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万山汞矿遗产价值探考

万山汞矿遗产价值探考

作者:吴华 张小辉 刘泽坤 阅读量:80 点赞:0

《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旨在强调对文化和自然遗产的突出的普遍价值(outstanding universal value,缩写为OUV)进行保护。因此,如何对世界遗产的OUV进行认定、保存和展示,是《公约》各缔约国面临的共同任务,也是某项文化或自然遗产能否被认定为世界文化或自然遗产的根本条件。各缔约国申报世界文化或自然遗产的过程,实质上是对该国文化和自然遗产的OUV进行寻找、提炼、诠释(表达)、保护的过程,是在全人类文化视角下对文化的或自然的遗产价值进行再认识的过程,并最终实现保护人类文化和自然多样性的目标。

贵州万山汞矿遗产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工作,在省、市有关领导的直接关心下正式启动,寻找万山汞矿遗产的OUV成为了当前最突出最紧迫的问题。基于此,本文试图从文化品质和世界遗产OUV评估标准两个方面来探寻万山汞矿遗产的OUV。

一、万山汞矿遗产具有类型多样、内涵丰富、价值突出的文化品质特征

(一)万山汞矿遗产在文化品质类型上的多样性,表明其文化内涵极其丰富

在人类早期进化阶段,万山汞矿的最初开采,是基于朱砂作为红色颜料的特殊品质和原始宗教对红色的崇拜。在秦汉以来,万山汞矿开采的主要动因则是因为道家的宗教学说和统治阶级追求“永世千秋”、“长生不死”的权力观、生命观,并由此导引起道家炼丹术的产生及其发展。朱砂、水银从此便与秦始皇、汉武帝等中国帝王、“礼抗万乘”的巴寡妇清等历史名人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与道教宗师葛洪、魏伯阳、陶弘景、孙思邈等人结下了不解之缘,不仅对人类早期原始化学的产生和传播产生过深远影响,并在炼丹中无意地发明了火药,更是深深地影响了中医药学的发展和中国不同民族的人们的宗教信仰与文化传承。古代器物、织物上的朱砂颜料,墓葬中的朱砂、水银,壁画、摩崖、丹书铁券、陶盆彩绘中古代朱砂的运用、中医药丸以朱砂为衣等等,朱砂、水银对中国各族人民的文化及生活方式的影响之大,足以使之与中华民族的身份相联系。独特的采、选、冶技术发展史,970公里规模宏大而复杂的采矿坑道,与废除土司制度实行“改土归流”的历史事件以及各种神话传说的联系等,使万山汞矿遗产在文化品质类型上,均符合世界古迹遗址保护协会(ICOMOS)2005年提出的10大类型的分类标志,而且很难将其划分为某一个或几个类型。

(二)保护好万山汞矿遗产具有很大的文化价值、社会价值与经济价值

东西方都较早地开采和利用汞,但让朱砂、水银与宗教、艺术和文化传统紧密联系的,甚至影响社会制度的变迁,则是东方文明所独有的特征。在数千年的文明历程中,万山汞矿经历露天开采的“爆火裂石”法、铁锤铁条开凿法、火药爆破法、半机械化和机械化作业的不同阶段,从道家的炼丹炉、土法焙烧炉到蒸馏炉,复杂地质条件下的采矿坑道设计技巧和采矿技术,万山汞矿遗存的历史文物、工业建筑群、采选冶遗迹等,完整地展示了人类有色金属开采、冶炼、加工的技术的发展史,并且深深地影响着现代的采矿和冶炼技术发展。万山汞矿遗产,是人类在面对自然和灾难时表现出的非凡的勇气、智慧、奋斗与创造的杰出范例。这份遗产在中国、在亚洲都是唯一的,并且,对照ICOMOS提出的12条文化品质“资格要素”,它具有唯一、独特、丰富、典范性等文化品质的高端资格要素特征,保护好、利用好这份遗产,其所产生的文化、经济和社会效益都将是巨大的。

二、万山汞矿遗产是人类创造力

的代表作、炼丹术的见证和东西方有色金属采、冶技术的交流与融合的典范,其文化价值具有突出性和普世性

对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保护世界文化与自然遗产的政府间委员会、世界遗产中心联合发布的《实施保护世界文化和自然遗产公约操作指南》中关于OUV评估标准,在以下三个方面表现“突出的普遍价值”。

