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三件文物见证三位贵州辛亥名人的人生轨迹(上册)

三件文物见证三位贵州辛亥名人的人生轨迹(上册)

作者:钟家鼎 阅读量:20 点赞:0

贵州辛亥革命中涌现出众多的著名人物,他们不同的人生选择,多角度地折射出民国社会的时代特征。下面用三件文物见证三位贵州辛亥名人的人生轨迹,借以表达对先贤的崇敬和怀念。

一、一生从政的平刚

平刚(1878—1951 年),字少璜,贵阳市青岩人。平刚 8 岁读私塾,19岁考取秀才。

1904 年,平刚等在贵阳成立贵州最早的资产阶级革命团体科学会,鼓吹资产阶级革命,宣传资产阶级民主思想。1904 年冬,值慈禧太后七十寿辰,全国各地大肆举行祝寿活动。贵阳的主要街道都搭起了万寿台。平刚毅然将自己的发辫剪去,挥笔写了一副对联张贴在万寿台侧。上联是“东观日本西观意,卅年来人皆进化”,下联是“北惩俄罗南戒党,七旬后我亦维新”。贵阳知府下令捉拿平刚归案,革去秀才身份,责打四十大板了结。1905 年,平刚流亡日本,正值同盟会在东京成立,平刚即加入同盟会,担任干事。

1910 年,平刚根据孙中山“各省同志,各回本省运动革命,以壮声势”的指示,回到贵阳筹划革命。孙中山任命平刚为同盟会贵州支部部长。同盟会贵州支部虽然努力工作,但发展情况并不理想,并未担负起贵州辛亥革命的领导责任。贵州辛亥革命胜利后,平刚任大汉贵州军政府枢密院枢密员。中华民国临时政府正式成立,平刚就任临时政府众议院秘书长。袁世凯篡夺政权后,平刚流寓上海。1917 年,孙中山在广州组织护法军政府,就任大元帅,平刚出任大元帅府秘书。1923 年,平刚回到贵州。以后平刚在国民政府中一直颇不得志,加之体弱多病,染上吸食鸦片之癖,情绪十分消沉。贵州解放后,平刚以辛亥革命元老的资望,担任贵州省人民政府委员,受到人民政府的优待。1951 年底,平刚在贵阳病逝,终年 73 岁。

平刚著有《贵州革命先烈事略》一书,为研究贵州辛亥革命史留下了宝贵的历史资料。平刚喜欢书法,颇有功力。此件书法作品为行楷书,碑帖兼融,联句为“相州一败非观数,肥(淝)水之功在得机”。

公元 758 年,唐肃宗令郭子仪率 20 万唐军讨伐安庆绪叛军,叛军大败逃往相州(今河南安阳)。叛军首领安庆绪将主力投入决战,被唐军击败。安庆绪向史思明求救,史思明以十数万大军救相州,与唐军相遇于相州城北。唐肃宗此时怕郭子仪、李光弼拥兵自重,因而不立主帅,并任用亲信宦官鱼朝思为观军容宣慰使进行挟制。唐军先头部队与叛军接战时,天象突变,一时间飞沙走石,遮天蔽日,唐军自相践踏,尸横遍地。相州一战使叛军转危为安。

公元 383 年,北方的前秦欲灭南方的东晋,双方于淝水交战。淝水之战在谢安的运筹帷幄下,最终仅以八万人马大胜号称投鞭可以断流的八十余万前秦军队。淝水之战有效地遏制了北方强敌的南下,是我国古代以少胜多的著名战例。淝水之战确定了南北方长期对峙的格局。

本幅对联引用相州之战、淝水之战两个古代著名战例,说明事在人为,非关天意的历史观。诗言志。联语反映了平刚饱经沧桑,壮心不已的烈士情怀,是平刚从政一生的经验总结。作品所题戊子年是 1950 年,平刚 72 岁。次年平刚即辞世,终年 73 岁。平刚书法存世极少,本幅对联为其晚年作品,弥足珍贵。

二、去政从商的蔡岳

蔡岳(1875—1925 年)字衡武,贵阳人。少有大志,不应科举。1897 年,贵州提督学政严修创设经世学堂,从全省各府、厅州、县选拔 40 名高材生进入该学堂就读,蔡岳名列其中。1905 年,贵州巡抚林绍年奏派贵州学生赴日留学,蔡岳、刘显治两人作为自费生赴日留学。蔡岳赴日后改习政法速成科。当时,正值清政府预备立宪,中国留日学生大都希望就读政治、法律、经济等专业以济时艰,从中涌现出不少立宪派和革命派的骨干分子。

