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明清贵阳程氏家族纪略

明清贵阳程氏家族纪略

作者:李芳 阅读量:31 点赞:0

贵州“屯堡”系明代的基层军事机构,分布于重要的古驿道附近,派官军常年驻守,驻堡的长官多为武职正六品的“百户长”,而民间多以世袭百户长官姓氏命名驻地居多。贵阳北郊程官堡,为明初贵州前卫右千户所“二百户”驻地,因首任百户长为程氏而得名,现为贵阳市白云区艳山红镇政府所驻地。程官堡六百年来一直有程氏后裔居住于此,实为罕见。如附近的朱官、沈官、曹官等堡寨,因兵燹战乱等因,已无当年得名的姓氏后裔踪影。

据清乾隆年间程仁增、程仁圻等人编撰的《黔南程氏支族谱》记载:入黔一世祖(程)贵,“晋新安太守讳元谭公四十六世孙。原名贵相,元末自休宁(今安徽省)率口始迁湖广荆州府江陵县之磁器门,因世乱从军于荆州卫,明洪武四年(1371年)调贵州卫右所,隶范百户下,后以军功官贵州,勋卫指挥”。贵生保,保生仁旺,仁旺生缙、绅。(程)绅,仁旺次子,永乐年间(1403—1424年)征云南、四川、广西等处有功,授本所世袭百户。

程氏在此子孙繁衍,武职“明威将军”、百户长世袭至11世程朱训,明亡袭止。明代贵州战事叠起,程氏后裔“轻武重文”而“不忍贪功好杀”,得功不多,未有武职升迁。自程贵9世孙程辂举正德庚午科(1510年)云南乡试之后,程氏科第蝉联,以文名闻于乡里。

程辂在《贵州通志》学校选举志中载为:“普定籍,正德五年(1510年)庚午举人,四川乌檄府同知。”程辂之侄文远以易经中明正德丙子(1526年)科附滇乡试举人,黔志失载。程文弼,字谐廷。由万历丁酉(1597年)科举人,历官云南丽江府通判,升邓川州知州,卒葬于程官堡前官山。康熙《贵州通志》载为:“程文弼,贵阳人,万历二十五年(1597年)领乡荐。历官宾州知州。为政恺悌,俸给外毫无所取。归而贫益甚,优游自得。好养生家言,有出尘之慨。年八十七卒。”程文灿,《贵阳府志》举人表载为:“贵阳府廪生,明万历四年(1576年)丙子科举人,官知府。”其人在《黔南程氏支族谱》中无传,仅在《谐廷公柬率口书》中记述曰:“正德庚午附滇省乡试者辂以诗魁,丙子文灿以易魁,一时祖叔虽以经术显,而本原不讲。以祖绅功升之日,谐乡祀祖,而不知来意者,相左而回,遂疏音问,厥有年矣。”

程圣训(1595—1652年),字心鲁,号元率。系程贵11世孙。由选拔贡初任铜仁府儒学教授,升任四川重庆府巴县知县、遵义府知府,明亡后留滞遵义。守遵之日惠政甚多,士民感戴,遂留葬于遵义县北偶里四甲罗江河官庄后山,清代入祠贵阳府乡贤。《贵州通志》载曰:“程圣训,字心鲁,贵阳人。性谦和泛爱不欺,以岁荐知巴县。贼破城,圣训抱印投水,流三十里,如有物负之得不死。历遵义守,洁已爱民,人称老佛。卒于官,贫不能殓。子春翔,孙桂蕃皆举于乡。春化、春跃以明经官县令。”

程春化(1629—1658年),字时可,圣训长子。由拔贡任四川成都府仁寿县知县,归葬于遵义罗江河其父墓前。《贵阳府志》载:“程春化,贵阳人,圣训子。由明经授四川仁寿令,居家孝友,仕蜀之日,值寇乱,城陷,整衣冠,向阙再拜,自经死。乾隆中,通谥节愍,祠忠烈祠。”清莫友芝在《黔诗纪略》何承光传证中称之为“仁寿三杰”。“春化妻窦氏,未之任,抚子桂奇、桂蕃。奇死,又率奇妇抚孙珣,并有节行”。《贵阳府志》节妇传云:“春化妻窦氏,事姑至孝,闻春化尽节于官,死而复苏者再。以事姑、抚孤为已任……抚二子,绩逢以自给。继而长子亦死,遗孙方在抱,其子妇周氏感之,亦誓不再醮,与共守焉。其子桂蕃举于乡。”“程桂奇妻周氏,桂奇为春化长子,周年十五归之,逾年生子,甫及周而桂奇卒。截发啮指,以死自誓。事病姑谨,抚弱息亲授经书,训以成名,守节五十余年。子珣,康熙壬子科举人,宰诸暨有善政;孙仁圻,辛丑科进士,选庶吉士,历官布政使。雍正元年巡抚金世扬题旌”。

