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遵义会议会址的“房东”柏辉章(上册)

遵义会议会址的“房东”柏辉章(上册)

作者:龙炘成 阅读量:15 点赞:0

坐落在现今遵义市红花岗区老城区的遵义会议会址享誉四海。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途中,于 1935 年 1 月 15 日至 17 日在此召开了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即举世闻名的遵义会议。众所周知,这次会议是中国共产党和中国革命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它结束了王明左倾冒险主义在中央的统治,确立了以毛泽东为代表的中央的正确领导。1961 年遵义会议会址被国务院确定为全国第一批文物保护单位。1964 年,毛泽东主席亲笔题写了“遵义会议会址”几个大字。1993 年国务院将此会址公布为“全国第一批十大优秀社会主义教育基地”之一。1995 年共青团中央授予由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题写的“全国青少年社会主义教育基地”,等等。多年以来,前往遵义会议会址瞻仰和参观的中外游客络绎不绝。新中国成立 60 周年首都国庆盛典群众游行的“多彩贵州”彩车上方即是遵义会议会址的造型。但你可知道,遵义会议会址与一个人有关——他名叫柏辉章。

此外,贵阳市城南有个著名的地名叫做纪念塔,不少公交车在此设站上下乘客。此地名源于早年这里有座“陆军第四军第一〇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随着城市街道扩建,塔已不存,但地名却一直流传下来。这座纪念塔也与一个人有关——他亦是柏辉章。

柏辉章,号健儒,1901 年生于遵义老城枇杷桥。其父柏杰生共有七子二女,柏辉章为次子。柏家原居遵义城外,后来跟人打官司,输了地皮,遂迁居城内。柏杰生以经营酱醋为业,开了一家早年闻名遵义城的“柏天顺酱园”,取天天顺利的意思,生意也还兴旺。1921 年,柏杰生为了避免儿子被抽去当壮丁,便把 20 岁的柏辉章送往贵阳,进入贵州讲武学堂第二期骑兵科。柏辉章从讲武学堂毕业后入黔军,从班长起步,步步高升。贵州军阀周西成主黔时,任西路清乡司令兼第六团团长,1929 年任务川县县长。1930 年贵州军阀王家烈主政时任黔军第二十五军第二师副师长、师长。1934 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到贵州,1935 年初他作为王家烈的嫡系率部在黔北阻击红军,娄山关一仗遭受红军重创。此后,王家烈在蒋介石的威逼下不得不交出贵州的军政大权,“黔军”从形式上即告终结,也结束了贵州军阀割据的局面。1935 年冬,在贵州威宁,蒋介石将柏辉章的部队改编为国民革命军陆军第一〇二师,柏辉章仍为师长,授少将军衔。紧接着他率师奉命调离贵州,加入对侵华日军作战的正面战场。其中 1937 年 10 月,一〇二师开到江苏江阴、无锡一带负责长江江防。11 月初调上海苏州河南岸阻敌,连续坚持奋战一周。1938 年 5 月增援安徽砀山(原属江苏),从 19 日至 24 日与日军血战 6 昼夜,使日军未能按时赶到预定地区。9 月 2 日,在万家岭战役中,该师与同属第四军的第九十师由大岭头并肩向北进,正面迎击日军一〇六师团。柏辉章力排“从左翼迂回攻敌”之众议,将重点指向乌石门附近,配合友军夹击敌军。所部三〇四、三〇五团向敌攻击,遭到敌步、炮、坦克、飞机的联合反击,伤亡惨重。柏辉章急以三〇六团增援,并亲临前线督战,力挽颓势,但却被胶着于杨家山、杨家洼一带。军长欧震拟改变攻击重点,柏仍坚持己见,遂挑选精兵王用虞营,亲自指挥,于 4 日子夜,趁蒙蒙细雨偷袭敌人薄弱部乌石门左侧高地,于拂晓时分占领后,柏即挥全师猛攻,一举攻克乌石门,歼敌约千人。日寇只能龟缩于万家岭、孤山一带。10 月 6 日,一〇二师攻占狮子岩、扁担山、小金山等地,并坚守阵地,接着与各方赶来的友军共同与反扑的敌军作殊死之战,经 4 昼夜搏斗,共击退敌军 50 余次进攻,至 10 月 10 日尽歼日寇 4 个多联队近万人,缴获轻重机枪 200 余挺,炮 44 门,步马枪万余支,战马 300 余匹,以及大量军用物资。这次战斗创造了中国抗日战争史上唯一一次几乎全歼日军一个整师团的记录。喜讯传出,举国振奋,增强了抗战的信心和决心。此役是为“万家岭大捷”。一〇二师的官兵在这次激战中伤亡人数上千人,但战果辉煌。在抗击日军的正面战场上,柏辉章率部先后参加了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南昌会战、长沙会战、浙赣会战等著名战役。这支主要由贵州籍官兵组成的部队能征善战,譬如该师 1942年 6 月 3 日在赣江东岸临川进行攻击作战,结果被日军包围,经苦战终于得以突围。在武汉会战之际,柏辉章升任第四军副军长,但仍兼任一〇二师师长。随后,该师归入粤军薛岳部。1943 年柏辉章被调任江西赣南师管区司令,蒋经国任副司令。因二人意见不合,柏后改任江西军管区参议, 1944 年调任第八十八军副军长。未几他辞职闲居上海,1946 年通过贵州同乡何应钦的关系他被授予国防部中将部员的虚职。柏辉章出身于一个开酱醋作坊的家庭,可谓“酱门”出虎子。其人身高中等,身体壮实,口才很好。他在抗战中担任 5 年师长期间,共率部在总共 22 次重要战役和战斗中打了 8 次硬仗,指挥有方,以身作则,战功卓著,理应属于抗日名将之列。