从贵州本土来看,立宪思想的产生与发展,有据可查者应从李端棻开始。百日维新中,礼部尚书李端棻积极推行维新变法,戊戌政变后流戍新疆。 1901 年,遇赦回籍的李端棻在贵阳大力宣传立宪思想,倡导卢梭、培根、孟德斯鸠等西方资产阶级理论家的政治学说,并且倡办学堂、开采矿务等维新事业。李端棻是戊戌变法的一位重要领袖人物,出身贵阳的名门显宦之家,其回乡后的立宪活动对贵州立宪派的形成具有奠基作用。当时,贵州在籍官绅唐尔镛、任可澄、华之鸿等人皆是李端棻的积极追随者,成为贵州立宪派颇负众望的代表人物。

蔡岳留日回国后,大力参与学堂的开办。1905 年,蔡岳与徐天叙、张协陆等人共同创办私立时敏学堂,并且参与贵州通省公立中学堂的开办。蔡岳还提议开办优级师范选科,以巩固中学教育。在担任通省公立中学堂监学兼教员期间,蔡岳因为与唐尔镛、华之鸿等人在教育理念上的分歧受到排挤,最终愤然辞职。1908 年初,蔡岳撰写的《黔学之础》一书公开出版。《黔学之础》从建设新贵州的大局提出问题,认为贵州要实现自治,建立立宪政体,必须从经济、教育两个方面着手努力。“国于地球者以十数,而有一极恶劣之政体,非所谓专制政体乎?吾国易专制为立宪,真所谓千载一时也。虽然立宪云者固非徒有一名词之谓,万期于实现之谓。今吾国政府之行动,欲立宪之实现乎?抑缘专制之习惯乎?是亦一大疑问。然无论为专制为立宪,政府苟公布已许地方自谋者,地方人即应起而自谋之。”“经济者有活动之势力者也,教育者有团结之热力者也,经济足以鼓荡社会,教育足以铸造社会。经济问题解决,则一切铁路,矿产以及农工商各问题即从而解决;教育问题解决则一切自治团体,行政团体以及各项公共团体之问题亦从而解决。”

据此,蔡岳就经济、教育问题的解决分为三个时期,循此三个时期即达到贵州立宪政体建立的目的。教育的第一时期即所谓“黔学之础”。蔡岳设计为:“以全省为本位,立一中心点以为之基。”所谓“中心点”即贵州通省公立中学堂,该学堂是当时贵州规模最大、质量最高、资源最为丰厚的中学堂。唐尔镛、华之鸿等人把持了该学堂,实际上就掌控了贵州的教育大权。另外,贵州的教育管理机构为学务公所,也被唐尔镛、华之鸿等人所控制,蔡岳指出:“唐、华二君既为本堂之监督,又兼优级师范选科之监督,同时又为学务公所之议绅。”既是执法者,又是监督者,从而形成:“中学堂之危险不在无人无款,而在无立法机关,无立法机关则一切必难进步。”因而,蔡岳提出必须成立贵州教育总会。“总会纲也,中学目也。”“所谓立于总会以监督中学改良之人,必非中学现有之人,立于中学不愿受总会支配之人,必又非总会发起之人。”蔡岳认为将贵州通省公立中学堂定为贵州教育总会的学堂,凭藉通省公立中学堂所拥有的资源,既可解决贵州教育总会成立的“人与财之两大问题”,又可以通过教育总会的成立实现对通省公立中学堂的监督管理。如此即可以打破唐尔镛、华之鸿等人垄断贵州教育的局面,实现贵州教育发展的第一时期即蔡岳所谓的黔学之础。

《黔学之础》一书从理论上阐述了贵州立宪运动的途径,即从经济、教育两方面入手,分成三步以达到目的。教育方面第一步完成以后,即可将贵州教育权利纳入公共监督的视野之下,打破唐尔镛等人对贵州教育的垄断局面。《黔学之础》出版时,贵州立宪派的第一大政党自治学社已经成立。因而,《黔学之础》既可视为贵州教育界反对唐尔镛、华之鸿等人垄断贵州教育的不同声音,也可视为新兴的自治学社反对唐尔镛、华之鸿等人垄断贵州教育的战斗宣言。

唐尔镛、华之鸿等人垄断贵州教育权力,与社会上其他办学者发生利益冲突,对立日趋严重。1907 年冬,张百麟等人决定成立自治学社,以推进宪政为宗旨,并向贵州当政申报立案。蔡岳作为张百麟的老师,不仅赞成成立自治学社,并在经济上予以支持。蔡岳深谙西方的政党制度,是两党制的坚持者,他不但支持自治学社的成立,而且建议成立宪政预备会。蔡岳虽然没有加入自治学社,但参与了自治学社的一系列重大政治活动,是一个对于宪政预备会和自治学社两派都十分重要的政治人物。1909 年秋,贵州谘议局正式成立,立宪派人物乐嘉藻当选为议长。全省 39 席议席,自治学社占 33 席的绝对优势,成为贵州第一大党。

