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龙华英烈龙大道(上册)

龙华英烈龙大道(上册)

作者:李德生 阅读量:24 点赞:0

群山巍峨的贵州,曾经走出了邓恩铭、周逸群、周达文、龙大道等多位著名的中共早期风云人物,这些有着山之脊梁、山之坚挺、山之浩大、山之气魄的大山之子,把他们短暂而绚丽的人生足迹,深深刻在了为民族解放事业奋斗的青史之上。

读书不忘革命

龙大道原名康庄,字坦之,1901 年 10 月出生于贵州省锦屏县茅坪村上寨村一个木商的家庭。茅坪地处清水江下游,距离县城 15 里,从明代起,就成了全省重要的木材集散地。龙大道父亲龙治藩是苗族人,母亲是侗族人。大道 3 岁时母亲去世,由继母带大成人,继母善良、正直、厚道、朴实的性格使他受到了潜移默化的教育,或许是为了纪念早逝的母亲,成年后的龙大道一直称自己是侗族人。龙治藩从小就在清水江上奔波,有一手估算木材码子的本领,是“当江”的能手,一团杉山经他估算下来,不会差二三两码子,由于吃过没有文化的苦头,所以他对儿子读书的事情非常重视。

龙大道 7 岁时开始进私塾读书。由于当地是林区,气候潮湿多雨,那时茅坪人还不知雨鞋为何物,每到下雨天,有的孩子就停学了,龙大道却骑着“高脚木马”坚持去读书,而且常常是第一个走进书房的学生。1911年春,留日归来的爱国知识分子、同盟会会员吴志宾、黄竺笙来到茅坪创办学校,宣传中山先生的民主革命主张。思想开通的父亲听说村里办起了“洋学堂”,感到新鲜稀奇,便率先把孩子送进了学校。在这里,龙大道仿佛进入了一个新奇的世界,两位先生学识渊博,循循善诱,他们讲的天文、地理、生物、算术都让学生们耳目一新。“读书不忘革命,革命不忘读书。”这是吴先生写在学堂门口的楹联,也是两位先生的办学宗旨,两位先生经常召集学生到门口齐声诵读。幼年的龙大道未必能够全部理解老师所说的革命道理,但是他幼小的心灵初步受到了革命思想的熏陶,开始关心国家大事,这为他后来选择追求真理,投身革命的道路打下了初步的思想基础。

辛亥革命爆发后,吴、黄两先生离开茅坪回湖南去了,学校也因此关闭。辍学在家的龙大道一边劳动,一边努力自学。1916 年,龙大道高小毕业,由于锦屏县没有中学,他便来到邻县的天柱中学读书。在这里,龙大道勤奋好学,成绩优异,还经常关心帮助同学。一次,天柱清浪的一个同学,因为家庭困难准备退学。龙大道知道后,一边安慰他,一边把同学们召集到一起说:我们是志同道合一块来天柱求学的,应该有书同读,有苦同吃。现在这个同学有困难,大家能袖手旁观吗?依我看,由他来给大家做饭,他的伙食费我们共同负担,大家看行不行?同学们一致鼓掌同意了。就这样,这位同学得以读完了中学。

龙大道没有在天柱中学毕业便离校了,因为这个偏僻县城的学校对于关心时事、要求开阔视野、渴望了解社会、立志追求救国救民真理的青年龙大道来说,满足不了他日益增长的渴求。于是,在 1919 年暮春的一天,龙大道和同乡青年龙治茂、杨凯运坐上一只从清水江顺流而下的木筏,离开了自己的家乡,前往武汉继续求学。谁也没有想到,不久以后,他们居然走上了三条完全不同的人生道路。龙治茂弃文经商,搞起了木材生意,成了阔绰的木商老板。杨凯运投入封建统治者的怀抱,官运亨通。只有龙大道苦心孤诣,继续学业,探求革命真理。许多年后,龙、杨二人在上海一家饭店不期而遇,杨劝说龙大道脱离共产党组织,加入他所在的国民党。龙大道不等他说完,便冷冰冰地打断了他的话:“凯运,你搞你的,我做我的,人各有志嘛,互不相干!”说罢,拂袖而去。

