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
杂志订阅

手机上阅读

扫描下载App

军阀混战中的贵州省主席周西成(上册)

军阀混战中的贵州省主席周西成(上册)

作者:陆安 阅读量:14 点赞:0

他从大山里走出来,在枪口和刀尖上爬到了陆军上将的高位;他却没有走出大山,自负与短视让他最终又葬身大山。周西成的身上,是否闪动着夜郎王的身影?

辛亥革命之后,我国西南地区各派军阀拥兵自重,政局混乱,战乱频仍。一个出身贫寒的小人物投身行伍,从士兵做起,扶摇直上,平步青云,最终成为威震一方的贵州省主席,他就是周西成。

平步青云,大山深处走出来的陆军上将

周西成(1893—1929 年),名世杰,号世斌,别号天保山人。西成乃其字,因以字行,人多以周西成称之。他出生在贵州桐梓县黑神庙一个农民家庭,自幼便厌文好武,18 岁时,曾入桐梓县公立明德小学学习,“然又不肯就学”,不久,就偕同表弟毛光翔(后成为其妹夫)投身清军。辛亥革命爆发,贵州易帜,革命军政府成立,周西成摇身一变成为都督杨荩诚的卫队成员。1913 年,周西成以少尉军衔被保送进入贵州讲武学堂学习。1920 年,因为在护国战争中冲锋陷阵,表现突出,周西成被擢升为黔军第一混成旅十团二营营长。

周西成腹中虽然没有太多的文化,但为人工于心计,“雄心勃勃”。从投军那天起,他就十分注意利用亲党关系网罗势力,毛光翔、王家烈、犹国财、江国璠等后来的黔系军阀骨干,就是早年凝聚在周西成周围的同乡或亲党。正是在这些亲信的支持下,1921 年 7 月,周西成夺取了第一混成旅的控制权,自称旅长,并论功行赏,封毛光翔为团长,王家烈、犹国财、江国璠等皆委以营长之职。

1921 年 12 月,孙中山先生领导第一次北伐,任命老同盟会员、川军第六师师长石青阳为北伐大本营参议,在四川组织“讨贼军”。周西成率部入川,投靠石青阳,受委为四川“讨贼军”第三混成旅旅长。很快,他又收编了四川军阀杨森的一部分军队,得步枪一千多支,实力大增。石青阳旋即任命他为川东边防第二师师长,毛光翔、王家烈等人皆升为旅长。至此,以周西成为首的这个贵州军阀集团初步形成。

为了壮大实力,周西成率部三次攻袭重庆最为富庶的黄桷垭地区,对位于此处的铜元局大肆劫掠,第一次“饱载铜元约四十余万寻钏而去”,第二次“尽攫铜元局所有退去”,第三次更使“民众不堪其扰”。

周西成部凭着这些“胜利果实”,招兵买马,扩张地盘,声名鹊起。 1923 年底,周西成衣锦还乡,将所部改称“靖黔军”,浩浩荡荡,开回黔北,擒杀盘踞此地的巨匪罗成三,收编罗部两团人马,自立政权,与控制省城贵阳的滇军分庭抗礼。

在这个过程中,周西成始终牢牢抓住同乡、亲党、戚族这根纽带,刻意经营,着力培养,形成以自己为首的牢不可破的军阀集团。他经常挂在嘴边的口头禅就是“本军前途,即是大家的前途”。这个集团地域观念十分浓厚,宛若一个组织严密的封建大家族。他手下的军政官员,无一不是桐梓县人。无怪乎,有人曾经十分形象地描述,周西成发迹后,把桐梓县能识字的人都拉出来做了官,乡间要找个能写信的人都找不到了。当时报章上曾出现“内政方针,有官皆桐梓;外交礼节,无酒不茅台”讽刺周西成任人唯亲的对联。

1925 年 12 月,滇军退出贵州,北洋政府先是任命周西成为贵州军务会办,紧接着,1926 年 1 月,又明令委任他为贵州省省长。1927 年,南京国民政府成立后,周西成在担任贵州省主席的同时,兼任国民革命军第二十五军军长,军衔升至陆军上将。这样,贵州的军政大权悉数落入以周西成为代表的桐梓系军阀集团手中。

滇军内讧,贸然卷入,偷鸡不成蚀把米

贵州与滇、桂两省毗邻,三省军阀之间关系错综复杂,盘根错节。周西成掌权之后,很快便陷入了军阀混战的泥潭不能自拔,最终葬送了自己的性命。虽然早在 1923 年周西成所部就集体加入了国民党(当时叫中华革命党),但大权独揽之后,周西成却对南京国民政府始终心存疑惧,想方设法阻止国民党中央的势力染指贵州。1926 年 12 月,国民党中央派张道藩、李益之等人到贵州筹划建党事宜。周西成派人将李益之暗杀,事后以李有“共党嫌疑”为由上报蒋介石。蒋介石又派王度、黄乾堃等为贵州省党部筹备委员,但同样遭到周西成的抵制和冷遇,无法开展工作。蒋介石对周西成极为不满,这为他日后的杀身之祸埋下了伏笔。周西成的死,与滇系军阀有关。

