庙。大成殿为图书室,其余前后殿和两厢是办公室,竺校长来湄亦住此。前院面街的大照壁上嵌有“国立浙江大学”六个大字。

朝贺寺、财神庙、周家院子、周家祠堂等是各院系办公教学场所。物理系设在双修寺,新建了实验大楼;农学院设在贺家祠堂,租了周围 200 亩地辟为试验农场。浙大城东北玉皇阁侧建了膳厅(又作礼堂)、体育场,修了“仁”“义”“礼”“智”斋作男宿舍,又在文庙北墙外修了“信”斋为女生宿舍。

教职工住所一部分在文庙、天主堂,大部分租用城内民宅。王淦昌先生住天主堂后屋;苏步青先生住朝贺寺,屋前还辟了半亩地作菜园;贝时璋先生住魏家院子。

当年,浙大教室、宿舍、农场、实验室、体育活动场地几乎遍布湄潭全城。湄潭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大学城”。

求是学人创辉煌

湄潭地处大后方,山清水秀,气候宜人,又无敌机侵乱之虞,且粮、油、果、蔬丰富,价格低廉,实为读书治学的理想之地。然因种种条件限制,对从杭州来此的浙大师生来说,办学条件和环境无疑是极其简陋和艰苦的。没有电,师生只能在昏黄如豆的桐油灯下钻研和苦读;没有自来水,他们便搭一高木架放置木桶盛满水,再在木桶下壁装一竹管取水进行物理、生化实验;做电学实验则用一台废汽车的马达带动电机发电;至于挤身破庙民宅,居不安身,对于浙大师生来说已经习以为常了。环境越是艰苦,越能激发师生奋发向上的拼搏精神。他们发扬竺可桢先生倡导的“求是”学风,胸怀报国之志,力克千难万险,潜心钻研,孜孜以求,在短短三五年内,便创造了累累科研成果,培育了一代蜚声中外的求是学子,使浙江大学从一所地方性的普通大学迅速崛起为全国著名的高等学府,赢得了“东方剑桥”的崇高声誉。其主要成就表现在:

学校规模在战乱中迅速发展壮大。学生人数由西迁前的 600 多名增至 2200 人;原来的 3 个学院、16 个学系增加到 6 个学院、25 个学系;新建了研究院,开设了文、理、工、农四个科研所,设置了史地、数学、物理、化工、农经 5 个学部。1945 年,攻读各学科的研究生已有 62 名。

著名学者汇聚,学术空气浓厚。竺可桢校长把有一批好的教授视为“办好大学之第一要事”,千方百计地纳聘海内外著名教授来此任教,浙大一时人才济济,学者云集。这批老一代的知识精英,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全身心地投入了教学与科研活动,硕果累累,成就斐然:数学系主任苏步青教授在微分几何学研究方面取得了突破性进展,被赞为“东方第一几何学家”,与美、意两个学派鼎足而三。物理系主任王淦昌教授在核物理研究方面的成果为世界瞩目。1941 年,他的《关于探测中微子的一个建议》论文在美国发表,美科技人员据此开展实验,半年后便验证了中微子的存在。此发现成为当时轰动国际物理学界的成就之一。王淦昌教授此时的研究基础,使他日后成我国研制核弹的先驱。此外,生物系主任贝时璋教授关于实验生物的研究、谈家桢教授关于基因遗传的研究、罗登义教授关于刺梨的研究、陈建功教授关于三角函数的研究、罗宗洛教授关于微量元素与植物生长关系的研究、蔡邦华教授关于昆虫分类的研究,以及卢守耕教授的“稻作学”、吴耕民教授的果蔬学、张荫麟教授的《中国史纲》、张其峋和谭其骧教授的史地学研究等,都达到了很高的水平,一些学科在当时各大学中名列前茅。各学科的研究活动自然少不了研究生、实习生及各年级学生的参与,莘莘学子在老科学家的培养下茁壮成长。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李政道博士当年就读于浙大,他在回忆永兴的学习生活时写道:“我在浙大的学习条件十分艰苦,物理实验是在破庙里做的。白天到茶馆看书做习题,泡上一杯茶,目的是买个座位,茶馆再闹也不管。”

抗日民主运动十分活跃。浙大师生读书不忘救国,以极大的热情开展了各种抗日救亡活动,“黑白文艺社”“铁犁剧团”等学生组织在开展抗日宣传、唤起民众方面发挥了巨大作用。中共地下党领导的“马列主义小组”“读书社”等进步学生组织,带领群众开展了反抗国民党当局暴政的斗争。竺可桢校长总是站在进步师生一边,为保护和营救被捕师生与反动政府作了针锋相对的斗争。浙大还两次组织“战地服务团”开赴广西宾州和贵州独山等地开展劳军服务活动。