1909 年 12 月,全国各省谘议局代表在上海成立国会请愿同志会,该会议定赴京要求清政府缩短预备立宪期限,速开国会,成立责任内阁等事宜。蔡岳当选为贵州教育总会、贵州商务总会总代表,赴京参加第二、三次国会请愿活动。请愿活动在资政院和一些地方督抚的支持下,迫使清政府将预备立宪期限缩短为五年,并在国会未开前先设立内阁。三次国会请愿活动证明,清政府的承诺说到底是一个骗局。立宪派终于背弃清政府,投入反清革命的洪流之中。

随着全国形势的发展,革命派与立宪派的联合逐渐成为一种趋势。此时,自治学社与贵州当政乃至宪政预备会等政治势力的斗争日趋激烈。1911 年 10 月,武昌首义爆发后,湖南、陕西、江西、山西、云南相继响应。宪政预备会勾结贵州当政者阴谋捕杀张百麟等人,以铲除自治学社。蔡岳在两党即将火拼的关键时刻,从上海回到贵阳。面对两党的严重对立,蔡岳指出:“自武昌起义,全国政党,莫不牺牲成见,一致动作。盖今日局势,譬犹刺虎,一击不中,立反噬人。今清廷无恙,岂惟激烈派有身首异处之忧,即稳健派宁免玉石俱焚之惨。”蔡岳呼吁两党同舟共济,共同推翻清王朝的统治。11月 1 日,自治学社和宪政预备会携手联合,蔡岳主张两党向官方提出和平独立的要求,两党一致表示同意。第二日,蔡岳与张百麟、杨昌铭、乐嘉藻、任可澄、周培艺、陈永锡、凌云、朱焯昌等人冒死进入巡抚衙门,向巡抚沈瑜庆就时局发展进言贵州独立问题,沈瑜庆坚辞贵州都督之职,答应交出权力。11 月 4 日,贵州辛亥革命和平光复,贵州大汉军政府成立。杨荩诚就任都督,主管军事。立法院、枢密院相继成立,各司其职。蔡岳被任命为枢密院十人枢密员之一,担任财政部部长。蔡岳是一位经济学专家,在任期间为贵州大汉军政府财政的稳定做出了重大贡献。贵州辛亥革命和平光复不久,自治学社即惨遭杀戮,贵州陷入一个军阀统治的混乱时期。

蔡岳忧国忧民,怀着以天下为己任的政治抱负,投身辛亥革命的宏伟事业。蔡岳殚精竭虑所撰写的《黔学之础》,勾画了一幅建设新贵州的蓝图。然而军阀混战的残酷现实,使蔡岳建设新贵州的设计成为可望而不可即的政治理想。蔡岳最终弃政从商,寓居上海经营群明社上海分社,以后还开钱庄,做过证劵业等多种行业。1925 年蔡岳在上海逝世。蔡岳生于富商之家,父亲蔡逊堂经营绸缎业,所开店号蔡恒泰为贵州著名商号。蔡岳留日回国后在原祖业基础上扩大经营规模,将原商号改名为群明社,除继续经营绸缎业外,还增加书籍、百货等业务的经营,发展为群明百货交易处,以后又在武汉、上海两地成立分社。从武汉、上海采办书籍、纱布、百货回贵阳销售。从贵州收购水银、朱砂、蚕丝、银耳、五倍子等土产到武汉、上海等地销售,成为当时贵阳最有实力的一家商社。

蔡岳与黄干夫交好,黄干夫是无产阶级革命家王若飞的大舅。1904 年,黄干夫与凌秋鹗等人共同创办了达德学堂,被公推为堂长。达德学堂是清末民初贵阳著名的私立学校,曾为社会培养了大批优秀人才。蔡岳曾聘黄干夫兄弟黄齐生为群明社总经理。继而王若飞从安顺到达德学堂读书。毕业后,王若飞到蔡岳的群明社工作,受到蔡岳的多方关照。以后王若飞赴法国勤工俭学,蔡岳在经济上给予了有力的资助。王若飞在回忆这段往事时感恩不已。

