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沙滩文化的奠基人黎恂(上册)

沙滩文化的奠基人黎恂(上册)

作者:黎铎 阅读量:19 点赞:0

《大英百科全书》收录的中国的黎姓名人有黎恂、黎庶昌和黎元洪三人。黎恂是我的高祖。20 世纪 40 年代,浙江大学迁到遵义,许多名流学者读了《遵义府志》,研究了郑莫黎三家的著述,张其昀先生主编的《遵义新志》,把黎恂在清代中叶施教之处的沙滩,列为遵义两千年历史发展的一个文化区,定为沙滩期文化。奠基人就是黎恂老人。

黎恂(1785—1863 年)字雪楼,一字迪九,晚号拙叟,为沙滩文化启蒙者黎安理的长子。安理幼遭磨难,半世困顿,医、卜、星、相无不涉历。雪楼幼年随父就读,安理对其期望甚殷,课读较严。雪楼从小就沉毅寡言,胸有大志。16 岁补县学生员,嘉庆十五年(1810 年)中举人,嘉庆十九年(1814年)成进士,以知县用,分发浙江桐乡县。

雪楼在桐乡以“不扰”为施政准则。闲暇时到学宫为诸生讲论诗文。曾三次任浙江乡试同考官。后调归安县,因丁父忧于道光元年(1821 年)回沙滩。在家乡遍读经史子集年年。道光十四年(1834 年)夏入京候选,分发云南,先后任平夷、新平、大姚知县,署云州、沅州、姚州、沾益等知州,升东川府巧家厅同知,充乙未、丁酉乡试同考官,凡 16 年。

雪楼为官,精明干练,善察民情,任新平知县时,奉巡抚令速往镇压以传教准备暴动的夷民。急行三昼夜,以众兵攻寨,擒获为首的蔡刁氏母子三人及所封“统领”40 余人,押解其至昆明。经审问,乃系汉族奸人迫害,图谋报复所致。雪楼即向巡抚颜伯焘申说情形,覆勘后,除蔡刁氏一人外,全都免死。代理云州知州时,适逢缅宁回民与湖广客民械斗,即召集双方聚饮言和。后因与道员政见不和,任职才 35 天就被撤职,被派押运京铜北上。

按惯例,押运京铜的官员在途中都要变卖大量生铜以作为开销和贿赂工部官员的馈赠,致报损失多至二三万两。而雪楼以此为欺君事,断不可为。到京后,因无钱贿赂,工部竟拒不接受,雪楼在无可奈何之下,只得借钱交纳了馈赠银才了事。任大姚知县时,因回民起义此起彼伏。雪楼知天下大乱将至,为保一方安宁,乃修城墙,办团练,严保甲,制甲兵,还主修《大姚县志》。其办团练之法,颇受总督林则徐赞赏,令各地依此仿行。道光三十年(1850 年)被提升东川府巧家厅同知。有感于“廿年踪迹笼中鸟,半世勋名竹上鱼”(《庚戍除夕》),不愿再混迹官场,于咸丰元年(1851年)称病返黔。

雪楼回遵义不久,广西即爆发太平天国起义,咸丰四年(1854 年),桐梓杨龙喜起义,后数年间,黄、白号往来于遵、绥、湄间,雪楼为避兵难,四处躲避,迄无宁日。同治元年(1862 年)沙滩禹门寺筑寨成,始迁居寨内。次年 8 月 29 日,卒于禹门寨,享年 79 岁。

雪楼一生,“积学数十年,出经入史,靡籍不究”(郑知同《蛉石斋诗钞跋》),著述繁富,刊刻者有《蛉石斋诗钞》四卷、《千家诗注》二卷、《运铜纪程》二卷、《赴铨纪程》一卷、《回黔日记》一卷、《大姚县志》十五卷。未刊者尚有《蛉石斋诗文集》、《北上纪程》一卷、《读史记要》四卷、《四书纂义》《农谈》等。

黎恂一生,培养了一批卓然出群的人才。郑珍、莫友芝、黎庶昌皆受业于门下。其子兆勋、兆熙、兆淇、兆锉、兆普,侄庶焘、庶蕃,婿杨华本,甥郑珍,皆有文才。其影响所及,至汝谦、汝弼、汝怀、尹融、尹聪,及黎渊、黎迈,皆能绍继家学,其“流风余韵,沾溉百年”。

