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贵州安龙石门关史事

贵州安龙石门关史事

作者:唐保华 阅读量:13 点赞:0

石门关,又称石门坎,位于安龙县城南石门坎山下,距县城约15公里,距南盘江渡口10公里,是栖凤办事处与坡脚乡的分界处。石门关地理位置十分重要,扼滇桂之咽喉,且山脊连贯,山多断岩,凸凹不平,东西两山山腰有石峰、密林,便于伏兵,易守难攻,自古为兵家之必争。《清史稿·赉塔列传》云:“石门坎者去安笼三十里,地峻陕”;《兴义府志》又云:“两山夹束,中通一径,地最险要,为广西入郡之要道”。清顺治十五年(公元1658年),清将卓布泰率兵数万人进攻南明永历朝廷之陪都安龙府,经过艰苦攻占,首先夺取府南之石门关,才得以击败永历朝廷留守安龙府的明将李成爵,最终完成统一中国之大业。此后,清政府便在石门关派驻重兵把守,与三道沟汛一起扼守于南盘江北岸,保畅交通,保护商旅;清末,清政府又在南盘江畔的坡脚设立厘金局,征税纳粮,石门关成为了清政府的一道“财门”。民国时,石门关驻兵撤销,石门关又成为了盘踞在广西北部的军阀、土匪劫掠黔西南人民的一条“通道”。新中国成立后,人民政府首先剿灭了盘踞在石门关周围的土匪残余,后又为黔西南人民南下两广、西出云南修建了公路、铁路及高速公路。现在,黔西南人民南下两广部分绕开了石门关,但石门关在历史上的地位及影响是不能磨灭的。

石门关的成名,与“平西王”吴三桂是分不开的。清康熙十二年(公元1673年)八月,清廷下令裁撤三藩,派大臣督促“平西王”吴三桂从昆明迁往山海关外。清朝政府撤藩决定粉碎了吴三桂“世镇云南”的美梦。吴三桂气急败坏,准备反叛。11月21日,吴三桂以“复明”为辞,杀云南巡抚朱国治,在昆明发动反清战争。贵州巡抚曹申吉、提督李本深,云南提督张国柱等随即叛清附吴。12月,吴三桂遣兵攻陷南笼厅(南笼厅通判驻安笼所城,即今安龙县城)及泗城土府,占领了盘江流域大部地区,驻守黔西南地区的安笼镇(镇为明清时期的一级军事机构)各级军官均由吴三桂任命。后,吴三桂又相继攻占贵州、四川、湖南、广东、福建等省及甘、陕、赣、浙等省一部或大部地区。康熙十七年(1678年)三月,吴三桂在衡州(今湖南衡阳)称帝;同年8月暴卒,其孙吴世璠继承帝位。

1680年初,吴世璠屯兵贵州防御清军。3月,康熙帝命贝子彰泰为定远平寇大将军,统军取贵州入云南;11月,又任命赉塔为平南大将军取道泗城州(今广西凌云)、田州(今广西田阳)攻击吴世璠叛军。12月,清军湖广提督桑额部进至永宁(今关岭县),在关岭鸡公背击败吴军李本深,李逃北盘江西岸,烧毁铁索桥据守。普安土司沙起龙、李廷试率士兵抢架浮桥,接应清军渡江,围攻李本深营寨,李军士气不振,刚一接触就溃不成军,李本深被俘,解京处死,清军迅即进占安南(今晴隆县)。时吴将线緎部结营于江西坡拒守,彰泰率清主力到达后,令沙纳哈那、公图两部迂回至吴军阵地侧背,自上而下冲杀,其主力从正面攻击,吴军腹背受敌败退,公图尾追至蜡茄坡。清军收复新兴所(今普安县),尔后进占普安州(今盘县)。

同月,清军赉塔部抵达西隆州(今广西隆林),威逼南笼厅,吴世璠急令部将周应龙、何继祖,于南笼厅南部之石门坎筑营垒以阻赉塔。石门坎时为黔桂交通要道,险峻难登。康熙二十年(1681年)正月初一晨,赉塔率军5万余众从坡脚北渡南盘江,直逼石门坎。赉塔令诸将希福、勒贝、玛奇等率师前进,而另与总督金光祖等分兵“间道”(偏僻的小路)蹑其后,前后夹击周应龙、何继祖。清军强攻第一道防线得手后,大队续进,又连续夺取十余道关口。战至黄昏,何继祖投入预备队,清军前锋及绿营炮弹、羽箭用尽不能阻敌,遂列阵隐蔽待机,何继祖率部涌下,清军大队突然夹攻,何继祖不支溃退南笼,清军夺取石门坎。次日,进抵安笼所城,何继祖部总兵陈义魁降清。周应龙、何继祖被迫率残部退走新城(今兴仁,时为普安县丞城),继退黄草坝(今兴义市),新城为清军占领。2月,黄坪营黄壁修建马别桥济师,迎接清军直迫黄草坝,普安土州同龙天佑率士兵引导助战。赉塔令参赞都统希福部为突击队,大队从左、右两翼和正面攻击,每个方向又分左右两队呼应。战斗打响后,副都统宏世禄部前队率先攻入吴军阵地,其他各部也先后攻入,赉塔以大军左右策应,激战终日,清军攻占吴军营垒22座,斩杀1200余人,何继祖逃滇。至此,黔西南全境为清政府收复。