三、去政从文的姚华

姚华(1876—1930 年),字重光,号茫父,贵阳人,1897 年中举人。姚华天资聪颖,对中国传统学问有深厚功底,而且诗文书画无不精通。1900 年,姚华即著有《说文三例表》《佩文韵注》等著作。1902 年,年仅 28 岁的姚华受聘兴义笔山书院山长。笔山书院于清嘉庆十八年倡建,以有笔架山得名。光绪十六年由贵州军阀刘显世之父刘官礼重修。刘氏家族以兴义为根据地,经营数代后发展成为兴义军阀集团,进而主政贵州,对贵州社会产生过重大影响。姚华主讲笔山书院一年,强调学兼中西,不仅讲授中国传统文化,而且传播西方的科学、政治各方面知识。姚华就此与刘氏家族结成渊源。姚华的学生中不少人学有所成,数十人日后留学日本,其中有王文选、何应钦、王文华等民国军政要人。

1903 年,姚华进京准备会试。在京期间,姚华一面鬻书以维持生计,一面就任顺天工艺学堂印书科委员兼汉文教席。1904 年,姚华高中进士,授工部虞衡司主事。同年,由清政府官派赴日本法政大学速成科就读。日本既是清政预备立宪的重点考察国家,又是清政府派遣留学生的主要指定国家,中国留学生大都汇集于此。同时,日本是康、梁立宪派和孙中山革命派在海外从事活动的基地,贵州留日学生的政治思想和组织系统大都渊源于此。由于李端棻和梁启超的特殊关系,康、梁的立宪思想在贵州留日学生中得到了普遍的响应。

留日期间,姚华与同学组织成立爱国团体丙午社,宣传立宪思想,并编著《法政讲义》在国内印行。1907 年,姚华以优等成绩毕业,回国后调任邮传部邮政司行走。作为一名热血青年,又经过在日本法政大学对西方政治法律的系统学习,姚华对清政府立宪的政治举措充满希望,该年底即与好友陈叔通、邵仲威等人创办私立政法学堂,着意培养政法人才。辛亥革命后,姚华被推举为中华民国临时参议院议员。姚华抱着一腔爱国热情而从政,然而民国政府有其名无其实,国家政治的实体是军阀坐大。姚华对于军阀政治深恶痛绝。“眼看割据成,余亦踞一寺”。(《答梁启超》)从此,姚华与官场分道扬镳,居城南菜市口烂缦胡同的莲花寺南院莲花庵,专心于文教事业,不仅著作等身,而且学生遍及北京及全国各地。

姚华虽然退出官场,但并非不关心政治,不关心国家的前途。对此,姜德明指出:“在我的印象中,姚茫父又属于那种不问世事的旧派诗人或画家,特别是他又当过清末的京官,从表面上看问题,简直认为他有点近于遗老的味道了。最近买了一部《弗堂类稿》,翻看了姚的诗集,发现姚茫父的诗虽然不少一般应酬之作,但也有一些诗的内容使我很意外。例如一首《大风谣》,显然表现了他对军阀的不满:天上风儿疾,地上兵子横。一样只如虎,天地知怎生。又如当他听到袁世凯‘将有洪宪建元之耗’时,写了《国庆日对菊花怀》:山中甲子今何岁,世外风烟又晚秋。寒雨连天催落木,他乡何日赋登楼。芳辰且自消棋局,薄酒仍堪话壑舟。此后无花徒尽赏,重阳虽好易生愁。诗里借景抒情,曲折地反映了他对世事的感慨。对于军阀段祺瑞制造的‘三一八’惨案他也很气愤,并站在学生一边,赋诗道:留得一冬雪,春来两度看。为因埋战血,较觉作花寒。未霁仍将积,旋消若已残。不成惠连赋,愁思动长安。同时又作《二女士》,献与死难的女师大同学刘和珍、杨德群两烈士:宣和不闻陈东死,南渡胡为死东市?千年夷夏祸犹存,碧血又渍绿窗史。呜呼刘杨二女士!读了一部《弗堂类稿》,我有一点小小的感触。只能说,过去我对姚茫父了解得太少了。当初把他看成旧京遗老实在是一种无知。”

实际上,姚华反军阀、反黑暗的言论还有很多。在《丁巳都门杂诗》写道:“曾闻假节号安西,一月成都没马蹄。大敌不亡亡小敌,哀猿处处怨巴氐。”诗中表达了对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的愤慨。姚华还为与李大钊同时遇难的学生方伯务出版遗作并题诗:“生前著意染胭脂,别样风姿正入时。画里玄机惟守墨,可怜落笔苦争奇。