雪楼教育,重道德、情操的培养,并身体力行,堪称楷模。一生严于律己,一言一行必以礼法为规范。“生平不苟言笑,立不跛倚,坐必端,行齐如流。老无媵侍,暑无袒衵汤,非面贵不科头,非疾不晏起。望其色,听其言,观其行动,粹然君子儒也。”(郑珍《黎雪楼先生行状》)这样的行为仪态,今天看来,或以为过拘,但雪楼之所以成为一代宗师,与其生活之严谨是分不开的。雪楼读书求务本,反对成为空谈性理的腐儒。任职桐乡期间,经常到县学与诸生讲论诗文,并告诫说:“士学程朱,必似此真体实践,始免金谿姚江之弊。”重个体人格,重实践真知,重经世致用,就成为黎恂教育的重要出发点。丁忧归里后,他以诗学启迪后进,但强调学诗的目的是培养情操,而不是只限于格律、技巧的传授。作《千家诗注》,就在于使学习者能“知一古人,晓一古事,知一托兴摅怀之所在”,“引其灵悟而鼓舞其幼志”,“诱之入于高明宏达之途”。反对把读书视为追求名利地位的敲门砖。在其影响下,沙滩历代文人均能安贫乐道,身处逆境而奋然进取。雪楼勉励郑珍要多读书,要潜心研究宋五子之学。还对郑珍说 :“昔欧阳文忠公刮目苏子瞻,有当让此人出一头地之许,吾于甥亦谓然。”雪楼的精心培育,为郑珍以后的治学打下了坚实的基础。黎庶昌素怀大志,从小就有“抗希先哲,补救时艰之志”。雪楼侧重授之以经世之学,注重培养其读史,经常以古人的事迹激励庶昌,并告之 :“诗文所以经世。然有经世之志,必具经世之才,汝要多读史。”由于广闻博览,淹通经史,庶昌才在 26 岁时就上书皇帝,直抒己见,指陈时弊。

雪楼重视图书典籍的收藏。从桐乡回黔时,携带的是几十箱珍贵的图书,丰富了黎氏锄经堂书库,这让锄经堂超过了省城贵山书院藏书的几倍。沙滩能在边远省份的山乡培育出几代才华横溢的文士,和拥有大量的典籍是分不开的。可惜这些宝物如今都已荡然无存。

雪楼老人既是进士出身,又经历多年的官场生活,处理过许多棘手问题,必然使他的“学以致用”的读书为人方法,在后一代人身上有所体现。而后一代、二代以至三代人在实践中都是接受其教育并躬行实践的。雪楼老人在诗教生涯中是终身乐此不倦的。《黎注千家诗》是沙滩黎家子女必读的一本书。每个诗人都写有小传,其中多是教人立身敦品励学的。他自作的诗,收入《蛉石斋诗钞》,光绪己丑夏日由庶昌老人刊于日本使署,收集于《黎氏家集》中。开卷第一首《斋中咏怀》,有几句诗倒是值得玩味的:

“古人不可作,乃以其书传。文章寿万世,日月悬中天。后儒阐厥蕴,纷纶注与笺。……饮河类鼷鼠,虽饱亦涓涓……”又云 :“读书固贵多,尤当领其要。精华既采撷,糟粕直须扫……”这寥寥几句,包含了多少精深的道理。

《蛉石斋诗钞》前有大姚刘荣黼序,后有雪楼外孙郑知同跋。刘序说温柔敦厚是诗教的宗旨,非读书穷理、陶冶性情如雪楼这样的人,是不能作出好诗的。郑知同说贵州以著作名世的,代不乏人。但是,原本于四书五经而发为歌咏的,在明代有孙应鳌,清初有陈定斋,继之而起的“惟我外大父雪楼黎府君为无愧斯诣”。还说雪楼老人几十年间,出经入史,风雅不过是“余事”。这“余事”二字很有深刻意义,无论到哪一天,只是为写诗歌而用心于诗歌上,是无多大价值的。雪楼老人之所以为沙滩文化奠基人是因为他在学问、文章、功名、事业各个方面都有发挥,都有建树。孔子说 :“行有余力,则以学文”。雪楼老人就是本着这种要求而奠定沙滩文化基础的。


                                                          《文史天地》1994 年 3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