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黔北才女卢葆华(下册)

黔北才女卢葆华(下册)

作者:陈锐锋 阅读量:12 点赞:0

在 20 世纪 30 年代,地处偏僻闭塞的贵州遵义崛起了一位贵州女作家,她就是今天鲜为人知的卢葆华。卢葆华学名夔凤,号葆华,字韵秋,笔号乐江女士、笑生、茜华、绯娜、湘江菊子,出生于遵义的一个仕宦之家。其父卢铭尊,是前清秀才,曾在四川夔府县衙做师爷。其母赵水如,也是贤淑而有文化素养的妇女,所以卢葆华自幼就受到父母良好的教养。

五四运动前夕的遵义虽然落后偏僻,但在黔北地区广大民众仍有强烈的反帝反封建情绪,因此,1919 年当五四运动波及遵义之时,年仅十六七岁正在遵义女子师范读书的葆华,在新思潮的激励之下,便积极投身到爱国运动中去。当时她是“遵义学生救国联合会”的成员,并参与起草“告民众书”,她在群众集会上慷慨陈辞,向听众详细介绍了巴黎和会上中国外交失败的经过,愤怒控诉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罪行,揭露北洋军阀政府的腐朽和媚外。“她激昂慷慨的演说,激起了听众的强烈反响。”有的史料还记述:“她一个人就敢于在街上拉条板凳,向群众大声演讲,滔滔不绝,号召妇女们要跳出家庭,争取男女平等,社会公开,婚姻自主。”从这些记述中就可看出,争取民主自由、妇女解放和爱国主义思想,在卢葆华的少女时代就有着强烈的表现。

卢葆华的个人婚姻是不幸的,由于包办婚姻而与丈夫的思想性格不合而离异。1929 年她毅然冲破封建意识的桎梏,不顾社会的毁誉,只身去上海就读于田汉办的艺术大学。在后来的一些文章中她表达了当时反抗封建礼教的不屈意志:“明知遵义底社会不会容许我这礼教的叛徒,但我不怕。明知有许许多多的亲戚朋友要给我以无名的讪笑讥讽,但我不怕。明知有不可限量的艰难险阻,但我不怕。我是礼教下叛逆的女性,专制婚姻的抗争者。”(《临别》,卢的作品,下同)在那样一个封闭的社会,一个孤身女子敢于独闯社会,寻求新的出路,这突出地表现了她反封建争民主自由的勇敢精神。“一•二八”中日之战爆发后,她被迫从上海教育局逃出,沦落到杭州后,怀着痛苦、奋争的心情进行写作;抗战爆发后她又转移到昆明,与西南联大的吴宓等教授时有诗词唱和,因生活艰苦,以开小店为生,不久客死昆明,时年 40 岁。

卢葆华的创作数量并不很多,主要创作于 20 世纪 30 年代,有中篇小说《抗争》,新诗集《血泪》,散文集《哭父》,另外,还有旧体诗词集《飘零集》,这些作品篇幅都不长,却真实地反映了她在人生磨砺中痛苦探索、抗争的历程。

她坎坷的人生经历和她那坚毅的抗争意志,在她纪实性的自传体小说《抗争》中有着鲜明的体现。这部作品写于 20 世纪 30 年代初,先后在上海、

青岛、杭州发表过,发表时曾分别用“抗争”“这样一回”为篇名,出单行本时才定名为《抗争》。在《抗争•自序》中,她声称是“为绯娜写的”,而且是怀着“悲苦”和“奋斗”的心情而写的。她说书中所写的种种“全是真确的事实”。书中的主人公绯娜其实就是作者自己的写照。

卢葆华坎坷的命运,追求个性解放、光明、自由和理想的精神,反抗封建礼教的思想性格,也体现在她的诗集《血泪》中。在诗集《自序》中,她说这个诗集“只是想把过去的血泪,将来的期望,现在的祈求,全盘说出,不管是痛苦和欢笑,更不管是血和泪”。她要把这个诗集“献给沉沦苦海中的茜华及朋友们”。这显然有着警世的旨意。她在诗集中抒写她的人生充满了“悲哀、苦恼、呻吟”,说:“我天天都在挣扎,然而我终得不到我的新生。我天天都在走路,然而我终见不到光明。”(《问天》)

在她的作品中我们还可看到:作家并不只是局限于抒写倾诉个人的凄苦和悲哀,她也从自己的磨难中,感受到国家民族的危难,她在《梅花》(见散文集《哭文》)一文中,就在赞美梅花的高洁和傲骨之时,联想到自己飘零的处境,感慨“国事的危如垒卵”,抒发了忧国忧民的爱国情思。

她的作品由于抒写的都是她自己的人生经历和体验,令人想起创造社作家郁达夫所说:“文学作品都是作家的自叙传。”因而自叙传的色彩很明显,作品的内容真切,感情真挚,读来可信可亲可感,加之文笔绢秀质朴,心理描写细腻,文情并茂,有浓郁的抒情性。


                                                            《文史天地》2003 年 8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