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高韵情深 坚质浩气  ——记著名书法家魏宇平先生(下册)

高韵情深 坚质浩气  ——记著名书法家魏宇平先生(下册)

作者:何怀德 阅读量:22 点赞:0

还在 20 余年前,我家中就悬挂有一幅魏宇平先生书写的唐代崔颢《黄鹤楼》诗条幅。那灵动流走、简约凝炼的笔法与诗中“黄鹤一去不复返,白云千载空悠悠”的旷远诗境浑然合拍,给我留下了极深的印记。同时,“魏宇平”这个名字也从此深深地烙在我的脑海中。后来,听老一辈书家以及一些报刊介绍魏老的情况较多了,特别是 2000 年到印江参加“书法之乡”书法研讨会,得以拜观魏老的许多作品,听到许多关于魏老的情况,使我对印江籍书家魏老的书品人品有了进一层的了解,萌生了拜望魏老的念头。魏老居重庆,黔渝虽毗邻,交通便利,但一直不得机缘,此愿也未能顺遂。 2001 年 6 月,渝黔书展在重庆展出,我作为参展作者在重庆参加了书法交流活动,在此期间,我终于有机会登门造访了魏宇平先生,了却了我心中长久的一个愿望。

魏老生于 1917 年,我拜访时已 84 岁高龄。但我们眼前的魏老却面色红润,腰板挺直,目光炯炯。见到家乡人的到来,魏老十分高兴。在魏老的“灵海波澜室”,我们又得以观赏了魏老的不少新作,有气势雄浑的巨幅作品,也有案头把玩的尺幅之作。而魏老新近为其夫人陈女士书写的一张自作诗扇面,最令我心折。用笔沉凝,熔碑铸帖,赏观良久,我眼前浮现出的仿佛是一条潺湲的清溪,溪上青萍点点、落英缤纷。魏老又取出他长兄魏经略的几幅书作给我们观看。魏经略作为贵州的书法名家,我也是只听其名而从未见过他的作品,甫一展观,不由得不惊叹名下无虚:碑味浓郁,但却没有一般学碑者的板刻之弊,而其生辣朴拙,更是个性独标,举世罕见。泱泱华夏,才俊之士真是数不胜数,仅书法一途,名不甚著而水平实臻上乘者多乎哉!听魏老介绍,魏经略先生已于 20 世纪 80 年代去世,留下的作品不多,而魏老所藏的这几幅,真可谓吉光片羽了。所幸的是,魏老的书法受其兄影响而更灵气充溢,魏氏(魏宇平先生的叔父等亦有书名)一门的书法终于在宇平先生的身上大放异彩。

魏老的童年是在贵州印江县度过的。印江素有“书法之乡”的美誉,清代中叶就产生了王道行、周以湘等书画名家。清末的印江籍书法家严寅亮更因为“颐和园”题写匾联而闻名全国。魏老生长在这样的环境中,又由于他出生于书画之家,从小便受到了良好的教育,对书法的严格训练和古典诗词的爱好也在这一时期便打下了深深的基础。13 岁时为求学他离开了故土,只身前往贵阳读书,以后又辗转于杭州、南京、成都、重庆等文化名城。广泛的交游和名山大川的游历,不仅使魏老识见日高,胸襟开阔,同时也留下了一首首激情飞扬的诗篇。魏老书名大著后,诗名几乎被书名所掩,但对于现在仍担任重庆市诗词学会会长,写下诗词逾千首的魏老来说,诗歌铸就了他的灵魂。“先生本色是诗人”,不了解这一点,是无法读懂魏老的书法何以如此生气远溢的。