龙大道到武汉后,就读于“私立武汉中华大学附中部”。当时的先进知识分子、青年领袖恽代英任学校的教务主任,他传播进步思想,成立利群书社,经售《新青年》杂志、《共产党》月刊等刊物。龙大道在这里受到了新文化、新思想的熏陶。1919 年 5 月 4 日,北京爆发了著名的“五四”爱国运动,5 月 18 日,武汉学联举行集会,声援北京学生运动,武汉各校三千多学生高呼爱国口号,上街游行。龙大道第一次目睹了如此波澜壮阔的爱国潮流,他以极大的勇气和热忱,投入到这一滚滚奔腾的革命洪流中。这一次武汉爱国示威运动,对龙大道的教育很大,他不仅亲眼目睹了革命斗争运动的暴风骤雨,经受了锻炼,而且还从斗争实践中懂得了只要工人、学生、商人、市民联合起来,团结战斗,其革命力量就是所向无敌的道理。

1922 年冬,龙大道在恽代英的帮助下,赴上海大学读书。当时上海大学是中国共产党培养革命干部的场所,李大钊、瞿秋白、蔡和森、萧楚女、恽代英等著名人士都在上海大学授课。在此,龙大道得以系统地学习和研究马克思主义革命理论,明白了社会不平等的根本原因,懂得了许多革命道理,很快就接受了共产主义学说。1923 年 11 月 23 日,龙大道在上海大学由张其雄、施存统介绍,加入了中国共产党。3 个月后,龙大道转为正式党员,他觉得自己找到了一条通往共产主义灿烂前程的光明大道,为了纪念政治生命的新生,他欣然将自己的名字改为大道,以示自己矢志不渝为党的事业奋斗。

留学苏联

为了给中国革命培养骨干力量,以迎接即将到来的革命高潮,中共中央决定选调一批党的优秀干部去莫斯科东方劳动者共产主义大学学习深造。1924 年 2 月初,上海党组织把这一决定通知龙大道,要他做好赴苏留学的准备。能够去向往已久的红色圣地考察学习,是龙大道许久以来深藏在心底的夙愿。接到通知,龙大道喜出望外,心情久久难以平静。

1924 年秋,龙大道回家筹措赴苏留学的旅费,正遇上四川军阀汤子谟的残余匪徒骚扰茅坪,将他的家乡糟蹋得不成样子。愤怒的龙大道发动组织全村父老,精心策划,用火枪刀械在黄峭山伏击了这股匪徒,猝不及防的匪徒被打得抱头鼠窜,落荒而逃。满怀胜利喜悦的龙大道即兴写下了《黄峭山》这首豪壮的诗篇:“黄峭山,黄峭山,离天三尺三。人过要低头,马过要下鞍。爬来的黄蚂蚁,把它消灭光。”经此一役,茅坪周遭的匪徒再也不敢轻易过来作恶骚扰,龙大道的名字传遍了当地的侗乡苗寨。

1924 年 8 月 21 日,龙大道等人从上海乘货轮赴苏,经过半个多月的艰苦旅程,终于来到了革命圣地莫斯科。龙大道一行受到了中国旅莫支部书记罗亦农等的热情欢迎和接待,随即被编入东方大学的中国班学习。与他同期进校的还有陈云、叶挺、李富春、蔡畅、李求实、徐成章等人。

在东方大学里,龙大道刻苦认真地学习每门功课,他的课堂笔记内容完整,条理分明,行文工整。课堂上凡有不理解的地方,下课后他都要向中文翻译请教,直到弄懂为止。晚上,他经常自学列宁主义和工人运动理论到深夜。由于他本来就身体较弱,同学们担心他这样长期下去会吃不消,都劝他注意休息。龙大道微微一笑说:共产党人是特殊材料铸成的嘛!党送我们来苏联留学,机会难得,我要多学点革命理论,回去后才能为党和工人阶级多做贡献。

1925 年,东方大学举行四周年校庆纪念活动,斯大林亲自到校祝贺并做了《论东方大学的政治任务》的演讲,龙大道目睹了革命领袖的风采,聆听了他的谆谆教诲,在记忆中留下了深刻难忘的印象。

1925 年,“五卅”运动在上海爆发,它揭开了中国革命高潮的序幕,党迫切需要一批富有革命理论和斗争实践的干部去领导革命运动。当年秋天,龙大道等根据党的指示,结束了自己的留学生涯,回到了中国工人运动的中心——上海。