滇系军阀唐继尧手下有四员大将,即龙云、胡若愚、张汝骥、李选廷,各领人马,恃才傲物,锋芒毕露。渐渐地,唐继尧感到尾大不掉,成为心腹大患了。1925 年,滇桂战争,滇军一败涂地,撤回云南,士气低落,矛盾重重。唐继尧借机进行整编,将这四员大将改委镇守使,试图剥夺其军权,此举埋下了政变的种子。1927 年 2 月 6 日晨,龙云、胡若愚、张汝骥、李选廷四名镇守使联名发出通电,要求唐继尧公开政治,改组政府,驱逐唐三(唐继虞)、陈维庚等亲信,交出军政大权。身为昆明镇守使的龙云逮捕了通电所指的宵小 20 余人。众叛亲离的唐继尧见大势已去,只好俯首从命。这就是推翻唐继尧统治的“二六政变”。

2 月 22 日,龙、胡、张、李四镇守使在宜良法明寺召开会议,协商改组云南省政府事宜。经过一番议论,最终决定采用合议制,成立“云南省务委员会”,四镇守使等人为省务委员,推举胡若愚为省务委员会主席,拥戴唐继尧为有名无实的省务委员会总裁。统治云南长达 14 年之久的唐继尧“光荣”地下台,郁闷不已,落落寡欢,于 5 月 23 日吐血而死。

唐继尧退出政治舞台,并不意味着滇系内部的矛盾迎刃而解了,相反,愈演愈烈,主要表现在龙云和胡若愚之间展开了你死我活的争斗。当时,四镇守使名义上各有一个“军”,其实是虚张声势。实际上,龙云、胡若愚各有两个旅、四个团,另有警卫一营;张汝骥实有三个团兵力;李选廷只有一个团的人马。唐继尧原有近卫军四个旅,共计八个团,政变后,被龙、胡收编。龙、胡二部旗鼓相当,势均力敌,力量稍逊的张、李采取骑墙态度,坐山观虎斗。

1927 年 6 月 13 日深夜、14 日凌晨,胡若愚派出一队人马,突袭了昆明龙云的住宅。龙云猝不及防,一只眼睛被炸弹碎片击中,血流不止,束手就擒。胡若愚怕龙云逃走,乃特制一铁笼子,将龙云囚禁其中长达一个月之久,致使龙云的这只眼睛失明。龙云后来每念及此,总是泪流满面,切齿痛恨。耐人寻味的是,蒋介石在龙云被囚的当日,即 6 月 14 日,任命龙云为国民革命军第三十八军军长,胡若愚为第三十九军军长,张汝骥为独立第八师师长。蒋介石此举,真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鼓励地方实力派自相残杀,然后“择优录用”。

龙云被囚,其部实力并未受损。龙云部将张冲立即率部占领胡若愚的老家罗平,声称:若龙云受害,即开杀戒,屠其亲族,以此要挟胡若愚。龙云表弟卢汉由昆明逃出,潜往滇西,请出滇军老将胡瑛,统一指挥龙云部队,反攻昆明。胡若愚不支,撤离昆明,在昆明东郊大板桥,将龙云释放,并协商了一个“板桥协定”,即龙云回昆明后,接任省务委员会主席职务,保证省城居民的生命和财产安全,胡若愚则参加北伐,离开云南,但龙云要接济粮饷和兵员,并保证胡的家人及财产安全。

龙云返回昆明后,于 1927 年 8 月 13 日接任第三十八军军长,兼云南省务委员会主席,从此开始了他对云南 18 年的统治。

龙云论功行赏,改组省政府,任命胡瑛为省务委员,优礼有加。第三十八军 3 万人整编成 6 个师,第九十七师师长孟坤,第九十八师师长卢汉,第九十九师师长朱旭,第一百师师长张凤春,第一○一师师长张冲,新编第七师师长唐继麟。

胡若愚败走后,与张汝骥会合,开到贵州毕节、四川叙永一带驻扎,与黔军周西成、川军刘文辉联系,企图凭借外力,卷土重来。周西成一直不满足于贫瘠的贵州一隅,觊觎富庶的云南,刘文辉也有控制西南,问鼎中原的野心。周、刘便向胡、张提供援助,支持他们反攻云南。周还自不量力地发出豪言:“驻节西山,饮马滇池。”

在胡若愚、张汝骥的引领下,黔军入滇。8 月 18 日占领滇东北重镇宣威, 9 月,再占平彝、师宗等地。川军则占领滇北重镇寻甸,兵锋直指昆明。胡若愚、张汝骥与龙云的矛盾,演变成了滇黔川三省军阀的混战。

