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周西成战死黄果树(上册)

周西成战死黄果树(上册)

作者:杨文金 阅读量:34 点赞:0

1929 年农历 4 月 14 日,发生在黔滇必经之道上短促的“鸡公背之战”轰动了全省,贵州省主席周西成也因遭李燊部弹中而负伤于此,后死于黄果树瀑布下游冒水塘,致使全军溃败。

周西成、李燊都是袁祖铭的部下。1927 年袁祖铭在湖南常德被唐生智以“团年宴叙”诱杀后,周西成、李燊是唯一留下的两支黔军部队。周为第二十五军军长兼贵州省主席,李为第四十三军军长住鄂西来凤一带。周西成在未主黔政之前,为了达到目的,想方设法去依附强者,并竭力建立一支独立的不受其他军阀左右的军事力量。他主黔政后,自以为羽翼丰满,无需再仰人鼻息,不择手段把一切非桐梓系势力排挤出黔境。就是对在外省鄂西的李燊,他都不放心,对李采取各种阴险的手腕。一是凡四十三军回黔稍有嫌疑的人,即遭杀害;二是收买四十三军雷鸣九师的营长谢海秋,令其潜回来凤离间李燊与雷鸣九的关系;三是将李属下的马明亮、史南侯两个旅拉回贵州,又厚礼邀请汝霜、吴剑平等一些失意人员回黔工作;四是为了削弱四十三军的力量,周还严禁贵州的青年人外出,使李的兵员和干部得不到补充。由于周的以上做法,加剧了周、李之间矛盾的发展。

周西成当上贵州省主席后,并不满足贵州一省的统治,随时准备向邻省伸手,为桐梓系扩充统治地盘。如:1926 年 7 月,周西成支持毛光翔在四川猛攻合江县城;1927 年 5 月,周打着“讨共”的旗号,大肆派兵向湖南进攻; 1927 年秋,云南军阀爆发了龙云与胡若愚、张汝骥的争权斗争,胡、张军事上遭到失败后,派人持《三军密约》草案向贵州呼救时,周西成一直虎视眈眈,想扶持毛光翔获取云南政权,当即决定组织“援滇”军向云南进攻。任命毛光翔为援滇军总司令,任阮德炳为前敌总指挥,分三路向云南境内进攻。出师之日,周西成亲到头桥送行。援滇军一度占据云南十余个县。滇军方面为了迎击黔军的进攻,任命胡瑛为前敌总指挥,率四师军队,分三路迎击黔军。周西成为援助胡若愚、张汝骥而发动的援滇战争,动用了十个团以上兵力,浩浩荡荡地向云南前进,最后以兵败折将而归。援滇战争的失败,不仅使周西成扶植毛光翔获取云南政权的幻想彻底遭到破灭,而且种下了龙云联合李燊进攻贵州,推翻桐梓系的祸根。

周李“黔东之战”

1927 年秋,周西成派兵援滇支持胡若愚、张汝骥的失败,导致了龙云从中利用李与周西成的矛盾,联李击周。1928 年春,龙云派代表李云鹄与四十三军驻泸代表刘德一会晤,达成协议:如果李部西进攻黔,滇军将东出配合;双方并就行动期间,云南方面对李部的饷弹支助以及定黔后的滇黔关系等问题,作出了相应的规定。龙、李之间的密谋,加速了周李之战的爆发。蒋介石认为周西成勾结桂系,处处与国民党中央作梗,国民党中央两次派张道藩、王度等到贵州指导筹办党务,都遭到周以各种借口加以阻挠。蒋介石对周西成阻挠筹办党务的这件事极度不满,但因周此时已牢牢控制了贵州政局,对他也无如之何。因此,当李向蒋介石提出回黔的要求时,蒋认为是整垮周西成的大好时机,李回黔也是对周西成一个很好的制约,对李的四十三军“准免北调”,暗中支持李回黔。