姚华的学生,著名史学家郑天挺教授说:“姚先生以文章名海内三十年,向学之士莫不知有弗堂先生。晚年潜翳古寺,出其余绪以为书画,见者惊为瑰宝,而文名反为所掩。”姚华是当时公认的教育家、古文字学家、戏曲理论家、曲学家、诗人、文学家、书画家。以教育论,姚华先生曾任北京女师大、京华美专校长,及清华学堂、民国大学、朝阳大学等校教授,并被北京大学造形美术研究会聘为导师。姚华渊博的学问,在民国初年的北京无人出其右,被誉为旧京都的一代通人。梁启超、鲁迅、徐志摩、郭沫若、郑振铎、陈师曾、陈叔通、叶恭绰、钱基博、马叙伦、梅兰芳等文化名人对姚华都有高度评价。

姚华书法全面继承传统,真草隶篆各体兼能,形成了古拙、刚强的个人风格。姚华书法深受乡贤莫友芝书法的影响,一生孜孜不倦地研习古法,融会碑帖。正草二体,无不精通。姚华书法结构茂密恣肆,内敛外侈;用笔汲取金文、魏碑之长,并用倒韭法入书,形成独具特色的顿而后曳的笔法。姚华认为清末碑学书家倡导尊碑卑帖之风,没有从宏观方面来把握中国书法的发展,理论多有偏颇。总而言之,姚华继承了贵州书家莫友芝的书法风格而发扬光大,其书法是清代以来贵州书法风格区别其他地区风格的又一个重要标志。姚华在世时,被推为京师第一书家,书法广为流传。如榜书匾额有为清政府邮政部题写的“大清邮政局”、为北京琉璃厂古玩店题写的“邃古斋”等传世作品。2006 年,荣宝斋出版社出版了精装彩板的大型开本《姚芒父书法集》。

姚华的绘画同样享有盛名,山水、人物、花鸟样样精通。本幅画作堪称姚华的代表作品,作品笔墨的老到,如桂百铸说:“其沉着似墨井,劲健似石田,其豪放又似涛溪二师。”作品境界的深邃,如徐志摩说:“茫父先生在他的诗里,如同在他的画里,都有他独辟的意境。贵阳一带山水的奇特与瑰丽,本不是我们只见到平常培塿的江南人所能想象;茫父先生下笔的胆量正如他的运思的巧妙,他可以不断地给你惊奇与讶喜。山抱着山,他还到山外去插山,红的、蓝的、青的、黄的,像是看山老人,‘醉归扶路’时的满头花。水绕着水,他还到水外去写水,帆影高接着天,芦苇在风前吹弄着音调。一枝花,一根藤,几件平常的静物,一块题字,他可以安排出种种绝妙的姿态。茫父先生的心是玲珑的。”画作画面山重水复,景象老气横秋。近处一株枫叶如火,远处一片帆影归来。具有一种内敛的情思。姚华有一首题画诗:“叶叶霜红乘晚晴,西风掠鬓晚初生。山僧不习匡时策,只把新诗锻炼成。”(《炼诗图》)

读姚华画可以培养浩然正气,可以体会古人所谓烟云供养之意。诚如刘海粟所言:“窃谓读书之暇,得一小轩,一椅而外,不容他物,壁上挂茫父佳作一帧,煮茗焚香,日坐二小时,相对忘饥,于愿足矣!”

值得一提的是,姚华的画作与另一位贵州人黄干夫的画作大有关系。黄干夫不仅是达德学校的创办人,而且是一位画家。黄干夫与姚华是好友,到北京必到莲花庵居住,书画上深受姚华的影响。黄干夫主攻人物,兼擅山水。人物画代表作为 1924 年创作的《挽车人物图》(贵州省博物馆收藏)。该图上有黄干夫、姚华、乐嘉藻三人的题咏,从而可知作品描绘的是民国初年满人因特权被废除后,以拉人力车养家糊口度日的画面。另外,从姚华的题咏可知本幅画作与黄干夫的《挽车人物图》为同一人甘凤章所作。作画的时间为同年同月,前后不超过一个月。1924 年秋,甘凤章到北京向姚华、黄干夫索画。姚华、黄干夫两人所画的不同题材,不同程度地反映了当时的社会面貌,反映了当时作画人的人生态度。1924 年的姚华,步入事业的辉煌时期。当年夏天,姚华与凌直支、陈半丁、王梦白在京开画会,作品数千件,嘉宾云集,印度诗人泰戈尔亲临发表演说。可谓极一时之盛。同年秋天,京华美术专门学校创办,学校网罗的师资都是当时的大方之家。姚华被推举为校长。

1926 年姚华中风,左臂残废,仍作书画不辍。1930 年 6 月病故,葬于西直门外灶君庙姚山,享年 55 岁。


                                                 《文史天地》纪念辛亥革命 100 周年特刊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