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继承绝学唯一有望之人  ——记汤炳正先生(上册)

继承绝学唯一有望之人  ——记汤炳正先生(上册)

作者:杨序波 阅读量:16 点赞:0

世人多知汤炳正先生是四川师范大学教授、“中国屈原学会”会长,在学界享有“楚辞学大师”之荣誉 ; 但同时他又是一位成就卓著的语言文字学家,恐怕就鲜为一般读者所了解。其实早在 20 世纪 30 年代,他就在语言文字学界颇富盛名,并大受其师章太炎先生的器重,被推许为“承继绝学惟一有望之人”(天津版《大公报》1936 年 6 月 17 日)。1936 年秋,他又被章先生创立的“章氏国学讲习会”礼聘为“声韵学”和“文字学”的教席。由此可见,当时他在传统语言文字学界的不凡影响。

半个世纪以来,汤老在语言文字学上不仅厥功甚伟,而且还为中国学者赢得了世界性的声望。20 世纪 40 年代初,国内有位学者翻译了英国著名语言学家威尔逊的《语言产生之奇迹》一书,因为该书英文序言的作者是享誉国际的萧伯纳,故威氏就希望译者能在中国学术文化界为他请一个“有影响”的人物来作序。这样译者终于找到了当时虽只有 30 岁、但却已蜚声学界的汤先生,请他赐一篇序言。通读全书后,汤老并不同意威氏的语言起源于“习惯化”的观点。在他看来“习惯化”不过是语言之流变,并非语言之产生,并借作这篇序文之机明确提出自己的语源观点。当时,由于威氏在国际语言学界有一定的名气,加之又有萧伯纳竭力揄扬。汤老的长篇序文在贵阳《教育学术》上一发表,即遭到不少人的非议,但他却处之泰然,因为他明白“在学术上任何新论点的提出,总不会是一帆风顺的”。

时间是最无情又是最有情的。汤老 50 年前提出的语言起源之“容态语”“声感语”等学说,现在正受到越来越多的语言学家的认可。1989 年底,台湾贯雅文化出版公司为了祝贺汤老八十大寿,特地影印出版了他的这本《语言之起源》,并盛赞其观点“具有普遍的世界意义”,“其重大之理论意义,当能激发起世人之共识”。香港书评家张国瀛撰文称这部书“为世人揭开了人类语言起源之谜”(香港《大公报》1993 年 4 月 6 日)。

这里还要说的是,他的语言起源体系,是在贵阳师院、贵州大学教育之余创立的。除了前面已讲的《语言起源之商榷》一篇外,他还撰写了《原“名”》《古语“偏举”释例》二篇。这三篇论文合在一起,就构成了他语源学说的完整体系。《原“名”》一篇,以“名”“问”等字的音义,阐明昏暗乃促成人类口头语言产生的客观条件 ;《古语“偏举”释例》一篇,以人类语言产生之初,必手口并用,以释古语“偏举”之来源。

拜读汤老的学术论著,我深切地感到他在治学上,一方面是勇于不懈地探索,不为名家权威的观点所束缚的独立思考精神 ; 另一方面又恪守章先生的“没有独到的见解,决不行文”的戒律。如他 1945 年完成、1964年定稿、1984 年修改的长篇论文《论初期文字与语言的关系》,就最能体现他这两方面的治学精神与态度。

关于语言与文字的关系,千百年来语言文字学界的结论是“先有语言,后有文字”,而且“文字是记录语言的书写符号”,这个观点首先是由亚里士多德提出来的,后来现代语言学奠基者索绪尔又进一步强化了这个定义,我国语言学界曾把它视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绝对真理。然而,经过长期对《说文》和其他文献中所保存的“歧读”现象进行深入分析和反复研究后,汤老发现历史事实并非这样。因而总结出“文字只是在社会现实与意识形态的基础上产生”的。他知道自己的这个论点是对传统观点的反叛,因此,又是相当慎重与严谨的,前后对此竟时断时续研究了 40 年之久,才将它公布于世。1984 年,在“中国训诂学年会”上,汤老的这篇论著,博得了与会许多学者专家的高度赞扬,被誉为“传统语言学中的扛鼎之手”。接着香港中文大学又在 1987 第 9 期的《中国语言研究》杂志上发表,在国内国际语言学界引起了不小的反响。近年广东主办的大型文化刊物《东方文化》又出现文章肯定汤老的这个观点。87 岁高龄的汤老,在致该刊的信中进一步强调:

东西文字的起源,都是从表意开始的。中国的汉字,是在表音尚未成熟的阶段,就走向了“准表意字”;西方的拼音字,则在表音字极度发达之后,才开始有了“准表意字”的苗头。这并不是像索绪尔所说的“两种文字体系”,而只能说是人类文字两段不同的发展历程。所谓“文字是记录语言的书写符号”,这也只能说是文字在某一发展阶段的定义,而不是一个概括文字特征的完整定义(《档方文化》1996 年第 4 期)。

汤老在语言文字学研究上的贡献,当然远非以上两例。我个人始终认为他在这方面的成就,并不低于甚至高于他的楚辞研究。他曾经说过他用功最勤的学科就是语言文字学。我想他之所以要下这么大的功夫研究这门深奥的理论,按他说法是在为学术界“做一些清理工作”。因为:“如果不掌握中国语言文字独有的历史特征,就无法深入探索和评价中国文学遗产的诸多艺术现象,也就无法作出深层次的剖析和得出创造性的结论。”“往往因一字之突破,顿改古史面貌”,事实的确如此。汤老本人就曾利用他的语言学观点证明并提示出古代神话演变“往往以语言因素为其媒介”的规律,此结论曾被学术界誉之为神话演变历史上的主要规律之一。然而因为某种原因,新中国成立后,他的语言文字学研究竟被楚辞学研究盛名所掩盖,人们似乎淡忘了他在语言文字学上的卓越成就,因而我不揣浅陋书此小文,以申他这方面的突出贡献于世。


                                                             《文史天地》1997 年 1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