1928 年 10 月 2 日,李率四十三军第一师杨汗初、第三师雷鸣九两部从宜都出发,副军长胡寿山率第二师张绍先及教导师杨其昌部取道入黔。周西成当即命王家烈、侯之担率军赴黔东堵截。1928 年 10 月 27 日,周部张汇川、田百谷纵队已进抵湖北省来凤县境,直抵百户师、漫水铺一带,侯之担的两团兵力已开到距来凤县城数十里处,与四十三军的前锋部队接触。次日拂晓,双方在来凤县城近郊毛坝前方约 5 里之高地一带展开激战。周、李之间的战幕正式拉开,王家烈分兵三路向来凤进攻,李亲赴来凤指挥军事。周军溃败回黔。李率部入黔,历时三个月的周李“黔东之战”,结果以四十三军溃败暂告结束,李率残部千余人沿长顺、紫云、贞丰、兴义退入云南陆良马街,投奔龙云。

1929 年 2 月,蒋介石密电滇黔军李燊部编入第十六军归龙云指挥,以厚兵力,且以监视周部,滇军入桂容易通过黔境。龙、李受命后,当即以朱旭师安根普旅为左翼,张凤春师为右翼,刘正富旅的五、六团为前敌指挥直辖军,做好攻黔准备。1929 年 3 月 16 日,龙云以云南省政府的名义致电蒋介石,指责周西成不遵中央命令,密约胡若愚、张汝骥、赖心辉等各派代表潜赴江安会议,并将接壤滇边之毕节、威宁等县划为张部防。4 月,龙、李联军正式展开军事行动,指挥部行营指挥所设于曲靖。北路滇军由龙云亲自指挥,率张冲师高荫槐旅计四个团兵力;南路左翼由朱旭师刘正富旅组成,由富源向盘县开进,李部王定一、向茂章二团随左翼行动;张凤春师为右翼,经罗平向兴义进攻。总计南路兵力约 11 个团,统由李燊指挥。

为了抵抗滇军的进攻,周西成于4月上旬在贵阳召集省政府重要人员会议,除桐梓系的主要军事头目外,邓汉祥、刘其贤、王天锡等人也参加了这次会议。会议决定委任邓汉祥为贵州省警备处处长,代行省主席职权,坐镇贵阳;委任张銮为城防司令,维持后方治安;刘其贤为行营参谋长,随军行动。同时决定以毛光翔为左翼总指挥,率犹国材由兴仁出发迎击滇军;以黄道彬师为中路,由盘县指向沾益;周西成率刘成钧教导师、宋永宪骑兵团及崇武学校学生向安顺进发,亲赴前线指挥作战。

镇宁县长一天举行两次迎接仪式

龙、李联军首先以朱旭师刘正富旅为前卫,四十三军一、四、七、八团教导营、警卫营及机炮连等为后卫。进入盘县境后,先头部队在平彝与黄道彬师接触展开了战斗,黄部抵挡不住滇军的攻势,由亦资孔、盘县、普安、晴隆一直退至关岭,黔军中路遂被突破;而左路毛光翔部在兴义被滇军张凤春牵制后,竟不能突破敌军的阻击,终于使黔军全盘处于被动,连遭溃败。