(一)符合标准(Ⅰ):人类创造精神的代表作。

万山采矿坑道是人类在汞矿开采史上无与伦比的典范。万山古人在地表、悬崖、绝壁取矿,探索创造了“爆火裂石法”,留下了长达20.3公里的古代采矿遗址。近现代以来的机械化运用,开采深入地下,分多层在成矿区采矿。在5平方公里地表下的寒武纪成矿带上,采掘坑道的最上层与最下层垂直高度达800米,坑道最多达8层,采场最大跨度达24米,最高矿柱达50米,采矿坑道按照国际标准2×2×1的标准计算,长达970多公里。整个地下坑道纵横交错、密如蛛网,连接回环,形成了一座“地下迷宫”,让今人叹为观止。

从悬崖峭壁的矿洞到地下四通八达的坑道,完整地记录了从古至今几千年的汞开采历史,由地面进入地下,走在古代矿洞和当代坑道中,让人感觉走进了“时空隧道”——有的坑道是古人利用热胀冷缩的原理以火攻石留下的,有的坑道是古人用铁锤铁条一锤一锤敲出来的,有的坑道用机械炸药开凿出来的,万山汞矿完整地留存了人类开采汞矿历史的印迹。

(二)符合标准(Ⅲ)(Ⅵ):能为现存的或已消逝的文明或文化传统提供独特的或至少是特殊的见证。与具有突出的普遍意义的事件、文化传统、观点、信仰、艺术作品或文学作品有直接或实质的联系。

万山汞矿遗址的形成,最早源于中国古代炼丹术,与东方文明的宇宙观、生命观、权力观、地位观有直接的联系,并形成了对汞矿矿石——朱砂的崇拜,产生了独特的传统、观点和信仰;与遗址相联系的古代炼丹术对中医学近代化学产生重要影响;朱砂的运用与古老的东西方艺术发展息息相关;万山汞矿遗址对中国行省制度的建立有直接影响;万山汞矿从古代到现在的采、选、冶工艺变迁,是世界汞科技文明发展的标本。

中国的炼丹术首先起源于万山。据《史记·货殖列传》记载,有一个寡妇清向秦始皇献上了用朱砂炼出的丹药,得到秦始皇“礼抗万乘”的礼遇,秦汉时期万山属黔中郡,位于巴郡以南,秦灭楚国后,万山属武陵郡。《史记·李斯列传》:“江南金锡不为用,西蜀丹青不为采。”据《明史·食货志》载,“明初……惟贵州大万山长官司有水银、朱砂场局。”李时珍认为,辰州、锦州之砂原本出自万山,所产丹砂经水路运至辰州,故称辰砂,运至锦州,谓之锦砂,质量上乘,为朝廷贡砂。当时万山地处沅江、乌江流域的武陵郡,万山的朱砂通过乌江和沅江两条水路进入长江流域到达湖北荆州,然后进入黄河直达咸阳。从现存的古代遗址可以证明万山朱砂最为富集,寡妇清就是经营用朱砂炼制的丹药“而擅其利数世”。

中国的炼丹术对东方文明的宇宙观、生命观、权力观、地位观有直接的联系。中国古人相信神仙的生命是永恒的,于是历代帝王都追求生命的无限,为找到通向生命永恒的道路,古人力求从自然界寻找某种物质通过阴阳转换可实现生命的永恒,这就是东方文化中的道法自然的宇宙观和生命观。中国古代的炼丹术就是道法自然哲学理念的直接实践,古人想通过对自然界存在的朱砂(因朱砂的色彩与人体的血液非常相近)等神的物资提炼,直接运用于人的生命过程,这种效法自然的实践,可创造人的生命永恒。

丹是红色之物,而红色在氏族原始社会中象征着血液和生命,红色丹砂和白色水银之间相互转换的种种奇妙化学性质,在古代炼丹家中无疑更具神秘性,炼丹家认为丹砂可以转化为黄金,而黄金恰恰体现了长存不朽的气质,古人认为人的生存和宇宙的生存模式是一样的,宇宙中的元始先天太乙真气在阴阳两性中造成在母腹中形成胎元,将性命与其中,为人道的第一炼,十月怀胎婴儿降生为人生的第二炼,胎儿降生后天气生为人道第三炼,人要长生不老就得将先天的元气补回来,使人回到赤子状态,炼丹术就是一个人体返回工程。