职业革命家

回到上海以后,龙大道先后任上海总工会曹家渡部委书记兼部委职工运动负责人、上海总工会组织部干事等职。在此期间,他经常深入基层了解情况,与工人们共同劳动,给他们讲革命道理,启发他们的阶级觉悟,帮助他们解决生活上的困难,受到了工人们的尊敬和爱戴。他先后在永安纱厂、先施公司、商务印书馆、日华纱厂、虹口丝厂等发动和组织了罢工斗争,在白色恐怖下忘我地工作,多次被敌人包围、追捕。

1927 年 2 月 7 日,上海总工会召开所属各产业工会负责人积极分子会议。开会不久即被巡捕发现并包围了会场,情况十分紧急。工人们立即解下自己的围巾组成一条长带,让龙大道等主要领导人从窗口逃离,使他们安全脱险。2 月 19 日,龙大道去先施公司发动罢工,正在讲话的时候,巡捕来抓人。工人们立即脱下自己的帽子和围巾给他穿戴,将他拥在人群中间,掩护他脱险。

1926 年 10 月,1927 年 2 月,为了接应北伐军,上海工人先后两次发动了武装起义,龙大道都参与其中,经受了血与火的考验。尽管这两次起义最后都失败了,但是党和工人阶级并没有就此偃旗息鼓,而是总结经验教训,继续战斗。1927 年 3 月 20 日,龙大道代表上海总工会出席了闸北五十万市民大会,并在会上做了演讲。他慷慨激昂的演说,赢得了民众们的阵阵掌声。3 月 21 日,中共上海区委决定发动第三次武装起义,龙大道协助周恩来、赵世炎、罗亦农指挥闸北区和商务印书馆的工人武装起义,打开了第三次武装起义的先声。龙大道直接指挥了闸北工人纠察队的战斗,经过激战,攻占了虬江路警察署。3 月 25 日,上海总工会在闸北湖州会馆公开办公,当天下午举行了执委会议,龙大道被推为会议主席主持了这次会议。3 月 29 日下午,上海总工会召开第一次执行委员会,龙大道当选为经济斗争部主任。

上海工人运动的蓬勃发展引起了国民党右派的惶恐和仇视,在帝国主义的撮合下,国民党右派和上海地方反动势力勾结起来,阴谋扼杀上海工人运动。反动势力妄图以暗杀工人运动领袖来镇压工人运动,4 月 9 日,上海流氓头子杜月笙以研究改善工人生活为名邀请汪寿华、龙大道赴法租界宴会,汪寿华前往而遭杀害,龙大道因事未去才得以幸免于难。在蒋介石发动的“四一二”反革命大屠杀中,龙大道和游行群众遭到反动军队的机枪扫射,他受伤后从阶级弟兄的尸体堆里爬了出来。

1927 年 4 月 27 日,龙大道出席了中国共产党第五次全国代表大会。6月,他率领上海工人代表团参加了中华全国第四次劳动代表大会,在会上控诉了蒋介石屠杀工人的血腥罪行,激起到会代表的极大愤慨。会后他被留在武汉,和刘少奇、林育南、向警予等一起,在全国总工会和湖北省总工会工作。

汪精卫发动“七一五”反革命政变后,革命活动被迫转入地下。龙大道这时在湖北省委工作,负责领导工人运动。8 月,为组织汉阳人力车工人罢工,在一家茶馆开会时,龙大道被捕入狱。在敌人的法庭和监狱里,龙大道面对酷刑威逼,始终坚贞不屈。他写了《狱中》一诗,请妻子转告党组织,表现了一个共产党员的英雄气概:“身在狱中志更强,抛头碎骨气昂扬。乌云总有一日散,共庆东方出太阳。”后来经过向警予的精心策划和组织营救,龙大道等难友凿墙越狱成功。

龙大道在汉口工作时,生活非常简朴,他把家里唯一的电风扇送给了林育南同志。武汉有“火炉”之称,没有了电扇,家里热得像蒸笼。一次,一位同志来他们家联系工作,一坐下便浑身冒汗。那同志痛心地对大道夫妇说:公家有活动经费,买台电扇也是工作的需要嘛!其实,龙大道的家里就存放着一大箱党的活动经费,但是他满不在乎地对那个同志说:还能克服过去。等那个同志回去后,大道再三叮嘱妻子:公私要分清,这是公款,要用在革命事业上,我们私人有天大困难,也绝不能动用分文。由于家庭拮据,又时常需要接待其他同志,他担心妻子挪用公款,除了反复叮咛之外,还时常打开箱子检查一下。1928 年 1 月,龙大道夫人生了个男孩,龙大道非常高兴,特意给孩子取名“支雯”,支为四划,雯为十二划,龙大道为孩子取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要牢记“四一二”反革命事变的仇恨。次年,他为新诞生的女儿取名“英尔”,即英特纳雄奈尔的缩写,表达了希望儿女们为共产主义奋斗的决心。