周西成命黄道彬扼守花江河,并命王天锡率刘成钧师往援。但黄师守不住花江, 4 月 13 日已退至灞陵桥,王天锡部止于关岭。

4 月 14 日上午,周西成见情势危急,由安顺坐车赴前线指挥。听说周主席要亲赴前线路过镇宁县城,县长就通知县城的老百姓和学生到公路上迎接。约 9 点钟时周西成到达镇宁,县城公路两旁站满迎接的群众和学生,周西成下车接见。时有神职人员罗佰雍向其建议在此督战,不要前往。周坚持要赶到关岭吃早饭。由黄果树经大平地入鸡公背后,就与滇军先头部队接触交战。周在鸡公背一户民房设了个临时指挥所,亲自督战指挥教导师向滇军发起正面攻击,而鸡公背正面前沿大坡顶制高点,左面四陵坡制高点,右面云盘坡制高点均被滇军占据。周军处于大坡顶洼地。在情况十分危急的情况下,周西成仍不审时度势,既不调动援军,也不避敌锋芒。反而置两翼于不顾,欲凭借 70 门迫击炮,100 多挺手提机枪的火力击退正面之敌。结果滇军从左翼抄黄果树,将周军包围于大坡顶洼地,使其优势火力无法展开。黔军设在鸡公背的指挥,同时遭到滇军曾恕怀旅和王定一、向茂章的突袭。周西成胸部负伤,黔军溃不成军,尸骸狼藉,共死伤 2000 余人,器械完全损失。余部由安顺经贵阳退回遵义。

1929 年 4 月 14 日上午 9 时周西成路过镇宁县城,镇宁县长还组织群众到公路边迎接。下午 4 时左右镇宁就有传闻说:黔军败了,李军长已经得胜利,要过镇宁县去贵阳。这时镇宁县县长又通知老百姓和学生到公路上去迎接李。约下午 6 时左右李燊过镇宁县镇城,老百姓都涌到公路上去看热闹。李胸前挂着一副望眼镜,向群众招手致意说:“周西成是个独裁者,我来主政要实行民主。”

陈南山寻尸发财未遂遭枪杀

周西成在鸡公背中弹倒地,卫兵扶起还能走路,几个卫兵扶着他撤退,此时黔军大乱,真是“兵败如山倒”。在鸡公背后面,刚武装起来的崇武学校的学生,见黔军败退,掉头就跑。此时黄果树已被李部绕道由郎岱经坡贡来占据,截断了黔军的退路。黔军为了逃命,只得取道由滑石哨下去过白水河,即过黄果树瀑布下游二公里处,地名冒水塘(经石汪寨)。周西成是卫兵扶着过河的,枪伤被水一浸,就一命告终。此时,周之副官,见河边有一黄果树当地的农民王顺清,愿多给几元报酬,请王共同抬尸过河。王认真一看,就认出是周西成尸体,其最明显标志是脸部生有指头大的黑痣一颗。抬尸过河之后,副官对王顺清说,你帮忙购买棺木一口装尸,以后对你有利。王则于黄果树街上涂云成家,以 15 元大洋(银元)购买棺材装殓。并将其藏于偏僻地方。

一个星期后,李燊发出通告,通知地方政府组织老百姓把被打死在鸡公背战场上的军人埋掉,规定滇军每人挖个坑单埋,黔军在附近的不管有多少挖个大坑埋在一起。通告中还说:谁寻获周西成尸体,奖给大洋 5000 元,愿任职者,可委充县长。因当时天气较热,尸体已开始腐烂发臭,老百姓就用蒿芝草(当地一种能消毒防臭的草本)塞鼻才去抬尸。镇宁县南一区(安庄)区长陈南山,白水河人,为了升官发财,就带着人到黄果树去寻找周西成的尸体。农民王顺清怕被陈南山找着,就暗中将周的尸体由鹰歌岩移到偏僻地方的一个小洞里,洞口有一笼大芭茅草遮住。因此,陈南山带人到鹰歌岩去就没有找到周西成的尸体。