中国是最早从奴隶制向封建制转变的国家,也是第一个建立中央集权的封建国家。中国皇帝所掌握的权力和财富,是欧洲中世纪任何一个封建小邦的王侯难以望其项背的,掌握着巨大的权力和财富的帝王将相及豪门贵族,不仅千方百计地要将权力和财富传诸子孙万代,而且妄想自身能够永远享用这些权力和财富。这就是战国末期开始于燕、齐等沿海王国的求仙之类的活动在秦统一中国后能够迅速发展,长期延续的根本原因。在这样的中国文化中,来世论的条件恰好是真正相信长生不老药,即躯体不朽的化学和生理学的灵药的存在和效力的根源。

在基督教严密统治下的欧洲,绝不可能接受“长生不死”的思想,因为基督教进行统治下的大前提是死后灵魂登天或者入地。如果人能长生不死,基督教的一切说教就统统无效了,所以,欧洲在十一至十二世纪把阿拉伯文书籍译成拉丁文的同时传入炼丹术,他们只接受炼金的思想,当时欧洲人认为“黄金可成”。尽管欧洲人在炼金方面也碰到了很多钉子,并且也出现过大量“点石成金”来招摇撞骗的江湖骗子,但毕竟有一些以炼金为目的的人在埋头苦干,从而在客观上对化学知识的积累做出了贡献。此外,也正是由于炼不出黄金来,才不得不建立起化学元素的概念。直到现在,元素不灭(既元素不能互相转变)仍是化学这门科学必须遵守的大前提。由道尔顿提出的科学原子论的最重要的原子不可分的概念,就是建立在元素在化学反应中不能相互转变这个事实基础之上的。

中国古代的炼丹术经过早在四世纪的葛洪、魏伯阳的系统化,以及经过五世纪的陶弘景和七世纪的孙思邈这些人的扩充,必不可免地形成了中国早期化学史的基础。

在炼丹方法上,葛洪较系统地介绍了《皇帝九鼎神丹经》和《太清神丹经》,从药物的种类及炼制的步骤和方法都有较详细的说明。葛洪介绍最为详细的是《皇帝九鼎神丹经》,记录了九种神丹的具体炼制方法。这九种丹的炼制,主要在赤土釜中进行,用干马粪或糠皮作燃料,赤土釜外要涂一层厚厚的玄黄。炼丹法主要采用升华法即火法炼丹。葛洪还详细介绍了《五灵丹法》、《岷山丹法》等28种丹药的炼制方法,可见,仅就葛洪个人所收集到的丹经,即可以窥见当时中国方士已进行了大量的炼丹化学实验,有了一套较为完整的操作规程,广泛利用各种矿物原料,制取了不少化学试剂。

在炼丹过程中,丹砂是主要原料。丹砂不仅能分解成汞和硫磺,还能发生一系列不可捉摸的变化,使人感到它而又不能掌握它。水银和硫磺的性质,对当时的人来说同样是不可捉摸的,如果温度上升一直很猛,水银就会飞掉。而汞在空气比较充足、火力又猛的情况下,又可以变成氧化汞,葛洪总结为“丹砂烧制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同样,硫在火力猛、空气足的情况下,变成二氧化硫飞走;在适当的条件下,硫也可以升华得到结晶。而硫和汞在一定的条件下又可以重新化合成硫化汞,这样得到的硫化汞是黑色的,经过升华才变成为红色,这就是炼丹的书上之所谓“转”丹砂加热产生水银,而水银又能溶解金银,这在古人看来极为神奇,因此,丹砂和水银成为方士们炼丹的重要原料。据记载,春秋战国时期和秦代的帝王墓中都放置了大量水银,且战国时医药中也用到水银。陶弘景在《本草经集注》中指出,“水银还复为丹,事出《仙经》酒和日曝,服这长生,烧时飞著釜上,俗呼水银灰,最能去虱”,可以说是他最早区分了氧化汞与丹砂是很好的外用药,明代后它就广泛地用于中医疡科。氯化汞在古代炼丹术与本草学中称为粉霜(另名霜雪、水银霜、百灵砂),是以丹砂、水银、盐、矾等原料升炼而成,成为重要的医药,广泛应用于疡科药。