那么,遵义会议会址与柏辉章有什么关系呢?原来,他 30 岁在黔军任师长时弄到一大笔“外快”交给其兄柏继陶,言明“供家中造房用”。他关照其兄,房子的设计要别出心裁,与众不同。柏继陶曾在上海读书,见过各种式样的洋房。得到兄弟送来的钱后,他又特地再去上海参观考察各种西式楼房,带回多种图纸,请人设计了一座中西合璧的住宅,建成后人称“柏公馆”。这座建筑颇为考究,分为主楼、跨院两大部分。主楼坐北朝南,二层楼房,宽 26 米,深 17 米,高 12 米,占地 528 平米。宽敞回廊、转角楼梯、青砖廊柱、雕花门窗,窗上装饰着国民党党徽,天花板的灯从一只鸟或一朵花的雕塑中伸出来。这座建筑据说当时共耗费 3 万多块银元,算得上上世纪 30 年代遵义城里最为阔气豪华的官邸。1935 年红军到达并占领遵义,柏家老小逃避,遵义会议即在此召开。会议期间朱德、周恩来、刘少奇、彭德怀、杨尚昆、李卓然等住在这里。柏辉章自然万万没有想到,他的公馆日后因作为遵义会议会址而成为举世闻名的建筑,成为千万人瞻仰的一方圣地。

再说,贵阳市的纪念塔与柏辉章又有什么关系呢?如前所述,柏辉章率领的一〇二师在整个抗战中出生入死。特别是在第二次长沙会战中,4个师团的日军凶猛进攻,一〇二师在极端困苦的情况下面对数倍于己的敌军,进行了英勇顽强的抵抗。据军事科学出版社 2000 年版的《国民党军队兴衰实录》丛书第 3 册抗战专集《同仇敌忾》(张福兴著)一书介绍,这次会战中柏辉章持枪督战,与前沿官兵并肩杀敌,直到战区长官部下达撤退命令,他们才从浴血坚守了数日的阵地上撤下来。部队到株洲田家坝集结时清点人数,原本 1 万多人的一〇二师,撤下来的军官不足百人,士兵只有 540 人。柏辉章站在队伍面前,强忍悲愤发表讲话。他说道:“弟兄们,这一仗打到现在,我们一〇二师仅存官兵 600 余人,牺牲损折 9 成。自抗战以来,在历次战役中,先期出省的贵州籍士兵几乎伤亡殆尽,军官活下来的也寥寥无几。在敌人的强大炮火下,军官身先士卒,士兵负伤不下战场,全都抱着誓死卫国的决心浴血奋战,争相杀敌报国。你们都是好样的。殉国的官兵弟兄是军人的楷模,是一〇二师的骄傲,也是我们大家的榜样。现在,在场的官兵都是久经战阵、经验丰富的将士,有你们在,我们一〇二师的这杆大旗就倒不了。我们要时刻准备再赴战场,为国献身,努力杀敌,夺取抗战的最后胜利。”柏辉章的这番讲话慷慨激昂,列队聆听的官兵个个神情肃穆,备受鼓舞。对于一〇二师的战绩,第九战区长官部和参谋总部都给予充分肯定,发来嘉勉电。参谋总长何应钦对来自贵州家乡的这支部队的战绩十分满意,特致电柏辉章说:“该师临战英勇,阻击强敌,保卫长沙,克尽厥功,致以嘉勉。”

