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特点、价值、困境及应对措施——以贵州黄岗侗族传统糯稻种植为例

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特点、价值、困境及应对措施——以贵州黄岗侗族传统糯稻种植为例

作者:潘永乐 阅读量:33 点赞:0

贵州是一个多民族的省份,境内居住着汉族、苗族、布依族、侗族、土家族、彝族、仡佬族、水族、回族、白族、瑶族、壮族、畲族、毛南族、满族、蒙古族、仫佬族、羌族等18个世居民族[1]。各个民族在长期与自然界打交道的过程中,对所处的自然地理环境有着深刻的认识,并在生产生活中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逐渐形成了一套适应当地生态环境特点的农业生产方式。这些生产方式是各民族历史经验的结晶,有着良好的生态适应性和社会适应性,具有生态、社会文化、健康等多方面价值。但随着我国经济的发展,农业提供的产品不再是唯一的生活来源,传统农业的种植面积逐年减少,其生产方式面临现代适应性问题。本文以黎平县双江乡黄岗村的传统糯稻种植为例,对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特点、价值、困境及应对措施问题进行探讨。 

一、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概念的界定

“传统农业”与“现代农业”是一组二元思维模式概念,其本身并没有绝对清晰的界线。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对农业的认识不断变化,“传统”与“现代”的内涵也就不断地变化。目前,有的学者以生产使用的工具、生产组织形式、生产规模以及经营的目标的不同来进行划分。如他们以生产工具的机械化、以市场为目标和导向的规模化集约化农业为现代农业,而以自给自足的小规模手工生产的农业为传统农业。这种划分方法存在一定的合理性,其本质上是以农业的经济效益及其价值为标准。同时这种划分方法亦存在缺陷,其中以生产组方式和经营目标来作为划分标准却是值得商榷的,在同一时态的不同社会制度国家里,尽管生产的组织方式和经营目标类似,但其农业的发展却明显处于不同的阶段上。尽管传统农业与现代农业的内涵在不断地变化,划分的界线也模糊不清,但在一定时期内,不同类型的农业有着自己明显的特征,为了便于对农业的管理与研究,以加快农业的发展,对农业类型的划分仍有必要。在现阶段,本文倾向于以生产工具作为划分的依据,认为以机械化生产为标志的农业是现代农业,而以手工劳动为主的农业是传统农业,同时还认为传统农业有着漫长发展历史并形成相应的传统文化。基于这样的认识,本文认为贵州各少数民族长期以来从事的农作物耕作就是其本民族的传统农业,它不仅是以简单工具的手工劳动为基础,而且还在其发展历史长河中形成了深厚的民族文化。例如在黄岗,人们长期以来以糯稻种植为主,生产使用的工具极为简单,生产的过程就是手工劳动的过程,并且形成了以糯稻为主的丰富多彩的各种传统文化习俗。

二、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特点

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有着漫长的历史,它是贵州各民族在对自然生态环境深刻认识的基础上而作出的适应生态环境的生存选择。其发展过程中形成了相应的各具特色的民族传统文化。正因如此,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具有生态环境适应性、社会适应性等特点。同时,相对于现代农业而言,它依赖传统的手工劳动,又具有耗费的劳动力大、资金投入少的特点。