程春翔(1642—1715年),字鸿生,号集山,晚号集山道人,圣训三子。由贵阳府学廪膳生员中康熙己酉科(即康熙八年,1669年)乡试第一名(俗称“解元”)。得到山东才子、贵州巡抚田雯的赏识,与同里诗人潘德征为同科举人,与同县诗人周起渭友善,亦为清初贵州著名的诗人。《贵阳府志》、《遵义府志》收录有其诗文,《黔南会灯录》收存序文一篇。清人谢庭熏《洗心泉集》中集黔人诗句中,就集录有程春翔诗五句。康熙末年修撰的《黔灵山志》,是经程春翔“校阅”付梓成书的。由于春翔诗文散放于家,没有汇集付梓而散失,令人痛惜。春翔未入仕,在北陇(今摆拢寨)“偶石斋”中设馆授童,课士子弟,卒葬故里。程春翔夫妇墓,位于程官小学则求雨坡。立有碑记,上书“康熙乙未年三月立,清故诰封文林郎(孺人)显考(妣)程公鸿生(母王氏)之墓,男桂馥祀”。由于当地进行房地产开发,这位当年贵州著名诗人的墓葬遗存濒临被毁。

程珣(1664—1730年),字东美,号伊源,春化之孙。襁褓中失怙,克遵母氏之教,以礼记中康熙壬午(1702年)科乡试第四名举人,选授浙江绍兴府诸暨县知县。卒葬广顺州首善里。其后裔由程官迁徙广顺,入籍广顺州。程珣考中举人后,入试春闱,公车北上,绕道济南,拜望原贵州巡抚田雯,向田雯索得《程氏族谱序》一篇。

程仁圻(1692年—?),字方甫,号袤野,程珣次子。占籍广顺,康熙丁酉科举人,辛丑成进士,由庶常历官监察御史、河东盐运使,升授陕西西安布政使,乾隆元年署理陕西巡抚,诰授通奉大夫。补授广东布政使。《贵阳府志》进士表中有载为:“(康熙)六十年辛丑邓钟岳榜,广顺州程仁圻,选庶吉士,官至东河河道总督,降广东布政使司。”《清代职官年表》记载:“程仁圻,雍正十二年十一月初三(甲戊)以河东运使署陕西布政使;十三年正月廿一日(壬辰)实授;乾隆二年三月十三(已酉)扰免;五年五月(庚申)署广东布政使;六年十一月廿九(庚寅)革。”根据《雍正朝汉文朱批奏折汇编》等史料记载,陕西西安布政侠程仁圻向皇帝进奏折8折。其中雍正十三年十二月初一日所上的一道奏折为:“窃查陕西地丁钱粮于康熙六十年内前督臣年羹尧未奉明旨擅增火耗,每正额银一两加增耗银二钱,内六分为督抚司道厅养廉,一钱四分为各官补苴亏空并州县养廉。雍正四年前督臣岳锺琪、前抚臣图理琛折奏请将加二之耗羡内除一钱五分作各官养廉及一切公用,其余五分计每年收银七万九千余两采买社仓粟谷,俟三年之后各社仓积贮丰盈再行减免。”可见程仁圻是一位敢于进言的地方官员。

程官堡程氏自春化、春跃、春翔以后,裔脉分迁修文、定番、广顺、平越等地。特别是清咸同年间,地方战乱、疾病频发,程氏后裔逃亡他乡,留在当地的程氏族人也逐渐衰落下来。清乾隆四年(1739年)程氏后裔在石人山下程圣训父母墓前立有两通石碑,其中一通上书:“皇清诰授通奉大奉、赐进士出身、加赠从一品、翰林院编修、两湖巡按御史、河东盐运使、南河监督部院、前陕西巡抚、兼署全陕盐政、广东布政使贵阳程氏祖地。”另一通石碑上书:“靖难遵义太守、贵阳府乡贤、加赠巡道圣训程公之父母;明诰赠中宪大夫、太恭人、程公献廷、母曹氏太君合葬石人山墓道。”据程氏后人回忆,当年石人山祖坟地立有石牛、石马和华表,“文革”中被捣毁,后因修建白云通往金阳的大道而被迫搬迁,原址已无任何痕迹了。程氏族人还在程官寨中修建有“程氏祠堂”,供奉程氏先祖牌位,解放初改做程官小学,房梁上书有“重修年代”,墙壁上镶嵌有许多碑刻文字,上世纪70年代程官小学迁建求雨坡,原祠堂当作了大队办公场所,后亦损毁无存。