朱砂与中国宗教的发展有密切的关系。中国古人认为朱砂是天地日月精华凝结而成,代表着太阳、火、鲜血和灵魂,可以帮助人升天成为神仙。青海乐都柳湾原始社会墓地(属新石器时代中晚期的马家窑文化),在一具男尸下撒有朱砂(青海省文物管理处考古队、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青海柳湾——乐都柳湾原始社会墓地》,文物出版社1984年出版),这是四五千年前中国先民在原始宗教中运用朱砂的一个实例。属于夏商时期的四川广汉三星堆遗址中,出土的青铜头像和人面像中,在嘴唇处涂有朱色(四川省文物管理委员会、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四川广汉县文化局《广汉三星堆遗址一号祭祀坑发掘简报》)。在殷、周时期的墓葬中,用朱砂代替赤铁矿(赭石)撒盖死者。在殷墟五陵区后岗一个口径不到2米的园坑内掩埋了54具染有红色的尸骨。在山东长青仙人台遗址发现了6座西周、东周时期的贵族墓葬,均在棺底铺撒朱砂,有的厚度达2CM。这些现象,说明朱砂在原始天地、鬼神崇拜的宗教发展中具有重要地位,也相应地影响了中国的巫术和民俗演变,如用朱砂画符驱鬼等。在中国古代哲学的阴阳和五行理论中,认为红色为阳,五行属火,是生命的象征。并由此联想,人吸收其精华后可以长生不老。因此,道教在这种理论指导下,企图通过炼丹找到“不死之药”。

炼丹术起源很早,《战国策》中已有方士向荆王献不死之药的记载。汉武帝也妄想“长生久视”,向民间广求丹药,招纳方士,并亲自炼丹。从此,炼丹成为风气,开始盛行。炼丹术流行了一千多年,虽然最后还是一无所获,但是,炼丹术所采用的一些具体方法还是有可取之处的,它显示了化学的原始形态。

炼丹术中很重要的一种方法就是“火法炼丹”。它直接与火药的发明有关系。所谓“火法炼丹”大约是一种无水的加热方法,晋代葛洪在《抱朴子》中对火法有所记载,火法大致包括:煅(长时间高温加热)、炼(干燥物质的加热)、灸(局部烘烤)、熔(熔化)、抽(蒸馏)、飞(又叫升,就是升华)、优(加热使物质变性)。这些方法都是最基本的化学方法,这也是炼丹术能够产生发明的基础。炼丹家的虔诚和寻找长生不老之药的挫折,使得炼丹家不得不反复实验和寻找新的方法。这样就为火药的发明创造了条件。在发明火药之前,炼丹术已经得到了一些人造的化学药品,如硫化汞,即“丹砂烧之成水银,积变又还成丹砂”。这可能是人类最早用化学合成法制成的产品之一。

炼丹家对于硫磺、砒霜等具有猛毒的金石药,在使用之前,常用烧灼的办法使毒性失去或减低,这种手续称为“伏火”。唐初的名医兼炼丹家孙思邈在“丹经内伏硫磺法”中记有:硫磺、硝石各二两,研成粉末,放在销银锅或砂罐子里。掘一地坑,放锅子在坑里和地平,四面都用土填实。把没有被虫蛀过的三个皂角逐一点着,然后夹入锅里,把硫磺和硝石烧起焰火。等到烧不起焰火了,再拿木炭来炒,炒到木炭消去三分之一,就退火,趁还没冷却,取入混合物,这就伏火了。炼丹家伏火的方子都含有碳素,而且伏硫磺要加硝石,伏硝石要加硫磺。这说明炼丹家有意要使药物引起燃烧,以去掉它们的猛毒。在无数次的炼丹中,丹家发现硫、硝、碳三种物质可以构成一种极易燃烧的药,这种药被称为“着火的药”,即火药。炼丹术传入欧洲演变成炼金术,为近代化学的发展提供了基础。

虽然道教的炼丹术最后走向了失败,但万山汞矿遗址却为这种宗教文化提供了历史见证。

万山汞矿遗址对中国行省制度的建立有直接影响。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思州宣慰使田琛与思南宣慰使田宗鼎争夺万山朱砂发生战争,朝廷派兵镇压才平息这场战争,由此设贵州布政使司,推动明朝废除土司制度,为后来的“改土归流”打下了基础。