龙云亲自出马迎敌,命令卢汉、朱旭等部开赴滇东北,围黔军和张汝骥部于曲靖城,大战 40 多天。相持间,周西成提出:若想让黔军回撤,须拥他为滇黔联帅,滇军拨付黔军开拔费 300 万。龙云断然拒绝,派胡瑛前去调处,最终达成胡若愚、张汝骥部北伐,黔军撤离滇境的协议。

周西成是不甘心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在胡若愚、张汝骥的游说下,他产生了扶植毛光翔主政云南的狂妄野心。1927 年冬,周西成纠集黔军主力 26 个团,委任毛光翔为“援滇军”总司令,分左、中、右三路攻滇,一举占领师(宗)、罗(平)、曲(靖)、宣(威)等十余县,换官征税,视同征服。不仅如此,周西成还在贵阳偷印了云南富滇银行纸币 400 余万、银币 50 余万,准备由黔军带入云南,以便搜刮云南财富。

龙云任命对黔军了解较多的胡瑛为前敌总指挥,统兵迎敌。胡瑛不愧为滇军老将,指挥孟坤、卢汉、朱旭、张凤春所部四个师开赴曲靖,激战数日,抢占了城西制高点廖角山,黔军和胡若愚、张汝骥部退守城垣。胡瑛调动云南航空队飞机,向曲靖城垣投掷 50 磅重的炸弹,工兵协同作战,在北门城墙下开凿坑道,一举突破黔军防线,生擒黔军旅长顾万年。后来,又示宽大,释放了顾万年,没想到,恼羞成怒的周西成将顾万年全家老少全部斩杀。

当各路黔军一败涂地之际,“援滇军”总司令毛光翔却在安顺歌舞升平,喜气洋洋地迎亲纳妾,坐失战机。待他反应过来,为时已晚,大势已去,“援滇”战争彻底失败。

蒋桂斗法,偏袒桂系,一败涂地打邦河

曾任黔军将领的贵州贞丰人李燊,在北伐战争中因功擢升暂编第七军军长,后改任第四十三军军长。1928 年 5 月 23 日,被蒋介石任命为军事委员会委员。对于委员虚职,李燊不感兴趣,他想回归故里,发展势力。周西成惟恐李燊返乡危及自己的统治,视之为寇仇。

就在这时,蒋桂矛盾激化。贵州与滇、桂两省毗邻,周西成与滇系龙云宿怨既深,如果再与桂系交恶,势必陷入两面受敌的窘境。权衡利弊,周西成决定联桂反蒋。

蒋介石早就与周西成心存芥蒂。1929 年春,蒋介石宣布讨伐桂系,致电周西成,要他“当机立断,通电表示赞成”,周西成断然拒绝服从蒋介石,复电谴责蒋介石“篡夺了国民党的最高权力,把国民党变成了个人的工具”,甚至“扬言东下与蒋一决胜负”。蒋介石大怒,任命龙云为“讨逆军”第十路军总指挥,李燊为该军前敌总指挥,统兵进攻贵州。

周西成不甘示弱,以贵州省警务处长邓汉群代行省主席职,委张銮为贵阳城防司令,刘其贤为行营参谋长,留守后方。毛光翔为左翼总指挥,在兴义一带迎战,自己则亲率刘成钧教导师、宋永宪骑兵团,前往安顺迎敌。

5 月 22 日,镇宁告急,周西成率 6 个团从安顺出发前去增援。李燊侦知周西成侧翼空虚,便趁虚而入,抄袭包围,在打邦河畔展开的混战中,周西成连中两枪,身负重伤。马弁驮负周西成泅水渡河,被紧追不舍的李燊部乱枪击毙。一世枭雄周西成,葬身于名不见经传的打邦河中。

5 月 28 日,李燊部进入省城贵阳,蒋介石明令其为贵州省政府主席。然而,这个省政府主席非常短命。18 天后,毛光翔、王家烈统率周西成部进行反攻,李燊退出贵阳,只身流亡香港,1930 年在落魄中病死。

至于贵州,毛光翔被蒋介石任命为贵州省政府主席,兼第二十五军军长,王家烈任副军长,桐梓系军阀集团又重新掌握了贵州政权,宣布服从中央调遣,对桂系开战。1931 年,毛光翔任第十八路军总指挥,王家烈任第二十五军军长。1932 年,王家烈任贵州省政府主席。红军长征期间,王家烈奉命围堵红军,在乌江惨败。红军占领遵义,举世闻名的遵义会议召开,成为中国共产党和红军生死攸关的转折点。败军之将王家烈被蒋介石撤消贵州省主席职务,离开贵州,前往南京,改任军事参议院参议。桐梓系军阀集团苦心经营了整整 10 年的统治土崩瓦解。


                                                   《文史天地》纪念贵州建省 600 年特刊

 


责任编辑:滕芸 王封礼 林鹏旭

版权所有:《文史天地》黔中英杰(上、下册)