生态环境适应性。生态环境的适应性是贵州各少数民族传统农业最为重要的特点之一。各民族根据其所处的地理环境做出的生存方式选择,往往形成其传统的农业。事实上,人们居住在什么样的环境里就有什么样的生存方式,贵州各少数民族居住在特征迥异的山区里,每个民族的生存方式也各种各样,但有一点是相同的,那就是对自然地理环境和生态环境的适应性。为了说明这一点,本文以黄岗村侗族的传统糯稻种植为例,用糯稻种植是黄岗侗族人为适应当地特殊的自然生态环境而作出的生存方式选择来诠释传统农业的自然适应性问题。黄岗村行政上隶属于贵州省黎平县双江乡,是一个交通闭塞的边远侗族村寨。村所在地地理位置较高,地形复杂。整个村位于一片高原台地上,台地的东西南三面都有较高的山岭相隔,地势南高北低,海拔跨越从420米到1000多米,一半以上耕地海拔超过700米。稻田零散隐藏于深山丛林之中,形成“只见森林不见田”的景观,常年日照严重不足。黄岗村的稻田土壤多显酸性、粘度高,多为“烂泥田”、“锈水田”、“冷水田”等,这类稻田不适宜种植籼稻,籼稻产量极低,但糯稻在这里却有较好适应能力,因此黄岗侗族人一直以来以糯稻种植为主,这是一种为适应当地自然环境而作出的必然选择,是建立在对自然环境认识的基础之上的,因而它具有良好的自然生态环境适应性。历史上,在行政部门的压力下,黄岗侗族人曾经有过几次“糯改籼”的尝试,但结果都失败了,原因之一便是籼稻种植不适应当地的气候、土壤条件,无法达到预期效果。因此可以看出,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这种自然地理环境适应性是各少数民族人民对自然环境深刻认识而作出选择的结果。 

特定的生存方式必然产生特定的文化,文化是人们在对付生存境遇中创造出来的,并由此形成对待环境的一系列方式和态度,其本质上是人类生产生活实践的反映[2]。在特定的自然环境中,人们必须选择某种生产生活实践方式,以适应环境的需要,经过长期的历史生产生活积累,自然形成相应的文化。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化又是人们认识自然、利用自然的产物。贵州各少数民族在其发展历史中,对自然环境的认识逐渐深化,他们根据所处自然地理环境特征,选择适应当地环境的传统农业,并不断地改进。在经历了漫长的历史沉淀之后形成了相应的各具特色传统文化。这一方面表现为各少数民族农业生产都有了一套成熟的技术知识体系,另一方面也表现为形成相应的各种生活习俗。以黄岗传统的糯稻种植为例,黄岗侗族人在长期的糯稻种植生产实践中,不仅掌握了一套有关稻—鱼—鸭共生系统的生产知识体系,也形成了与糯稻种植有关的各种生产生活习俗。首先,黄岗人在农作过程中掌握了一套完整的种植技术知识体系和农事安排程序。对黄岗男子来说,一年的农事活动按排为:一月砍柴;二月挖田、运肥;三月耙田、下种;四月繁殖鱼苗、再耙田;五月插秧、施放鱼苗;六月薅秧;七月割田埂上的草;八月维修或建禾晾;九月摘禾;十二月维修田埂或开荒造田。对每个农事活动他们都掌控着一定的技术和经验。其次,形成了与糯稻相关的特定节日文化,如黄岗村农历六月十五的“喊天”求雨节。第三,形成了与此相关的饮食习俗。也许由于长期种植糯稻,黄岗人喜食糯食,以糯食为主食,通常不吃籼米,他们把籼米称为“猪食”(kgoux gkuk)或“鸭谷”(kgoux bedl)[3]。黄岗人还将糯米做成年粑、粽子、三月粑、侗果等多种副食品,举办各种喜事、丧事也均用糯米。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交通不便,黄岗人与外界联系较少,其传统文化受到外来文化的影响较小,如今黄岗侗族人依旧延续着祖宗传下来的生产生活方式,与糯稻有关的各种传统习俗保持完好。从以上看出,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形成相应的传统文化表明其良好的社会适应性,反过来为其自身的延续和发展提供了一定的社会基础。

生产过程人力投入多,现金投入较少。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以手工劳动为主,使用的工具极为简单,生产过程主要靠人力和畜力,耗费的劳动力较多,而在现金投入方面则很少。一小部分的现金投入主要是用在工具的购买上。在黄岗侗族人糯稻种植的例子中,生产的全部过程包括下种、育秧、挖田犁田、耙田、施肥、栽秧、薅秧、除草、割田硬、田水管理、收割、运输等。这些农事活动主要依靠人力和畜力,使用的劳动工具主要有锄头、犁、耙、刀、镰刀、摘禾刀等。糯稻种植一般都可以留种,不需要每年出钱购买种子,而且不施加农药化肥,每年的现金支出主要在生产工具的部分更换上。据了解,在黄岗种植六七亩糯稻,全年的现金支出在200元左右(数据来自对黄岗村吴政国家庭调查),但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时间。黄岗的稻田离村子较远,农忙时为了不耽搁时间,村民们经常到田间的棚子去寄住。在平常的日子里每天做农活也是到很晚才回家,晚饭在晚上九点到十点才吃。黄岗侗族人大部分的时间都投入到农田的耕种上了。以上可以看出,糯稻的种植生产需要投入的劳动力较大,而需要投入的现金却不多。