朱砂的运用与古老的东西方艺术发展息息相关。到公元前1500—1300年间的商代时期,中国使用鲜艳、稳定的颜料已经较为普遍了。河姆渡、商、周时期用朱砂在彩陶上绘制花纹;殷墟“妇好”墓、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丝织物中都用朱砂染色、绘制。魏晋南北朝以来,石窟、墓室、寺院、殿堂壁画大都用朱砂作颜料,如新疆伯孜克里克石窟壁、彩塑、内蒙古喀喇库图(额济纳)壁画、甘肃永靖炳灵寺石窟壁画、彩塑、敦煌石窟壁画、彩塑等,从而推动了古代艺术的发展。在此基础上,中国古代和近代绘画和书法艺术中亦大量使用朱砂作为颜料。

万山汞矿遗址是东方采矿技术与西方采矿技术相互交流、融合和共同发展的典范。万山汞矿开采大致经历了原始火攻法、手锤采掘、半机械化和机械化四个阶段。以1899年,英法水银公司(第一任总办亨利·比特,第二任总办柏勒德)取得了万山汞矿的采矿权为标志,机器凿孔、炸药爆破,铁轨车运矿的先进采矿技术随之传入中国。在选矿技术上,从使用原始的溜槽、淘盆等工具,利用朱砂矿比重比水大的原理,在水中冲洗选矿逐渐发展到机器选矿;冶炼从土法焙烧到铁管炼炉、竖式高炉、沸腾炉、蒸馏炉,经历了几千年漫长的历史。尤其是1953年开始,在苏联专家的帮助下,万山汞矿在地质勘探、采矿技术方面得到了新的发展。1959年苏联专家撤走后,通过自主创新,万山汞矿的采矿、选矿、冶炼技术逐步发展到世界领先水平。

万山汞矿从古代到现在的采、选、治工艺变迁,是世界汞科技文明发展的标本。万山上千年的汞矿开采,经历三个阶段:烧爆火窿、手锤采挖和机械作业。

宋代人寇宗奭在《本草衍义》载:“锦州界佶獠矿老鸦井,其井深广数十丈,先聚薪于井,满则纵火焚之。”古时,万山矿工将干柴堆于矿脉开采处,点火焚烧,至矿壁烧红后再用冷水泼之,使岩石崩裂,再拾取矿石。“以火烧爆取矿”的方法虽然原始,但为当地土人首创,一直延续到明代。

明朝以后,由于手锤和铁条的出现,特别是中国古代的火药发明后,万山人的采矿技术得到提高。人们在含矿层的“蛤蟆窿”(自然生成朱砂晶体的小孔洞)或用手锤敲击钢钎凿壁钻孔用火药爆破取砂,采矿技术得到进一步推广和提高。当时的铁锤形如羊角,人们称这种采矿工具为“羊角锤”。“羊角锤”的名称一直沿用至今。

十九世纪末,英法水银公司侵占万山汞矿后,除沿用当地土法采矿外,还采用西方的先进技术开采朱砂。他们以机器凿孔、炸药爆破、铁轨木箱车运矿,生产力和生产规模成倍增长,短短十年,就掠夺朱砂水银700吨。

解放后,万山汞矿通过自力更生、艰苦创业,逐步实现了采掘、装运机械化。

从官方记载600多年的朱砂开采历史与技术变迁,万山汞矿在科技人员的努力下,逐步形成了自身独特的许多采矿技能和技术经验。1981年12月13-16日,冶金部组织全国冶金系统重点矿山、院校采矿学者在万山汞矿召开了“全国空场采矿法技术讨论会”,这次会议明确了我国空场采矿法采场构成要素,其中矿房的跨度就是根据万山汞矿提出的:矿房跨度根据顶板围岩稳固情况确定,一般为8-15米,矿柱直径为3-6米。90年代初,万山汞矿重点采矿区杉木董分矿将杉木董、张家湾、冲脚个矿段的采运连接在一个统一指挥系统,将其坑道相连,形成了自海拔675至810米等6个层位的开采系统,其中矿房最大高度达到46米,系世界汞采矿房采空区高度之最。