黔南程氏自程文弼起到程铎止,两百年间祖孙六代有选拔贡生5人,即程圣训、程春化、程春跃、程桂馥、国学生程仁域;中乡试举人9人,即程文远、程文灿、程文弼、程春翔、程桂蕃、程珣、程仁圻(占籍广顺)、程仁增、程铎(占籍定番);进士1人,即程仁圻。出仕为官6人,即程文弼(云南邓川知州)、程圣训(四川遵义知府)、程春化(四川仁寿知县)、程春跃(四川彭县知县)、程珣(浙江诸暨知县)、程仁圻(陕西巡抚)。程氏在明末清初,祖孙耕读世家,对地方的文化影响较为深远。

原贵州巡抚、户部侍郎、山东才子田雯在《程氏族谱序》中写道:“程之先,出自成周,至伯休父而著,延及春秋,子华子与孔子至圣结倾盖之欢。秦汉而下自东晋,以至宋明,后裔分迁若洛、若洺、若婺、荆、楚、粤、蜀,代有闻人,所从来旧矣。曩者,余自京卿奉命出抚江东,未几而移抚黔南,溯江而上,盖常北望伊洛,仰二程理学之宗……之遗泽犹有……废举坠已有成绕……士,于贵阳诸孝廉中而得程……不独能文,而兼能诗,唱和相属,挥毫落纸,引人入胜;且其意致高远,亭亭如鹤立鸡群,即小阮亦温文尔雅,含英吐华,皆有庙堂之器,余与之声气即谐。叩其源流,大程乃出一编,谓余曰:是谱也,虽家二兄龙犹所润色,实先大夫中宪公之手贻也,且请序之。余适以读礼归,未遑投笔也。迨余为司寇,请告里居。偶阅黔中试录,而其侄孙珣又以曲台魁也,公车北上,特枉道过余,乃出前编索序。余因细阅其谱,见其图系井然,世次无紊。入黔之后,其先以武功著,至文弼则以科第显,至中宪公而爵秩渐崇矣。至本朝而程君叔侄祖孙以元魁叠起,居然世其宗者也。天之钟秀,岂限于遐……宅第丘墓诸条……表也。就黔而言,以……藉姓贵者耶?呜呼!为程氏……书光大,其世泽上追贤哲之踪,远承忠孝之绪,俾天下晓然,知其为先贤之苗裔,务以人贵姓,而毋藉于姓贵,则吾不以序程氏谱,而实序程氏之政焉。若夫统同辨其探本敦睦之道,则既详之矣,夫何赘。康熙壬午(1702年)仲冬既望济南蒙斋田雯撰。”程春翔与田雯之间的师友情谊跃然其间。

随着当地文化的兴起,庙宇寺观也逐渐修建。在程官堡寨中,明万历四年(1576年)修建有“万寿宫”,清道光四年(1824年)修建有“祖师殿”,光绪年间修建有“大佛寺”、“五圣庙”,均在建国后拆毁而失去踪迹。而当地六百余年的程姓老户,到解放初仅存程寿柏等两三户人家。程寿柏因家庭“成份不好”,生怕祖宗留下的东西“惹祸”,遂将家中遗留下来的各种图书、手稿等数十辈人的“文化遗产”烧毁了,仅幸存《黔南程氏支族谱》手稿一册(此稿本系翰林院编修程仁圻等人的手稿,颇为珍贵)传世,实为憾事。

兹录清初诗人程春翔的三首诗作以飨乡人。

《平越卫倒马坡张三丰像》:风雨长年在,须眉尚可亲。人间传异迹,石上想精神。草衬空中屐,苔衣化后身。崖头三尺影,阅尽道旁人。

《秋日游紫霞有感》:西风槛底夕阳斜,客里凭高远望赊。战垒尚留前代迹,村烟不断野人家。孤峰四面环青嶂,胜地千年郁紫霞。愧我迹殊勾漏令,荒山何处觅丹砂。

《广顺道中》:荒原鸟路绝耕耘,一线天开万壑分。影暗高林迷鹤径,声闻空谷出猿群。俄惊绝涧泉如雨,偶过悬崖石似云。谩说深山深处好,如今车马亦纷纭。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