清政府收复南笼厅后,在今安龙县城修建安笼镇总兵署,并在石门关驻兵把守。雍正五年(1727年),清朝政府对西南地区实行“改土归流”政策,裁撤南笼厅,设南笼府,石门关成为南笼府连接广西的主要通道,战略地位更为突出。嘉庆二年(1797年),清政府改南笼府为兴义府。同时,将安笼镇改安义镇,设石门关直属右营南路。增设册亨营,辖三道沟汛(下设板坝、板屯2塘),与石门关一起常年驻兵60余人,镇守南盘江北岸,保障兴义府与两广的联系,保护来往于西南与华南之间的商旅物资。光绪三年(1877年)三月,设坡脚厘金局,查验过境商品,征收过境货物税。自此,每年均有2000余两白银从坡脚通过石门关上解到省,石门关成为清廷贵州当局的一道“财门”。光绪十一年(1895年),兴义府知府石廷栋在石门关梅子口摩崖上题写了“独立三边”四个大字,可见石门关对于兴义府的重要性。此摩崖石刻现依然完好地保存在石门关梅子丫口。

光绪中叶,在中法战争中就地遣散的中国军队逐渐聚集到了广西北部,由于没有得到清朝政府的妥善安置,部分沦为劫匪盗贼,随着商旅往来,渡南盘江过石门关,劫扰兴义府各州县长达数十年之久,兴义府、安义镇多次出兵征剿,只因匪与军民混杂,始终未靖。民国时,石门关随着安义镇的裁撤也不再驻兵把守。同时,随着地方军阀的连年混战,石门关又成为了盘踞在广西北部军阀、惯匪劫掠南盘江北岸黔西南人民的一条重要通道。

民国九年(1920年),在以王文华、何应钦为首的新派和以刘显世为首的旧派斗争中,新派击败旧派,刘显世被迫通电,解除靖国联军副总司令和贵州省长职务,史称“民九”事变。刘被遂出贵州政坛后,欲卷土重来。1921年冬,刘显世结聚捧乍一带绿林土匪开往兴义,遭到胡瑛部纵队长刘端裳的攻击。农历壬戌年(1922年)初,成立“定黔军西路司令部”,其弟刘显潜任司令。3月,刘显世再次派心腹刘盛唐到黔桂边境招安桂匪入黔助其图黔。3月20日,桂匪1500余人越过南盘江,或经坡脚过石门关,或经册亨、贞丰等地开到南笼县城。见县城防空虚,桂匪乘机抢劫县城商民财物,并将袁祖铭父亲袁干臣及妇女儿童数百人掠为人质。23日,匪众押着人质,驮运着掳得的财物离开县城,经石门关向南盘江方向走去,石门关内外十多里路的人流在匪徒的鞭打声、呵斥声中哭声震地、撕心裂肺、惨不忍闻。

时任贵州省长的袁祖铭知父亲被掳,大惊,急令何厚光为贵州保商各营统带兼剿匪总指挥,率兵1个营、携银5万元到安龙处理匪祸。何厚光投鼠忌器,不敢正面用兵追击,恐伤害了袁省长父亲,与匪几经讨价还价后,以自己从贵阳带来的5万元,加上变卖原兴义府署部分公产3万元,共8万元赎回袁干臣,而余下的数百妇女儿童因各家被掳掠一空,炊烟中断,无力交纳赎款,匪徒便携带她们四散而逃。5月,何厚光率黔军与地方团练1000余人分3路进攻桂匪,在百色驻军和社会各界的帮助下,先后救出被掠妇女321人,死于匪杀、疾病和自刎者70余人,余者下落不明。此即“壬戌南笼匪祸”,这是安龙人民永远也无法忘却的伤痛。

安龙解放后,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在广大群众的坚强支持下,人民政府剿灭了长期盘踞在石门关附近的国民党残余及绿林惯匪,石门关由此掀开了崭新的历史篇章。1956年12月,安龙县城经石门关至坡脚公路正式动工兴建,古老的石门关摆脱原来的狭隘,敞开胸怀迎接社会主义建设的大潮,1958年10月该公路正式通车,这是安龙县“一五”时期开工建设最重要的公路项目之一,为安龙县经济建设做出了突出的贡献。1997年,国道324线改经石门关达广西,石门关迎来了崭新的春天。后来,国家又在石门关下修建了南昆铁路和汕昆高速公路。如今,安龙县、黔西南州南下两广的道路交通已变得十分发达、便捷,已不依赖于这小小的石门关了,石门关上的营垒早已荒废、垮塌,连同那石廷栋知府题写的“独立三边”和那曾经喧嚣的古驿道一起湮没在了萋萋杂草丛中。但是,我们不能忘却石门关上曾经发生过的一切,记住曾经的历史,我们才能更好地展望明天。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