传统农业的产出大都为绿色产品。贵州各少数民族的传统农业是各少数民族为适应自然环境做出的选择,这些种植方式一般都有良好的自然生态适应性,不需施加农药、化肥等,其产出的产品大都为优质的绿色产品。在黄岗的糯稻种植例子中,糯稻适应黄岗的“冷水田”、“锈水田”、“丛林田”的土壤气候环境,一般只施加农家肥,不施放化肥,稻田土壤得到很好的保护。虫害靠鱼、鸭防范,基本不用农药。因此黄岗村产出的糯谷、鱼、鸭等是不受污染的绿色食品。产品的无污染性是传统农业的优势所在。

三、传统农业的价值

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有着良好的自然生态适应性和社会适应性,加之采取无污染的传统耕种方式,其价值是多方面的,主要表现在生态价值、多元性价值和健康价值等上。

生态价值。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是一种适应当地自然环境的可持续生态农业,这是它们能延续至今的根本原因。传统农业的生态价值主要表现在对现有生态环境体系平衡的保持上。在历史上,由于各种原因,许多少数民族地区曾有过对传统生产经营方式的变更,但结果给自然生态环境带来了极大的破坏[4]。有的至今尚未恢复。如在黄岗村,曾经有一段时间,在行政部门的“引导”下,黄岗人进行了“糯改籼”运动,并使用了化肥、农药以提高产量,结果不但产量没有提高,达不到行政部门的要求,而且“稻—鱼—鸭”共生系统受到了严重的破坏,鱼鸭无法在稻田里放养,土壤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污染。人类的活动必然会对自然环境产生影响,但不同的活动方式对自然影响的性质和程度存在很大的差别,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经营方式适应当地环境特征,有利于生态环境系统保持平衡。

多元化价值。多元化在经济领域里被认为是降低经营风险的一种手段和策略;在文化领域,多元化被认为是对各少数民族文化同等发展权利的保护[3],人们认为各种文化的交流、碰撞能促进人类文明的进步;在生物领域则表现为物种的多样性,现代科学已证明,保护物种的多样性有利于保持生态系统的平衡,也为人类利用和开发自然提供更为广泛的物种资源。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存在,使我国的农业呈现多元经营的格局,从而降低了单一种植方式带来的经济风险,也使种植的物种更为多样化。同时传统农业的保留也有利于各少数民族传统文化的延续和保护。比如黄岗糯稻的种植减少了现今单一杂交水稻种植的风险,黄岗至今保留二十几种珍贵的糯稻品种,为人类的稻种多样性做出了贡献,正因为如此,黄岗侗族保持相对完好的糯稻传统文化。

健康价值。随着社会的发展,人们为了提高产量,在进行机械化耕作的同时,使用化肥、农药等,给土壤和环境带来了严重的污染,也对人类的食品安全和健康构成极大的威胁。而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主要使用的是农家肥,很少施加农药化肥,其产品是绿色无污染的健康产品。人类社会无论怎样发展,健康始终是人们关注的一个重要问题,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这种绿色健康价值将会受到越来越多的重视。