为偏僻落后的黔北山区播下了科学文化的种子。特别是农学院的研究试验成果,极大地影响和推动了湄潭乃至黔北农业技术的进步。农学院单是涉及湄潭的研究项目和论文就达五六十项之多。其中有《湄潭之气候》《湄潭之农业》《湄潭茶树土壤之化学研究》《湄潭动物志》《湄潭之农家经济》等。几乎湄潭所有的农作物、禽畜,如水稻、小麦、油菜、玉米、棉花、大豆、巴山豆、洋葱、榨菜、梨、胡桃、李子、西瓜、竹类、白木耳、五倍子、冻菌、刺梨、鸟类、柞蚕等等都有研究或试验的论文和报告。为了促进湄潭茶叶的研究和发展,浙大刘淦芝教授兼任“贵州省湄潭桐茶试验场”场长,万寿宫被辟作茶叶研究室。这些研究和试验成果的推广和应用,对长期封闭落后的湄潭农牧业来说,无异于阳光雨露,其影响延至今日,使湄潭农牧业生产水平和技术含量处于全省领先地位。

讲到浙大西迁办学时期的科研成果,人们发现绝大部分研究成果,特别是自然科学方面的成果,都是在湄潭这座小县城里取得的。因为卓有成就的几位理科、农科教授都在湄潭从事科研活动达数年之久。

1944 年 10 月,毕生从事中国五千年科学史研究的英国皇家科学院院士、著名生化学家李约瑟博士慕名专程来湄潭考察浙大科研活动。10 月 24 日,他在浙大膳厅向师生发表了《科学与民主》的演讲,晚上又在文庙图书馆向教职工作了《中国科学史与西方比较观察》的报告。此后的三天,李约瑟在竺可桢校长的陪同下,系统考察了湄潭的浙大各院系和科研机构。经过这次不寻常的考察,李约瑟对在湄潭有这样一所高水平的大学惊叹不已。他把浙大比作“东方的剑桥”。回国后,他在英国《自然周刊》上发表文章称赞道:

在重庆与贵阳之间叫遵义的小城里,可以找到浙江大学,是中国最好的四大学之一。遵义之东的湄潭,是浙大科学活动的中心。在湄潭,可以看到科学活动一片繁忙紧张的情景。在那里,不仅有世界第一流的气象地理学家竺可桢教授;有世界第一流的数学家陈建功、苏步青教授;还有世界第一流的原子能物理学家卢鹤绂、王淦昌教授。他们是中国科学事业的希望。

从李约瑟博士的文章中可以看出,浙大在湄潭期间,其教学科研水平不仅在国内处于领先地位,而且在国际上也有很大影响,因而有人称“遵湄办学时期是浙大的黄金时代”。我国核弹先驱王淦昌先生回忆道:“湄潭山清水秀,景色宜人。有这样优美环境,及浙大同事、师生关系融洽,我的创造力比较突出,思想特别活跃,在国内外物理杂志上发表了近十篇文章,比其他任何时候都多。就我个人来说,是个奇迹。……每当想起我在湄潭的情景,顿时会觉得年轻了许多。说实话,那是我最为留恋和怀念的地方。”苏步青先生也在一首诗中写道:“一生最是难忘处,扬子湄潭浙水边。”

难忘第二故乡情

20 世纪 80 年代,浙江大学校长路甬祥博士在接见湄潭客人时曾说:“遵义、湄潭是浙大的第二故乡,半个世纪后,这种休戚与共的关系依然长存。湄潭人民帮助浙大办学,浙大不会忘记这段历史。”

1984 年夏,北京的李晨、吕东明应邀来湄潭参加浙大地下党及进步学生运动座谈会,寻访了浙大办学旧址。1986 年 1 月,吕东明、周志成、潘寰来信说,北京的浙大校友建议修复湄潭文庙,建立浙大西迁办学纪念馆,以便更好地保存文物。

1985 年秋,浙大校长韩祯祥博士、顾问杨仕林教授及来自北京、天津、上海、广州、昆明、成都等地的浙大校友在遵义参加了“浙大迁黔校舍碑亭”揭幕典礼后,专程来湄潭参观了浙大当年办学的地方。

1986 年 6 月,湄潭县政协主席洪星率团访问了浙大,双方就加强交往与联系进行了会商,并签订了“座谈纪要”。湄潭决定修复文庙,筹建西迁陈列馆,并将湄潭一中更名为“湄潭求是中学”;浙大表示在提高求是中学教学质量和发展经济方面将给湄潭以帮助。代表团还拜访了杭州、上海的部分老学长、老校友。

西迁陈列馆的建设得到了贵州省委和省政府文化教育部门的重视,省文化厅拨文物专款维修文庙。时任省委书记的胡锦涛同志来湄潭指示说:“湄潭是个好地方,浙大这么多名人住过湄潭,可以请他们继续对湄潭作些贡献。”