为了纪念一〇二师在历次作战中牺牲的黔籍官兵,贵阳市各界人士纷纷建议在贵阳建立一座纪念塔,告慰烈士英灵。这一建议经一〇二师报请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批准,由该师派员配合地方政府筹备,于 1941 年底在贵阳市南面现今新华路、瑞金南路、市南路的交汇处动工修建,次年 5 月落成。名为纪念塔,实为一座纪念碑。碑成正方型,碑顶成方塔型,连座在内高 10.2 米,与一〇二师番号吻合。碑的正面刻有 20 个楷书大字:“国民革命军第一百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碑。”碑的其他三面字体较小,刻有该师阵亡将士的姓名、年龄、籍贯、职务、军衔等。碑座之下有石台,周围以石栏砌之,有石级上下。如今塔碑虽不存,但贵州籍抗日将士可歌可泣的功绩将随地名永存。

这里附带说一说,革命元老贵州毕节人周素园(1879—1958 年)曾应柏辉章的约请,写下《陆军第四军第一百零二师抗日阵亡将士纪念塔铭》。周素园先生一生经历过清朝、民国和新中国三个历史时期。辛亥革命时被推举为大汉贵州军政府行政总理,红军长征时出任红军组建并领导的贵州抗日救国军的司令员并参加长征,后任八路军参议。毛泽东主席对他十分敬重,委派他回西南从事统战工作。解放后他出任贵州省副省长。早年他为上述纪念塔写的铭文中记述了一〇二师贵州籍官兵在抗战中历经数十战,血染疆场的丰功伟绩。其中言我贵州籍将士“历皖豫秦晋苏鄂湘赣,大小百数十战,伤亡万余人,而常标劲旅,若刃之新发于硎也”。在提到柏辉章时,他写道:“柏君健儒(柏辉章)于闲散之中,立擢以为大将,南北征战,不恒厥居;训练整顿,壁垒森严。”还有其他一些语句,对柏辉章的抗日功绩评价很高。周老先生的铭文最后曰:“黔于行省号旁边,豪杰间生古固然。万人心死摧强权,史册光芒见新篇。日可倒兮海可填,血肉拼与钢周旋。丹心耿耿昭日月,千年无名何须金石镌。”

最后说一说柏辉章的结局。1949 年 6 月他回到贵州,11 月出任黔北绥靖区副司令,当年 12 月 24 日在遵义率贵州第二绥靖区部队起义。解放初期他被作为统战对象,曾被安排到遵义地区剿匪委员会任副主任委员。但到了 1952 年镇压反革命时,他却因“组织‘中国国民党反共救国会’”的罪名被逮捕随之被处决。如今据当年他的部下、一位抗日老兵说,此前新政权曾邀请柏辉章参加人民政协,但他“看破了宦海沉浮,只想逍遥世外,婉拒推辞,不料惹来杀身之祸”。是耶非耶,是该杀还是误杀,时间已经过去了近六十载,历史自有评说。其实,但凡古今中外每逢时代发生翻天覆地的巨大变革时,总难免会有一些无辜的牺牲者和殉葬者,柏辉章或许属于此中一员吧!虽然他早年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虽曾与红军为敌,其一〇二师在 1949 年的解放战争中也随国民党军第四军被人民解放军围歼于安徽广德以北地区。但在中华民族危亡之际,在抗日战争中,这支部队曾经殊死“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功不可没,柏辉章亦不愧为一名出生入死的热血军人和抗日名将,历史应该给予他及其部队恰如其分的正确评价。

胡锦涛总书记 2005 年 9 月 3 日在纪念抗日战争胜利 60 周年之际发表讲话时指出:“中国国民党和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军队,分别担负着正面战场和敌后战场的作战任务,形成了共同抗击日本侵略者的战争态势。以国民党军队为主体的正面战场,组织了一系列大仗。”中国共产党人和中国老百姓不会忘记一切抗战英雄,其中包括一〇二师的将士及他们的率领者柏辉章,贵州人民更不应该忘记。


                                                           《文史天地》2010 年 3 期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