魏老的书法从临习赵孟頫、颜真卿、欧阳询等诸家法帖入手,继而深研汉、魏碑拓,于曹全碑、张迁碑、乙瑛碑、礼器碑、石门颂、石门铭、龙门二十品等都或读或临,广泛吸取营养,于清代书家推许何绍基、郑板桥、龚晴皋,近代则深受于右任、谢无量两位书法大师的影响。魏老的书法,以碑学为根基,生辣凝重、浑朴含蓄,同时又吸取了帖学自然流畅、气韵生动的风貌。而这种浑然无间的融会,正直接受益于于右任和谢无量。在当代碑体书法家群体中,魏老俨然为一大家。中国书协理事、重庆市书协主席周永健评魏老的书法:“字法欹侧多变,总体章法不以大小参差显奇。通篇节奏运转流畅而时起波澜;枯笔之处见气象的苍莽,湿笔之处见气韵的清润,笔力内透,神彩外溢,绝去装饰之形,翦灭伪饰之态,内证心性,外化自然,表现了对传统书艺最本质的把握。而意趣迹化,又显当代人为书的特征。”实为对魏老书法的精当论述。魏老对碑体书法的活写和个性解读,对当代的书法创作具有很大的启示作用。

魏老的书法作品曾多次参加国内国际大型书展,墨迹流传至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日本、澳洲、东南亚以及英国、美国、芬兰等地,还被国内一

些博物馆、纪念馆、图书馆、碑林及风景名胜区所收藏刊刻。1982 年重庆出版社出版他的《行草唐诗 60 首》,数年间已三版 16 万册以上向国内外发行。1991 年《中国书法》第二期《现代名家》栏,对其生平和书法作了专题介绍。魏老系中国书协会员、中国名人协会会员,曾任重庆市书协副主席,现为重庆市书协顾问、重庆老年书画研究会副会长、重庆市文史研究馆馆员。

魏老的书艺取得如此成就,是与他深厚的文化修养和高尚的人格魅力分不开的。魏老性格朴实宽厚,豁达乐观,待人真诚谦逊,不杂虚言。在魏老客厅的墙上,挂有一幅魏老自书的家训:“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把自己的地位看得太高,而把自己的人格看得太低。”魏老训告子孙们的话,首先由魏老身体力行地实践着。在他的家中,来往的并非都是鸿儒,山村农人、市井平民、书画后学都视他为长者和师友,释疑解难,求书问字,魏老总是尽力帮助他们,从不以年老事多为理由简单应付。而针对社会上的一些不良风气和书坛艺苑的一些不正常现象,魏老则体现出了他性格中的另一面:刚直不阿、嫉恶如仇、直言无忌。他写有《诤言七绝十六首》对一些学艺不走正道,不在艺术修养上下功夫,而专事攀附名流、拉大旗作虎皮等等不良习气进行了辛辣讽刺和诚挚劝诫。魏老一直很崇拜鲁迅,特别是对鲁迅没有丝毫奴颜媚骨的硬骨头精神和“哭则大哭,笑则大笑”不掩饰自己情感的人生境界尤为敬仰。故而凡与魏老接触者,都会被魏老的高尚人格和诗人气质所深深感染。

魏老虽然已经是耄耋之年的老人,但他的书法中没有丝毫的衰颓之气,行笔的快捷、笔意的随机变化、灵动畅达的笔触,都让人感觉到魏老的年轻心态。诗词比书法更易袒露心迹,魏老的诗词极少消极、悲观、垂暮之情的流露,而更多给人以豁达、乐观、健康、明朗的心境。如他的近期诗作《观黄山人字瀑》:


静坐观飞瀑,瑰奇一大人。

淡泊明其志,倾泻竭其诚。

流向人间去,尽力洗污腥。

蒸而时作雨,润土保耕耘。

 

凝而为瑞雪,兆喜报丰登。

永不辞劳瘁,涓滴为苍生。

人字如何写,森然惕我心。


魏老正是以这种广博胸怀、仁厚之心和“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的高蹈之志砥砺自身,践行着他缘艺证道的人生理想。清代学者、文艺理论家刘熙载在他的名著《艺概》里说:“高韵深情,坚质浩气,缺一不可以为书。”我曾以为这是刘氏树立的一个高标。古之贤才俱往矣,能达此标准的高人,我辈后生不可复观。而今亲承魏老謦欬,始信人生实有至境,而《艺概》所言,亦至理名言也。新的世纪刚刚拉开帷幕,朝日初涌。我以为,像魏老这样的诗人、艺术家,正像一缕缕霞光,驱散阴霾,照亮着人生的途程。


                                                             《文史天地》2002 年 3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