1990 年 7 月 21 日,在纪念浙大西迁办学 50 周年之际,“浙江大学西迁历史陈列馆”揭幕典礼和“湄潭求是中学”挂牌仪式在湄潭隆重举行。近百位来自全国各地的浙大校友和千余位求是中学校友参加了庆典活动,并参观了浙大办学旧址和陈列馆。浙大前校长韩祯祥博士率团光临湄潭,亲自为陈列馆揭幕,为求是中学挂牌。苏步青、王淦昌、贝时璋、谈家祯等老学长发来了贺电、贺函,有的寄来书赠的诗词条幅。苏步青先生亲笔题写了馆名及校名。他在写给大会的贺信中说,因足疾复发未能亲临湄潭,对此深表遗憾。

次日,浙大、浙农大的客人参观考察了湄潭工农业的生产和各项建设,在求是中学作了“发扬求是精神”的报告,并出席了纪念座谈会。双方再次签订了“座谈纪要”。浙大、浙农大方面重申了加强与湄潭交往的愿望,并愿为湄潭经济文化发展解决一些实际问题。一是帮助求是中学提高师资水平,解决必要的图书仪器;二是为湄潭培训科技管理人才,提供科技信息;三是帮助湄潭丝织厂、酒厂、化肥厂、饲料厂提高工艺水平,提高产品质量 ;四是由浙农大帮助培训农业管理人员和技术人员,提供农业技术信息及良种。这些项目部分完成较好。特别是农业技术培训方面,湄潭除了派农业干部到浙农大学习,每年还委派数名农村知识青年到杭州果蔬研究所学习,陆续引进了一批柑桔、杨梅、枇杷等水果新品种,促进了湄潭水果生产的发展。

东归学子故地游

50 多年前,从湄潭东归的求是学子在依依惜别之际,曾留下了“留得他年寻旧梦,随百鸟,到湄江”的诗句。

当改革开放的春风吹拂黔北大地,时光进入 20 世纪 80 年代的时候,求是学人记忆中的黔北“小江南”变得更美丽更迷人了,当年飞去的“鸟儿”又从祖国各地、异国他乡,一批批飞回这块风水宝地,访故寻梦。

最先来到湄潭的是浙江农业大学教授、五倍子研究专家唐觉先生,他先后两次来湄潭考察,并请来了外国专家,引进了联合国农业发展基金,帮助建立了湄潭凤凰山五倍子生产基地。

在来湄潭故地重游的数十位浙大老学长、老校友中,有复旦大学教授谈家祯、著名历史学家谭其骧、浙农大原校长朱祖祥、著名生化学家罗登义、全国真菌学会会长杨新美等。一些年事已高、不能如愿访湄的老人,亦纷纷来函、来电,表示对这块土地的深深眷恋之情。台湾微生物研究所的徐振先生在得知湄潭筹建西迁陈列馆的信息后,立即寄来珍藏了数十年的诗词、日记、学术论文等,以表达自己深深怀念之情愫。

1993 年秋,寓居美国加州的年近七旬的王乐羲女士在浙大附中同窗创办的《湄江春》油印刊物上发起倡议,组织“寻梦团”到湄潭访故寻梦。“寻梦团”一行 30 多人在湄潭参观了西迁陈列馆,寻访了曾学习生活过的故地、街巷及游玩过的古迹名胜,还品尝了当年常吃的糍粑、碗耳糕、凉粉、绿豆粉等湄潭风味小吃。这些已年近古稀的老人,仿佛又回到了天真烂漫的学生时代。目睹今日湄潭的变化,他们记忆中那美丽、古朴的湄潭仿佛是在梦中。为给哺育他们成长的父老乡亲一点回报,“寻梦团”中一些专家在湄潭举办了“癌症的防治”“酒类酿造新技术”“特种动物饲养”三个学术讲座。一些专家对湄潭经济发展提了很多好的建议,并提出与湄潭建立经常性协作关系。寻梦的游子归去了,但湄江之梦将永远留在求是学子心中。

浙大西迁陈列馆开馆六年来,已接待参观人员十余万人。其中有来自美国、英国、德国、奥地利等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人。来自本县及本省各地区的数万参观者,多数是各级各类学校学生,他们从浙大西迁办学的伟大壮举中受到教育,立志奋发学习,将来报效祖国。广大参观者无不为浙大在民族危亡的逆境中仍奋力拼搏的精神所感动,从而懂得建设现代化强国更需要重视教育、尊重知识、尊重人才。很多参观者对湄潭在刚解决温饱后,就踌躇满志地筹建浙大西迁陈列馆这一具有远见的壮举表示钦佩与赞赏。

浙大迁湄办学这段恢弘的历史,永远是湄潭人民的骄傲。“浙大西迁历史陈列馆”将成为启迪民智、以文化人的永久的课堂。

最后,以贵州前省长周林先生书赠的题诗作为本文的结束语:

抗战风雷动兮,浙大西迁来。爱国救亡兮,育志士英才。垦植树木,览桐茶之茂;湄水长清,观绿水青山之秀。

仰浙大学风兮,文庙为课堂。

外人誉为“东方剑桥”兮,今立馆以纪念。



                                                         《文史天地》1997 年 6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沧桑旷事(上册、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