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怀念雍文涛同志(上册)

怀念雍文涛同志(上册)

作者:杨祖恺 阅读量:21 点赞:0

雍文涛同志于 1997 年 7 月 9 日在广州病逝的噩耗传来,我心中深切痛悼。

文涛同志在六十余年的革命生涯中,曾担任党和国家的重要职务,他是党的第七次和第十二次全国代表大会代表,中共顾问委员会委员。从 1939 年起,先后任新四军挺进支队团政委及代政治部主任,并在湖北省天门、汉川及吉林省延边、珲春、榆树等地任县委、地委、省委副书记、书记等近十年。全国解放后,任中共中央中南局常委兼秘书长、广东省委书记处书记、广州市委第一书记、中央宣传部副部长、北京市委书记、广东省委常委、书记、林业部、教育部党组副书记、书记。在国家机关工作中,任过东北人民政府财委、计委办公室副主任、物资局长、林业部长等职。国家森林工业部副部长、国务院文教办副主任、教育部副部长、林业部副部长、部长、顾问等。

文涛同志 1912 年出生在贵州遵义县的一个小工商业者的家庭,他的父亲清泉先生以知识分子从事商业活动,曾开设过小型的石印厂、文具店及书店等,对子女等的教育比较重视。文涛同志在遵义三中读书时,受到贵州教育家黄齐生校长等的熏陶,早具有民主思想及爱好自然科学。毕业后,又入贵州大学(相当于高中的大学预科),后该校因故停办,即到北平转入北平工学院继续深造,因同乡关系,他曾热情地为蹇人正、蹇人诚兄弟辅导补习功课,深得蹇先艾先生的好评。但不久清泉先生在贵州的营业,因在长江一次货船沉没事件中遭巨大损失,家庭经济顿陷断绝,他离开北京,转入上海暨南大学,终因经济关系辍学。当时上海在“一•二八”淞沪抗战之后,日本侵略者的野心日益暴露,更由于华北日军侵略加急,而国民党政府顽固地推行反共政策,国难日亟,民族危机加深,上海逐渐成为抗日救亡运劝的中心。文涛同志不断接受进步思想的影响,并逐步坚定树立追求真理的信念,积极投身革命。1934 年他参加了上海文委教联,结识不少文化教育界的进步人士,互相鼓励,在艰苦条件下开展工作, 1935 年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任上海文委教联宣传部干事、区委委员、上海职工临委委员等职。在这一段时间里,上海各界的抗日救亡运动,在党的组成抗日民主统一战线的伟大号召下,正在如火如荼地开展,无论在租界和华界的南市和闸北,尽管国民党勾结帝国主义租界当局种种残酷的白色恐怖镇压下,革命群众的觉悟和影响日益提高,革命的宣传和斗争也日益频繁和扩大。文涛同志参与组织和领导当时的许多次群众爱国救亡运动,一些贵州青年学生如张龙泉、廖云碧、胡瑞雄、傅邦瑞和我等多人,都曾在他的帮助和影响下,积极参加过一些群众性爱国运动。如像“三八”南京路示威大游行、“三二九”闸北示威请愿,为鲁迅先生逝世送葬游行及南市体育场群众抗日救亡大合唱,还有多次由救国会的“七君子”主持的宣传讲演活动等。那时文涛同志的活动还是地下性质,大家心照不宣。但他有时来到我们的住处,机警地通知我们,某次群众活动集会的时间地点,或者透露一些活动的主要内容,或者带来一些宣传读物,介绍当时活动方向或敌我斗争的情况等。

他的来去行踪不定,连他的住处,也不告诉,我们也是不过问的。文涛和我的二哥曾在贵州大学先后同学,他长我不过三四岁,因有这层关系,他对我比较热忱和关怀。1936 年,他还介绍傅邦瑞和我去参加顾执中(上海新闻报采访部主任)办的“民治新闻专科”学校进修新闻专业,后因抗战关系,未完成学业,这在当时来说也是他对我们的一种爱护吧!

上海“八一三”抗战开始,我们分手了,抗成初期,听说他在鄂西工作,直至胜利后的 1956 年他第一次回到贵阳,我们经过 18 年又才见面。至此他离家已是 20 多年了,他父亲已去世多年,一直旅殡在贵阳,他的三哥雍文明赶来和他寻找他们父亲墓地,费了许多周折,也仍是没有十分确定,这次晏东英、蹇人诚和我与他见面,还由我们陪他去看望了蹇先艾先生。但又匆匆回京。此后十多年间,政治运动不断,他频繁地调动工作单位,我们也下放劳动,就没有再通消息。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这十来年,他又回到林业部领导工作岗位。曾来贵州三次,不论是视察工作或路过贵阳,只要时间许可,都通知老朋友如陈福桐、晏东英和我见见面。最后一次,他和廖正仪同志一道回来,他已年过八旬,还担任林业部顾问,精神尚佳,但身体己渐衰退,这次还算多住几天,还由省文史馆接待座谈,回京以后,便未来黔,不想他竟一病不起。

文涛同志一生革命工作中,对我国的林业建设事业,倾注了大量的心血,他的足迹踏遍了中国的东北、西南,直到最后岁月,还两次去云南视察林业。我们读到了他的《林业分工论》等专著,深深敬重他把我国林业工作的具体实践与现代林业科技和理论很好地结合起来,提出若干对我国林业建设发展的指导性意见,真无愧为我国林业事业的开拓者之一和林业战线的杰出领导干部。

文涛同志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一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他的名字,将和中国林业事业的创建和发展联系在一起。竹帛长留,松柏同青!


                                                 《文史天地》1997 年 6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