1928 年 3 月,龙大道回到上海,和向忠发、罗登贤、李立三等一起工作,4 月调任浙江省委工人部长,后来浙江省委书记夏曦去莫斯科参加党的六大,龙大道被指定代理省委书记职务。当时,革命处于低潮,党的工作极其艰苦,党员的工作调动频繁。龙大道坚决服从革命的需要,一年中,他先后到芜湖、上海、黄岩、温岭、温州和江西等地开展工作,以中学教师、小商人、烧窑工人等职业作掩护,组织工人群众为提高自身地位、增加工资、改善生活而斗争。

1930 年 1 月,龙大道被调回上海,担任上海总工会秘书长。在工作中,龙大道和林育南、何梦雄、李求实等多次抵制党中央负责人李立三、王明的左倾主义路线,展现了一个真正共产党员为了革命大局,不顾个人得失的高尚品格。

无法忘却的纪念

1931 年 1 月 17 日,龙大道、何孟雄、林育南、李求实、柔石、殷夫、欧阳立安等一些党的重要干部在进行秘密集会时,由于叛徒的出卖,被国民党上海警察局会同租界巡捕逮捕,后来被押送到龙华淞沪警备司令部。

敌人对龙大道等人严刑拷打,以重镣、霉烂菜、沙子饭等惨无人道的手段进行折磨,妄图使他们屈服。但龙大道等始终坚贞不屈,在狱中仍然坚持秘密活动,开展斗争。一次,林育南被押到南京审问回来后,欧阳立安和龙大道开玩笑说:大秘书长(指林育南)和陈立夫交了一手,打了大胜仗,这次要你这小秘书长作证,和陈立夫交锋了。龙大道说:我去南京的话,连桌子也要翻他个面。逗得大家都笑了起来。

反动派软硬兼施,用尽各种手段,都不能使革命志士屈服,终于决定下毒手,在 2 月 7 日这个风雪凄迷的寒夜,将龙大道等 24 位革命者被秘密杀害于上海龙华监狱。

龙大道等烈士被秘密杀害的消息,不久便由监狱里的同志通过各种方式报告给党中央,党中央为此召开了追悼会,并由周恩来发布中央通告,表彰烈士们的英勇事迹。鲁迅和冯雪峰分别发表了《中国无产阶级革命文学和前驱的血》与《我们同志的死和走狗们的卑劣》两文,之后,鲁迅又悲愤地写下了《为了忘却的纪念》。龙华看守所的难友们敬仰先烈的悲壮就义及其不朽精神,集体创作了一首诗,并将它写在监狱的墙壁上:龙华千古仰高风,壮志身亡志未穷。墙外鲜花墙里血,一般鲜艳一般红。

1949 年 10 月 1 日,新中国在普天同庆的隆隆礼炮声中诞生了!龙大道烈士生前的遗愿“共庆东方出太阳”成为了现实。20 世纪 60 年代,革命者陶承写作的纪实文学《我的一家》风靡了整个中国,成为青少年革命传统教育的重要读本,该文随后被改编成电影《革命家庭》,影片中领导欧阳梅生、陶承夫妇进行革命活动的就是龙大道同志。1968 年,上海市委、市政府将龙华 24 烈士合葬在上海革命烈士陵园,并在绿树鲜花之中树立了一块纪念墓碑,上面刻着烈士的姓名和照片任人凭吊。在庆祝新中国成立 50 周年之际,中央党史研究室、共青团中央和全国妇联等 8 单位在中国革命博物馆联合举办“为了共和国的诞生——革命英烈事迹展览”,展出了 220 多位革命英烈 500 多件珍贵历史资料和革命文物,龙大道名列其中。随后,在江总书记题写刊名的《中华魂》举办的《庆祝建国 50 周年——永生的英烈》专栏中选取了 15 幅遗照刊出,龙大道的遗像又赫然在目。



                                         《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 600 年特刊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