然而,就在滇军在贵州暂获小胜之时,被龙云打败后退驻川、滇、黔交界处的胡如愚、张汝骥、孟坤等,趁云南守备空虚的机会,从四川猛攻昭通,并进袭昆明。龙云在毕节接到急报,决定除张凤春师留驻贵州支持四十三军固守贵阳外,其余各军撤回抵御胡、张、孟的进攻。6 月 29 日,滇军趁雨夜,全部忽然退去,临行前在贵阳张贴告示,声称滇军撤离“意在避嫌”。滇军一走,李燊势孤,只得放弃贵阳。7 月 14 日凌晨,李燊率四十三军官兵西撤。天明时,原驻龙里的廖怀中部首先入城,毛光翔、王家烈率部接踵而至。李燊原准备扼守花江,待机观变,退却途中得知自己预设于茅口河的军队被二十五军魏金荣部打败,花江不可守,遂退到兴仁,又被犹国材部打败,李不得已,一路退入云南。李燊在贵州发号施令前后共计 36 天,但当省主席只有 18 天。因此,民间有“民国十八年,汉板十八圈,主席十八子,只坐十八天”的民谣流传。

7 月 4 日李燊率部四十三军官兵西撤,毛光翔进驻贵阳主政后,周夫人到黄果树来寻到了周的尸体,护尸有功的农民王顺清,受到了周夫人的殷勤款待,邀请到贵阳作客 20 天。因王顺清没有文化,不愿做事,要求回家。王回来时,得旅费大洋几十元。对寻尸求荣企图得到升官发财的区长陈南山,则责成镇宁县长张庚良将其逮捕枪毙在于白水河。

周西成中弹之谜

周西成在鸡公背负枪伤之谜至今未解开。《贵州军阀史》只记“周西成胸部负伤”。而周胸部负枪伤是滇军的子弹打伤的,还是黔军内部的人开枪打的,《贵州军阀史》上没有写。根据当地的传说及调查有二说。

一说是:在形势危急时,其部属黄营长,连续三次请周增加兵力,周一怒之下,一枪将黄打死。但身旁有一副官,恰是死者之弟,见手足惨遭枪杀,则怀恨在心,当周军猛冲猛杀,击退对方先头部队,退至鸡公背时,就与滇军主力接触,激战更猛,周也督战更严,在欲进不能、欲退不许、军心惶惶之际,心怀大恨的黄副官,借对方枪弹纷飞时刻,从周的背后打了一枪,周虽然未立即毙命,但已重伤倒地。在伤亡惨重,指挥无人的情况下,幸存者大败而逃。

二说是:李用重金收买了周西成身边的一个便兵,即警卫员。周西成身上穿一件钢背心(即防弹衣),子弹由胸前背后是打不穿的。当周亲临督战,战斗打得很激烈时,李用重金收买的这个便兵就由周的侧面夹孔处开了一枪,周当即中弹倒地。其他便兵发现也随即向开枪打周的这个便兵开枪,这个便兵当即被击毙。

1929 年 10 月,南京政府正式任命毛光翔为二十五军军长兼贵州省政府主席后,批准由贵州省拨给周西成家属恤金 18 万元。1930 年 6 月 1 日在鸡公背为周西成建了衣冠墓。为了祭扫方便,从黄果树把公路修到鸡公背山脚。举行葬礼的那天,毛光翔、王家烈、犹国材等都坐车到鸡公背参加了周西成的衣冠葬礼。鸡公背的周西成衣冠墓,墓身圆拱,全用石料砌成,墓旁亭台碑记较为壮观。碑记中有两副墓联:

其一:


以死勤事,如史阁部遗爱长存,燊土葬衣冠,二分明月扬州路;

对宇望衡,比关将军大名不朽,河山留姓氏,千秋风雨灞陵桥。


其二:


此间共关索岭互争高,世仰功德崔巍,丰碑矗矗河山寿;

斯人与赵刚节同不朽,我向沙场凭吊,故垒萧萧荻秋。


为了方便祭扫、守护,还在墓侧建了一个祠堂,专制有一套炊具放在祠堂里供每年祭扫时用。还购买了五石租的田产在鸡公背,叫黄果树的农民王顺清去耕种,住在祠堂里守护周的衣冠墓。几年后,王离去,又招来了两个和尚住在祠堂里。“文化大革命”时造反派已把亭台、碑记、祠堂等全部毁坏。现仅剩石圆拱衣冠墓。



                                               《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 600 年特刊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