选矿工艺是万山汞矿的重要环节,选矿也经历了手选和机选两个不同阶段。史料记载,秦汉时期,人们在万山小溪谷发现朱砂,然后进行采挖。由于朱砂色泽鲜妍,在水中更是耀眼夺目,人们获取朱砂矿石后,遂用竹筛在溪水中淘洗,然后凭视觉拾起朱砂。人们后来逐渐做了木盆竹筛和大木桶等淘砂工具,用“羊角锤”将含有朱砂的矿石锤细,然后倒入竹筛浸入盛水的木桶中,左右旋转洗去矿石上的泥沙即可获取朱砂。时至今日,民间仍然沿用这种方法取砂。

1953年,万山汞矿建立了初具规模的选矿车间,废除了工人们手工淘砂原始方法;1962年9月,万山汞矿在浮选试验取得成功的基础上,分别在一坑、四坑建立了50吨/日的小型浮选厂;1976年又在原四坑浮选厂的基础上建立了150吨/日重浮选厂;1981年9月,万山汞矿对选矿工艺进行技术革新,设计建成了300吨/日机选厂,采用的是两极一闭路浮选工艺流程,机构化采选矿能力年产超30万吨矿石量,可年产朱砂127吨、汞精矿1000吨以上,实际回收率达94.12%,使万山汞矿的选矿工艺迈入了世界先进行列。

积极地推动了冶炼工艺的变迁。在明清前,万山的水银冶炼一直采用古人的“土灶烧焙”方法,冶炼技术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宋人周去非《岭外代答》记载万山水银冶炼方法“以铁为上下釜,上釜盛砂,隔以细砂眼铁板,下釜盛水,埋诸地,合二釜之口于地面,而封固之,灼以炽火,丹砂得火化为霏雾,得水配合,封而下堕,遂成水银。”到了清末,冶汞方法有了很大变化,英法水银公司在万山建立了两座“机械炉”,采用还原法烧汞,民国时期当地人改良了土灶的冷凝系统,回收率提高到60%左右。

解放后,万山冶汞技术得到了迅速发展,新法冶炼经过了高炉(改良炉):3吨/日→5吨/日→10吨/日→20吨/日→30吨/日→40吨/日;沸腾炉:2.5平方(250吨/日)→7.5平方(750吨/日);蒸馏炉:500kg/日→1吨/日→10吨汞精矿/日汞冶炼的这三个阶段,处理的朱砂原料品位逐步提高,冶炼回收率达到了98%以上。值得一提的是蒸馏炉的开发运用,各项技术指标在世界均处于领先地位。1980年以后,万山汞矿先后研制出氧化汞、锌汞齐、钛汞齐、高纯汞、氯化汞、汞钛合金和汞触媒等汞深加工产品,远销世界各地,这不能不说是汞工业文明的一项奇迹。

总体来说,由万山汞矿遗址、张家湾工业建筑群、土坪工业建筑群及解放街建筑群四个遗产区构成,包括遗址、工业建筑和其他三种遗产类型,文化遗存共293个文物点(其中古遗址7个,近现代重要史迹及附属物283个,其他3个)。这四个矿区,开采了2000多年,留下了长达1000多公里的古代、现代采矿坑道,是国内现存开采时间最早、历史最长、规模最大的汞矿遗址。完整地记录了唐垂拱二年(686年)至2001年间万山汞矿关闭的全部历史信息,我国汞矿勘探、采矿、选矿、冶炼从原始工艺到现代工艺的演进历史,是研究我国汞矿史、科学技术发展史的珍贵实物资料。万山工业建筑是上世纪中国工业建筑发展的一个缩影,对研究中国当代工业规划布局、工业建筑修建技术及工厂公共建筑风格之演变具有重要价值,是中国近现代工业建筑发展的实物见证。

万山汞矿遗址不管是她的完整性、真实性,仅就遗产的材质属性、状态属性、功能属性来说,都具有世界的独有性和唯一性,目前在世界遗产名录中尚无类似的工业遗产,还没有向她那样同时具备科学、历史与艺术价值的汞工业发展记录的工业文化遗产。万山汞矿具有突出的普遍价值,值得世人的注意与尊重。


责任编辑:姚胜祥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600周年特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