四、困境及应对措施

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我国的工业化程度得以逐步的提高,贵州各少数民族的生存方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人们不再依靠传统农业作为唯一的谋生手段,传统农业生存的社会环境发生一系列的变化。首先,随着沿海地区和中心城市提供就业机会的增多,贵州少数民族青年男女外出打工以求得比从事传统农业种植更高的收入。从事传统农业种植的人正在变得越来越少,主要是一些上了年纪无法外出打工的人。其次,人们对传统农业的认识也发生一定的变化。由于很多地方传统农业不再是唯一的谋生手段,甚至有很多家庭的主要经济生活来源是传统种植以外的其他途径。因此,在很多人看来,传统农业对生活的重要性已经大大降低,甚至变得无足轻重,很多人将稻田送给人种或任其荒废,从事传统农业种植变成了从事苦力劳动的象征。再次,与传统农业相关的的各种生产生活文化习俗逐渐被淡化。各民族独具特色的生产生活文化习俗是人们在长期的生产生活中逐渐形成的,是这一民族的文化表征之一。然而在现代社会环境下,这些文化习俗逐渐被淡化。如过去许多少数民族每年新年伊始都要举行农事开工仪式,这个仪式提醒人们开始干活了,要把心思收回来了,并把劳动看成是件神圣的事。但现在很多人放弃了这种做法,认为这事麻烦而多余。又如在政府倡导下,少数民族的文化旅游蓬勃发展起来,各种传统节日得以重视,但在当地人眼里,这些节日只不过是为了吸引游客而为之,很多仪式变成了向游客作出的表演,失去了原有的文化内涵以及它的庄重性和严肃性。人们对这些节日文化的淡化是显而易见的。由于传统农业在上述经济和文化生境上的变化,以及农业部门的相对低产出的原因,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种植面积逐渐委缩,面临着日益严峻的生存困境。

正如前文所述,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有着生态、社会等多方面价值,是各少数民族的历史经验结晶,是人类的宝贵遗产。因此,保护和发展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显得十分必要和迫切。根据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的生产特点、价值特征,对其保护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进行努力。

一、采取降低劳动力投入的措施。传统农业大都以手工劳动为主,采用的工具极为简单,加之少数民族地区交通不便,车辆无法通行,在农肥、产品的运输上主要靠人挑马驮,劳动力耗费多,耕作者十分幸苦,这是传统农业委缩的重要原因之一。因此有必要在不破坏传统农业价值的前提下,加快对劳动工具的改造、修筑便道,以降低传统农业生产过程的劳动力投入。如在黄岗,过去人们主要靠肩挑的方式将农肥运到稻田里,每年秋收时节又将糯禾挑回家,劳作过程十分艰辛。为了改变这种状况,从1998年开始,村民们便组织起来将便道修到田间地头,农肥、稻禾运输主要依靠马车运送完成,人工劳动力投入大为降低。

二、加强传统种植方式产品价值的宣传。贵州少数民族传统农业产出的产品为无污染的绿色产品,其健康价值是显而易见。但长期以来,为了追求产量和卖相而施加农药化肥的产品充斥市场,这些产量高,成本低,在价格上有很大的优势,从而挫伤了优质绿色传统农产品。随着人们健康意识的增强,对优质健康的绿色产品潜在的需求逐渐增大,加强对传统农业产品的健康价值宣传,必然会对传统绿色农产品的市场价值有所提升,使耕作者受益,最终有利于传统农业的发展。

三、加强对相应传统文化的保护。各民族的传统文化是在其生产生活中形成的,但文化一经形成,必然又会对人们的生产生活实践产生反作用。人们往往据自己文化习俗组织生产,计划自己的生活。很多时候文化会直接创造需求,从而指引着生产的方向。例如,黄岗侗族喜食糯食,在日常生活和节日里的各种礼仪都离不开糯米,糯米是其文化的组成部分,这种文化直接创造地对糯米的需求,进而影响人们对糯稻的种植。因此,可以说,加强对传统文化的保护有利于促进传统农业的发展。

参考文献:

[1]石开忠,《侗族鼓楼文化》[M],贵州人民出版社。

[2]李辅敏,少数民族原生态文化传承中的伦理思考。[J]贵州民族研究。2008.5

[3]潘永荣,浅谈侗族传统生态文化观与生态建设。[J],贵州民族学院学报,2004.5

[4]潘永乐,对西部少数民族地区产业政策的若干思考,载于《贵州世居民族研究》,2005.12 贵州民族出版社。

责任编辑:王封礼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